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96.我從不脫產的,你該物歸原主了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96.我從不脫產的,你該物歸原主了

  「有緒,怎麼現在才來?小均等不到你先出門了。」

  「臨時有急事耽擱了,他有留東西給我嗎?」

  「在這裡。」雨勤拿出資料袋交給有緒:
  「小均出門前我問過他,能讓我知道裡面是什麼嗎?」

  「他怎麼說?」

  「他要你負責滿足我的好奇心。」

  「嘖。」

  有緒最近刻意躲著小均,可惜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經過四年調教,寵物大概也離不開他了。

  對小均依然不爽,組隊的事要嘛全認,打死不認算你猖狂,只認一半是怎樣?

  真是個豬隊友,擅自亂改隊名,布局很久的夢幻雙打組合,被小均公然改成密醫公會,還當他是舞蹈治療師?

  就算飼主侵入性治療對小均真的有幫助,也遠遠趕不及魏雨勤破壞的速度。

  雨勤發覺有緒望著她。

  「怎麼了?這樣看我?」

  「最近積極跟小均拼第三胎?」

  雨勤錯愕了一下,很快又恢復:
  「怎麼突然問這個?」

  「他是不是跟妳拼第三胎前都會喝醉,最後以醉吐收場?」

  這四年雨勤跟有緒混得熟,大女兒念的私立小學還是靠有緒的關係弄到名額,儘管有緒很少提到自己,但只要話題跟小均有關,有緒可以和她聊得沒完沒了。

  小叔突然提起夫婦房事,雨勤微感奇怪,倒也沒太多芥蒂。

  雨勤對人生已經沒有太多追求或較真,她只想努力過好每一天。

  孩子的爸因她驟逝,她就盡職替孩子找新爸。

  爸爸因她入獄,她就找人幫忙撐住這個家,至少表面看起來別再破碎。

  她打從心裡忌妒小均。

  他暫時失去情人,可是對方不是天人永隔。

  他在元技邊緣化,可是他在泰鎂一步登天。

  為什麼人人皆有追求,連小媽都可以天天期待爸爸重返之日,這世上只剩下她,放棄了希望,死了一條心⋯⋯。

  「有緒,你也知道小均的基因還不錯,跟丰拓還有血緣關係,我們希望能添個新生命,讓家裡多個小成員。」

  如果還有什麼是雨勤還想追求的,那就是早日走出已故男友的陰霾,用新生鼓勵自己新生。

  「小均的狀況不那麼適合親近女色,妳為難他了。」

  這句話刺到雨勤,立刻反脣相譏:
  「沒想到陳家在推廣同志運動方面還不餘遺力。」

  「唉,一門忠烈,能不多呵護點嗎?」

  有緒多麼擔心某天週刊的封面標題叫“同志四少”⋯⋯。

  最後有緒還是沒跟雨勤正面對決,儘管寵物吐成這樣超心疼,但他忍住了。

  沒跟雨勤一般見識,裝成人畜無害繼續話家常。

  把寵物寄養在別人家不是愉快的事,一下當到總經理人家還未必看得起你,這妞兒成天活在自己世界,只顧配種,半年來寵物天天吐成這樣還能當沒事?

  遇上阿司兒子被診斷出惡性腫瘤的變故,有緒順勢讓遠在伊拉克的天兵歸隊。

  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至少讓魏雨勤知道,小乖乖是陳家的,不是妳家的!

  「不告訴我你帶走我家什麼東西?」

  雨勤眨著眼睛半開玩笑,剛才言辭有點過火,試圖補救。

  刻意避開小均狂吐的話題,她是個驕傲的人,這事讓她十分沮喪,沒人可以訴說的無助,她只能努力假裝不在乎。

  「嫂嫂一直是我心中的仙女,怎麼突然好奇我們兄弟的事?」

  有緒笑著說,話很客氣,藏住敵意。

  雨勤曾經以為有緒是同志,婚後跟有緒漸漸熟起來,現在反倒沒那麼肯定了。

  「他這幾天有點奇怪,因為三叔叔回來了嗎?」

  「也許吧,他跟阿司有心結,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你剛剛說一門忠烈,你知道他們兩人的事?」

  連路人都知道啊,他們根本連裝一下都懶。

  「我不懂妳的意思,妳指的是外面那些傳言?」

  「我的消息來源不是外面的傳言。」

  小媽前幾天神祕兮兮要她當心齊司這個人,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個人,偏偏她也不知道能找誰商量。

  難道要當面問小均“你現在想怎麼樣”?

  她問不出口。

  碰巧有緒自己送上門了。

  「嫂子,妳想問什麼?如果我知道,一定盡力回答。」

  「小均交給你的東西應該是他去年尾牙被我堂弟拱上台唱歌的錄影吧?」

  「答對了。」

  「聽說你跟陳有司的感情不如小均,怎麼會當起弟弟的跑腿?」

  「妳誤會了,影片是我自己要收藏的,與他人無關。小均老說我變態,我認為這沒什麼,收集家人生活點滴是我與眾不同的興趣。」

  有緒在雨勤心目中自然跟變態沾不上邊,只是有點強迫症罷了。

  有緒對他的收藏品確實有強迫症,缺一不可。

  如果雨勤知道有緒連監視器錄下的小均畫面皆是珍貴收藏品,應該會恭迎他變態教主的地位。

  「我堂姐私下跟我說,小均曾在陳有司婚禮獻唱,唱到一半突然崩潰,你知道小均崩潰的原因嗎?」

  三叔叔回來了,雨勤不知如何處理,她試探有緒,她需要盟友。

  只是來領個收藏品,有必要玩那麼大嗎?

  有緒從不介入小均和阿司的感情戲。

  沒人可以找了嗎?全世界人都死光了嗎?

  品味俗不可耐,打從骨子裡看不起小均這個人,連出手都感到羞恥。

  有緒第一次見到小均大概是四歲左右,四歲的他就對哥哥充滿敵意,之後多見幾次還是對他非常不爽。

  長大後,就算喜歡男性卻不交男朋友,連嘗試的念頭都沒有。

  想起國小暗戀的學長,有緒還曾替他頂罪。

  但直到對方跳樓自殺身亡,終其一生也不知道有緒內心深處可怕的祕密。

  人離世後,有緒到處散播黑函替他出氣又如何?

  他再也不會醒來,永遠不會知道他的心事。

  也許是兒少陰影,有緒常把暗戀搞到“有眼睛的全看得出來”。

  保持自尊,又常與可悲為伍,有緒覺得苦。

  就算他不苦,但他永遠也無法像齊司一樣。

  齊司的父母與有緒相同,兩人成長過程卻完全不同。

  對阿司而言,不管爸媽是誰,他沒什麼節操,認賊作父也可以。

  但對有緒來說,爸很嚴厲,媽是控制狂。

  長年不斷討好爸爸、跟媽媽親密交心,想取代妹妹在家中的存在感。

  想當個完美無缺的好兒子。

  諷刺的是,他陳有緒根本無需犯錯。

  真實的他早已在這個家犯下滔天大罪。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打從四歲就討厭的哥哥,他的存在微妙平衡一直過不去的矛盾與內心衝突。

  從十七歲就眼睜睜看著小均被活生生弄瘋,沒發作日子就過成這樣了,發作後,小均開始沒辦法睡覺,一開始他用盡方法求助,試圖要逃出這個家,才逃了三天就回家,從此變得比較認命,不像以前那樣劇烈掙扎。

  有緒一直以為自己對小均的心態只是“刀的真意不在殺,在藏”,藏著殺意才有辦法一舉殲滅小均,也認為小均對他看法相去不遠。

  直到有緒十八歲時,某次小均不經意對他說:
  “遇到老是把我當假想敵,一見到我表情就僵掉的人,我很會對付他。”

  有緒的臉立刻垮下來,沒給小均好臉色。

  “我會想辦法拯救他,然後欣賞他古怪的表情,哈哈,一想起來就很紓壓。”

  “你也配跟我說這種話?”

  “是,是,我不配,更不配問你多久沒笑過了?只是有點好奇,我的存在真的讓你那麼痛苦?”

  有緒來個冷漠不理。

  “這應該不是我的問題吧,不然試試看我消失以後你會不會鬆一口氣。”

  那一年的小均,跟他說完莫名其妙的話以後,沒多久就鬧自殺,死意堅決。

  當然沒死成,不然現在的小均又是誰?

  有緒只記得他整晚冷眼看著家人收拾殘局,內心深處卻被巨大的痛苦撕裂。

  當時他喜歡上一個人。

  對方只在意“我怎麼會被一個同性別的人喜歡”?

  從沒發現有緒只在他一個人面前會露出真心笑容。

  在這個家怎麼會有人看穿他的笑容沒有笑意?

  大家不是只在乎他的表現是否符合預期?

  討人厭的哥哥,竟然捕捉全世界最不重要的小事。

  他很憤怒,憤怒最討厭的人來個“死諫”用意何在?

  從此以後,有緒開始有意無意對小均略施小惠,他想欣賞哥哥古怪的表情找樂子,說不定這玩具哪天會幫助自己真情流露。

  往事歷歷,有緒感慨這小騙子“騙死人不償命”。

  汪汪,你真的很會騙人,你用同一招對付岳母大人,一邊欣賞她古怪表情,一邊感覺痛苦,然後跑來找我紓壓。

  我這麼苦命,難道我欠魏家的嗎?

  想到此處,有緒就更想讓魏家體驗一下小均消失的日子。

  「雨勤,我懷疑小均在十八歲那年偷偷來妳家找過妳小媽。」

  「我爸不會因為小均的存在對小媽有異樣眼光,她大可不必隱瞞小均跟她的關係,是她多心了。」

  雨勤語調冷漠,她老覺得爸爸入獄後小媽終於露出真面目,對她說話加倍低聲下氣是為了掩飾內心深處的憎恨。

  前幾天小均在飯桌上終於忍不住了,用指節敲敲桌面:
  “妳說話能不能正常點?我們齊家的人是怎麼樣?天生註定矮人一截?妳到底有什麼心病?”

  小均對小媽總是客客氣氣,不曾說過一句為難話,那天突然爆發,是不是他也發現小媽不對勁了?

  可惜小均飆完話後依舊如常進廚房陪小媽盯著外傭餐後收拾,只有情緒明顯煩躁。

  當晚小媽就偷偷摸摸跑來勸她要小心齊司這個人,她表面謝謝關心,心裡卻不解她是何居心。

  其實她很想認識他們口中的齊司或陳有司,小均一定曾經跟他愛的轟轟烈烈。

  小均曾經形容阿司是台不像話的大卡車,不煞車也不按喇叭,小均運道總低得不像話,不管如何小心翼翼過馬路,走在路上必定被撞上,阿司必定肇事逃逸。

  他說他習慣了。

  「雨勤,小均那年跟他世上唯一的親人求救,直到他明白他原來已經沒親人,所以他又回來了,他放棄了自己,心甘情願成為我們家的⋯⋯一分子,全世界都可以對他殘忍,只有你們家不適合。」

  「這不關我們家的事,我們也一直被蒙在鼓裡。」

  「小均為什麼會來魏家當救援投手?這是他十八歲時的心願,他為什麼要跟妳拼第三胎?這只是十八歲的他跑出來作祟。」

  「我跟他是合法夫妻,生兒育女再正常不過了,難道因為他的性傾向,我們連生孩子都要被干涉?」

  雨勤好難受,她對小均殘忍嗎?

  他們家對小均殘忍嗎?他們給了小均一切,將他推向高峰,她甚至想跟他孕育共同血緣的新生命,這種指責對她一點也不公平。

  「妳應該不太了解小均。」

  「你又了解他嗎?」

  「他需要愛,不分青紅皂白,他本能需要每一個人的愛,連我媽的愛他都想討,他就是拒絕不了這些可能存在的愛。」

  雨勤靜默不語。

  「陳有司是我們家的人,他就像發電機一樣,給了小均源源不絕、天經地義的感情,真他媽的安全感爆表!雖然我對他非常不爽,不過只要他能把小均弄回陳家,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魏雨勤,我算有成功回答妳的問題嗎?」

  小均就是我們家的人,只是借你們家拿來救援,沒答應你們這樣用他!我不會點頭,齊司也不會同意。

  現在齊司回來了,大家來攤牌吧。

  氣氛很僵硬,雨勤狠狠逼自己挺住,兀自逞能,不被有緒擊潰。

  不曉得會不會很紓壓?如果這驕傲的女人在他面前掉淚。

  有緒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型電腦,拆開資料袋取出隨身碟,在雨勤面前播放他即將領走的收藏品。

  替眼淚推波助瀾的意圖明顯。

  果然成功讓雨勤的目光落在播放中的影片。

  螢幕場景是泰鎂尾牙會場的舞台。

  魏家那對堂兄弟應該很想讓小均在尾牙場合出醜淚崩吧。

  主持人看似臨時起意拱小均上台,舞台上卻連電子琴都準備好了。

  想拿他精神病史加尾牙失控炒作新聞讓小均乖乖下台?

  太看不起我們陳家人了吧,小均可是被他們家每個成員都訓練過,身經百戰不在話下。

  小均安靜的自彈自唱,唱完後他沒哭,倒是底下幾個員工壓抑不住的啜泣聲都礙耳地收進去了。

  尾牙惹哭員工,這總經理該自掏腰包捐出更多紅包讓員工破涕為笑,有緒輕輕想著。

  看著影片的魏雨勤仍然面無表情,連有緒也不由得暗暗佩服。

  即使有緒由衷佩服她。

  但陳有均。

  我從不脫產的,你該物歸原主了。

    「繁華聲遁入空門 折煞了世人
    夢偏冷輾轉一生 情債又幾本
    如你默認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輪

    浮屠塔斷了幾層 斷了誰的魂
    痛直奔一盞殘燈 傾塌的山門
    容我再等 歷史轉身
    等酒香醇 等你彈一曲古箏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你始終一個人
    斑駁的城門 盤踞著老樹根
    石板上迴蕩的是 再等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你仍守著孤城
    城郊牧笛聲 落在那座野村
    緣份落地生根是我們

    聽青春迎來笑聲 羨煞許多人
    那史冊溫柔不肯 下筆都太狠
    煙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問 我是否還 認真

    千年後累世情深 還有誰在等
    而青史豈能不真 魏書洛陽城
    如你在跟 前世過門
    跟著紅塵 跟隨我 浪跡一生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你始終一個人
    斑駁的城門 盤踞著老樹根
    石板上迴蕩的是 再等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你仍守著孤城
    城郊牧笛聲 落在那座野村
    緣份落地生根是我們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
    斑駁的城門 盤踞著老樹根
    石板上迴蕩的是再等

    雨紛紛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我聽聞 你仍守著孤城
    城郊牧笛聲 落在那座野村
    緣份落地生根是 我們
    緣份落地生根是 我們
    伽藍寺聽雨聲盼 永恆
    」(《煙花易冷》 作詞:方文山  作曲:周杰倫 )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8 16:54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