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89.這是我愛上你那一刻的決定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89.這是我愛上你那一刻的決定


  雨勤恨透父親。

  恨他不該自私強逞父愛,恨他不該以激烈手段,一夜之間翻覆她煎熬的人生。

  為了不倫戀人,她苦忍十多年的悠悠歲月,面對戀人動粗辱罵,她尚能強忍,反而在男友驟然離世後,她發現自己忍受不了被天人永別。

  糾纏一世的,頓時從她生命消逝。

  激烈作弄的,她無所適從。

  男人欠她的公道再也討不回來,強大的失落孤獨感她排解不了,咬牙倔強的日子回歸原點後,真的好蠢好可笑。

  從此人生失去價值,也失去意義。

  可惜很多事情,發生就是發生了,誰也無法逆轉,她只能孤立無援走下去。

  從此她沒再跟父親說一句話。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不想對他吐出惡言,她不忍心。

  今天趁小媽在廚房,爸爸剛用過晚餐離開餐桌前,雨勤冷冰冰靠近,僵硬丟出一句:
  「陳有均跟我求婚了,我認為應該讓你知道這件事。」

  「妳答應了嗎?」

  她搖搖頭:
  「今後我人生大事會先問過你。」

  冷漠中強撐起的笑意竟比刀刃還鋒利。

  「雨勤,妳怨我嗎?」

  「不怨。」

  秒答後立刻躲回房間。

  雨勤不懂沒關係,一個做父親的心情,雨勤如何能懂。

  「陪我下圍棋,你會吧?」

  幾天後,聖國把小均找來他書房。

  小均比較喜歡玩跳棋,阿司小時候只跟他玩跳棋,不過魏董表情很嚴肅,他現在人生遇到重大關卡,把他的棋子當成墊腳石滿場跳來跳去他應該會很生氣。

  「聽說你跟雨勤求婚?」

  「是,不過她沒答應。」

  「你認領了玥玥?」

  「是。」

  「玥玥不是你生的,你為什麼要認領玥玥?」

  「為了雨勤。」

  「陳先生。」

  「叫我小均吧,魏董。」

  「要我叫你小均,你是不是也該改個稱呼。」

  「是,伯父。」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從來不看我的眼睛。」

  我能跟你坐那麼近已經很了不起了好嗎?

  「我精神長期處於要吃藥的狀態,許多人把我當病患看,所以我不喜歡盯著人看。」

  「你說話時,思路倒還算清晰。」

  「伯父是頭一個這樣形容我的人。」

  「連你也無法判斷自己正不正常?」

  「我認為自己很正常。」

  聖國微笑了。

  他殺了欺負女兒的惡徒,至今卻連女兒都不諒解他。

  如果不是他親身遭遇全世界都不理解的孤獨,他是不可能像現在一樣,將精神病患當準女婿細心觀察。

  「你的某一任精神科醫生也說你身心正常。」

  「嗯?」

  「你跟他弟感情似乎不錯,我去他家作客,他弟聊了很多你的事情。」

  適摩雖然是老友外面的孩子,卻意外跟大房的老么孜樂相處和睦,適摩無意間談起話題人物陳有均還跟他組團過,提起這名前團員,適摩句句是好話。

  「伯父說的是⋯⋯王醫師?」

  「我和王院長是多年老友。」

  不知該接什麼話,小均只好打哈哈:
  「原來世界這麼小。」

  看來又欠小魔及有緒前任一次人情了。

  雖然認識小魔以及王醫師,不過想著被他們在茶餘飯後聊起來還挺尷尬的。

  阿司,不知你遠在伊拉克的茶餘飯後,是否也曾聊起我?

  接著聖國問起小均的殺人未遂案,小均承認他當時太過衝動才撞傷了人,小均在他面前認罪,反而讓聖國相信他是無辜的。

  就像自己殺了人,難道真的是壞人?

  「陳先生,你高中校長是我的老朋友,我知道你在十八歲以前在學校是個很有才華的學生,成績雖然是全班最後一名,可是品行不差,十八歲那年你發生了什麼事?」

  「我女友被繼父性侵,她嫁禍給我。」

  該調查的聖國早就調查到滴水不漏,現在只是等陳有均自己說出來。

  聖國認為是小情人偷嚐禁果演變成性侵疑雲,這也間接證實陳有均性向正常。

  「真是不幸,你十八歲以後就搬去跟你爸和二房同住。」

  「是。」

  「白小姐平常怎麼對待你?」

  「如果能站,她不會讓我坐,能坐她就不會讓我躺。」

  聖國發現小均能夠一心多用,一邊下棋一邊隨性回話,來回之間毫不紊亂。

  跟小均同輩的菁英人才,聖國見多了。

  小均沒有傑出領導者特質,不喜歡展現自我,說話倒是挺有意思。

  用詞精簡含蓄,耐人尋味比喻自己一言難盡的處境。

  性格溫和低調,有時摸不透,有時胸無城府,還帶點天真率直,完全不是聖國欣賞的類型。

  一身孩子氣的文青?有點接近。

  可是今非昔比,目前他需要的人才已經不能取決個人喜好。

  「你對弟弟王的新封號有什麼看法?」

  「我⋯⋯沒什麼看法⋯⋯。」一張臉泛起紅暈。

  「這件事情背後是不是有人在運作?難道有人不希望你的人生更上一層樓?」

  「我想可能是有人想增加我的知名度吧⋯⋯。」

  「原來這就是你面對危機的反應?」

  「你是說我坐以待斃?」

  「陳先生,我們魏家從我這一代就是龍爭虎鬥,雨勤要抗衡的是她父執輩跟平輩聯合起來的勢力,說句不客氣的,嬌滴滴的小白兔怎麼鬥得過狼,怎麼一肩扛起泰鎂集團?」

  「客觀看起來是這樣沒錯,可是我不打算放棄雨勤。」

  「這樣好了,我出個課題考考你的能力。」

  「什麼課題?」

  千萬別叫我去併掉誰的集團,這種事我真的不在行。

  「我願意給你資源,放手讓你幹大事,我想觀察你有沒有能力對付白小姐。」

  「什麼意思?」

  「你十八歲開始就跟二房相處,別跟我說你看不出來二房用什麼手段打壓你?」

  聖國輕蔑反問。

  「是看得出來,也累積不少心得,但最近還是她的手下敗將啊。」

  怎麼會有一個企業接班人聊沒兩句話就立刻投降?聖國真是大開眼界。

  「我沒見過這麼沒用的家族子弟。」

  唉⋯⋯難道又要被打槍了,求婚好難。

  「一句話,我給你實權,在三個月內考核你能不能反擊白小姐,未必要傷害你們元技,你可以讓她降職、提前退休、離開陳家,我只想知道你的能耐,無論你用什麼形式對抗她,我都能看出你適不適合雨勤。」

  小均平靜輸了一局棋,魏董棋技平平,又一直分心說話,但還是別隨便打敗他。

  「敢再跟我下一局嗎?還是你連反擊的膽識都沒有?」

  反擊副總嗎?這誘餌閃著光芒的誘惑。

  小均心癢癢的,想著他最想平反殺人未遂的舊案,這幾年民事求償沒完沒了的開庭,光看對方亮出的賠償金他就頭皮發麻,很怕沒錢賠又被抓進去蹲,不如趁現在得勢趕緊威脅副總買單。

  威脅副總應該也算一種對抗吧?

  小均曾偷偷錄下副總幾年前帶他去法院撤回上訴的交談,兩人在車上的對話很精采,如果他拿來脅迫白素歆不知道會怎麼樣?

  他可以要求她別讓有緒跟阿司知道,只逼她離開元技,魏董看他那麼有本事,別說雨勤,說不定連外面的女兒全都託付給他。

  前途突然大放光明,元技少了眼中釘,他終於可以大搖大擺回去,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把阿司調回自己身邊,天天把辦公椅當八腳椅⋯⋯。

  「打擊白小姐這件事情我辦不到。」

  什麼?這是他的聲音嗎?好不容易那麼有出息,自己哪根筋不對,怎能錯失千載難逢的好機遇!?

  「喔?」聖國帶著一絲興味,這人出乎意料的有趣。

  「我處置欺負我女兒的孽畜,從來沒有一刻後悔過,你連替自己出口氣都不敢?」蹙著眉,忍不住搖頭:
  「因為你心軟?還是你害怕?」

  對小均來說,他只是帶著貪心的願望,被逼著來魏家演戲。

  認領雨勤的女兒,跟雨勤求婚,都是為了幫助雨勤。

  他的朋友不多,有能力替朋友兩肋插刀,小均很驕傲。

  說到底,這一切對他來說,不過是演演戲,在他內心深處又怎會天真以為魏家就是他的主場?

  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小均不會做出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的王子復仇。

  十八歲的他,不知天高地厚。

  三十出頭的他,領教不少殘酷的家常便飯。

  歷經錯了又錯的疼痛,已經沒勇氣犯錯。

  為了立足魏家跟陳家女主開槓?不值吧,這兩個弟弟,要他們怎麼辦?
  
  尤其那位精明的戀母小變態,一旦跟副總鬥上了,疑病鬼又怎看不出來?

  跟強援外人聯手打擊媽寶的慈母,無疑是直接踩上小氣鬼的死穴。

  最後打贏副總又怎麼樣?龜毛愛記仇的處女座就算沒找他算帳,小心眼的他也不可能再碰自己一下了。

  這不是很要命?

  唉,他好像真的沒報仇的命。

  另一個跟他同星座的水瓶男,要他選邊一定站在自己這邊。

  可是⋯⋯陳有司,哥很希望這世上能有個人能真心愛你,無條件的愛你。

  我會努力跟你那全天下最難搞的媽媽保持高難度的平衡關係,這是我愛上你那一刻的決定。

  她真的很可怕,想到她的手段現在還會發軟,也許直接把她當驚世婆婆尊敬日子會好過一點。

  我沒辦法想像對你家人下手換回你留在我身邊。

  身為哥哥跟情人,我應該要比誰都努力保護你的家人不是嗎?

  原諒我沒有必勝的把握不敢冒險,原諒我唯一僅剩的太過珍貴,原諒我沒霸氣逼你立刻回我身邊⋯⋯。

  一時的鋒芒與一世的偏寵比起來,我更想要你的一生一世。

  「白小姐對你好嗎?」

  「她讓我⋯⋯成功領到一本身心障礙手冊。」

  「她這樣對你,你嚇得不敢討回公道?送你一句:“勝者為王,弱者投降”,而你,沒有擔當。」

  哇,好慘,被無緣丈人打槍還順便羞辱一番,而他竟然覺得很習慣。

  「我跟她有仇,可是不想報仇。」

  「因為你一向處於下風,委屈久了也習以為常?」

  「因為有她,我才能擁有這對兄弟,而這兩個弟弟都是我的命。」

  大概絕望到底開始胡言亂語,他爸有一堆兒子關他什麼事?不過他也沒浪費就是了。

  看看情勢,這下跟魏家真的無緣了。

  還不如趁年輕加入黑社會,副總來討命也沒那麼容易。

  他在裡面認識幾位扛霸子,靠他們名號說不準還能在道上招搖撞騙。

  只是⋯⋯自己好像沒這麼年輕了,很怕在街頭追逐鬥狠直接跑輸人家。

  好無情的歲月,現在要他從街頭混混幹起,比當年從元技實習助理奮鬥起難度更高。

  聖國目送小均毫無表情離開書房。

  陳先生不知道剛才的某句話早就已經打動他。

  “這兩個弟弟都是我的命。”

  聖國最放不下的就是丰拓,那兩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弟弟是他的命?

  聖國等著有一天小均也能把丰拓當自己的命守護。

  丰拓也是陳先生一半血緣的弟弟,還是雨勤的弟弟,若魏家助他翻轉日後人生,難道他狠得下心奪走丰拓的一切?

  陳先生本質純良,來日攀上高位就算變質,也比開頭就不安好心的人能多維持。

  接替保護這個家的男人,若能念在妻女、 生母、 弟弟份上,就算野心變大,手段應該也會有顧慮。

  處在人生巨浪的風頭上,不敢妄想一生最艱危的絕境之際,天上掉下一個完美女婿。

  目前陳有均確實是他比較安心的選擇。

  聖國拿出泛黃的舊照,看到年輕模樣的橙沁與學生模樣的陳先生合影。

  未來陳先生成了他們的女婿,也算圓了這對曲折母子的天倫夢,母親不在身邊的孩子,終於可以順理成章開口喊橙沁一聲媽。

  「橙沁,別再為妳的過去惶惶不安,我看得出來,也為妳不捨。

  「妳大兒子品行不差,我已認可他是我們家的一份子,只剩下最後一關,如果他能通過EPQ量表證明身心正常,我的接班計劃就會啟動。

  「橙沁對不起,為了我衝動護女,讓妳得面對日後風雨,未來有陳先生陪在妳身邊我放心多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29 13:0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