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97.從前從前,有三隻小豬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97.從前從前,有三隻小豬

  阿司回來了,小均最大的煩惱是他開始會傻笑。

  開會傻笑時,小均連忙擺出刻薄嘴臉訓斥:
  「拼出這種業績都能把人嚇成一個傻子。」

  祕書闖進辦公室碰巧見到傻笑時,小均連忙指著螢幕:
  「這台新車很正吧?我老婆。」

  祕書嘆了一口氣:
  「總經理,你的電腦只要閒置一小時就會出現這張螢幕保護照片,所以你才能看到這台車。」

  「所以呢?」

  「總經理,你從進辦公室到現在到底罷工多久了?」

  「⋯⋯。」

  幸好他回家就可以當起電視兒童,不停朝電視傻笑也不突兀。

  雨勤靠近他,順手轉了新聞台,小均沒察覺持續憨笑。

  雨勤奇道:
  「咦?我還不知道你也是周粉?看個政見辯論會也能笑成這樣?」

  小均愣了一下,如夢初醒。

  連忙大聊寶貝女兒粉飾太平,萬一雨勤不死心追問他最近在樂什麼?小均不知該如何面對。

  要跟她說:“親愛的,我男朋友回來了”?

  應該會被打出去吧。

  也許他是真的想放任自己繼續傻笑下去,傻笑到所有人都看不下去,解決掉他這個不適任總經理。

  唉,怎麼會這樣?自己真有那麼喜歡阿司嗎?怎麼能歡喜成這樣?

  只是目前也不知道該拿阿司怎麼辦,把人生再排列組合回四年前?

  小均不知道。

  原來一無所有有一無所有的煩惱,無所不有也有無所不有的煩惱。

  他現在的人生是真的幸福美滿嗎?

  若是真的,他又為什麼如此需要阿司?

  兩個女兒在拼圖房跳上跳下,奔跑嬉鬧,小均雖然收拾呆樣,一臉精明相盯著女兒玩耍,表情卻是心事重重蹙眉與喜不自勝揚眉輪流換班。

  碰一聲。

  等全家人衝進房間裡,小均慢了半拍才回過神來。

  棠棠被嚇得呆在原地嚎啕大哭,玥玥見到雨勤忙口沫橫飛告狀,小均像個傻子站在一旁。

  雨勤忍不住以眼神責備小均,抱起小的,細細檢查,所幸從櫃子上掉落的瓷器離兩個女兒還很遠,只是虛驚一場。

  一群人手忙腳亂把孩子趕出拼圖房,小均趁空回頭收拾一地殘骸。

  沒料到雨勤跟橙沁又隨即走進來,不約而同想跟小均說什麼,又礙於另一方在場,只好把注意力放在眼前摔碎的瓷器碎片。

  「我來掃。」

  「我來掃。」

  外傭請假不在,雨勤跟橙沁兩人竟然搶著要清掃碎裂一地的瓷器,小均趕緊衝出去,再回來手中多了清潔用具:
  「是我沒看好棠棠才讓她撞到櫃子,我罰自己把這裡掃乾淨。」

  「小均,你這幾天怎麼了?整天心神不寧。」

  「我⋯⋯我很擔心我弟,他兒子上個月被檢查出腫瘤。」

  「汪洋被檢查出腫瘤!?」雨勤十分震驚。

  「不是汪洋,是阿司的兒子。」

  雨勤與橙沁同時靜默,不知該怎麼接話。

  多年前八卦雜誌上的傳說人物,終究還是闖入她們平靜的生活了。

  橙沁頭一次親耳聽到小均提到“阿司”這名字,原來傳聞與親眼所見的震撼度完全兩碼事。

  齊司是齊家的人,是姊姊齊虹白和陳乃嵐的兒子,這不是亂倫嗎?小均怎能胡來到這種程度!?

  差點就要不顧雨勤在場追打小均。

  尷尬的是⋯⋯小均說的是“他很擔心弟弟”,又沒親口承認什麼,橙沁只能硬生生吞下教訓兒子的衝動,鬱悶的裝模作樣:
  「他兒子還好吧?」

  「我不清楚,齊司不肯見我。」

  阿司說好的見面一再延後。

  有緒也有意無意避不見面。

  不過沒關係,這兩個弟弟都翻不出他掌心,小均隱住得意的笑。

  「你跟齊司怎麼了?」橙沁脫口而出。

  「那天你不是還跟他視訊?」雨勤不甘示弱插一句。

  小均難以回答:
  「如果有最新進展,我會先讓妳們知道。」

  「⋯⋯。」

  兩個女人同時心想:還是別讓我知道⋯⋯。
  
  小均收拾完畢,前往女兒房間想探視一下寶貝。

  雨勤卻守在女兒房間口:
  「她們已經睡了,你別進去。」

  「我進去看一下,不會吵醒她們。」

  「小均⋯⋯。」雨勤終於下定決心,示意小均隨她進書房聊一聊。

  「什麼事?」

  「小均,未來如果你無法一直陪在女兒身邊,你就應該讓她們慢慢習慣。」

  「阿司的事跟棠棠、玥玥是兩件事。」

  「是兩件事但又不是兩件事。」

  「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

  「我不知道換成我會怎麼做,但我至少不會整天心不在焉,放任女兒曝露在危險的環境中。」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

  「我沒資格要求你什麼,但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了解。」

  雨勤不想讓小均覺得她在逼他或求他,默默轉身離開。

  小均獨自留在書房,魂不守舍想著剛剛摔破的瓷器娃娃。

  小均一直以為塵封在拼圖房的瓷器擺飾是丰拓看不上眼的生日禮物。

  幾年前丰拓不打一聲招呼,逕自把一組三隻小豬瓷娃娃丟到他房間,小均以為丰拓為了清理舊物,連哥哥房間都被當成了倉庫。

  瓷器小豬是易碎品,還一組三隻,顧慮女兒安全,小均將小豬移師到拼圖房,隨意擱在櫃上,最後慢慢被他跟有緒的拼圖淹沒隱身角落。

  如果今天不是因為失魂落魄,也不會放兩位女孩進來瘋狂跑跳碰,最後撞落了小豬,讓毫無存在感的禮物多年後驚動登場。

  幸好他沒把三隻小豬處理掉。

  原來這三隻小豬是阿司送的禮物。

  摔在地板的瓷器,讓不知怎麼塞進小豬肚裡的紙條重見天日。

  小均研判另外兩隻小豬肚子裡也有紙條,趁人不注意一起摔破,雖然他很捨不得⋯⋯。

  小均再度翻開口袋裡的第一張字條,阿司的筆跡寫著:
  “如果你覺得非常難受就撥這電話,我會立刻回來帶你走。”

  字條就塞在豬老大的肚子裡,小均哭笑不得。

  藏在那種地方,瓷器又沒有開個孔洞,我不是神通怎麼會知道裡面藏了你的電話號碼?

  還是你認為我非常難受就會開始摔家裡瓷器洩憤,天時地利人和條件下就會看到紙條?

  這是什麼奇怪假設?

  豬老二肚子裡的紙條就比較嚇人,阿司寫著:
  “小心司馬。如果你發現他不對勁就立刻跑!”

  司馬是誰?!

  靠你這種警告方式,我應該早被暗算身亡了吧!

  最後一張是豬老三:
  “豬小弟是個勤勞的好孩子,常常努力的工作,所以他有很多祕密任務,他要負責保衛哥哥一生幸福。”

  可是你明明不用努力工作就可以勝任啊,你只要負責不停消失就行了⋯⋯。

  從前,有一隻胖胖的豬媽媽,她生了三隻小豬。

  豬大哥貪睡又懶惰,一天到晚都在打瞌睡。

  豬二哥不但愛吃貪玩,也很懶惰。

  幸好最小的豬小弟是個勤勞的好孩子,常常努力的工作。

  三隻小豬長大了,有一天他們分別蓋了屬於自己的房子。

  豬大哥草率蓋了茅草屋就睏了,快快收工。

  豬二哥也不太用心,蓋了木板屋就喊著完工了,我要去吃大餐了。

  豬小弟最勤勞有耐心,花了幾天幾夜蓋了堅固的磚頭屋,兩個哥哥還邊玩耍邊嘲笑他。

  好吧,大野狼來了,我們兩個的房子都被吹跑了,全衝進你的磚頭屋緊急避難,從此三隻小豬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好吧,把我比喻成最懶惰貪睡的豬,我原諒你。

  畢竟這世上要找到弟弟比兩個哥哥還聰明的例子也不容易。

  小均微笑。

  他的世界從小就充滿爭寵暗鬥與心眼,小均又怎麼不懂,生母從他小的時候事事都要跟他爭寵吃味,小均與生俱來敏感早熟的天性,他卻以為只要自己笨一點,成績差一點,就能像個小孩被疼愛。

  他明明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怎麼每個大人都已經先把他當大人了?

  他喜歡阿司的幼稚、沒腦跟異想天開,像個沒有理智的腦粉,把一生的熱情全傾注在自己身上。

  如此純真又頑固,讓人頭痛讓人酸澀。

  阿司果然留下禮物,郵差是最小的弟弟,多年藏身民宅,就在他常常蹂躪的雙人床附近。

  小均四年來的日子,除了可愛的女兒,整天不是盈餘就是獲利,不是獲利就是盈餘。

  好久沒有享受尋寶的樂趣。

  既然連丰拓都被逼著當信差,厚臉皮的阿司又怎麼會放過倪信?

  “所有的人都到哪兒去了?”
  小王子終於又開腔了:“在沙漠上,真有點孤獨。”
   “人群裡也是很寂寞的。”蛇說。《小王子》

  小均不由自主想起書裡的片段。

  銷售與管理、獲利與成本、財務風險與資本結構。

  沒有溫度,將人死死困在樓頂辦公室裡。

  比起以前困頓失意的日子,小均不敢不知足。

  可是阿司的靠近,有緒的遁逃,像兩股攪拌的漩渦,活生生將他拖進深海裡。

  驚險又靜謐,滅頂與求生。

  小均突然好想出門找寶藏。

  沒有答案,自尋麻煩。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9 22:14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