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四)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四)

跟托馬斯攤牌

        這已不是方方第一次懷孕。高中快畢業的那一年,她跟同班的那男孩兒有了那事兒,也就有了那個兒。畢竟見不得人,所以一經發現就流掉了。卻不幸的是,男孩兒在大學讀書時,出車禍癱瘓了。這或許是促使方方遠走他鄉的原因之一吧。至今她每次回北京,都會去看那男孩兒,在他身邊躺下,緊摟著他,重新回味愛的滋味。
        我不止一次聽方方說,男孩兒是她這一生的最愛,有了這個最愛,她已不可能再愛上任何男人了。無論是日本老頭,還是眼下的托馬斯,方方和他們的關系只是一種有條件的交換,比如,為了獲取某些幫助。方方已經到了這樣的年紀:她很清楚需要什麽,以及怎樣才能得到。
        所以當她懷上托馬斯的孩子時,毫無喜悅,更無幸福可言。有的只是一種柳暗花明的幸運感:終於擁有能跟托馬斯討價還價的籌碼了。就像我在連載之一裏寫到的,方方已掌握托馬斯的特點:雖不想結婚,卻也不是冷酷無情的人,還有那麽點良心和同情心。
        但方方仍有些惴惴不安:當托馬斯聽到這個消息,會有什麽反應?方方把托馬斯約到咖啡店見面,這家店就坐落在托馬斯的連鎖店對面。她怕在托馬斯家裏談,她會感到孤獨,甚至膽怯。在人來人往的環境下,心裏會踏實些。
        她要了一杯檸檬茶,輕呷著。時間過得那麽漫長,猛擡頭,托馬斯正朝她走來。步履穩健,臉帶微笑,渾身散發著成功男人的風采。托馬斯看上去很輕松,沒有任何壓力。方方甚至感到一陣妒嫉。
        在他坐下時還對著手機說了幾句話,典型的忙人。他望著方方問:妳怎麽會到這兒來?出什麽事了?然後開始等待。方方開始發慌。她後來對我說,她完全想不起第一句話該怎麽說。有一陣她忍不住要逃離。她害怕聽到托馬斯對這個消息的回答。
        要是他又驚又喜,說要這個孩子呢?那就大功告成!然而,他要是說出另外的話?噢,天啊,我該怎麽辦?
        那就纏住他不放:哭,鬧,撒潑,把茶水潑到他臉上……
        終於鼓起勇氣,而且眼睛還盯住對方,要讓托馬斯感覺到她的話的份量:我懷孕了。
        托馬斯手頭正端了杯咖啡,差點沒潑出:妳說什麽?接著勉強喝了一口咖啡,又問:這孩子是我的?
        方方像受了侮辱似的叫道:不是妳的,還有誰?
        妳測試過了嗎?托馬斯仍然懷疑地問。
        方方最壞的預感終於來了:托馬斯的表情裏,沒有一丁點兒驚喜,只有冷漠和不快。方方懊惱地說:我說是,就是!
        托馬斯也生氣了:我說過我不要孩子!
        方方平靜地說:不管要,還是不要,這已是明擺著的事實。
        托馬斯把酒杯重重一擱,搖晃著頭,好像不願聽話的孩子:妳要我怎麽辦?我也沒辦法,沒辦法!
        剛好走過的侍者,投來一道疑惑的目光。托馬斯伸出胳膊,不耐煩地招呼說:再來一杯!然後上身向方方傾斜過來,眉頭緊皺:這是妳預設的圈套,要把我套住。
        方方做出委屈的樣子,仿佛快要哭了:妳把我想成什麽人了?那天早上我是因為太沖動,也是因為我的這份情。我要是沒有這份情,誰會理睬妳!其實我也跟妳一樣意外,這或許是上帝的旨意?
        托馬斯的聲音又硬又冷:趕快把它做掉,需要多少錢,我付。
        誰要妳的臭錢!方方在心裏差點罵出來,但表面仍做出很無助的樣子,乞求說:我想把孩子留下,這畢竟是生命,是妳的也是我的。難道連考慮的余地也沒有?
        托馬斯毫不讓步:我說過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我不想再要。他見方方不吱聲,又放軟口氣說,只要她同意去做掉,他會對她比以前更好,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
        方方故意很無奈又很痛苦,心裏卻興奮的直笑:可是妳說的!
        托馬斯說:好啦,明天就去醫院吧。妳急什麽,又不是那些老女人,整天為快要失效的卵巢急得發瘋。
        方方說:那我們結婚吧。
        好像有人當胸給了托馬斯一拳,他跳起來,仿佛要隨時逃走似的:我告訴過妳,這輩子我不想再結婚!
        方方也沖他喊:我就不去醫院,看妳能怎麽辦!方方及時捂住臉,抽搭著哭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