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87.因為馬路很難過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87.因為馬路很難過

  「陳先生!陳先生!請問魏總現在狀況怎麼樣?」

  「陳先生!聽說你和魏雨勤交情深厚,你們是男女朋友關係嗎?」

  「陳先生!這是情殺嗎?」

  小均被一群媒體包圍,快被排山倒海的問題嚇死了。

  媒體先生,你知不知道情殺是什麼意思?

  正當小均退無可退時,有台車看準時機靠過來,車上的乘客打開車門:
  「小均,快上車。」

  為了擺脫媒體,小均毫不猶豫跳上車。

  上了車,定睛一看,畫面怎麼瞧都不協調啊。

  倪信正在駕車,副駕空著。

  後座依序是叔叔和有濬。

  「謝謝叔叔,還有⋯⋯二位。」

  有濬、倪信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的畫面好奇怪喔。

  像是兩部不同的電影人物措手不及忽然同框,對起戲來還散發一種彆扭。

  隱約知道這兩人似乎相識,可是感情好到成為叔叔的左右護法?就是說不出哪裡怪。

  今天他會看到這三人同組,應該是私人關係吧。

  說不定還是出櫃關係。

  小均不太相信倪信會為了工作出現在這種場合,如果是為了工作,那不就是助理或司機之類的職務嗎?

  印象中倪信傲氣,一生追求自由的靈魂,掩不住一身鋒芒。

  很難想像倪信排隊等打卡的畫面。

  小均認定他一輩子都無法從倪信嘴裡聽到:“是的,老闆,我立刻去辦。”畢恭畢敬的下屬告白。

  若說倪信以“親密友人”身分擔任“家庭司機”,就更難想像了。

  他以前可是替有濬寫告白信的指定槍手,有濬告白對象全是女生,難道⋯⋯難道連從小看到大的有濬都攜手加入LGBTQ的陣容?!

  好吧,這年頭,連性向都信不過了。

  多元社會,大家全拼了命在跨領域。

  當然小均沒想到:“你也好意思說別人”這件事。

  「小均⋯⋯,」有濬欲言又止:
  「我們今天有兩台車,我們等會會載你到定點換車,然後⋯⋯我爸有話跟你說⋯⋯。」

  「這麼突然?」

  「是啊。」有濬尷尬硬笑。

  好吧,人生就是這麼突然。

  不對啊,倪信怎麼整路都不吭聲,還越看越像老董的司機。

  但沒有理由啊⋯⋯,跑去應徵祕密情人的老爸司機?怎麼有種聯手小情郎企圖奪產害命的味道?

  倪信開車技術並不好,記得他老兄以前沒汽車駕照,這種開車水準也能被叔叔看上?大概應徵的時候被灌下迷藥吧。

  車子停了,有濬請小均下車,換坐另一台車。

  有濬順手拿出車鑰匙,看來倪信開的應該不是有濬的車,他準備要上的這台才是。

  正當有濬想打開駕駛座位子的門,叔叔打了一個手勢,要有濬去副駕,叔叔坐上正駕駛座。

  ??

  倪信一個人被留在叔叔車上,小均和有濬上了有濬車,開車的人卻變成叔叔,小均有點看不懂現在的局勢。

  小均在後座突然神色不定⋯⋯傳⋯⋯傳說中的週刊硬生生插在椅背的收納袋。

  小均面紅耳赤,是的,最近他又上週刊了。

  他這個月下來幾乎以魏家為家,涉入命案的魏家被他這外人天天出入,自然會引起各路媒體關注,小均早有心理準備。

  但⋯⋯但為什麼他又多了一個新封號?

  唉。

  叔叔上了駕駛座卻遲遲不開車:
  「等我一下,我先回個電話。」

  說完就自己一個人溜下車。

  把小均與有濬獨自丟在車裡。

  「今天對不起,小均⋯⋯你最近還好嗎?」

  兩人好像超過十幾年沒坐下來促膝長談了。

  有濬聽說阿司離婚,還跑去伊拉克創業。

  小均沒回答,只顧著抽出那本週刊,自言自語唸出報導標題:
  「弟弟王夜闖泰鎂魏家公主香居,為了故情還是趁虛而入?這是什麼鬼東西!?」

  見小均發火,無辜的有濬連忙解釋:
  「這篇報導不是我寫的。」

  「我是弟弟王,如果你沒有戀哥癖最好離我遠一點!」

  小均對有濬一向言詞犀利,有濬以前就招架不住,現在更是不知怎麼反應,只好快說重點:
  「我爸好像有話想問你,我不知道跟週刊內容有沒有關係,這本是他要求我買的,你別擔心,你應對我爸比我強多了⋯⋯。」

  小均翻翻週刊,也許報導他和阿司接吻的記者已經發現阿司是他弟弟了,前幾天他又被拍到跟有緒手牽手過馬路,唉,這大概就是“弟弟王”的由來。

  記者採訪當事人說法時,曾打電話來問小均,小均直接掛記者電話。

  但小均發現這篇報導竟然出現有緒的當事人說法。

  “因為馬路很難過。”有緒在週刊裡頭的唯一一句辯駁。

  什麼啊,好白癡。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有緒隨身攜帶“防疫包”,內容物只有抹的跟戴的。

  潤滑劑跟保險套?你們怎麼會有這種邪惡的想法?

  總之他們一抓緊空隙就為“推廣安全性行為”盡一份心力。

  沒想到熱心推廣的結果,卻害他們從旅館下樓要去對面路口取車時,被記者拍到馬路過一半,有緒突然牽起他的手小跑步。

  不懂媒體究竟拍什麼拍!?馬路如虎口,被自己親弟弟牽起手護送,這沒什麼問題吧!應該⋯⋯吧。

  幸好出入魏家的焦點又分散了牽手的注意力,現在人被有濬撈到,被他爸困在車上,也不曉得叔叔究竟對哪個焦點更感興趣?

  「你跟童養媳分手了?」

  「你跟信是一對的?」小均把問題當答案扔回給有濬。

  有濬耳根紅了:
  「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那你跟Vincent又是⋯⋯?」

  「倪信出現在你家的駕駛台,究竟是為錢為義還是⋯⋯為了情?」

  過了這麼多年,小均依舊令人招架不住。

  有濬哪天心血來潮和倪信聊起這個人,他們應該會以為聊的是兩個人。

  只是有濬還是得跟小均解釋一下,他擔心惹到小均,萬一小均在爸面前一提到倪信就口不擇言怎麼辦?

  「你現在看到的詭異畫面,就是出櫃不成又弄巧成拙的結果⋯⋯。」

  出櫃沒出好就變出山,原來這句話是真的。

  話只有一句,裡面卻暗含不少爆點,小均深知時間有限無法多問,只回饋一句:
  「樂樂,原來你也是革命尚未成功⋯⋯。」

  「別叫我小名啦。」

  被喊兒時小名,有濬下意識往爸爸剛坐過的駕駛座一瞥,突然臉色大變。

  「怎麼了?」

  「錄音⋯⋯,」有濬用氣音慌亂地喊:
  「他手機留在椅子上,手機在錄音⋯⋯。」

  「什麼!你爸幹嘛啦⋯⋯。」

  「怎麼辦?!怎麼辦?!」

  「快拿起來刪掉啊!手機交給我,我砸爛它。」

  「不行啦~~我不敢亂動他東西。」

  「都什麼時候了,快!刪掉錄音!陳有濬,你知不知道我們剛剛說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事情?」

  「這⋯⋯,」爸幹嘛出這一招啦!

  有濬硬著頭皮,顫抖拿起手機,沒想到他爸剛好就打開車門,有濬嚇得連忙丟回去。

  小均見狀簡直快暈倒了,陳有濬!錄音流出去我要你的命!

  「怎麼了?有濬,你臉色不太好看?」

  叔叔面不改色上了車,安坐在駕駛座。

  「叔叔,這個⋯⋯。」小均臉色發白,急中不生智。

  「小均,我有話要跟你說,有濬,你替我把這份文件交給倪信,他知道要送去哪裡,你陪他一起開車過去也無妨,我想單獨找小均聊幾句。」

  小均在慌亂中不停朝有濬使眼色,要他立刻想辦法奪走他爸手機。
  
  有濬回了一堆“我辦不到”的真人版表情符號。

  唉⋯⋯小均有點絕望,這下真的敘舊變夭壽。

  「小均,」有濬完美脫身後,有濬爸在前座轉身,拿起手機單刀直入:
  「我希望你替我解釋一下。」

  叔叔才剛回車裡,根本沒聽錄音內容,但很顯然,這本來就是他布下的陷阱,目前的態勢應該是要小均“坦白從寬”之類的。

  「叔叔,我最近寄人籬下精神壓力不小,我能不能⋯⋯只挑一件解釋?」

  叔叔知小均在討價:
  「很難決定?還是我們一段一段聽,我哪句不太懂,你再回答我?」

  「等等!別播!」

  他怕不堪入耳啊~~。

  「叔叔也不是故意為難你,一段一段聽可能太尷尬了,不如你直接告訴我完整版。」

  「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剛剛說什麼,但我可以保留我的部分嗎?」

  「你的事情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可以留給我爸煩惱嗎?」

  「所以你決定先出賣有濬?」

  「日頭赤炎炎啊。」

  兄弟,我顧自己命去了。

  叔叔展現誠意,在小均面前把錄音檔刪了:
  「所以我兒子真的是⋯⋯是⋯⋯?」

  小均以反問代替辯解:
  「叔叔,你覺得倪信這媳婦怎麼樣?」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29 08:5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