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00.你就是我最致命的武器(上)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00.你就是我最致命的武器(上)

  「今天來得早,不如我們兩個直接下場開球。」

  乃嵐帶著桿弟,找小均跟他打起了兩人18洞。

  除例行跟爸報告泰鎂營運狀況外,兩人很少獨處,小均心想,該不會ON上果嶺推桿前,爸打算跟他來個真情相對吧?

  小均很少靠近爸爸,默不作聲跟在後頭悄悄觀察。

  在爸的球帽下隱約見到銀白隨風吹拂。

  沒想到爸已經有這麼多白頭髮,背脊不復以往的筆直剛毅,歲月在爸身上刻畫的痕跡,使小均意識到爸已經走到含飴弄孫的人生旅程。

  在第一洞兩人打了同桿,也不曉得誰故意讓誰。

  走向第二洞的路上,兩人幾乎無話可說,乃嵐對小均比了手勢,要他先發球。

  默默看著小均的背影,小均用左手球桿施展他比較擅長的左推桿。

  這孩子打球的天分不高,一遇上吃力的事就改用天生的慣用手。

  想起當初素歆如何糾正小均的慣用手,小均吃了許多苦頭,他都看在眼裡。

  他曾找機會跟雨勤私下深聊,雨勤說小均雖然眼睛視線常亂飛,還會朝空氣說話,但他的精神沒有任何異狀,這些奇怪行為只是小均排解壓力養成的壞習慣。

  乃嵐不禁懷疑到底是素歆教導有方,連精神病都被她治好了?

  還是小均一開始就被迫裝瘋賣傻?

  後者的推論令人不快。

  有哪位一家之主願意承認自己長年失察,被枕邊人矇蔽,導致兒子在自己眼皮下發瘋?

  任何外人都會認定小均是被他們家虐瘋的吧?

  前妻對此事一直沉得住氣,反而安慰他:小均在外婆過世、親生母親改嫁後情緒就很不穩定。

  虹白說,小均會和阿司惹出醜事也是被親人拋棄解不開的心結導致。

  她說,最近這四年小均成長了,對乃嵐,她心懷感激。

  前妻是齊氏總裁,沒必要刻意委屈討好,離婚前她對自己處處讓步,還曾說過:
  “財產是身外之物,比不上至親重要”。

  分居幾十年,她一直把冷淡的丈夫當成至親?

  生下齊司是前妻醞釀幾十年的惡計,他一度寒心。

  如今對比兩個兒子,一個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一個領了身心障礙手冊。

  一開始前妻有她的不是,這麼多年下來,反而看出前妻仁厚的性情。

  原來虹白是這麼愛恨分明的女人,為了討回他的愛,手段偏激。

  乃嵐一直以為她只在乎齊氏企業的興盛。

  身為男人,他多少介意妻子的事業比他有聲有色。

  婚前他和素歆交往多年,為了家族利益拋下女友與虹白訂婚,他對素歆有愧。

  訂婚後與虹白一起出國留學,兩人感情漸漸升溫。

  回國後,他沒想到素歆一直默默等他。

  婚後生活總有許多地方不盡如意,他和素歆背著虹白越走越近,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素歆年輕時身子不好,老是弱不禁風,楚楚可憐。

  最後他發現自己看錯人了!

  素歆為了鞏固地盤,對小均的毒辣手段沒有上限。

  反觀虹白,正因為從小是天之嬌女,事事如意,更沒必要拿齊司出氣。

  兩夫妻曾經協議這兩個孩子的歸處,虹白體諒他長年隱藏齊司的存在,忍痛把小均分給他,領了齊司回去。

  虹白的想法跟小均一樣常讓人摸不透。

  即使對素歆越來越不滿,他還是娶了素歆,與她如常生活。

  因為他不想破壞家庭和諧,手心手背都是肉,素歆在他生命中也舉足輕重。

  身為一家之主,無需主動掀開不足為外人道的家裡事。

  若前妻偏要追究,他自然得還齊家跟小均一個公道。

  但虹白沒有追究,甚至連小均也絕口不提素歆在他身上施加的惡行。

  他和虹白很早就發現小均、阿司胡鬧的結婚證書。

  小均不但沒有管教弟弟的荒唐,甚至在多年後還流出和弟弟接吻照片。

  乃嵐氣到吐血,卻從沒當面質問過小均。

  互不追究是他跟小均微妙的默契,兩人互相放過對方一件最棘手的事。

  在他心目中,最委屈的人莫過於前妻。

  一個女人用半輩子撐起整個家族集團,不屑與外面的女人爭風吃醋,只默默保全他們的孩子。

  前妻努力顧及他的顏面與家庭和諧。

  在他身邊的素歆卻連自己唯一的女兒都沒保護好⋯⋯。

  「小均,你也一段時間沒帶玥玥棠棠去美國了,最近有那麼忙嗎?」

  「我趕緊安排。」

  小均心想,是不是離婚後夫妻感情反倒變好?以前在家,連“齊”這個姓都是禁忌。

  想到離婚,最近他也在談離婚,幾天前⋯⋯。

  “雨勤,我在網路看到一個有趣的題目想考考妳。”

  雨勤噗通一跳,小均終於開口了?

  “有鄉民問,他應該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系?還是選擇是最熱門的科系?”

  雨勤愣了一下,反問小均:
  “你建議他該怎麼選?”

  “如果是我,我可能會選擇分數最高的科系唸唸看,如果發現真的讀不來或者毫無興趣,我會選擇轉系。”

  啪!清脆的巴掌聲,兩人同時呆住。

  小均抹抹紅腫的臉頰:
  “如果連最知心的戰友都直接賞我一巴掌,唉,後面還有岳父、岳母跟我爸媽,我這次大概會被打死。”

  雨勤一時之間愧疚又恥辱,找藉口溜進女兒房間,打算讓巴掌風波不了了之。

  乃嵐觀察到小均心不在焉,毫不留情打斷他的心事,還故意找了一個讓小均不愉快的話題:
  「我想聽你對有緒的看法。」

  「變⋯⋯辯才無礙。」

  “變態的很可愛”差點就脫口而出。

  「最近我對他的表現很不滿意,你幫我想想看,除了業務副總,我還可以把他擺在哪個位置?」

  擺我位子旁邊。

  最近有緒躲我躲得很好,跟爸要人,逼他坐我旁邊,我倒想看看他用什麼本事閃我?

  「爸,有緒在元技資歷完整,連研發主管都幹過,就是沒去您親自指揮的祕書處磨練。」

  「你的建議我會考慮。」

  小均對有緒不留餘地的絕情,乃嵐並不意外。

  畢竟有緒的母親幾乎毀掉小均的一生。

  阿司與有緒長年水火不容,小均幫著阿司對付有緒毫不奇怪。

  一想起阿司,乃嵐就腦門發疼。

  「阿司程度不足,我想送他出國進修,你替我列幾個適合的校系名單,這事情辦得好,我直接採納你對有緒的建議。」

  「阿司的兒子還病著,我擔心阿司不方便出國進修。」

  「這麼關心阿司,你能不能也關心一下公司?成天跟白癡一樣丟人現眼!再這樣下去,我會讓有緒坐你現在的位置,把你派到國外受訓,直到你學會怎麼專心上班為止。」

  冷冷說完後,越過小均旁邊,也不多看他一眼。

  果然被告狀了⋯⋯。

  他跟雨勤正在談離婚,最難過的果然是爸這關,史詩級任務是不是真的要打很久啊?

  爸想把他和阿司拆組的意圖明顯。

  小均相信阿司為了他,可以什麼都不要。

  可是我能為了跟阿司在一起什麼都不要嗎?

  這題好難,阿司最重要,可是我什麼都想要。

  但我也不可能再放阿司走了。

  要怎麼得到阿司又不失去所有?

  從此這兩難問題,開始天天困擾著小均。

  不確定、不一定、不下決定。

  爸可以從他這邊下手,自然也可以從阿司那邊著手。

  只要威脅阿司:要把他交給副總處置,應該就能嚇得阿司連夜離開他。

  “誰教他是我爸也是你爸?”小均苦笑。

  趁乃嵐遇到球友忙著敘舊,小均溜出來抽菸。

  以往小均有任何難題都會跑去找有緒商量,唯獨這件事情不方便。

  唉,裝傻不能解決問題。

  有緒雖然神神祕祕,但對自己感情偏差超級明顯。

  忽然之間,淪落無人商量的境地,小均不知怎麼辦。

  口袋的手機鬧鈴突兀響了。

  小均想起答應玥玥來球場幫忙抓寶。

  這家球場有罕見的寶,小均趕緊拿出手機捕捉。

  「小均,你在這裡做什麼?」

  爸怎麼會跑來吸菸區找他,難道公司發生狀況?

  「爸。」

  心頭慌張,表面倒是平靜如水。

  乃嵐默默嘆了一口氣。

  這孩子某些時刻跟前妻真的神似,以前厭惡前妻,不知不覺對這孩子偏見也深。

  現在想想,這孩子其實很厚道,被素歆長期打壓總是不吵不鬧,十分難得。

  「小均,剛剛我引薦給你的創辦人、理事長們,將來都是你的重要人脈,你竟然名片一丟人就跑了,有緒很懂得把握機會經營關係,你卻只顧著玩手機?」

  有緒在外面很吃得開,交際手腕小均一輩子望塵莫及。

  不過在房間裡,他很愛安安靜靜抱著自己,安靜到十次有八次不小心被抱到睡著。

  半夜醒來只剩一個人,不知有緒什麼時候離開的。

  乃嵐常拿有緒跟小均比較,每次提到有緒,小均表情都不自在。

  「你跟有緒感情不如阿司我不怪你,可是他在場你從來不說話,這種態度我很不滿意。」

  遇到剋星他也沒辦法,小均覺得委屈。

  「你手機震個不停,是誰一直找你?」

  「沒有人找我,震動聲是手機遊戲在提醒玩家,我⋯⋯答應要幫玥玥抓寶。」

  一聽到寶貝孫女的名字,乃嵐表情和緩不少:
  「你快把事情辦一辦,陪我吃完早餐再回去。」

  「是。」

  小均一向跟他不親,可是這兒子不像有緒隨時處於謹言慎行的備戰狀態。

  小均面無表情,卻讓人沒有壓力,不知不覺就能親近。

  乃嵐走近小均,起初站在背後觀望,最後忍不住陪他玩起了抓寶遊戲。

  「這裡還有一隻,你眼睛看到哪去了!」

  「爸,那隻怪可愛的,你幫玥玥抓。」

  小均正式的社交場合像個自閉兒,私下反而放得開。

  至於有緒,對外十分活躍,私底下的他總是蓋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隱形城牆。

  「你偏離軌道了,第一次抓都瞄得比你準,不是還號稱天才嗎?」乃嵐難得打趣。

  我什麼時候號稱天才了?

  比起來我更想要離婚的才能。

  但⋯⋯好像離不掉了。

  因為我不想爸日後看到我就像空氣一樣,擅自離婚的下場一定比這更慘。

  “小均想離婚”的情報來自有緒通風報信。

  儘管小均已經接掌泰鎂多年,在乃嵐心目中也只是上不了檯面的靠爸族。

  往常很少單獨找小均打球或其他活動,小均老在重要場合丟臉出醜的既定印象已經印在心底抹不掉。

  今天刻意落下有緒,單獨找小均打球,罕見的改變,是有緒的建議。

  有緒那天在他書房說得頭頭是道。

  他說,小均的弱點在感情用事,與其拿利害得失的道理勸他,不如和他來場親情互動。

  什麼時候對兒子也要講求攻心了?真可悲。

  三個兒子,一個他最放心、一個他最擔心、一個他最無心。

  小均當然不知今天這局是聽取有緒建議的安排。

  就算知道真相大概也不會怎樣,小均早就習慣這個弟弟立場難辨,還很愛深入敵營。

  要說深入敵營,小均還真猜不出有緒算哪一方的人。

  乃嵐很少放下威嚴與小均放鬆相處,不過誰喜歡一天到晚板起臉孔讓對方噤若寒蟬?

  不苟言笑的乃嵐對上了容易讓人放下心防的小均,乃嵐臉上出現久違的開懷。

  父子倆不知不覺抓寶抓到滿載而歸。
  
  「小均,我們在附近找地方吃早餐,吃完再送我回家。」

  「是。」

  上了車,乃嵐滑著玥玥專門抓寶的手機:
  「你還記得有隻橘色的怪,玥玥替他取什麼名字?數值多少?在哪裡捕獲?」

  小均嚇壞了。

  我⋯⋯我在開車耶,老伯你在車上對我路考,你不想平安回家了嗎?

  腹謗不斷,小均還是老老實實一一回答了。

  「這是家族遺傳。」

  什麼?

  「你跟珈臻這方面很像,我以前常載著她到處兜風,現在想起來,就好像昨天一樣。」

  兩人沉默了幾乎一世紀。

  打出這種親情牌叫我怎麼招架?

  「爸,對不起,我沒把妹妹平安帶回家。」

  這種遺憾一直是小均的心結,當年的他有多無能為力,可事件的後果嚴厲到他不可承受。

  原來用“沒有回應”來回應珈臻會有這種下場。

  後來的小均進化了,剩下的危險家人,小均乾脆直接一網打盡,省得一出事又要逼他交人。

  經過哥哥洗禮後,副總的小孩果然比珈臻更有這個家的歸屬感了。

  「怪你也沒用。」

  乃嵐輕輕嘆息。

  當時全家人急於想找到一個痛苦宣洩的出口,小均首當其衝成了那個出口,乃嵐分不清小均身上傷疤哪些是女兒遇害後出於妻子之手。

  如果時光倒流,他還會娶一個門當戶對的世交千金,傷害素歆也傷害前妻?

  「當年我可以不娶你媽,陳家有頭有臉,不用靠我替集團錦上添花,可是最後我還是娶了她,之後有了你跟你弟,你們的名字是“有”字輩,是我挑的,表達我對你們這些孩子誕生的喜悅。」

  小均呆呆的停等紅燈,變燈很久都沒察覺。

  一直以為自己是不被祝福的孩子,長大後跟喜歡的女同學起於純真的愛慕,止於劇痛的冤屈。

  與阿司再遇見,小均自制能力完全失靈,哪管得上會不會被祝福這種事。

  爸爸讓他的喜悅滿滿填塞胸口,原來自己的出生是被祝福的啊,可是爸怎麼獨漏了齊司?

  沒關係,阿司你沒有,哥有啊,讓我加大馬力用力疼你。

  乃嵐再度嘆息。

  透過駕駛座後照鏡中,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傻笑?陳有均沒救了。

  「那天跟若茵在我家吵什麼?」

  一邊開車一邊傻笑,畫面慘不忍睹。

  不想管這對畜牲了!乃嵐換了話題,只求打斷小均可怕表情。

  「棠棠在爸家睡到一半醒了,我送雨勤出門正好不在家,棠棠哭著四處找我們,有緒幫忙安撫棠棠,我回爸家後,跟若茵發生一點爭執。」

  「聽說若茵不滿有緒把棠棠揹在背上,她跟有緒吵了很久,當時你在場,知道他們夫婦吵什麼?」

  小均思考,對話內容應該早就有人轉述給爸聽,爸明知故問的用意是⋯⋯?

  「若茵跟有緒解釋,她看到有緒背著棠棠會那麼生氣是因為⋯⋯。」

  「繼續說。」

  「她說有緒長年背痛都是我害的。」

  「你怎麼辦到的?」

  我沒有啊!

  小均事後還不停回想有緒每一個床上動作。

  害他腰疼還有話說,可是背不好真的不關他的事。

  有緒偏好的肢體動作也不用花他什麼背力,小均只能說:莫名其妙!

  「若茵的說法我很懷疑,也許她只是單純不想讓有緒靠近我的女兒。」

  「你在影射什麼嗎?」

  「夫妻之間的恩怨我不好評論。」

  「你們這些孩子,沒一個讓我放心!小均,你是哥哥,應該做弟弟們的好榜樣,哪對夫妻經營一個家沒有遭遇困難,是我的孩子就要拿出智慧解決,碰到一點挫折就不顧家族顏面跟集團發展,令我失望的孩子,我寧可讓他整天在家當廢物,也不用他靠近我的公司丟人現眼。」

  小均心想,如果我真的做了讓你不痛快的決定,自然不會回陳家天天找罵挨啊。

  但我真的要離開魏家嗎?

  離開的出發點是要讓阿司好過點,如果一離婚反而讓爸媽成天找阿司麻煩,到底是愛阿司還是害阿司?

  還是乾脆丟下一切,帶阿司出國算了!

  沒離婚好像也可以?反正我也不可能跟阿司同婚。

  想歸想,小均還真沒那種勇氣。

  一走了之誰知道另一個變態弟會打什麼主意?

  就算以前被有緒背過,也是用手指頭數得出來的次數,不知有緒為什麼要跟他老婆瞎扯?

  很親近也很難懂,小均好悶。

  之後他跟若茵一來一往吵起來,棠棠剛哭醒就被她嚇到要收驚,小均十分不滿,反正他不怕吵不過人家。

  有緒本來還跟若茵理論,才拿個東西回來,主戰場竟然轉到小均跟若茵身上。

  丟下東西,二話不說連忙將小均拉進房間,還不高興的瞪他:
  “汪汪真的很愛跟人吵架。”

  不滿的口吻,帶一點疼。

  把爸送回家後,小均沒藉機上樓小坐片刻,只是留在車裡抬頭呆望社區大樓,快中午了,不知阿司在家嗎?

  脫去這段婚姻的掩護,他跟阿司是否從此見光死,面臨更嚴酷的考驗?

  可是馬熙雲給他的陰影很深,小均體驗過愛人屬於別人的瘋狂嫉妒,現在一想起馬熙雲依舊隱隱作痛。

  這四年幾乎不太關心馬熙雲和阿司之子。

  一見到陳汪均,愛與恨的情緒互相交連錯雜,明明只是個無辜的小孩⋯⋯。

  以前阿司不在身邊,他還可以在外演出才子佳人放閃圖。

  現在阿司回來了,就算只是旁人無心的“陳太太”都可能讓阿司陷入心情地獄。

  小均是過來人,他不想傷害阿司。

  因為他是黑暗中,最溫暖的燈絲。

下一篇

100.你就是我最致命的武器(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12 23:29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