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五)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五)

巧施妙計

        托馬斯氣哼哼地走了,方方的眼淚也就流完了。她直望著窗外發呆:想不到是這個結果,原以為托馬斯會上前安慰她,要是托馬斯就此消失,不再理她了呢?方方越想越慌亂,一時竟沒了主意。她打電話向朱迪求援。朱迪著急地說:去門口堵他,要再不肯承擔責任,掄他一大嘴巴!
        方方苦笑著說:好,好。再往下呢?是紮破他的車胎,還是用刀片把他心愛的西服全劃了?朱迪也笑了。突然她靈機一動:幹脆,妳先躲起來!
        方方應聲說:我也在琢磨這事。我不能去纏著他,威脅他,那樣的話,他會認定這是圈套,我就徹底玩完了。朱迪說:我正好有間空房還沒租出去,妳先搬去住。依我的估計,托馬斯很快會主動來尋找妳。方方說:我們也不能傻等,妳要常打電話去促促他。
        第二天朱迪正準備撥電話,托馬斯的電話已經打進來。他好像沒事兒似的問朱迪:方方在妳那裏吧?朱迪故作驚奇地說:巧了,我剛要給妳打電話,我也在找方方。托馬斯沒再多問。朱迪也佯裝不知。接下來的幾天中,兩人頻繁通電話,托馬斯也常到朱迪家。因為找不到方方,他越來越顯得焦慮不安。他把所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朱迪,不停地說:我只是喜歡方方,並不愛她,結婚是要有愛的。朱迪順勢勸道:話雖這麽說,但要僵持下去,對誰也不好。妳就答應了吧。托馬斯激動地大叫:這樣一來,不就變成交易了?
        畢竟還心存同情,特別是朱迪提到方方的簽證就要到期,一旦回國將面臨巨大困境。托馬斯的口氣不再那麽強硬,明顯松動了。
        這些變化和進展都在方方的掌握中。終於,她重新回到托馬斯身邊,但仍保持著無奈和痛苦的樣子,扮演著“無辜者”的角色。盡管托馬斯依舊拒談婚事,只是反復催促她去流產。方方故意沈默以對,她已看見曙光,不過還需要再推托馬斯一把。
        到底這“一把”是怎麽推的,有多種說法,其中較為可信的是:由朱迪出面捕風捉影地警告托馬斯:已經有人在鼓動方方把這件事捅到英國的[太陽報]上去!想想看那些慣於制造聳人聽聞的記者會怎樣寫妳吧!誰願意讓自己的私事和大照片登在那種三流小報上?
        望著臉色發白的托馬斯,端坐一旁的方方這時挺身而出,英勇地說:即使托馬斯不跟她結婚,即使她不得不懷著孩子回國,她也決不做任何傷害托馬斯的事!
        托馬斯徹底感動了。不久方方躺到醫院的手術臺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