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3-3~3-5

算了,還是用實際行動表示吧。事先說一下,沒有能力就別一次看完可以慢慢欣賞的喔~

────────────────────────────────────────
第參章─不明生物現身之第三回

吳吉羅回到自家之後,發覺那隻哥吉拉正在看著新聞。

「你這是在看新聞嗎?」吳吉羅聽狀後有些驚疑的問道,「你居然會想看人類的新聞?」

「在你的設計下確實非也,」此時哥吉拉轉眼看著吳吉羅道,「但是...如今我已經因為你的「一念之差」離開了你所寫的奇筢小說,因此呢,理論上我也已經跳脫了你小說的框架了,再加上多多少少被你的習慣動作影響,所以...就這樣啦。」

「啊?...等等等等,讓我總結一下,」吳吉羅聽狀後立刻嘗試清理他逐漸混亂的思緒,並且嘗試總結道,「所以那個...你是從我的小說裡面蹦出來的,只因我的一念之差...然後你因為離開了我的小說,所以你跳脫了...什麼什麼什麼...然後還被我的習慣動作影響?呃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你是因為我的關係而跑到我這邊來,然後呃...你出來是為了來幫助我的,對不對?」

「......」然而,吳吉羅期望的回覆只是哥吉拉既無言又無解的三條線傻眼貓咪之眼神看著他。

「幹嘛這個眼神看著我?」吳吉羅聽狀後,一臉尷尬樣的傻眼問道,「我的總結你聽不懂嗎??」

「唉~...」哥吉拉聽狀之後則是搖頭一陣後酸語道,「我不曉得你們人類的腦迴路怎麼這麼夭壽狗靠北,好好的一段話,被你這麼一講,連我都聽不懂了...你覺得我該怎麼回應你?」

「欸?有...有這麼難理解嗎?」吳吉羅聽狀之後有些驚詫的問道。

「是啊,真不知該怎麼跟你這個吳下阿蒙解釋啊...」哥吉拉聽狀後有些不耐煩且無言的表示道,「大概前天的某個時段,你突然親口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吳吉羅聽狀後直問道。

哥吉拉聽狀後,稍微頓了一陣子後,便唉呀了一聲後,徹底的重現當時的口氣並道:「......唉呀~如果...哥吉拉他...可以成為我的英雄,那該有多好...」

「啊啊啊?!!」吳吉羅聽狀後當下是有些傻眼,但是......仔細想想之後,恩?感覺我好像似曾講過這句話似的...

「腦迴路終於通啦?」哥吉拉見吳吉羅看似「想通」了,便問道,「應該不用我再解釋同樣的東西吧?」

大概就如哥吉拉所想,吳吉羅似乎確實「想通」了,但是這樣一來,又有了更多的疑問了:「...原來我有做過啊...可是,你又是怎麼做到的?然後呃...你出來之後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這也叫問題?!」哥吉拉聽狀後更加無言的反問道,「我還想問你,老子現在正在打那個三頭臭表,幹嘛突然中斷我?」

的確,目前吳吉羅所寫小說《Cwak:究極之神》寫到2-133,正值與那隻三頭臭表大戰之時,無疑的,這是目前最讓哥吉拉最不爽的原因。

「呃...那個,你知道的,」吳吉羅聽到後便即刻緊張的解釋道,因為哥吉拉又臉冒青筋了,他可不想再次被丟下去,「我那時是...沒有想到你正在跟那個...基多拉打架中,就把你拉出來了,我...你別把我丟下去啊!我當時真的不知情啊!」

「這也就算了,」然哥吉拉仍然氣憤未消的怒道,「重點是......那個姓基的也跟著出來了...運氣好的是,在他控制你之前,我就狠狠地把你給揍醒,要不然...這裡應該已經早被毀了,這傢伙可是專門來毀滅世界的,對你沒有任何幫助。」

聽完此話之後,吳吉羅有些震驚,且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道:「你說什麼?你說...那個叫基什麼...是來毀滅世界?那個傢伙為何要這麼做?」

「這事你得親自去問他了,不過他早就溜了,」哥吉拉如此回應道。

「啊~?」吳吉羅聽狀後有些傻眼的問道。

此時哥吉拉轉身逐步走到走廊去,並且接著說道:「當然,如果主人的心中想要的話,我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幫你懲罰懲罰那些人,又或者興許,我可以幫你指導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吳吉羅聽狀後,有些好奇的問道。

「比如說...關於你未來想要成為的...英雄,」哥吉拉轉頭看著吳吉羅表示道,「聽說你為了錢,進而想到成為英雄的「荒唐之舉」是嗎?」

「你...會來幫我嗎?」吳吉羅聽狀後有些驚疑,也有些驚喜的問道,「這是真的嗎?」

哥吉拉聽狀後,眼神絲毫無變的回應道:「既然老子是你所創造出來的傢伙,雖然我也不曉得你到底是怎麼想出的這麼屌的老子來,不過呢...就當我今天沒事幹,來慰勞慰勞主人你一番。」

「真...真的嗎?」在哥吉拉如此之語後,吳吉羅現在是又驚又喜的驚問道,他可不希望這個得來不易的「轉機」再次落空,儘管...幫他的是隻他所創造的角色...「你...你應該...不會騙我吧?」

哥吉拉沒有回應,不,應該說懶得回應。因為重複的話他不會再講第二次。

「這樣一來的話...我的這個倉促、臨時的英雄之路,終於不會太過於坎坷了嗎?」吳吉羅心中如此之想,原本臉上的又苦又驚的臉情,頓時成了欣喜若狂的激動表情。很快的,吳吉羅耐不住激動的心情,便開心跳起來直叫道:「水啦~!!」

「......」哥吉拉見狀後則是一臉無言的喃喃道,「死過動。」



「你說什麼?」吳吉羅震驚的驚問道,眼睛大到都快掉出來了。

「不用懷疑,」哥吉拉則是盯著電腦,嘴中喃喃說道,「既然要成為英雄,又要老子我協助你,那麼你就要給我來最好的,想盡辦法給我上了那個什麼...世界英雄協會的什麼強者級英雄(此時哥吉拉心裡os:名字怎麼都這麼中二來者...),聽懂了嗎?」

「......」吳吉羅已經徹底傻眼了,他根本就沒有打算要「真正」的想成為英雄,只是因為有錢賺而已,才決定要當英雄...

「你最好不要只想著賺錢這種事情,他只會給你帶來長久的痛苦而已,」哥吉拉看著吳吉羅許久之後便甚為懷疑的問道,「如果你連成為英雄之初衷都沒有,那麼你又該怎麼維持下去呢?還是說你本來就是為了錢而來?」

「......」吳吉羅啞口無言的呆滯著,因為他確實就是為錢奔波而來。

哥吉拉見狀後搖頭一陣後好言相勸的問道:「告訴你吧,如果沒有興趣,不管那個英雄之職的薪資究竟有多高,到最終,他都只會讓你痛苦萬分的度過每一天,這種日子你要過嗎?」

「...可是...」然對於吳吉羅而言,只要能有錢賺,基本上就心滿意足了...雖然哥吉拉所說之話也並非無理,但是眼下...我也真不知道,我該什麼時候才能擺脫貧窮的困境呢?又該如何,我才能真正的快樂的快活下去?「...我也不知道...」

哥吉拉看著吳吉羅困頓的表情,略顯困惑之眼神片刻後,便認定了...他有可能不適合英雄這個職業,又或者...他可能需要一點催化劑驅使一番...於是便開口提議道:「要不如...來測試看看吧。」

「啊?」吳吉羅聽狀後,當下疑惑十分的回問道,「測試啥?」

哥吉拉聽狀後,則是默默的舉起左手,並伸直大拇指,比出讚之手勢...但是這個手勢也讓吳吉羅心裡突然有股怪怪的感覺。

────────────────────────────────────────
第參章─不明生物現身之第四回

「那個...哥佬,我不懂...」吳吉羅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為什麼我們要去那個叫什麼...大黑的巢穴去啊?大黑又是什麼?」

站在吳吉羅旁的高大精壯、虎背熊腰之哥吉拉聽狀之後,抬起頭用右手抓了抓癢,並在抓完癢後回覆表示道:「剛剛我花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感應感應方圓百里內有什麼有趣的東西,然後...我就感應到了附近的火山之內,有一個大個兒有點無聊的發慌,所以我用心靈感應約他出來找你單挑。」

「啥?」吳吉羅聽狀後,當下是震驚萬分的瞪大了眼睛,愣了片刻之後才回過神來再問道,「等等你...讓我緩緩,讓我想一下...你讓我去跟那個叫做大黑的單挑?!」

「沒錯,」哥吉拉回應。

吳吉羅聽狀之後,便明白了「十萬個為什麼」之中的其一,但是他還有不少問題要問,於是又問了一個:「那...那大黑是誰啊?地方流氓嗎?還是什麼...盜賊之類的...嗎?」

「都錯誤,」哥吉拉眼神露出一副「輕鬆之態」回應道,「大黑...就是隻閒閒沒事幹,悶到快死掉的一隻火山系的怪獸罷了。」

「......」哥吉拉沒說,那也沒什麼,一說出來,吳吉羅的臉色瞬間是面如土色般的驚恐。

「怕屁啊你?比起你設計出來的傢伙,這隻根本沒什麼好不?」哥吉拉見吳吉羅一臉「俗仔(台語)」樣,搖頭一陣後喝斥道,「那隻大黑,頂多那隻叫做Ladon的五分之一而已,不足為懼。」

卻說Ladon,為吳吉羅特別設計出的他們文字的羅馬拼音,講白一點的話,這是一隻怪獸的名字,中譯拉頓。

「不會吧?你...」然而吳吉羅不只怕「大黑」,對於這個根本就沒有必要的單挑,他認為更是著實荒謬,他再次的問,但是這一次已經略顯驚怒了,「你這是要...讓大屯火山因此噴發嗎?」

「如果你不去,不久之後他就會這麼做了,」哥吉拉仍然面不改色的再次回應,「所以要不是我提議了這次單挑,短則數周,長則你離開台灣(番薯島)之後,他就會讓...那個什麼什麼火山的給爆發。我看這個城市倒是挺膽大的,居然敢離火山這麼近啊?呵呵~~!!」

「什麼...」這下吳吉羅可是整個人驚懼到手冒冷汗、瑟瑟發抖,照哥吉拉的意思,那麼我敗了,那個叫大黑一定會讓大屯火山給噴發的...要是這樣的話......他立刻嘗試請求哥吉拉道,「哥吉拉,你...你別啊!我怎麼可能徒手跟怪獸單挑啊?...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啊......我...我...」

「我可沒說讓你真的「單挑」啊,蠢材,」然哥吉拉只是一臉無言的插話表示,「別忘了,畢竟老子是你所創造了,你在我在,你亡我亡。況且...打從你讓我成為第一個跳出小說框架的傢伙的那刻起,根據那個根本就沒有他媽的經過我允許的莫名其妙機掰回饋原則,你可以使用到我的能力,雖然頂多我的一半而已...不過足矣。」

吳吉羅聽狀之後,頓時間心裡更加震驚,但也少了許多擔憂,多了幾分把握...大概啦,因為他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哥吉拉的怨言之中的...「豪爽之語」(講白了就是髒話):「真的假的...(心裡的os:一副不爽啊借用你能量似的,髒話都出現了...)」

「呼~總之...我多多少少都會輔助你的,但是你也別過度依賴我強大的實力了,我總有故不上你的時候,所以一開始,你還是得自己來,」最後哥吉拉吐出一口氣後,把剩下的話給一一講完,「然後...你可千萬別瞧不起你自己,老子告訴你吧,你...可是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可以使永我的能力的人類,就跟你小說創的人類黃自忠一樣,但是重點是,你得信任我,並且信任自己,你才能發揮出更大的力量,擊敗那個蠢蠢欲動的大黑...。這就是你當英雄前的第一個先導任務。」

被哥吉拉這麼一說,雖然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多多少少讓吳吉羅增添了些許自信,尤其最後那一句話,他不太懂,但是似乎知道他的含意似的重複那一句話道:「我當英雄前的第一場先導任務?!」

「嗯哼,」哥吉拉應了一聲,簡單明瞭的回應,「而你的最終目標,很簡單:就是擊退那個大黑,把他趕回火山裡面,這樣一來,在我的威嚇下,除非Ladon來亂,否則理論上,在你有生之年,他不會再出現了。」

所謂說的容易,實做卻難,吳吉羅還是擔心,萬一他最終還是回天乏術的話...於是他還是有點擔心的問道:「可是...儘管你說的是多麼的容易...可是,萬一如果,我的一番努力...還是回天乏術,無力回天了呢?萬一...我還是戰敗的話...」

「你們人類還真喜歡滅自己威風,長他人氣勢呢...」哥吉拉聽狀後,不爽的喃喃一番後,便接著喝斥吳吉羅道,「如果你連一點戰勝的信心都沒有的話,那麼你要怎麼拯救這座城市於水火之中?想等英雄來?...對不起齁,他們是被動的,只有發生災難後他們才會出動!就算擊退大黑...這裡也已經被火山灰給掩埋了!現在只有你可以預先阻止大黑,所以你最好給我自信一點!」

被哥吉拉如此的喝斥之後,吳吉羅那悲觀的思緒,便彷彿一根堵塞的水管被硬生生的「打通」一樣。

「我告訴你吧,就算你支撐不住了,還有老子我呢,」哥吉拉自信的用右手大拇指指著自己並信心滿滿的表示道,「當主人是紙糊的是不是,拎北就一拳搞定他,塞爆他一嘴原子吐息!」

「哥吉拉...」在哥吉拉強勢的「加油打氣」下,吳吉羅的心中總算是塵埃落定,而且不知不覺的,他的心中感覺十分的溫暖,對自己的信心也多多少少有了很大的提升。要不是沒有哥吉拉所言,不知道他自己又要繼續悲觀的過下去多久...這句心裡話大概也是吳吉羅久違重逢的一句真心之心理話了:「謝謝你...哥吉拉...」

此時哥吉拉慢慢的走到了往外面的大門前,然後...再次一臉不爽的問道:「走了啦!還在呆?」

吳吉羅聽狀後,也停下當下的一切思慮並應聲:「嗯!」

在吳吉羅應聲並跟著哥吉拉走出家中的那一刻,第一場先導任務就這麼開始了。

────────────────────────────────────────

第參章─不明生物現身之第五回

卻說...世界英雄協會那邊...

自從該協會成立以來,包含不久後將要開始的第五屆英雄選拔大會,每次大會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能人前來參與。其中僅有50名可以進入協會,不過也僅僅精英級的英雄而已,基本上...就是新一代的維和部隊,而所謂的強者級英雄,雖然官方表示:數量沒有限制,但是...再看看之後的內容,看就知道了,一般人絕對是成為不了強者級英雄,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級別的英雄...真的幾乎~幾乎,都是異於常人的能力者。

至於為何會有所謂的能力者呢?其實這個世界確實有很多的特殊能力者,有些是因為天生的、有些則是因為後天的環境變化以及一些偶然的因素、又有些是因為詛咒的關係。不過呢儘管如此,當然...也許對於一些人來說,讓這些能力者來擔當此任,多多少少有些不適,畢竟人類對於一個大的存在,總是會這麼的心裡不平衡。

至於這個協會之所以後來也接受了能力者的介入...原因就在於這位先驅─這位名叫姓海名量的這位能人,雖然現在他已有74歲之高齡,但是...作為首位橫貫武術界、氣功界、劍道界的究極武者,他曾經說過:「這個世上有太多人們無法解釋的人事物,而我們應該做的,應是謙虛的接納他,並且向之學習,而非排拒在外、故步自封。」而這句話,大概也成了該協會中最著名的座右銘了。

此外,他的不少徒弟也在他進入協會後,在第二屆英雄選拔大會後相繼進入,在此同時,第一位真‧能力者:海克瑞特出現了,這使得之後的第三、四屆,越來越多的能力者趨之若鶩的進入協會...

不過自從那次事件後,世界英雄協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而且至今都仍然無法解除...那個族群就是被災害等級定為β級的怪人族群:天龍族。協會總共三次進攻天龍族,然而卻是兩次慘敗,一次慘勝,其中那場慘勝,海量的諸多徒弟因而全部喪命,悲痛萬分之下,海量宣告閉關,返回原本的居住地崑崙山,靜心休養,至今仍然沒有出關的徵兆。

而現在,自從海量閉關後,協會的威望逐漸的下滑,加上半年來很多國家都要嘗試滲透協會的謠言一直被拿來嚼舌根,世界英雄協會的處境日趨危險。



卻說該協會大樓,共有100層,高度為500公尺海拔,旁邊環繞主大樓的四棟分棟,各別為155公尺、235公尺、275公尺315公尺海拔。

協會主大樓的第90樓之會議室那邊...現下的強者級英雄正聚集在一塊,討論下一次的進攻天龍族計畫,不過呢,在那之前,吳吉羅這個小子的奇蹟已經發起了些微的討論...

「聽聞這一次...你跟那個布瑞克斯一同到那個番薯島的核爆重災區中,發現了疑似能力者的身影,是嗎?」只見坐在最裡面的一個西裝人士如此的問道。

卻說那個西裝人士,名叫東尼‧威爾遜,他不是英雄,而是諸多英雄的主管,歐盟國之不列顛區利物浦市籍人士,38歲的黑髮男性,而他所問的人,則為之前提到的布萊克,則為新亞美利哥合眾國之加拿大魁北克市市籍之29歲且金髮碧眼的男性英雄;至於名為布瑞克斯的26歲黑髮,並留有些許絡腮鬍之男性英雄,則為「韓裔」的歐盟國之德意志區萊比錫市籍人士。

「似乎是,但也不能很確定,」弗萊克如此回應,「不過,在這麼強烈的核輻射照射下,他還能活著,也算是個奇蹟了。」

「原來如此,」東尼聽狀後,驚奇的回應的同時,心裡也暗自佩服那個小子那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此時一位頭帶紗巾,身穿白色長袍的利古依著自己的意見表示道:「如果目前的數據沒有錯的話,一般人絕對不可能抵擋的了這麼大量的核輻射,再者,雖然那核彈幸運的,沒有真的擊中地面,仍然隔了些距離,但是也足以造成一般人極大的傷害。然而那個小子並沒有,這不是已經說明了一切了嗎?」

利古是位年僅22歲的男性英雄,為阿拉伯國之大阿拉伯半島區吉達市籍人士,身體瘦高,皮膚為褐色。雖然看起來成熟穩重,卻有著渙散的眼神,興許是因為帶著800度近視眼鏡的關係吧。

「也許吧,」布瑞克斯聽狀後則是如此表示道,「不過我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那個傢伙實際上...會不會就是來自華夏帝國的間諜?又或者,他可能是...」

「夠了夠了,」此時一位叫做瑪姬的女性英雄反駁了布瑞克斯的「陰謀論」,「你還是少看那些陰謀論的書籍吧,都走火入魔了已經!」

卻說瑪姬是歐盟國之保加利亞索菲亞市籍人士,32歲,紫色長髮、美而窈窕的一位熟女。

「這根本就不叫走火入魔好嗎?」布瑞克斯聽狀後,也有些生氣的「回敬」道,「這叫推理,推理妳懂不懂啊?」

「那個...兩位吵完了嗎?」利古見狀後冷靜的問話道,「我們可以趕快討論討論天龍族的事情了嗎?」

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不過布瑞克斯仍是一臉不爽的生悶氣中,瑪姬則是看起來...也有些不高興,但是沒比布瑞克斯的臉臭。

至於東尼,他見現場的氣氛不再緊繃,便接著說關於之後對天龍族的討伐之宣布:「好吧,那麼...嗯哼(稍微的清清喉嚨)......對於對天龍族的討伐,雖然高層尚未決定好討伐日期,不過目前,我跟其他高層都一致認為,討伐日期將會在第五屆英雄選拔大會之後的一個月內。此外,選拔大會將提早一個月進行。」

「...我說,這...會不會有點太趕了?」弗萊克聽狀後,提出了有些太趕的表示。

「而且既然要這麼做的話,那就意味著...那些新人也必定會參與這場討伐...」此時一位深灰色頭髮的29歲男性英雄格魯斯同樣也表示出協會可能的想法之擔憂,「誰知道這一次的新人的能力素質會不會繼續的低下去...而且別忘了,最近的世代禮貌水平真是越來越差勁了,我可不想在打架的途中,聽到我的夥伴動不動就三字經五字經的。」

卻說格魯斯,為亞美利哥國之阿根廷區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籍人士,皮膚很白,也很有潔癖。

「又在那邊碎碎念...」瑪姬聽狀後,心中不高興的想著,「況且你自己也是千禧年後出生的好不?」

「而且,天龍族驍勇善戰,極為好鬥,且專門擅長於出奇不易,讓他們這麼快就參與這場討伐,恐怕著實不妥,」另一位男性英雄山下佐次郎也如此的表示該安排的不妥。

卻說山下佐次郎,是46歲的劍道家兼英雄,有束髮,時常帶著一把武士刀跟竹製牙籤(在口袋中),為大日本國之奈良縣奈良市籍人士。

東尼聽狀後,此時心裡也知道他們所擔心的一切,但是...他仍然言辭堅定的表示:「理論上來講,確實是這樣子沒錯,但是高層已經決定了此事...所以這一次的選拔...有可能將會是本協會以來,最為嚴格的的一次選拔。」

眾人聽狀後都有些驚訝。

「本次選拔,將會增加所謂的實力檢測,即為檢測的檢測者的實力究竟可以多強,這個檢測,尤其對能力者是非常容易就檢測出來了,」後來東尼更接著說出,由各個高層決定的添加項目及規定的改變,「然後...所有進入強者級英雄的分數門檻將會再提高。」

門檻的提高?!

若想成為強者級的英雄,基本上你得達到一些門檻,再加上一絲絲的運氣。但是門檻的提高,將意味著...這一屆的人除了得有一定的雄厚實力之外,運氣也必須變得更好才行。

東尼宣布完壞消息後,便開始換成下一個問題:「不過呢,儘管戰略討論,只能等新人來了之後才能來進行討論,但是我們卻可以先把補給線的問題優先討論完...」

「嘖嘖...」弗萊克有些心中不快的嘖嘖了幾聲並喃喃道,「到底還要把情況搞得多嚴峻啊?」

不知不覺的,一道金黃色的閃電,劃過耶路撒冷烏雲密布的天空。

... 本帖最後由 惑星哥 於 2020-3-8 09:12 編輯

哥吉拉Cwak(概圖)

哥吉拉Cwak(概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