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2-6

稍微的說一下吧,雖然主角的父母確定已去,但是在其回憶中倒是會出現不少次...看在我仍然年少輕狂的份上,應該沒有把這個回憶給寫垮...吧
────────────────────────────────────────────
第貳章─怪事的發生之第六回

「好困啊...」不知不覺的,過了一段時間,卻彷彿過了好幾天似的。在強勢襲來的疲憊感驅使之下,吳吉羅的眼皮越來越重,重心也越來越不穩,很快的,他便在不計其數的人海中,逐漸的昏昏欲睡著,進入「點頭」模式一段時間。

突然,車體搖晃了一下,吳吉羅又險些軟腳,花了大把力氣才站穩腳步。

「恩恩~~」被搖晃而不穩的吳吉羅,立刻抓穩上頭的握把,並且東張西望了一番,試圖看看現在到底到哪站了。

「(音樂聲響起)...」此時吳吉羅聽到了火車廣播之聲,「各位旅客,板橋站快到了~...各位旅客,枋橋站緊到了~(台語)...各位旅客,板橋站遽到了~(客語)...Attention please, we now arrive at Banqiao Station~(英語)」

「板橋站?」吳吉羅聽狀之後,有些驚疑的心想道,「這麼快就到了板橋了嗎?」

如果要快速的到達我永和的新居,板橋下車後,就要轉乘環狀線根中和新蘆線,如果以里程數來算,...大概需要40粒美毛(相當於0.4美元、4角美幣),然後再走一些路段,就走到目的地了。

路途不遠。

「控控~控控~......控控~控控~......」「咿咿咿~~~~~!!!!!」很快的,列車停下來了。之前總覺得區間的速度很慢,但是我記得我只是打盹了幾次而已,轉眼間就到板橋了...

時間過的還真是快啊...

「嗶~~~!!!...氣氣氣~~~控~~~!!」不久後,車門開了,不少下車的人們,穿過人山人海,走出車內,並且往樓上的車站大廳/美食街走著,畢竟板橋是個地下車站,跟現在的桃園一樣,只不過情況大概跟桃園空蕩蕩的地下街一樣吧。

在這個時節,若是有人有這個「閒暇」,能夠全然無視通貨膨脹影響的坐在美食街中的餐廳之中吃著餐點的,大概也只有所謂的「真‧富有人士」才能如此吃的津津有味。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其實對於我們這種人來說,一碗再普通不過的滷肉飯也算是色香味俱全的平民美食了。

「噠~噠~噠~噠~」在一樓的車站大廳,人群此起彼落,有的人正逐漸的離開板橋,到更安全的地方居住;有些人則決定從這裡出來,或者再搭乘其他公路運輸轉乘到其他的目的地去。

「哈~~~~~恩恩......」吳吉羅打了一個大哈欠後,看了看往捷運板橋站(環狀線)的路線後,便往沿著縣民大道二段,正要往新站路左走...

「啪~~!!」突然,吳吉羅感覺到後腦勺被重重的揍了一下,頓時間,我的眼前瞬間一片黑...

「碰~~!!」很快的,吳吉羅整個趴倒在地,一動也不動。此時,他感覺到似乎有人在翻他的東西...

只見有三個黑色衣褲的人士包圍吳吉羅,其中兩人直接靠在吳吉羅旁,一隻抓住其雙手,另一隻則是從其褲子前方左側口袋拿出皮夾,並且開始翻東翻西。

「趕快拿趕快拿!」此時一旁的人站在一旁叫道,「拿完錢閃人。」

很快的,吳吉羅剩下的美元全部被黑衣褲人士全數拿走,接著便往後跑走。而這一切都被不少人看到眼裡,不過卻沒有得到其他人的同情,反而是...冷漠的逐步離去。

好不容易,吳吉羅手軟腳軟、眼前一片黑的狀況才逐漸排除,然而,隨著後方的吵雜聲,以及剛剛感覺到身上被翻過的感覺,他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被搶劫了。於是他不等自己「完全清醒」便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並且正要立刻追去,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他們已經開車逃逸了。

但是吳吉羅並不放棄,仍然執意追過去,並且大喊道:「給我站住啊你們!!站住!!」

突然,他雙臂上的天藍色條紋在吳吉羅毫不知情的狀況下,亮了。

「哈哈哈~~~」而此時一人探頭出來,取笑著吳吉羅,伸出的右手上揮著1塊美元紙鈔並反叫道,「有本事就追上我們啊~哈哈哈~~」

很快的那輛車便過了新站路,一路奔馳在縣民大道二段上。

然而開車正在加速的司機的臉卻不是跟其他三個搶劫犯一樣的爽開之表情,因為他突然瞬間看到一個巨大且疑似尾巴的條狀物出現,他立刻踩住煞車並叫道:「我操你...」

同樣的,也來不及了,但更慘的是,那尾巴直接往他們方向甩去。

「碰碰碰碰~~~~~~~~!!!!!!!」突然,一個轟天巨響瞬間響起,附近的所有人以及正在追逐的吉羅見狀後都震驚的看著這個彷彿只在電影中才會看到的景象:一輛車突然被一個無形的力量給掀翻了起來,並且整個被那力量打回來,還往上飛。不巧的是,一輛捷運剛好就要進站捷運板橋站。

「碰碰碰碰~~~~~~!!!!!!」說時遲那時快,那汽車很快便撞上了那台幾乎空車的捷運的1車、2車之間的連結,再緊接著,捷運車輛被那輛車猛烈的撞擊後,不僅僅被撞翻,甚至還把一旁的隔音牆給撞開了,整輛列車跟著那汽車一同往下墜落。

「不會吧,這...不是真的吧?」吳吉羅見狀後徹底的跌坐在地板,並且驚愕失色的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並且努力的試圖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假的,然而又說服不了自己,於是整個心思變得互相矛盾。

「這根本就不應該發生的啊...」

此時一片黑影逐漸的壟罩吳吉羅心中最後的冷靜,因為那一大台捷運正在往他的方向墜去。

吳吉羅這下徹底的嚇傻了,眼看著,那輛捷運將要將他給活活的雅壓成碎片...

「難道...我要死了嗎?」

就在吳吉羅已經萬念俱灰之時,突然在那一片刻,吳吉羅想起了他的過去,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盛夏...

...(進入那短暫的回憶)

「兒子啊,生活不易啊...」在跟當時的吳吉羅講話的是他的父親,同時呢,他也是位偉大的警察,「總有一天,你必須面對外面的現實。出社會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喔...所以呢?」而那時候的我,正處叛逆的年少之時,因為聽不懂爸究竟在說啥,便如往常般隨耳聽聽。

「如果有一天,你出了社會,遇到了些不如意的事情,使你難過了、絕望了,記住了...」此時爸講出了對於我而言,算是真正來自於心裡話的感受那時候的我說道,「千萬不要什麼都自己扛著,因為你的家人總會在第一時間,支持著你、關愛著你...」

「不用擔心啦,爸」而當時的我呢,還時常提起我的「雄心壯志」,無所畏懼的說道,「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因為我可不是一般人,我可是要成為你一樣的人!」

「真是的...」爸聽狀了之後,則是心裡默默地笑著,「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年少輕狂...」



然而,他們早就已經去了...唯一可以相互依靠的朋友,位在遙遠的彼岸,沒有辦法來救我,而且我還能感受到,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會為了救我而挺身而出...難道真的已經...無力回天了嗎?

若是如此,那麼我那個時候對我爸所講的「雄心壯志」...不就從此成了空話一句了嗎?可惜...我只是個人類...我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

可是......我不甘心啊......

我......現在還不想......這麼快就......離開這個世界啊......

......

這就對了,主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