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六)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六)

交易達成

        就在方方做流產手術時,托馬斯正和某個金發碧眼的女友出國度假。這事聽起來很殘忍吧?其實這只是方方和他之間達成的交易的一部分。
        方方是獨自去醫院的,身邊沒有人陪伴。當醫生將手術器具從她兩腿間探入體內時;當她聽見金屬碰撞發出的鈍響時;當她感到下身淌了很多血時;當那個還沒成形的小生命被冷漠地從她子宮裏拿走,當作垃圾倒掉時,方方都想了些什麽?恐怕永遠無人知曉了。
        我只聽說,曾有朋友勸她入基督教,她的回答是:我只相信我自己。
        最怕做交易的托馬斯最終做了交易:他答應立刻跟方方結婚。特別讓他放心的是,方方同意拿到居留就離婚,來去無牽掛,一個子兒也不會要他的。
        舉行婚禮那天,空蕩蕩的登記大廳裏,除了朱迪,再沒有任何人參加。方方遠在中國的父母都不知道。托馬斯也沒告訴他的家人和親戚。他從來不帶方方去看他家裏的任何人。
        就這樣方方在托馬斯家定居下來。英國內務部會核查這個婚姻的真假,兩人是否住一起,常成為關鍵證據。托馬斯自然不會有意見:晚上有人陪睡,下班歸來有美味可口的飯菜等著。衣服有人洗,有人熨,房間有人打掃。更愉快的是,還不需要他花什麽錢!
        記得在婚後的某一天,方方請她的中國朋友到家裏包餃子,我也有幸在其中。托馬斯借故避開了。大家舉杯為方方慶賀,方方也笑得很燦爛。我望著臥室裏那張國王尺寸的大床,心裏感覺怪怪的:這將是怎樣的一對夫妻呢?同睡在一張床上,卻又不幹涉各自的私生活,換句話說,妳想去哪兒,或跟誰睡覺,那是妳的權利。隔三差五,兩人還能來點經驗交流,對各自的男友或女友品頭論足。
        其實這一切正中方方下懷。如今她仍是一個“單身”女人,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乘勝出擊

        買房!買房!買房!
        從英國內務部一出來,方方就迫不及待趕到朱迪的公司,要她立刻跟房產經紀人裏根聯系。當朱迪打電話時,方方在一旁不停地晃動著那本蓋有新簽證的護照。
        裏根很快把他手頭掌握的市場信息傳真過來。方方發現她當初看中的幾處房子,都已經賣掉了。朱迪要她別急,房市變化快,請裏根把新信息及時寄來就行。方方說:我不能等,我要跟裏根見面。朱迪說:何必費那個勁兒,等有了確切目標再說吧。方方立刻說:那就遲了!
        朱迪奇怪地問:為什麽?
        方方輕搖著頭說:我和裏根不能只是一般的買賣關系,必須再進一步。
        朱迪臉紅了,警告她:妳想幹什麽?人家可是有老婆!
        方方笑起來:妳都想哪兒去啦!虧妳還是做這個生意的,我不過希望和他建立一種更密切的朋友關系。妳想想,要有便宜的、能賺錢的房子,還能輪到妳買嗎?早留給他的關系戶了。
        朱迪恍然大悟,馬上說:那就約下午見面,去他辦公室。
        方方狡黠地說:妳不覺得辦公室裏的空氣太沈悶?找個容易拉近乎的地方。英國佬喜歡酒吧,我們就去那裏。
        當下商定,由朱迪出面邀請,隨便找一個輕松的理由。方方叮囑說:先別提我也會去。朱迪瞥了她一眼問:妳想要一個意外的效果?方方說:這是我跟他的第一次見面,我要把戲做足!
        約好時間地點的那天,方方整個下午都在精心準備。去理發店把頭臉整理了,接著要朱迪幫她挑選出門的衣服,方方嘴裏還念念有詞:這套是我看歌劇時穿的;這套是我參加派對時穿的;這套是我去郊外踏青時穿的……朱迪罵她臭美。終於選中一件黑皺面寬領襯衣和一條灰色薄花呢低腰直筒褲,方方換上後,在鏡子前照照,又來回走了幾步,看上去既隨意大方,又活潑瀟灑。她把新近買的肩挎式提包挎上肩,又照了照鏡子,這才裊裊婷婷挽著朱迪朝門外走。突然又往回返,說忘了灑香水,結果在前胸後背噴了兩種香,說這是最時尚的做法。
        朱迪譏諷說:妳這像會朋友嗎,分明是奪人家老公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