[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2-4

第貳章─怪事的發生之第四回

「呼~呼~」占卜師大口的喘息著,盡可能的放鬆自己緊繃的情緒,大約喘了兩三分鐘之久,臉色才逐漸的沒有那麼慘白。

祭司見占卜師正在嘗試著放鬆自己,便不再繼續的追問下去,而是耐心的等待占卜師喘完氣。

隔了三分半鐘後,占卜師總算喘完氣了,但是其表情還是面懷驚恐,因為他剛剛看到的「天機」實在過於嚇人。後來他開口慢慢地說著剛剛他所見到的一切:「你們知道...我剛剛看見了什麼嗎?...我看見了...在一個斷垣殘壁的城市中...一個年輕人...滿懷絕望的...跪坐在地上,手撐地面,無助的哭著...然後...你們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什麼事?」祭司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進入占卜師剛剛見到的景象中...)

那時候,我鑒於我的於心不忍,於是我就走上前,想要去安慰安慰他,並且嘗試問出究竟是什麼事情。

「可憐的孩子...為何你會跪坐在這裡哭呢?這裡為什麼如今只剩下斷垣殘壁而已呢?」我當時是如此的說道。這個問題對於現在,聽起來也許是個明知故問的問題,但是從頭問到尾,比較可以真正的安慰到他,畢竟我當時覺得,他有可能是住在這裡的人。

然而,他並不是這樣子回應。

當我問完那句話之後,他先是突然間停止了哭泣,並且開始待跪在那裏。緊接著,他的手臂似乎怪怪的,因為他不僅有天藍色的條紋在,在其條紋中更有金黃色的光芒閃出。

我見狀後,當下便覺得有些驚疑的心想:「一個肉眼凡胎的普通人,為何卻有著難以捉摸的古怪能力?莫非實際上,他...」於是我就試圖要看到他的臉,並且低下身子。

突然間,他迅速的轉頭轉到我的方向,我當下被他那十分詭異且發著金光的眼睛跟疑似一道金光裂痕的臉龐給嚇得倒退三步。然而這並不是最讓我震驚的,他轉過頭之後,我可以看的出來,他的眼神充滿著怨恨、憤怒,彷彿對這個世界已經不滿已久似的。

他當時緊接下來的那句回應,至今仍然讓我印象深刻:「我要毀滅這個世界。」

他說完那句話後,我整個人瞬間驚的呆站了一段時間,因為除了他的那段話之外,疑似來自後方的謎之壓迫更讓我動彈不得。

當我總算是克服自己內心的恐懼,轉身往後一看之時......那才是...真正的惡夢的開始...

「呼~」占卜師再次的呼出一口氣後,接著敘述著他最後醒來之前所看到的巨型生物:「我當時最後一眼看到的...是一隻超巨型的生物出現在不遠的天空,發著極為刺眼的金色光芒,由於太過刺眼,無法看清其詳細的特徵,只知道,他是隻三頭兩尾,疑似半透明的身體,一雙巨大得難以想像的雙翅,以及無法口頭解釋的內在壓迫感的巨獸。」

「那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祭司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不知道...克虜伯祭司,」占卜師聽狀後也表示不太確定,但似乎又有些是可以肯定的道,「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巨獸究竟是何來歷...然而似乎卻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個生物絕對來者不善。」

「來者不善?」其他侍候聽狀後都有些驚疑的問道,「這...」

「我有個不祥的預感...」占卜師接著帶有些許的不安說道。

現場頓時陷入膠著的低氣壓之中,四周頓時陷入的一片沉靜中...在此僅限於室內,外面的鳴笛聲伊歐伊歐的響著,因為外面可是有人活活被砸死啊。



「咻咻咻咻咻咻~~~~~~~!!!!!!!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只見此起彼落的火箭墜落聲跟爆炸聲頻頻發生,澎湖群島再一次遭到對岸的轟炸,然而這一次轟炸的卻是馬公市區,是既對岸轟炸金馬地區跟澎湖機場、七美望安兩鄉後的第三次對離島的攻擊。

然而,自從戰爭期間,番薯島大量的消耗戰力後,我方軍事實力已經大幅降低,再加上對岸時常進犯島嶼...自從戰爭結束後,原本應該恢復水平的時候的番薯島,反而在這個時候進入了水生火熱的危險時期。

至於吳吉羅那邊,他仍然是呆滯的癱在病床上,「渾渾噩噩」的度過一整天。

...

到了晚上後...吳吉羅突然又看到了新聞,而新聞說道:大部分的桃園區域人士都要遷移到附近的鄉鎮市區,避免受到核輻射的影響。

「...」然對於現在的吳吉羅來說,這種消息也沒有什麼異常,純屬麻煩的正常之事...

結果,該到的還是來了。但是我卻在此時,放棄了再役的機會,反而是去想要成為一個沒有實質把握的英雄。可是...我記得...

吳吉羅試圖想著之前的記憶,不過他的記憶彷彿出現了空洞一般,某一段記憶他完全想不起。只記得...在他陷入昏睡之前,似乎疑似被英雄所救起...

...(進入吳吉羅稍早前的那一段回憶...)

那時候,我因為餘過度的暈眩與疼痛,而逐漸的失去了意識...

就在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我先是聽到了雷聲後,接下來是聒噪之聲,再後來他感覺到了有人正在翻開我身上的礫石,又過了不久之後,我被抬了起來,並且似乎被一臂之力抬在某位人的肩膀之上。

「走了,傢伙,你可要撐住啊,」後來我又聽到了一些話語,雖然不知道是否是自言自語,不過之後的每一句話,彷彿一句一句都在鼓舞著我...繼續的活下去,「告訴你啊,你的運氣算是好的不得了,居然可以躲過核輻射的肆虐...不過這樣也好,好好的活下去,總比在這個世間當個行屍走肉來的強,因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而我的使命...就是成為英雄,並且能救下多少人就多少人。」

「或許那個人就是英雄沒錯,」吳吉羅回憶完後如此的心想道,「還真是令人稱頌的職業啊...」

想著想著,雖然仍然對於未來感到迷茫,不過對於英雄這個職業,倒是因此有了幾分的信心了。

「原來英雄也跟醫師、軍人一樣,都會投入到救災的工作...也難怪為何不少人都挺希望成為英雄了...」吳吉羅看著窗外獨自的喃喃道,「說不定...我應該也能利用這個職業,來做些什麼我能做到的事情。」

在持續的想著英雄這個職業對於自身的用處的同時,他接到了from其上司的請求,希望一些居住在桃園的有功之軍眷可以遷到他們安排的地方來安住。目前已經很多居住在中壢、八德,甚至於楊梅的人都到了遠方的鄉鎮市區去了,大多都往林口、土城、新莊,又或者新埔、關西、竹北,有些乾脆藉此搬到更遠的縣市去。

這個專對於有功之軍眷的補助...大概最好的優惠,就是免錢這件事了。

好吧,那就這麼做吧,雖然交通費跟之後的食衣住行都得自己來就是了...

不過總比被核輻射給「糟蹋」了好,只不過...明天我才能出院。

然而剛想到這個點沒多久,一護士就進門過來,並且向我表示道:「患者不好意思,因為這次的核彈頭攻擊事故,我們必須盡快讓患者能夠離開這裡,所以...您先辦理一下出院手續,待會兒會有車載你火車站去。」

「喔好,那個...」吳吉羅聽狀後有些驚疑的想要問問為何,因為他現在很累不太想現在就動身...況且這是室內,多多少少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現在卻面臨立刻出院的狀況...。然而我還沒開始問,護士便離開了,所以...我也只能如此道了,「多謝通知...」

突然覺得這個醫院有點不負責任,不,是很不負責任。

吳吉羅走道外面的時候,發現整個醫院除了幾個病患之外,已經沒幾個人了,而且還能聽到病患氣呼呼的罵著那些醫生的聲音,不過那些醫生在聽完那些病患的話之後,表面上他們是誠懇的道歉,但是當那些病患離開了之後,卻是背地裡的暗自咒罵著那些「不懂事情嚴重性」的人。我怎麼看出來的呢?因為他們在說著悄悄話,而且明顯的心情不佳,再加上稍早被病患痛罵一頓,自然十有八九就想到這個關聯。

可惜...從某種理論來講,許多人們就是如此,貪婪著自己的美好,繼而忽略了別人的希望。

不意外。

很快的,出院所花費之美元揭曉:因為只是住了半天,所以大概是20美元...好貴呀!

「搞了老半天,竟然還是需要20美元...看來今後荷包要藏的更緊了,」吳吉羅心中無奈的心想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