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2-5

第貳章─怪事的發生之第五回

雖然已是將近晚上10點,但是仍然是人滿為患,尤其月台更是人山人海,已經是幾乎到了足以窒息的地步了。

「這就是所謂的避難潮嗎?」吳吉羅如此的心想道,「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夢境而已。」

由於核輻射滋擾的關係,大量居住桃園的人口都開始往北移動,當然,多數人都打算用鐵公路來行駛,然而因為十分的「昂貴」(因為多數人都沒有很多的金錢,有著1美元就已經很不錯了),基本上很多人都擔當不起,於是形成了公債的現象─寫下欠條給當今的番薯島鐵路局,等到日後再還的機制,然而卻也有搭乘限制,如果是使用公債之人的話,只能搭乘區間車。如果是比較可以負擔的人的話,可以搭到莒光、自強這些舊型特快列車。

當然,一些人士例外的。某些「富有人士」是可以在諸如桃園、中壢之類的大站搭乘本島三新車種:普悠瑪自強、太魯閣自強以及國勇號特級高速列車。

國勇號?!那是啥麼東西?國勇號是一輛於2022年末完工的新式特快車,也是最後的幾項「建設」之一中少數的完工品之一。有著番薯島新幹線之稱,因為這輛火車之速度不僅為僅次於高鐵的超高速火車,更採目前全世界最先進的太陽能、電磁能混合系統,除了本車外,也就只有大歐洲聯盟國的全歐之光列車跟新亞美利哥合眾國的勝利號火車了(前者僅僅不列顛島、法蘭西、德意志之間的載客服務,全力擴張中;後者因為戰爭關係,目前處於停駛狀態)。除此之外,該火車還有一條特製的專屬軌道,從2020中一路蓋到半年前完工,該車輛才終於開始營運...

這輛車最重要的特色就是...只有5輛車,費用極為昂貴,而且重點是中途只會停4~5站,等於是最多只停7站,包括起訖兩站,不過通常發出去的車,除非重要時期,通常只會開出3~4輛,留下1~2輛進行例行保養以及排除故障。而該車輛與一般車輛最為不同的是,他們沒有路線限制,因為路線是環島遊行,此外東西南北皆有四個專屬該列車之中繼站:花蓮、台中、潮州、基隆,如果兩輛車剛好在這四個車站任一,他們可以繼續行駛到原本列車行駛之軌道。

至於現在國勇號要的費用多少呢?答案是...500新美元,這還是普通座的費用而已。

當然,我才不會屁顛屁顛的去搭這麼貴的車,我還能勉強坐到莒光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說實話吧,莒光號的費用...15美元我也付不起呀...看來還是只能硬是搭乘這個要命的區間車了...

說到該死的區間車...包括一個月前就開始出現的台灣車輛公司所產之EMU1500型的話,總共6個型號的區間車可供搭乘,從EMU500、600、700、800、900到1500都有。不過...EMU1500現在被規劃為區間快,所以也很多人擠著。

我嘛?反正一台區間票價,桃園到台北僅有5美元,區間快跟區間同票價,對於窮苦人來講,區間快就等同於自強號了。至於能不能做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久後,我便從車站大廳搭著電扶梯往下至B1後,還沒到B2的月台,就已經快沒有辦法再往前走了,因為人實在太多了。

今天真是個令人倒楣透頂的日子。

(一個小時後)...

「控控、控控......控控、控控......」火車摩擦聲逐漸的靠近,火車進站了。引擎、電氣逐漸緩和的聲音的逐漸被人海雜雜的聲音給取代。

「咿咿咿咿咿~~~~~!!!!!......」隨著煞車之聲逐漸的停止,火車停了,再不久後,「嗶」聲響起後,車門開了。

「咻~咻~」大量的鞋子雜聲此起彼落的響起,一下子,整個車廂頓時間塞滿了人(雖然裡面本就很多人了),擠到推也推不進去。

而且尤其慘的是,我因本身就擠在人群裡,因此我被塞到車廂裡面,偏偏這輛車是EMU500型,車體跟月台不一致,外在的壓力又害我險些滑進縫隙裡面,但是我還是跌倒,要不是剛好我有抓支架,外加人海的倚靠,我應該摔個狗吃屎了。再加上...我還因此被其他人白眼,只能說...呵呵呵。



在一號車廂,簡直只能用戶限為穿、比肩繼踵來說,因為實在太擠了,擠到我難受的要命,偏偏我得用站的,因為沒有座位,雙腳站的是酸的要命。說實在的,我現在的心情已經超越「鳳狂龍躁」的煩躁了。

「控控、控控......控控、控控......」「唧唧咿咿咿咿~~~~~~~~~」很快的,隨著火車離站,火車跟鐵軌的摩擦聲在隧道空間之下發出的吵雜聲便立刻蓋過了人們吵雜的聲音。

「我恨隧道的吵雜聲...」吳吉羅如此的心裡不爽道,「搞得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的睡覺!!」

此時列車廣播發出了將要到站之聲響,並接著廣播道:「(音樂響起聲)~~......各位旅客,鳳鳴站快到了~...各位旅客,鳳鳴站緊到了~(台語)...各位旅客,鳳鳴站遽到了~(客語)... Attention please, we're noe arrive at Fengming Station~(英文)」

...

「現在才到鳳鳴而已喔?有點太慢了吧...」吳吉羅聽狀後心裡無言且不耐煩的想道,「饒命喔,我已經在桃園站了一個小時多了,拜託麥隴拖時間了...」

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最為痛苦的火車歷程了...

不過儘管如此,最終,我還是不可思議的逐漸的打盹,並且逐步的睡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