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099.你先父今天從我家新聞台走出來了...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099.你先父今天從我家新聞台走出來了...

  倪信和爸爸忙著收拾早餐店的工作台,鐵門半拉,倪信餘光瞄到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朝店裡方向邁進。

  「爸,有客人?」

  「不太像會來我們店光臨的客人。」

  「爸,我覺得他有點眼熟,他是不是演過電視劇?」

  「你這麼一說,我也有印象,好像演過⋯⋯“女人糊塗心”?」

  「我們店裡面有簽字筆嗎?如果他進來,請他在牆上簽名?」

  「不然我先去買簽字筆。」

  「等等!爸!等等!我們食材都冰進去了,沒東西賣他,怎麼好意思跟他要簽名⋯⋯。」

  話還沒說完,眼熟的客人已經走進店裡,稍微打量周遭環境。

  倪信心想,這客人不太像他們店的客人,倒有點像衛生局官員。

  「先生,我們已經打烊了喔。」
  
  「你是倪信?」

  倪信父子愣了一下,原來是來找人的。

  「我是。」

  「有點冒昧,想和你單獨談談。」

  「在店裡談嗎?」

  「也可以。」

  「請問你怎麼認識我的?想要跟我談什麼?」

  「放輕鬆,我沒惡意,你朋友介紹我來找你。」

  「不知有什麼指教。」

  「別擔心,就陪我坐一下,可以嗎?」

  對方這樣問,倪信一時也很難拒絕。

  見氣氛不對,倪爸爸覺得自己應該要避開,可是他老覺得眼前這衣裝講究的男人十分眼熟,好像曾在報章雜誌見過。

  倪爸爸靈光一閃,終於想起來了。

  趕緊走到倪信耳朵旁邊,低聲提示:
  「這個人好像當過院長。」

  「院長?」

  湊近倪信耳朵,用力說出對方的名字。

  「真的假的?」

  「信,你最近是不是有認識什麼奇怪的朋友?連院長都跑來我們店裡了?」

  「爸,你先回家吧,別擔心這裡,他既然是名人,做事會有分寸。」

  這名爸爸口中的院長態度從容不迫,帶著笑意平靜等待。

  本來倪信父子也不會在路邊看到一張“明星臉”就認定是什麼院長,不過父子交談音量不低,冒牌貨的笑容應該無法這麼持久,就算還能笑,多少也會受到影響,尷尬到再也掛不住。

  倪信觀察到疑似院長的男人,從頭到尾保持胸有成竹笑意不減,不被父子驚慌的竊竊私語擾亂,這種常人學不來的氣度,看來是正牌院長無誤。

  打發爸爸回家後,倪信拉來一張椅子,鎮定在院長面前坐下來。

  知道對方是大人物,不怒自威,倪信氣勢上不想輸,反而以平輩態度開口:
  「我忙完了,說吧,王院長,找我什麼事?」

  「我希望你能拒絕同性婚姻。」

  「??不好意思,今年還有要公投嗎?而且同婚專法已經跑了好幾年了,你要我拒絕什麼?」

  「我看到你在朋友婚禮上有一張有趣的照片。」

  倪信日前參加前任的婚禮,前任離開樂團後發展不錯,除了發行數位單曲,還替天后天王寫歌,並入圍今年最佳作詞人獎。

  前任高調與同性愛人舉辦了一場婚禮,邀請昔日好友參加,也有網路名人跑來直播,甚至採訪倪信一群人,問他們有沒有接力辦婚禮的打算。

  沒想到網路紅人只是在FB發個文,竟然也能鬧到“反同立委”都跑來踢館?

  「我知道最近網路上流傳我跟朋友的照片,其實那天我們是一大群人,對方誤會我跟朋友打算加入“同婚宴辦桌接力”,事實上我目前單身,也沒有結婚打算。」

  「我的來意很簡單,我希望你能把你跟你朋友的照片全撤下來,還要刪除你們打算結婚的文章。」

  「我認為沒必要,那些文章不是我寫的,更不是我分享出去的,我知道你擔任立委時,曾經對同婚專法投了反對票,不過你的反對無效,你沒阻止我結婚的權力。」

  「我不想在這邊跟你辯論,倪先生,你可以跟任何人結婚,除了王適摩。」

  倪信奇道:
  「王適摩跟你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家族的晚輩,我跟他父母關係非比尋常,我希望你把所有王適摩的照片全撤下。」

  倪信沒想到小魔後台這麼硬,都認識這麼多年了,完全看不出來。

  倪信皺眉:
  「既然你是王適摩的長輩,你直接交代他就好了,跑來我們店裡教訓我?這也太奇怪了。」

  「我不用你這種人教我做事方式,我只想提醒你不要有僥倖的念頭,想利用王適摩威脅我們家族,小心偷雞不著蝕把米。」

  簡直話不投機半句多,倪信動怒了:
  「我只是被網路名人採訪,我又不認識發文者。」

  「你是當事人,請你讓對方撤掉文章,別讓事件繼續延燒。」

  「你既然有本事找到我,更可以直接找到發文的人,我也是受害者,我不想紅。」

  「我希望由你這邊出面,遇上這種不名譽的事,王家不方便出手。」

  「不名譽?就算我跟小魔明天就要結婚也是天經地義,到底哪裡不名譽?」

  前院長臉色沉了下來,盯著倪信足足幾分鐘,不發一語。

  「我要關店了,王先生,方便的話,請你現在就離開。」

  倪信心中很坦然,他能擔任晴天爸爸半個月的司機,那是因為愛。

  眼前這個人,雖然曾在政壇呼風喚雨,說到底也不可能再有交集。

  除非遇到自己未來的丈人。

  目前看來也不會,他跟小魔八字沒一撇,自然沒把小魔的叔叔還是伯伯擺心上。

  倪信剛送走王先生,下一刻立刻抄起電話:
  「小魔,這幾天到底怎麼一回事?我們兩個被“大基基”當成下一組同婚宴熱門人選,想不到消息鬧得那麼大,連小均都知道了!」

  「你跟小均見面了?」

  「他直接殺來我店裡,我能不跟他說話嗎?好歹也朋友一場。」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只好傳個私訊給大基基要他撤文,再不處理,今天大院長上門,明天不知道換誰!」

  「我爸去找你?」

  「你爸?」

  倪信開始不爽:
  「你不是跟我們說你爸在你小時候就過世了嗎?你先父今天從我家新聞台走出來了,還很不客氣訓了我一頓。」

  小魔在電話那頭十分慌張:
  「信,對不起,今天去找你的男人是我親生爸爸,他一直怕我的存在會影響選情,從來沒有認過我,他找了親戚認我,我名義上的父親真的過世了。」

  「你別那麼緊張,這又不是你的錯,我只是覺得有點突然,語氣難免激動。」

  倪信語氣若無其事,內心有點震撼。

  因為小魔在他心中始終很普通,就像沒有故事的男團員。

  沒想到小魔的身世挺誇張的,可能是越難想像,越想保持低調,低調到整個人平凡無奇,總被倪信直接忽視。

  小魔鼓起勇氣:
  「信,你能來找我嗎?還是⋯⋯我去找你,我想見你。」

  倪信猶豫了,他知道小魔一直喜歡自己,只是自己總提不起興趣。

  一群人去參加前任婚禮,莫名其妙就在網路傳出“喜訊”。

  他是不是要給兩個人一個機會?

  他承認這四年來,他很寂寞。

  另一頭的小魔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孤單?

  倪信正要回應小魔,緊閉鐵門傳來連續敲擊聲。

  該不會是王院長氣不過找人來砸店吧?

  「有人找我,晚點再回你電話。」

  倪信丟下小魔,把鐵門升起一條縫,方便他觀察門外有幾位壯漢:
  「誰?」

  「陳有X。」

  倪信的心漏了一拍。

  隔著鐵門,連名字都聽不真切。

  晴天?

  是晴天?

  隔了四年。

  整整四年。

  倪信像著魔似的,恍惚中已經將鐵門完全升起。

  門外的人喘到一個不行,揮汗如雨,像是一路用雙腿飆過來的。

  倪信給了門外的人一個詢問的神色。

  門外的人蹙眉抱怨:
  「兄弟,你行行好,保持單身,為我的小命著想⋯⋯。」

  陳有均?

  為什麼耳朵會誤會成“陳有濬”?

  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手已經伸不過來,心卻還在你身上?

  有位李姓詩人說,思念是偶發的永久性創傷。

  原來創傷早就從他聽說宋晴天的另一個名字“陳有濬”開始。

  當他看到自殘送醫的同房病友的名字,被喚起的思念偏執成一生詛咒。

  詛咒自己每次聽到“陳有均”這遊戲副本時,就以為那個叫“陳有濬”的陌生人在他身邊。

  寧可被相似音作弄,也不肯狠狠打醒自己。

  這種自我作弄,究竟要延續到什麼時候?

  「小均,你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王適摩是陳有緒的“乾弟弟”,這位乾哥哥⋯⋯唉,我惹不起。」

  倪信想到陳公子曾經安排小魔陪他去美國找哥哥,後來⋯⋯被那個不願想起的名字攔胡。

  「你的意思是,我交男朋友還要經過陳家全體同意?」

  小均也知道這種感情事往往是阻力反成助力,但他能怎麼辦?接到那瘋子的電話,能不衝過來棒打鴛鴦嗎?

  有緒最近避不見面,電話裡的口氣也是陰陽怪氣,總之有緒就是要小均不擇手段拆散小魔、倪信。

  小均問,湊合倪信、有濬難道就可以嗎?

  有緒說,就湊合吧。

  小均無言,一夫當關,萬夫莫敵,這時候搞湊合全是反效果啊!

  「信,有緒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如果你不是在最自然的情況下愛上小魔,最後可能會傷害到小魔,如果是平時,傷口也許一下就過了,可是現在情況特殊,我相信小魔此刻承受的壓力排山倒海,你如果沒有陪他一輩子的決心,那就連一分鐘的溫柔都別給。」

  倪信其實連自己都猶豫。

  畢竟這些年歷經過十分深刻的故事,不似過去毫無顧忌:
  「一輩子?我們都還沒開始。」

  「轟轟烈烈談感情,不一定適合每個人,別把小魔推入火坑,就算要推,也等風頭過,陳公子不會向我索命後⋯⋯。」

  「我從以前就很好奇,你到底是喜歡陳公子還是阿司?」

  「你知道除了你,還有哪位仁兄問過我同一題嗎?」

  倪信一下就警戒起來:
  「不問就不問,哪壺不開提哪壺。」

  「有菸嗎?陪我出去抽一根⋯⋯不,我可能要抽三根⋯⋯。」

  「我戒菸了,要抽的話自己去超商買,我不奉陪。」

  「連你這老菸槍都不抽了?我好墮落⋯⋯。」

  「你又沒菸癮,要不要講得這麼嚴重。」

  「如果你真的很衝動的時候,記得隨時找我,為了拯救王適摩,我有特權可以先斬後奏。」

  「快滾吧,沒見過像你那麼忙碌的情種。」

  小均回去後,倪信突然又懷念香菸的滋味。

  “關門警示音響起,請勿強行進入車門。”

  倪信外表看起來一點東西都沒少,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缺了什麼,一大塊的,被割下來的時候並不溫柔。

  是啊,何必強行闖入車門,不管是以前就沒感覺的小魔,還是需要被自己狠狠揭穿的宋晴天。

  我連菸都可以戒了。

  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戒不了你。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23 00:0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