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90.小笨蛋,哥哥想你了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90.小笨蛋,哥哥想你了

  素歆效率奇高,她得趕在陳魏聯姻前,盡快安排阿司回台。

  若非萬不得已,她實在不願拿小兒子當誘餌。

  想到小均一旦得寵翻身,頭一件事就是報仇,她不得不傾力阻止一切。

  陳魏聯姻由丈夫一手主導,她不方便明目張膽出手,只好藉著拍全家福為由,讓阿司名正言順火速回來,企圖讓小均的婚事種下變數。

  她這個當媽的,竟然也有撮合小均和她兒子的一天?

  覺得諷刺。

  其實也有一勞永逸的方法對付小均,可惜不方便施展。

  她可以直接摧毀小均的心智,但一想到小均是兩個兒子的哥哥,她無法冒險。

  兩個孫子年幼脆弱,稍微一點意外就可能導致終身遺憾,她不能賭。

  司馬曾經悄悄出現,將有緒的寶寶朝半空中摔,幸好她及時衝過去接住汪洋。

  有緒在兒子哇哇大哭中回來,一臉茫然。

  司馬無預警出現已經夠令人頭痛,再加一個精神失常的小均?

  應該會崩潰。

  小均發瘋事小,萬一沒關好,讓他找機會裝瘋賣傻傷害她的寶貝孫?

  她不願意讓孩子們暴露在危險中。

  她好不容易有兩個寶貝男孫可以疼,小均思覺失調症要再發作,媳婦說不定會嚇到不敢再生第二胎。

  阿司已經離婚,她只能寄望若茵再替陳家多生幾個,生女兒更好。

  陳家不知為何男丁特別興旺,兄弟多到還彼此敗俗傷倫起來?素歆哭笑不得。

  趁假日把全家人約在社區一樓的中庭花園,管家忙著張羅豐盛的下午茶,她坐在花園的休閒椅,盼著兒媳快帶孫子回家。

  若茵及阿司都來了,乃嵐、有緒卻還在公司開會,忙到現在都還沒回家。

  素歆忍不住引頸翹望,會議到底還要開多久?

  攝影師老早就準備就緒,正領著助手四處舉著反光板,比手畫腳討論光源跟構圖,呈現沒事找事做的狀態。

  阿司今天不是一個人來的,他身邊帶了陌生女子,向素歆草草介紹完女伴就溜出眾人視線,和那女子躲在一旁,旁若無人正在交頭接耳,素歆滋味很複雜。

  被阿司帶來重要的家族場合,關係應該不尋常。

  她應該要高興阿司不是男同志了?

  還是憂心阿司無法攔阻小均的結婚計劃?

  心事重重的素歆沒注意有人朝她走來。

  「副總好。」

  對方恭謹問候一聲,她猛然抬頭,見小均正望著她。

  小均長期服用藥物控制病情,臉上總是面無表情,想不到這副樣子還有辦法被人瞧上?

  「你一個人來?」

  「是,副總。」

  小均單獨回來讓人有點意外。

  小均似乎沒注意到阿司人就在附近,向她打過招呼後,只站在一旁等待。

  跟平常一樣沉默,臉上沒有想像中志得意滿,反而有點過分安靜。

  遠方的阿司壓根沒注意他哥已經來了,眼中只有女伴,兩人嘰哩呱啦不知說了什麼,吃吃笑個不停。

  素歆忍住不悅,朝小均指了指阿司方位,似乎暗示快過去把這對狗男女分開。

  嗯?今天吹什麼風?副總怪怪的。

  經素歆指點,小均正一步一步走近阿司,突然之間頓了一下,又繼續往前。

  好久不見,小笨蛋,哥哥想你了。

  一對男女喁喁細語,小均靠近,唐突打斷:
  「陳有司,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不行。你想幹什麼?」

  「我們之間一定要搞成這樣?」

  「我跟你沒什麼話好講。」

  「高小姐,可以把他借給我幾分鐘?」

  小均轉移目標,平靜說服如影隨形的槐薰。

  「Sid, 你去跟有均說幾句話,不然你以後一定會後悔。」

  「有話不能在這裡說嗎?」

  「可以,這裡很適合聊聊我們最後一夜,你跟陳有緒怎麼在背後說我壞話。」

  「你⋯⋯你聽到了什麼?」

  緊張地轉頭溜溜素歆的方向。

  小均不打話,轉身直接離開,阿司趕緊跟上。

  小均走路速度飛快,幾乎是朝電梯位置狂奔,阿司氣喘吁吁一路尾隨。

  「借你家電梯磁扣。」

  為了在最短時間帶阿司上樓,小均破例與其他住戶一起擠電梯。

  他們時間非常寶貴,連等下一部電梯都浪費。

  一打開陳家大門,外傭和管家全在樓下忙,上下打通的兩層樓悄然無聲。

  小均開始漫無目的到處亂晃,阿司沒敢落後,貼身跟隨。

  家裡每個房間都被小均進去繞了一圈,經過主臥室還特定轉動門把試試看。

  「你進我爸媽房間想幹什麼?」

  「上鎖了。」

  每一間浴廁都不放過,進去繞一繞又跑出來,最後終於嘆口氣,落坐在打通兩層樓之間的階梯,刻意選擇較高層的轉角處,意圖避開低樓層正對大門見光死的位置。

  這女人是裝了多少監視器?夠低級的,他跟阿司是能在這裡做什麼?真有心不會約在外面嗎?腦子到底需要什麼幫助?

  小均據地為王,一屁股坐在階梯上,阿司尾隨小均,只得硬生生煞住自己身體。

  阿司不好直接劈腿跨過小均頭頂往上爬,又不願和他擠在同一階,只好退而求其次,坐在矮一階的地方,挨著牆靠著,盡量把身體縮住,不願對小均開放一絲一毫,甚至拿背影對著小均也在所不惜。

  背影不客氣質問:
  「那天我在你耳邊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瞧不見阿司表情,小均語氣明顯低落:
  「我很想聽得到,可惜我⋯⋯錯過了。」

  「原來你只是把我騙過來跟你獨處?」

  突然有人從身後牢牢抱住阿司,力氣很大,像是怕他脫逃似的極度使勁。

  「求你給我幾分鐘。」

  「放開我,我們結束了,我不想要這種沒有希望的關係。」

  「我知道,我有心理準備了,我今天會放你走。」

  小均心中雪亮,明白這是阿司愛他的方式。

  放心,他會放手,只求阿司繼續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如果他比阿司更固執,硬要打破阿司在兩人之間築起的高牆,這座高牆只會越蓋越高,偏執的阿司甚至會不惜棄牆而去。

  不敢拆掉阿司的城牆,至少阿司還待在絕壁的另一頭,高牆是阻隔也是屏障,保護阿司繼續留在原地。

  怪他貪心想找回失落的曾經,從他踏進魏家大門那一刻起,他已經點燃阿司熱切的希望。

  現在的他們,只能溫柔分手。

  不放手,把阿司逼急了,來個下落不明,他會不知該怎麼辦。  

  寧願寂寞,也不肯失去你的消息。

  寧可一個人,也不肯你剩一個人。

  是我走進魏家,是我對雨勤伸出援手,是我配合有緒,是我⋯⋯。

  是我背叛你,被懲罰的人,應該是我,不是你。

  就罰我愛上你吧,再罰我愛你但不能愛你,不能愛你的我,人生盡處只剩下老死不相往來的疼痛,每日如新。

  「我想知道我愛的你也感覺被愛嗎?」

  「我不愛你,我們之間結束了!」

  「是不是等我任務完成,你的地圖就能解鎖?」

  「我們之間結束了,你到底要我說幾次!」

  「我答應你,我不會到外派的地方突襲你,不管在陳家還是齊家,我不會圍堵你,請你安心待著⋯⋯。」

  「我想去哪你沒資格作主。」

  「萬一我忽然失去你的消息,我會不計一切代價去找你,查到水落石出為止。」

  「你不用找我,也不用威脅我,你讓我很失望,我不想聽你廢話。」

  「為什麼我總是把你的話當真,為什麼面對你我總是特別脆弱,我們能不能停止爭執?因為我已失去理性。」

  「陳有均,我這輩子沒有機會跟一個正常人談戀愛,從小我眼中只有你,後來也為了你跟不喜歡的人結婚,我現在想重新開始,跟適合的對象培養正常的感情,請哥哥別妨礙我。」

  「所以你開始教我做人的道理?」小均諷刺笑了起來。

  「我希望你別再過問我所有的事情,下次見面,我們只是陌生人。」

  身後的人不再吭聲。

  安靜地令人害怕。

  「你為什麼不說話?」

  「以前我是不准開口說話,離家後,一找到機會我就拼命說話,有緒說我口才越來越好,沒人說的過我。」

  「哥哥其實很會說話。」

  崇拜小均出於靈魂天性,場合不分。

  「因為我不想掉眼淚,只好一直說話。」

  阿司後悔了,後悔說得太絕,可惜他無法後悔,這是任性愛上哥哥的代價。

  接下來小均什麼話也沒說,兩人之間隔著死寂,阿司感覺背後一點一滴越來越潮濕。

  沒有揭發身後的小均,閉上眼睛享受小均的雨天,倒數的親暱。

  等阿司再度掙扎,小均知道他把僅存的時間用光了,他會放手,就讓時間走到盡頭。

  兩人在空洞的沉默中一前一後步下階梯,意外發現有人截斷去路。

  「有緒?」

  有緒不知何時出現在屋裡,在這段偷來的時光中,全程坐在第一級階梯守著,一副幫忙把風的苦命樣。

  「過來吧。」

  忍不住把失神中的小均拉來身邊。

  阿司見狀正要發作,幾乎是同一時間,覺悟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吭聲了。

  有緒也沒有示威的意思,只是很不高興小均被欺負。

  「眼淚擦一擦,笨東西,以後不准談戀愛了。」

  有緒竟然能隨身掏出手帕這種神奇小物。

  「陳公子,你能替我們保密嗎?」

  「沒辦法,攝影機同步傳送到媽的手機。」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

  「這種事小均很清楚,還需要我多事?」

  「你為什麼不提醒我?」

  都什麼時候了?你不知道你快結婚了嗎?阿司忍不住責怪小均怎麼會那麼不小心!

  小均沒有回答阿司,只是偏過頭望了有緒幾秒,表情有點心虛:
  「有司也不可能跟我約外面,錄了就錄了,最糟被拷問一次,就當紀念吧。」

  沉靜說話方式恢復了幾成。

  有緒睨了小均一眼,沒有阿司可依賴,果然復原比較快。

  「事到如今說這些也來不及了,還是先下樓拍照吧。」有緒建議。

  有緒感嘆自己老是熱心過頭,幸好在三人關係中,他是公親,也是物主,不必擔心白忙一場最後成了冤大頭。

  有緒用手肘碰碰小均,小均識趣的獨自走樓梯下樓,留有緒跟阿司站在原處等電梯。

  「你們兩個怪怪的。」阿司皺眉評論。

  竟然用肢體就能溝通?

  「行行好,快把你的邪眼收好,手足之情都被你看成了偷情,念頭不純潔的毛病能不能快改改?陳家的男人全部砲口對內還相親相愛?你以為我們全家住荒島?」

  「哼,下流!」

  「能對另一個人下流,想想也挺幸福的。」

  阿司忽然轉過身,避免被發現他的不幸福往下流。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2-29 01:0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