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七節)

1.沉莫-南方金雪.jpg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序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七節)

   「真…的嗎!?」

    莫聽了兩眼一亮,興奮著終於能如願以償,解惑這困惑已久的疑問。

    傑克嚴肅道「但我必須先讓你了解事情的嚴重性。從你出生之前到現在,這些消息都是被國家封鎖的。儘管已經十年了,國家仍然在追殺碧瞳南島的一切…」

    碧瞳南島??

    傑克見莫皺眉「也難怪你不知道,那是諾良島的舊名,知道的人大概都不在世了……重要的是你要先答應我。待會你聽完就要馬上忘記,也不要再去打探它的過去。如果你能夠答應我…」

    莫猶豫了許久,因為他不懂"馬上忘記"的意思。

   「意思是你只能知道,不能再說出口。」

   「嗯!我答應你!」

    莫聽明白後毫不猶豫點頭。傑克長嘆一聲,他突然懷疑起自己這決定是否正確。

   「對了,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

   「莫依-洛特。大家都叫我莫,或是阿莫…」

    傑克聽見洛特這名字若有所思,默念了幾回「洛特…洛特!?我問你…你認識貝亞嗎?」

   「當然,她是我媽。」

    傑克聽了一愣,不顧午休時間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傑克叔…??」

    傑克又驚又喜說「你真是貝亞的小孩!?貝亞…當初那個可愛的女孩子,沒想到她已經有這麼大的孩子了…緣分真的是太奇妙了…她現在過得還好嗎?」

    莫想了想。媽媽現在雖然整天都在工作,可是她的笑容確實比以前還多了許多。

   「嗯,她很好。」
   
   「等等…等等…你既然是她的孩子,難道她都沒跟你提起諾良島的事嗎?」

   「沒有,就算我問她,她也不告訴我。」

   「那不行。如果是這樣我就不能告訴你。除非她親口告訴你一切,否則我不能再透露更多給你了。」

   「為什麼!!??」

   「抱歉…貝亞既然不願讓你知道,那她一定有她的考量。這些事情你還是親自去問她吧。」

   「你答應我要告訴我的!為什麼因為我是貝亞的小孩就不告訴我了!?」

    莫從天堂摔落谷底。然而就算他再怎麼哭鬧,傑克也只是再三道歉,終究不改變主意。

    隔天放學,莫來到學校附近的鬧街上。

    整條街豎立整齊劃一的同款透天住宅,毫無特色。它們皆於同個時間、同種工法、同一批人所建。

    莫會來到這裡的原因,是傑克作為賠罪邀請做客而來。

    莫踏上傑克家門前的階梯。

    心裡緊張得後悔答應了邀請。只是來都來了,況且答應的事要做到。

    莫對於傑克的反悔本來有些怨恨。但他後來想想也罷,傑克叔本來就沒有義務要透露什麼,更何況他是為了我好…應該吧。

    雖然抱著感激前來,但心裡還是默默期待著,傑克也許會回心轉意。加上屋內傳來菜餚香,突破了他最後的心防。

    莫敲了門。

    門一開,撲鼻而來的香味令肚子馬上投降,發出飢餓的攪動聲。

    來應門的是傑克。

   「阿莫你終於來啦!等好久了喔,我都快餓死了。來來來,當自己家就好不要太拘謹。」

    傑克熱情招手,與平常嚴肅少語的他有不小反差,讓莫有些反應不來。

    莫脫了鞋,從玄關望進,能一路見屋裡盡頭的廚房,流理台前有個黑長髮女人。她大概是傑克叔的妻子了。

    而牆後探頭探腦的女孩。那肯定就是傑克叔之前提到過的女兒了。

    傑克一轉頭,辮子女孩直接撲到他的肚子上。

    女孩的笑容是最簡單的喜悅,純真得令莫難忘。想想自己小時候也常常這樣撲向媽媽。

    她雖然躲在傑克肚子上,還是好奇得偷偷望了兩眼過來。

    廚房裡傑克的妻子說「老公~你有沒有跟阿莫說,最前面的櫃子有室內鞋可以穿。」
   
   「啊啊!差點忘了。」

    傑克彎腰替莫拿了雙乾淨的拖鞋。

    莫連忙道謝。學校裡模樣凶狠的傑克叔,現在卻是溫柔和藹…真的很不習慣。

    莫跟著傑克進飯廳。傑克對他女兒說「小花,客人來應該怎麼做?」

   「我知道!」

    小花踏著萌萌的步伐,盛了杯水來給莫。

    莫驚訝傑克叔把小花教得真好,她甚至比自己還要懂事。

    傑克的妻子端來最後一道菜。

   「不曉得你喜歡些什麼,所以這些全是傑克最喜歡吃的,希望你也會喜歡。」

    莫禮貌問好「姊姊你好。它們看起來都很好吃,我很喜歡。」

    這並不是客套話。滿桌的菜餚令莫眼花繚亂。他這輩子還沒看過這麼豐盛的菜色,口水都快滴下來了,怎麼會不喜歡。

   「這是當然的阿!不管是什麼料理,經過花兒的手藝都會變得很好吃。花兒愛你喔。」

    傑克從後面緊緊環抱住花兒,讓她又喜又羞澀「唉呦,孩子面前別這樣。」

    之所以莫會叫花兒姊姊,是她的笑容確實燦爛如花,溫柔美麗。青澀的樣子看似只有二十初頭。

    傑克叔死板又不幽默,外相粗獷也稱不上英俊,沒想到竟然有個漂亮的老婆。而且兩人感情恩愛得令人羨慕。

    陌生的環境難免會讓人有所緊張,不能自若。

    然而在傑克大模大樣下明顯緩解,還有溫柔的花兒與純真的小花。餐桌前一家人和樂融融。

    這頓晚餐輕鬆又愉快。莫很慶幸自己沒有錯過。

    飯後,莫獨自踏著月色回家。

    不僅花兒手藝不錯,莫感受到的更是一個家庭的溫暖。但也讓他有些羨慕,想像著如果自己的爸爸還在,是不是也會跟他們一樣。

    離開時小花依依不捨道別,讓莫感動。總覺得自己和他們一家已經成為了朋友。

    剛才飯後莫第一次下棋,連輸小花兩把,有點丟臉。心想下次一定會贏過小花吧。

    時間不早了,末班車已過,必須走上一段路。不過今晚夜空中,同時掛上了白月與綠月。明亮美麗的月色,讓莫覺得多欣賞一下也無妨。

    夏天來了,與貝亞約定的半年快到了。

    午休時間莫又來到銅像前。可惜的是傑克今天沒來。

    剛吃飽總是讓人充滿睏意。莫倚著樹幹,在茂盛的枝葉下乘涼。

    日陽穿透而下,在地面成像為一圈圈小白光。

    雖然剛開始有點炎熱,但靜下來讓風吹拂,漸漸就涼爽了起來。眼皮也很自然得闔上。

    傑克的故事在莫的腦中回放。處在惡劣的海域征服怒濤,與海中巨獸搏鬥。好不容易上岸,又得在陌生的叢林生存,或是陰暗的洞穴中探險。

    傑克叔的人生好豐富,比起自己平淡的生活。莫既羨慕又畏懼。

    還記得他常說"安穩的日子不是理所當然。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時,也別忘了珍惜現在擁有的"。

    據傑克叔的口述,他現在身體完好是少數的幸運者。已經死去的不在少數,更多的人在冒險中失去了手或腿。他的老戰友曾在某次航海中失去了一眼,一輩子得當獨眼龍。

    獨眼龍…果然日子還是舒舒服服得過最好,就像現在這樣。  

    當莫放空腦袋時,庭院中那怪異的靈又浮現在腦海中。

    雖然不是記得很清楚,但那靈的左右眼好像有點不對稱。他生前一定有一隻眼受過傷,就像獨眼龍…

    難以置信的巧合,卻讓莫感到忐忑。

    午休過去。莫為了安心,還是決定要探個清楚。

    跑去問了傑克,確認他的戰友是"左眼"受傷。

   「傑克叔,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說相良銅像之前供養在這校園裡,那是被擺在哪呢?」

   「它已經被撤掉好幾年了,之前好像是擺在…忠誠大樓跟仁愛樓中的花園。怎麼了?突然找我問這奇怪的問題。」

   「呵呵呵…沒事,好奇問一下而已。」

    莫故作自若,強忍驚嘆。

    傑克指的地點,便是莫教室外的庭院,也就是異靈出沒的地方。

    現在想想,要是把銅像上下兩截拼回去,那正符合異靈仰首的高度。一切巧合得令莫的背脊冰冷。

    原來祂膜拜的正是相良的銅像,就算它被拆除了,但靈依然還在。

    隔天,早上八點前兩分鐘。庭院裡,異靈的出沒地。

    莫正在等待靈的出現。他倒希望靈傷的是右眼,那所有的假設就都不成立,只是自己多疑。那若是左眼…

    八點整,鐘聲響起,異靈同時出現。

    莫緊盯祂雙眼。祂的左眼相較右眼呈現不自然內凹…是左眼!

    這讓莫倒吸一氣,腎上腺素瞬間飆升、血壓升高、心跳加速…

    莫為了再進一步驗證,將注意力轉到祂的脣上。雖然上次試過不能直接解讀,但是這次另當別論。

    祂的嘴在呢喃時,莫的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仔細看著祂的脣型變化。

    這回同樣利用對照的方式進行判讀,但預先準備好祂可能會說的內容,把關鍵詞語的脣型默背在心中。

    然而這次大有收穫,判讀出了兩個詞語"相良、謎文"。

    雖然還是無法了解其中意思,但已經能確定祂就是傑克死去的戰友。

    莫趁著記憶猶新,把脣型全畫了下來。每天早上八點都到異靈前,反覆修正畫在紙上的脣型。再不停對著書做比對,用已知詞彙推敲句意。

    幾天後,僅比對出三成的詞語,卻已經有了重大發現。

    莫著急的帶傑克來到銅像前。

   「你確定!??」

    傑克抱持著相當的懷疑,表情扭曲到眉頭碰在一起。

    莫依舊堅信的點頭。

   「好吧,來。幫我搬到我的工具間。」

    莫用靈輕鬆得把兩截銅像都弄上推車。行進時再撐住銅像重量,讓傑克能輕易推動,又不至於被旁人發現不對勁。

    其實早在傑克知道莫是貝亞的孩子時,他就知道莫身體裡流著諾達米人的血,對於操控靈一點也不意外。

    傑克一進工具間就馬上將門窗全關緊,把工作桌的東西都掃到一旁,銅像兩截擺了上去。

    他拿出電動砂輪機,啟動後發出高速旋轉的刺耳聲,並默默向他的老戰友道歉,自己將要毀了他的作品。

    切開銅像的底座,並沒有什麼發現。接著再切開銅像本體,一袋密不透風的包裝就塞在銅像身體裡。

    莫道「如果猜的沒有錯,這袋東西是"謎文"。」

    傑克拆開繁瑣的包裝。裡面果真是一本本斑黃的舊書,而內容果真全是謎文。

   「你現在說馬桶裡有金塊我都信了……只是我現在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要相信你了。」

   「為什麼??」莫不懂。

   「阿莫…我們挖出了不得了的東西。我好像知道它們是什麼…假如我沒猜錯,它們就是當年遺失的"一級謎文"。那時候可鬧得整個碧瞳南島天翻地覆。真沒想到…原來是被那傢伙藏在這種地方。」

    傑克抱著頭長思又道「天啊,這下可好了。我真不知道這些該怎麼處理。」

   「還是給我媽媽確認一下,她對這方面很了解。」

   「貝亞嗎…不行,這東西太危險了,也沒那個必要。弄不好會引來殺身之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還是燒掉算了。」

    莫這一語又讓傑克苦惱。傑克盯著幾本書無可奈何。

   「一級謎文落入壞人手裡確實會帶來災難,但是若能善用卻能造福社會百姓。我們不能做主把它銷毀。如果真是燒掉這麼簡單,當初就直接燒了。」

    傑克暗中埋怨,阿銀…你真不愧是我的好酒友。你都已經走了那麼久,還不忘留下一個難題給我。

   「那……」莫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能肯定,落入國家絕非好事……但也只有他可以信任了,這種東西的去留就交給他決定吧。」

   「誰?」

   「這個國家少數的良君,薩爾侯爵。」

    薩爾…莫想起來,是上次跟梅子伯入城時,幫他們解危的那個黑馬騎士。

    傑克極度嚴肅道「阿莫聽著,如果你還想多活幾年,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包括貝亞。你若能忘得一乾二淨最好,當今天這事從來沒發生過。這幾週也別過來找我,事情完了我會告訴你。你現在就離開…走,快!走!」

    莫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他很清楚現況。他踏著匆忙的腳步,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完)

YouTube頻道(和珖)、FB專頁(和珖-沉莫系列小說)FB粉絲專頁
週五晚上10點更新內容,敬請期待。
「沉莫-南方金雪」為已出版電子書小說。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請按讚、留言或購買書籍。感謝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Google Play圖書。https://reurl.cc/yyq7aM
下一章:https://ck101.com/thread-5168194-1-1.html?extra=page%3D1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3-27 21:43 編輯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