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第四章(全)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懂這個標題,總之...都是一整個第四章都放送就對了。

目前...已知咱們的主角們,已經大致確定了兩個:吳吉羅跟哥佬,不知...有沒有想知道女主角是誰呢?

我猜...呃不知道,反正我是爽爽寫嘛,該出現的時候,會的,時機未到罷了。

接下來就看下去吧~(喔對了,既然是禮拜六發,那麼我禮拜日就不會出現喔~)

────────────────────────────────────────────
第肆章─「準英雄」試煉

到了樓下後,吳吉羅意外發現哥吉拉已經不見蹤影,於是便東張西望了一番,尋找哥吉拉的下落。

「你在幹嘛?」此時吳吉羅卻突然聽到了哥吉拉的聲音。

「你在哪?」吳吉羅有些著急的問道。

「我在你的意識你面,」哥吉拉簡短的回應。

「啊?」吳吉羅聽狀後,當下愣了一會兒。

等到吳吉羅回過神來後,哥吉拉便一副無所謂的表示:「你要我出來也是可以啦...只不過你可能會被當成怪人被秒掉就是了,你還沒進英雄協會就先被英雄協會滅了,信不信?」

被哥吉拉如此解釋後,吳吉羅總算知道哥吉拉為何會跑進去他的意識裡面,然後也知道他問了一個Stupid Question,於是便只能摸摸鼻子回應自己所造出來的「孽」:「我信...」

「信就繼續走,」哥吉拉接著催促道,「如果你不想半夜三更打大黑的話就快點。」

「喔...」吳吉羅聽狀後,便臉面無光的默默往前走。

走著走著,吳吉羅逐步經過永和仁愛公園,一路走到永平仁愛路口後左轉,往捷運頂溪站2號出口方向前進。

此時哥吉拉問話道:「啊你知道你要去哪裡嗎?」

「大屯山啊?」吳吉羅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回應道,因為...這不是已經確定了嗎?

「大屯山的哪裡?」哥吉拉接著問道。

然這次吳吉羅想了許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無法回答=不知道,吳吉羅再一次臉面無光的回應:「......哇~這次我又被考倒了,」

於是吳吉羅從棕色休閒褲的右邊口袋拿出手機,並且查一下地圖...

當吳吉羅翻到大屯山的時候,哥吉拉突然說話道:「不是那個叫小油坑的。」

...

不偏不倚的,這正是吳吉羅要講的,然而因為哥吉拉在其意識裡,所以他可以得知吳吉羅在想什麼,自然而然的,他立刻「糾正」了吳吉羅:「小油坑火山活動太小了,他可不會這麼委屈自己塞在那個狹小空間的。」

「真的假的...」吳吉羅聽狀此「壞消息」後,那個心神不寧的心情又出現了,「難道...他會在這個地方嗎?」

吳吉羅所指的地方是遠在擎天崗東邊的大油坑。

「沒錯,」哥吉拉如此回應。

「好喔...」吳吉羅「黯淡」的回應,因為又出乎吳吉羅的預料了。他非常希望那隻大黑能夠比較好對付一些...然而在哥吉拉這些「暗示」之下,結出了了一個可能:大黑並不好對付。

「你就放一百個心吧你,吳自卑,」哥吉拉感覺到吳吉羅黯淡之心情後便道,「不會太困難的,況且...都說我會輔助你了。」

「沒事沒事...只是現在心情有點複雜而已,」吳吉羅聽狀哥吉拉之關心後,便默默的回應道。

「呿~」哥吉拉呿了一聲後「信誓旦旦」的表示道:「等你有了你的第一場勝仗,你就不會再那邊自卑,而是一天到晚吵著要打架,你信不信?」

「我竟被你想到這麼暴力嗎?」吳吉羅聽狀後有些傻眼的驚問道。

...

走著走著,越來越多的餐館出現,然後也出現越來越多的巷弄,不知不覺的,吳吉羅心中越來越不確定應該要在哪裡左轉了。

「我怎麼感覺你隨時就會迷路的感覺?」哥吉拉見狀後有些無言的問道。

「呃...太多可以左轉的地方,」吳吉羅也很不確定的回應。

他之前居住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小路進去,更別提巷弄了(在此指大興西路二段,而非中正路)。

「我突然感到十分擔憂,」哥吉拉則是表示擔憂道。

走著走著,吳吉羅一直看著旁邊的路牌,生怕自己走錯路,然而,走過仁愛路64巷、仁愛路52巷、仁愛路40巷後,...吳吉羅覺得他好像走錯路了。

「欸等等,好像是要走40巷欸,」於是他便轉身走到仁愛路40巷,並走進去。

「惡夢開始了...」哥吉拉見狀心裡如此的想道。

走進去之後,雖然總覺得好像有點怪怪的,但是還是一路走到仁愛路40巷8弄口右轉,然後...

「操北七,死路一條,」哥吉拉見狀有些不爽的叫道,「你還真有本事啊!」

「對不起嘛...」吳吉羅有苦說不清的抱歉道。

不久後,吳吉羅又走了許久,走過文化路9巷22弄後,於文化路9巷18弄右轉進去...

「旺~旺旺~~旺~~!!」此時又突然傳來了似乎「近在咫尺」的狗吠聲,嚇得吳吉羅立馬拔腿狂奔,「哇~~!!狗啊~~~!!」

這下好了,引來了兩條黑狗追逐,要不是有哥吉拉的氣息,吳吉羅便要被狠狠的被狗咬下一塊肉了。

「...」哥吉拉已經徹底無言了。

大概又走了一段時間,走到文化路9巷後左轉,後來走到文化路口右轉,再後來,走到了永和文化路口...

「不對呀,頂溪站呢?」吳吉羅見狀不如預期的「幸運」,更加的滿臉困惑的問道,「這裡不是...永和路二段嗎?」

他看了一下路標,他現在所在路名確實為永和路二段,後方則是他走過的文化路。

哥吉拉則是一臉不爽的怒斥道:「拜託,你有地圖不用偏要自己硬撐...」

「我知道怎麼走,可就是...一直找不到那個頂溪站到底在哪裡...」吳吉羅心裡也很著急,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持自己並沒有「迷路」,並看了一下地圖...

...

結果地圖顯示,頂溪站2號出口,位於永和路二段231巷,意思是吳吉羅繞了一個大遠路但還是未到目的地的意思。

「喔是嗎?」哥吉拉見狀之後,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這下吳吉羅徹底傻住了。

原來是我走錯了路...

看來我賞了我自己一個超級大聲地巴掌啊...(意思是自打自己臉的意思)

這下吳吉羅的臉真的被丟盡了。

哥吉拉接著怒氣沖沖的怒道:「老子我告訴你吧,你這個死不承認自己錯誤的智障,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吳吉羅聽狀了之後,,畢竟是自己造的「孽」,所以他也只能默默的紅著臉並尷尬的道歉:「對不起...」



捷運頂溪站車站大廳內...

「這又是什麼奇筢的景象來者?!」哥吉拉見狀有些震驚的匪夷所思著,「跟平面相比,這也差太多了吧?」

「呵呵,我是已經習慣了啦...」吳吉羅則輕鬆的表示...這個狀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

卻說捷運頂溪站的車站大廳內...

空~~~無一人,比起樓上的人多繁雜,這裡的人卻幾乎沒有什麼人。

哥吉拉甚感奇怪的表示:「這又是什麼奇筢的景象來者?!跟平面相比,這也差太多了吧?」

「呵呵,我是已經習慣了啦...」吳吉羅則輕鬆的表示...這個狀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B2的月台,有稍微的幾個人在這裡,但是...還是沒有多少人。然後剛剛一台往南勢角的車輛,人數加起來不到50個人。

「呵呵,難道城市的繁榮是假的?」哥吉拉見此情景,已經開始在懷疑稍早在街道上看到的一切了,「唉呀~難道...老子我今天業障太重了嗎?嗯嗯嗯~~~...」

「呵呵呵~~~」吳吉羅苦笑了一番後如此表示道,「說實在的,這是因為通貨膨脹的關係,你剛剛看到我付出的錢實際上...並不是本島所用的貨幣,而是外國的貨幣,而且...呃,某種意義上,因為整個通貨膨脹,所以現在本島的經濟等於是從頭來過,再加上我們的貧富差距有點過頭,所以才造成老百姓很難可以負荷的了日常不必要之開銷。」

「嗯...」哥吉拉聽狀後嗯了一聲,應該是聽懂了這事,後來他又再問道,「還有,你原本就住這邊喔?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也未免太路癡了。」

「非也,」吳吉羅再次回覆道,「我原本不住這裡。」

「難怪你這麼滑稽,」哥吉拉聽懂後默默的取笑吳吉羅道。

吳吉羅聽了聽之後,感覺似乎詞彙怪怪的...

很快的吳吉羅懂了,於是他不爽的叫道:「喂!!不要亂講啦!!」

「哼哼哼~~~」哥吉拉聽狀後則是哼哼的笑著。

......

突然吳吉羅感覺好像有人在看著他,於是他東張西望了一番,結果...沒幾個人,但是幾乎都有人在看。

對於吳吉羅來說,他在跟哥吉拉講話,但是對於其他人而言,他卻是在跟自己講話。

「哼哼哼~~~」哥吉拉見狀之後,再次哼哼的笑著。



不久後,吳吉羅搭上了一台往迴龍的列車,然後坐在硬梆梆的藍綠色椅子上面,聽著隧道中摩擦鐵軌的吵雜聲。過了幾分鐘後,東門站到了。

後來吳吉羅轉乘淡水信義線,等待著往北投的車子...然運氣不好的事,又要等將近一個小時。

「咕嚕咕嚕咕嚕~~~~~~」此時吳吉羅的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叫聲。

哥吉拉聽狀後表示道:「你已經可以想想你要吃什麼晚餐了。」

「嗯,差不多了,」吳吉羅見狀回覆道,「然後...嗯,大概也要摸黑打了。」

此時已經16:56了。

「那麼真是恭喜你了,」哥吉拉見狀後再次默默的取笑道,「所以啊,不迷路多好?要是沒有迷路那一齣戲的話,咱們現在應該已經在晚餐地點了。」

「你別取笑我了好嗎?」吳吉羅聽狀後有些不高興的叫道,「我也不想好不好?」

「喝喔~!」哥吉拉隨口叫了一聲後,見車來了,便道,「欸後面車來了。」

吳吉羅見狀,呃...這不是我們剛搭乘的路線嗎,於是糾正哥吉拉道,「那是往蘆洲的加班車,方向不對啦,咱們要去的是台北車站。」

哥吉拉聽狀後,呆呆的看著對方列車門,並默默的應聲:「喔。」

......

呆了一陣後,哥吉拉默默的表示:「看來我們扯平了。」

過了20分鐘後,幸運的是,往來了一台往淡水的加班列車,於是他就搭上了該車輛。不久便一路搭到台北車站,然後便下車了。

不久後,他們便辛苦的走到B1美食街去...對,真的很辛苦,差一點又要迷路了。



「結果你給我在這裡吃八方雲集...」哥吉拉無言的表示,「乾脆吃速食還比較快。」

「不不不,」吳吉羅聽狀後如此的解釋,「速食這種東西吃多了事很傷身體的,所以不能很常吃。」

「那為什麼你們人類還發明這種東西來者?」此時哥吉拉又問了一個令人不解的問題。

面對如此問題,吳吉羅也只能如此回答:「呃...好問題。」

「嗯...算了」後來哥吉拉想了一段時間後,便見怪不怪的表示道,「反正...你們人類都碼這樣子啊,大概也只有你們會如此的病態了。」

「啊?發明速食跟我們病態有什麼關聯啊?」吳吉羅聽狀之後感覺奇怪,於是便問道。

哥吉拉再次一副不爽樣的解釋道:「就是...你們人類發明了這個東西之後,莫名其妙的發現...哎呀~吃太多會導致各種疾病,但是始終不撤掉,便導致了那些速食業者對於顧客健康的坐視不管,以及政府對人類福祉的漠視。」

「不對吧?」聽到這裡,吳吉羅立刻表示異議道,「業者也就算了,政府哪有不對人類福祉負責的?」

然哥吉拉似乎也不打算繼續辯論,便直接丟出了問題讓吳吉羅自個兒想:「那麼...為何一直有人因為吃過多的速食而死亡呢?好好想想吧,如果你們的政府當初沒有為了跟進你們人類所謂的「強者的潮流」,癌症會這麼泛濫嗎?」

「......好吧...」被哥吉拉這麼的提問後,吳吉羅也不再繼續嘗試辯論了。雖然哥吉拉的言論似乎有些偏激,但是他說的話也不完全無道理可言。

「呵呵~~」哥吉拉見狀後笑了幾聲並道,「也就那樣而已啊。」



「話說你剛剛吃的15顆是什麼東西來者?」此時哥吉拉出於好奇問話道。

「招牌水餃,」吳吉羅聽狀如此回應。

「招牌水餃?!」哥吉拉聽狀後露出不解的眼神,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聽過水餃這個食物,更別提招牌(高麗菜)口味的水餃了。

「招牌水餃就...高麗菜口味的水餃,也是我最常吃的,」吳吉羅如此的解釋。

「你只解釋了一半而已,」然哥吉拉還是眼神充滿疑惑的接著問道,「水餃又是什麼?」

被哥吉拉這麼一講,連吳吉羅自己也有點被誤導了。於是他就表示了簡潔有力的說法:「就...一種食物。」

...

哥吉拉到處看了一番上方的菜單後,徹底的傻眼了:「話說...怎麼這麼多食物啊?而且...還分口味是嗎?這麼複雜幹嘛?」

吳吉羅聽狀後,心裡頓時覺得好笑,但為避免再被旁邊的人白眼,便忍住了笑意,並詳細的解釋道:「那個...我們人類喜歡吃的口味、食物都不一樣,有些人就喜歡吃旁邊的鍋貼,又有些人來這裡吃餛飩湯麵,其中有些人又會根據他喜歡吃什麼口味而挑選什麼口味的鍋貼或者餛飩湯麵。」

「我不懂,」這下哥吉拉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為什麼一定要這麼麻煩?是不是人類都碼這樣?」

「嗯...大概我們人類是雜食性的關係吧,」被哥吉拉這麼追問,吳吉羅為避免哥吉拉繼續再問下去,便直接明白的講道,「總之...你在人類的城市住久了,就習慣成自然了。」

「呵~」哥吉拉聽狀後苦笑了一聲後表示道:「放心吧,我死也不會習慣的,你大可放心。」

...

「還真是肯定啊...」吳吉羅聽狀後有些無言的心想著,「我才不信你會不適應我們人類的群體生活呢,暫且等著瞧吧。」

※※

2小時又20幾分之後,大油坑之站牌到了,可以說是夜靜深更、18:03之時,公園路那邊,他們總算到達了所謂的台北車站(公園)之站牌,準備要搭1717皇家客運,一輛目的地往金山的客運路線。

「這輛為什麼叫做1717來者?」哥吉拉見狀後問道,「難得運氣這麼好,居然這麼剛好。」

「呵呵,」吳吉羅笑了幾聲之後,如此的表示道,「有時候就是剛來沒多久,然後車就在那裏等候著。」

不久後,吳吉羅便搭上了那個車輛(哥吉拉則是一直以來都在吳吉羅的意識裡面)。

「稍微告訴你一下,」此時哥吉拉再次的表示提點道,「直到你擊敗大黑,並且下山之後,基本上你是再也碰不了任何食物了,你最好先有心理準備。」

「放心吧,目前一切都好,」吳吉羅聽狀後便如實表示道,「就差還沒有好好喝水而已了。」

「啊?」哥吉拉聽狀,愣了一下後,有些匪夷所思的疑惑道,「原來你到現在都還沒喝水喔?」

「是啊。」

「氣~...喀!」此時,車門關閉了。

「看來已經來不及了,」哥吉拉聽狀後表示道。

吳吉羅見狀後,當下心裡便得有些著急,但是...車已經離站了,如果這時候就下車,就要再等一個小時了。於是他只能無奈的喃喃自語著他的口渴:「唉呀...我好渴啊...要渴死啦...」

很快的,隨著公車的引擎聲響起,前往大油坑的漫漫路程便開始了...

「呵呵呵~~~恭喜主人,賀喜主人,」哥吉拉見狀後默默地偷笑著並道,「接下來長達數個小時的期間,準備渴的要死的漫漫長時,爽死準備~」

吳吉羅則是立刻怒吼道:「閉嘴!」



2小時又20幾分之後,大油坑之站牌到了,可以說是夜靜深更、滿目荒涼之景,而且重點是幾乎看不見什麼東西,因為實在是太暗了。

「我很後悔沒有帶出手電筒啊,」吳吉羅見狀後有些面有難色的表示道。

「手電筒是什麼東西?」哥吉拉聽到關鍵字「手電筒」,於是提問道。

吳吉羅聽狀後便解釋一番道:「一種照明用的工具,如果前面太暗的話,可以用手電筒照一下,就可以看清前方的景色跟動靜了。」

然哥吉拉聽完之後,並沒有剛剛那好奇,反而是有些嫌麻煩的眼神表示道:「這麼麻煩喔?既然如此就免了,等我一下。」

「恩?你又想幹嘛?!」吳吉羅聽狀後有些驚疑的驚問道。

又過了些許時間,突然,吳吉羅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明顯,到後來更是幾乎已經看的清晰可見了。

「哇哇哇...這是...怎麼回事?!」吳吉羅被這突如其來的效果,震驚的直叫道,「怎麼突然就...」

「沒什麼,」哥吉拉則為平淡的表示道,「只不過給你夜視能力罷了。」

夜視能力?!意思是我能跟貓頭鷹一樣的夜視能力嗎?

想著想著,吳吉羅又驚又喜的激動道:「喔喔喔~~~~~!!!!!好...好酷喔~~~!!!」

然而這對哥吉拉來說,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為他本來就有這個能力,因此見到吳吉羅激動的要死的誇張,反而覺得怪異,於是便吼回去道:「進去了啦!麥公過動了啦!」

「等一下啦,」然而吳吉羅還是很激動的表示道,「你不覺得夜視很厲害嗎?我現在看得是一清二楚耶~!」

對於吳吉羅來說,確實如他所說沒錯,的確是個很厲害的「特殊能力」,但對於哥吉拉來說,不過是再平常不過的一般能力。面對吳吉羅的「過動」,哥吉拉心裡無言的表示:「到底是在過動三小?...不懂...」



興許是因為許久未有人來,路面不僅大部分被植物佔領,更是被植物破壞的很嚴重。

然而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很滑。

「說實在的...這裡的路面不僅爛,未免也太滑了吧?」吳吉羅有些緊張的喃喃道,「我總覺得...我還沒到大油坑,就已經先摔死了。」

「呿...沒那麼誇張好不好,」哥吉拉聽狀後神情若然的回覆道,「要是不信任你腳穿上的東西,那麼興許赤腳走路會很適合你。」

「呃...這跟我的鞋子有何關係?」吳吉羅聽狀後有些不懂的問道。

「嗯?」哥吉拉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嗯了一聲,因為他沒聽過鞋子為何物,不過從其言辭,他也大概知道是那個鞋子的問題,於是便順口解釋道,「要不然為何你們祖先走了那麼久,也不見他們穿什麼鞋子的,赤腳走路...聽起來可能有些骯髒,實則...理所當然,畢竟腳下又濕又乾的。不過...這個方法,卻也是最~不會摔死的。」

「喔...原來是這樣子喔...」吳吉羅聽狀後,簡直倒抽一口氣般的驚呼道,「我看我...我還是安分的走好了...」

然而,話才剛講完,吳吉羅便被一顆石頭給絆倒,並摔倒在地,吳吉羅因而哀叫,「...碰~~~!!!唉呦~~~!!!」

「笑死,」哥吉拉見狀則安然自若的冷言道,「這下知道穿什麼...鞋子的下場了吧?拖了吧。」

很快的,吳吉羅便趕快爬起來,但是更糗的是,他其中一個鞋子掉了,然而這並非最慘的。

只見哥吉拉突然做出的動作,讓吳吉羅防不勝防,「咻~」的聲音微微響起,手起鞋落,連襪子也被哥吉拉一併拖了。

「喂~喂~~!!」吳吉羅被哥吉拉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再加上他驚覺他的鞋襪被拖,因而緊張的叫道,「你幹嘛啦?還我啦!」

「還你妹,老子今晚保管定了,」哥吉拉見狀後,既無言又堅定的握在他的手中,並接著臉冒青筋並道,「給我走~不然就把你直接丟到大油坑前!」

※※

「呼呼呼呼呼~~~~~!!!!!!」在陰暗的天空中,吵雜的火山氣體噴發聲響徹雲霄,方圓數尺之內,到處充滿著硫磺的臭味,以及有些潮濕的芒草氣味。

儘管實際上他並沒有真正踏進大油坑的範圍內,而是在附近的芒草草叢中,但是吳吉羅心中的緊張仍然居高不下。

「咻咻咻~~~!!!」此時一聲響劃破吳吉羅心裡的不安。只見哥吉拉再次出現在他旁邊,然後...一臉不爽的盯著他。

「欸?又...又怎麼了?」吳吉羅見狀後,一副被嚇到的驚問道。

「老子我在你的意識裡面都快被你的緊張感給擠死了...」哥吉拉則是不爽的回應道,「到底又在緊張什麼?」

「應該是因為從未來過的關係吧...」吳吉羅盡可能解釋的「合理」一些,因為哥吉拉又臉冒青筋了,「呃那個...你別生氣啊~!冷靜一點。」

然哥吉拉也只是不爽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他不打算追究了...又或者,可能很厭煩我的種種行為吧...

然此時哥吉拉又甚是無言且明確的表示道:「你想多了,你頂多是在裝智障,但實際上你並非智障,只不過你還沒開竅,胡亂打水瓢而已。」

被哥吉拉如此直接的表示後,吳吉羅反而覺得傻眼的驚疑著:「這個解釋未免太過直接了吧?還有,裝智障又是怎麼回事?」

走著走著,隨著逐漸的靠近大油坑,體感溫度明顯的升高了,空氣也變得有點難以入鼻了。

「雖然...這裡的活動,乃後火山活動,不過仍然是有極少數的地熱輻射,從火山口中隱隱約約的散發出來,」哥吉拉見狀之後便感應了一下整個大油坑之狀況,不久後便總結道,「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輻射...似乎是因為那個叫做大黑的傢伙的關係了。眼看吳吉羅即將踏在他的領地,到了那時,大黑應該就會出來了。」

然而,走到了一半,吳吉羅停下來了。

哥吉拉見狀後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也就知道吳吉羅是在幹嘛了,於是就表示道:「你腳下並沒有什麼潛在噴氣孔或者什麼沼澤的東西,走吧。」

「喔...」在哥吉拉如此表示之下,吳吉羅也就稍微的安心了,儘管心裡還是有點擔心會不會莫名其妙掉下去。

呵呵。說實在的,也有可能是夜長夢多的關係吧,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呼~」於是在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後,便帶足勇氣的給踏下去。

...

火山口之下那邊...

「咕嚕咕嚕~~~~~」一個奇怪的聲音在火山口內響起,雖然充滿著硫磺氣體跟火山氣體,但是在此時那聲音之後,火山口內開始發出岩漿般的光芒。

隨著光芒逐漸的亮起...一個粗獷的聲音出現了:「你終於來了...哥吉拉...」

...

卻說吳吉羅那邊,他此時察覺到了大油坑的噴氣孔中的火山氣體似乎越來越猛烈了,而且氣體味道變得有些刺鼻。

「你聞到了齁?」此時哥吉拉張口問道。

吳吉羅聽狀後便有些似懂非懂的詳細的問一番:「你指的是越來越燙的地板跟越來越詭異的味道了嗎?」

「嗯哼~」哥吉拉隨口應了一聲,同一時間內,他也逐漸的往後倒退了幾步,並接著提醒道,「然後我建議你往後退幾步,除非你想被火山活動折磨至死。」

「呃...好喔,」吳吉羅聽之狀後,便索性退了十大步,比哥吉拉還要後面。

哥吉拉見狀後則表示道:「幹嘛退那麼後面?」

「恩...純粹圖個保險罷了,」吳吉羅有些緊張的回應。

突然,大地震動了,頓時間,天搖地動,震的吳吉羅立刻跌在芒草草叢之中,可以說是摔得狗吃屎。

此時可以發先很多的碎石堆都開始崩塌,一些硫磺噴氣孔也因此而震垮。

「看來要出現了,」哥吉拉見此跡象後當機立斷的表示,「那個叫做大黑的傢伙...」

不一會兒,震動突然停止了一小段時間,然不久後,一場更巨大的震動席捲而來,而且整個大油坑地形居然都整個往裡面塌陷了,上面的採硫工具也都因此掉了下去。

因為過度的緊張,吳吉羅也立刻快速的站起來,並往後拔腿狂奔將近2公尺。

「轟隆隆隆隆隆~~~~~~~!!!!!!」被這個一個劇烈的震動,吳吉羅再次的摔倒在地,然而這一次,他立刻回頭來看。

只見整個大油坑之地形徹底的陷落下去,並且徹底的掉進地底裡面,形成一個炙熱的大火山口。

很快的,儘管是夜黑風高的晚上,仍然在遠方的台北就能感受到猛烈的地震,及濃烈的火山氣體。剎時間內,已經整個大台北都會區的恐慌。

然到目前為止,哥吉拉仍然是不為所動,面對剛剛的地震跟火山氣體的侵襲,都彷彿過眼雲煙般,連吭都沒吭一聲,重點是,他前方十幾公分就是火山口。遠方的吳吉羅見狀後,除了羨慕其超強的定力,也就只能自嘆不如了。

...

「咕嚕咕嚕~~~~!!!!」過了許久之後,哥吉拉逐漸的緩緩退後幾步之後,突然又聽到了奇怪的咕嚕聲。

「什麼聲音?!」吳吉羅聽狀後心心裡有些忐忑不安的緊張道。

過了一段時間後,只見...一隻巨型的、暗紅色的臉孔逐漸的從火山口中爬出來,並盯著吳吉羅看。

只見那生物不久後,便逐漸的從火山口爬了出來,後來更是直接站在火山口之上,並且仰天大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聲之大,甚至在信義特區都聽得一清二楚。

至於吳吉羅見狀,則是嚇到已經呈現目瞪口呆、惶恐至極之像。

那生物長的一副凶狠之樣,全身上下被玄武岩所包覆,並且充滿著硫磺臭味,背上則有一座微火山在上面,身長至少有百尺起跳(含尾巴),橘黃色的雙眼,炯炯有神的瞪著吳吉羅。

哥吉拉見狀後則有些「過於平靜」的喃喃自語道:「這傢伙的嘴巴就是牙齒,舌頭短小,口臭倒是頗為洶湧。」

那生物見吳吉羅如此的渺小,能力如此的「弱小」,便得意洋洋的囂張道:「你這個傢伙...就是你來挑戰我的嗎?能量雖然詭異,卻是如此不堪,連膽子都這麼小,居然還妄想要挑戰我?未免太高估自己的能耐了。趁現在投降,我還能饒你性命。」

被那生物的自信之言,吳吉羅心中真的有些緊張、害怕,但就在此時,不知什麼時候跑進他意識的哥吉拉平靜的說話了:「不用怕,這傢伙實力雖看似雄厚,實際上不僅欠缺氣候,而且還過分的驕傲。有我在,你是絕對不會敗的,你只需信任我賜予你的能力,擊敗他只不過是遲早的事而已。」

「我...真的可以擊敗他,進而阻止他毀滅番薯島嗎?」儘管有哥吉拉有些誇張過頭的鼓舞,吳吉羅仍是有些不安的問道。

「只要你有信心跟毅力,說不定不用我出手,你就能完成你的first mission呢,」哥吉拉接著鼓勵之道,「況且...老子ˇ我可沒這麼不堪,等你親自體驗之後,自然你就知道為何我會這麼有自信了。」

...儘管心裡還是很不安,但是比起剛才已經好多了,且剎時間內,那股溫暖的感覺似乎又出現了,大概是因為哥吉拉如此誇張鼓舞的關係,不知不覺的,讓我有了一股久違的熱情的感覺。

「謝謝你了,哥吉拉,」吳吉羅心裡如此的感謝道。

「先別急著謝我,先擊敗大黑再說,」哥吉拉平靜的回應。

至於那隻巨獸,也就是哥吉拉所說的大黑,見狀「那個人類」似乎意志逐漸的堅定下來,便道:「看這樣子,是要開打了(大黑心裡os:就讓你嘗嘗過度自信的下場)...很簡單,只要你贏了,至少你有生之年,你是看不到我放肆的,但是一旦你輸了,你可是不能阻止我的...懂了嗎?雖然不曉得你究竟哪來心血來潮跟直覺,居然這麼不偏不倚的找我宣戰,不過...我絕對會讓你後悔的。」

在大黑說完那句話的同時,吳吉羅突然聽到了哥吉拉的話語:「精神集中!想著:往右方閃避1公尺!」

※※

吳吉羅被哥吉拉這個突然的話語,頓時間猶豫了一陣。

此時哥吉拉又叫了:「立刻!容不得緩了!」

在哥吉拉那句話後,那個要往右方閃避1公尺的念頭便立刻湧上心頭,不知不覺的,在那大黑用其左手猛烈拍擊之前一秒,吳吉羅迅速的閃躲過去,並且翻了一個滾之後,穩穩地跪在一旁1公尺之處。

吳吉羅見狀自己居然躲過了大黑的攻擊,心裡頓時有些震驚、緊張,也感到有些的興奮,此時他心裡正思慮道:「我居然...躲過了那傢伙的攻擊。」

「興奮個屁?跳!」此時哥吉拉又再次命令道,於是在哥吉拉驅使下,吳吉羅再次的跳起。興許是因為有哥吉拉能力的加持的關係,吳吉羅跳的很高,繼而莫名看到了下方的一隻巨大的左手臂迅速的揮動,彷彿要把吳吉羅的雙腳劈斷似的。

「哇~好險啊!」吳吉羅往下一看,如此的驚訝道。

不久後,他便站穩落地於芒草草叢中,至於那大黑則是轉身面向吳吉羅。

此時哥吉拉再次命令道:「專心,給我使出彈力護盾!」

於是在0.1秒之內,護盾在吳吉羅周圍方圓35公分內瞬間展開了,再下一秒,大黑雙手抱拳,猛力重捶之,因為是彈力護盾的關係,所以可以吸收能量,大黑這麼用力的一捶,自然而然,就被這個該死的彈力而被反彈回去了。

吳吉羅見狀此像之後,雖說有些震驚,但是也有些緊張的問道:「欸...剛剛那是怎樣?」

「專心!」然哥吉拉還是沒有理會吳吉羅所語,反而繼續表示道,「以後再告訴你,還有,不要一直在靠我思考,你要思考!」

「啊?」吳吉羅聽狀後有些驚疑的問道,「這麼緊急我要怎麼思考?」

至於大黑,在被護盾回彈,摔個狗吃屎後,立刻爬起身來,四肢著地並瞪著眼睛道:「反應倒是靈巧,我倒要看看...你能夠躲多久!」

雙方立刻陷入短暫的對峙。

「話說這傢伙背後是...小型火山嗎?」此時吳吉羅注意到大黑背上的微火山並心裡問道,「這麼一來的話,能量的來源...」

「想的還算OK,」哥吉拉聽狀後便接著表示道,「那麼...要不試試看攻其後路。」

「吼吼吼吼吼~~~~~!!!!!」此時大黑大吼一聲後,便立刻往前衝,張嘴就咬。

「我跳!」只見吳吉羅見狀立刻跳起身,躲避大黑的咬擊。

跳起之後,吳吉羅立刻嘗試跑到大黑的後方,於是便在大黑再次用右手抓住他之時,跳到他的右手臂,試圖要跑到他的背後。然而,...

大黑突然左手臂往吳吉羅方向拍去,導致吳吉羅被迫跳開,重新跳回芒草草叢中。

「不要從前切,從後路切!」此時又聽到了哥吉拉的聲音道。

「喔!」吳吉羅聽狀後應了一聲,於是立刻嘗試繞到大黑後方,並且找機會跳上去,然而...

「呼呼呼~~~!!!」此時大黑突然迅速的往右揮動其尾巴,要不是吳吉羅反應極快,立刻跳過去,避其鋒芒,不然不僅腿沒了,可能還會連帶三度燙傷。

「好險...」吳吉羅心中如此想道。但是再次回過神來後,那尾巴靈活的回過頭並上揚舉起,並緊接著迅速往地面重重的打下去,「咚咚咚~~~~~!!!!!」

「Keee~~~~~!!!!!」被大黑如此的攻擊下,吳吉羅咬牙切齒的著急道,「這傢伙怎麼這麼抄個後路都這麼難啊?」

「你沒看到這傢伙,其實不怎麼敏捷嗎?」此時哥吉拉又表示道,「那麼...便衝其空檔,我來加持你。」

「喔...」儘管吳吉羅還是有些半信半疑,不過他還是決定再次嘗試。

只見大黑再次的雙手抱拳,再一次的使出重捶攻擊,吳吉羅見狀後便立刻躲開,並嘗試迅速跑到他的後方,然而...

許是哥吉拉加持的關係,吳吉羅突然以一秒之速,迅速的繞到了大黑的身後。連吳吉羅自己見狀都有些震驚:「這就是...在哥吉拉所加持之下的力量嗎?」

再不久後,吳吉羅便立刻再次乘著哥吉拉的加持,一口氣從跳到了高空中。此時那明顯但少小的背後之微火山口,就在他的眼前。

「我要上囉!」吳吉羅心急的想要「乘勝追擊」,便問道,「再把持我一下。」

然而,哥吉拉不打算建議繼續追擊,而是表示靜觀其變道:「先等會兒。」

此時大黑背後的微火山味道開始變得更加刺鼻惡臭,彷彿開始蠢蠢欲動似的。

「等一下,為何我又聞到了剛才聞到的臭味?」吳吉羅聞到那個味道,心裡驚覺不對勁,「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子吧?」

哥吉拉稍微的讀取吳吉羅心思後,就果斷的回覆道:「你沒想錯,微火山要噴發了,使出強力護盾!」

「是,」吳吉羅聽狀立即回應。

至於大黑,心裡大致預想了對方可能會往後繞,試圖攻擊其後路,不禁得意的想道:「現在倒玩起抄後路偷襲是不是?那麼你就太輕忽火山的力量了...」

「微火山噴發!」只見在三秒之後,大黑背後的微火山噴發了,然而火山雖小,噴發力量卻是猛烈萬分。

「強力護盾!」不過吳吉羅的反應更快,還沒噴發之時,便已經使出護盾。然而,雖然是抵禦住了,但仍然被噴飛了,噴到了大黑右後方10尺之遠的芒草草叢中。

「碰碰碰~~~~!!!!」在猛烈的撞擊在地面上的同時,強力護盾也消失了,導致吳吉羅是直接慘摔在地,要不是有芒草擋著,應該已經骨折了。

「還真以為你可以抵禦的了火山的力量嗎?」此時大黑轉過頭,看向吳吉羅並得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勸你,最好不要再做同樣的傻事了,因為下一次,我就會讓你葬送在大屯火山之內。」

「呿...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嗎?」吳吉羅見狀之後,甚感無奈的喃喃道,「儘管已經嘗試突破這個傢伙的攻擊範圍,但是仍然無法打破僵局...有點擔心這個僵局會被這個怪物打破,若是這樣的話,那麼戰局豈不已成定局?」

「喂,我問你,」此時哥吉拉的聲音再次出現,「你應該清楚怎麼剋掉這個傢伙的屬性吧?」

「剋掉這個傢伙的屬性?」吳吉羅聽到這個問題後,頓時想起了什麼,「要怎麼剋掉這個傢伙的屬性?...」

不過他現在沒有足夠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大黑立刻撲上前,彷彿要將吳吉羅咬碎一般的快狠準...快、狠是有,但吳吉羅還是拼命的躲開了。

「地震!」但是緊接著,大黑右手掌重重的蹬在地面,導致引起了芮氏至少5級的地震,瞬間把吳吉羅震得摔倒在地,還無法站起來,只能倉皇的儘速挪動屁股並持續用雙腳退後。

「居然還使出地震?!」吳吉羅見狀後心裡有些著急的心想著,「除了火山屬性外,還外加大地屬性嗎?...」

「嗯?等等...」想著想著,吳吉羅突然靈光一閃,「該不會...這個傢伙跟精靈寶可夢有關聯吧?若是這樣的話...」

「等等等等,什麼夢?」然哥吉拉完全聽不懂吳吉羅所想的是什麼東西,滿臉問號的問道,「你又想說什麼東西?」

吳吉羅聽狀後如此解釋道:「我覺得那個...我應該可以利用精靈寶可夢的屬性關係,來剋掉這個怪物。」

「......」想了老半天後,哥吉拉仍然是不懂,有些不爽的回叫道,「聽不懂。你到底想表達什麼,不要用一些我聽不懂的雞掰話問我行不行?」

「哎呀,」被哥吉拉這麼一搞,吳吉羅也心急的叫道,「總之你讓我用冰屬性的攻擊行嗎?」

「少講些雞掰的話拜託...」哥吉拉無言的喃喃著,此時此刻,吳吉羅的雙手瞬間結成了天藍色的冰刺。

這時的大黑見吳吉羅正在出神,便立刻雙手抱拳並再次來個重捶攻擊,然而,吳吉羅慌忙的將雙手舉起的同時...,原本他是出於情急而舉起雙手,試圖採取防禦之時,一大塊巨大且堅硬的硬冰瞬間擋住並吸收了大黑的重捶攻擊。

「竟然瞬間就轉換成冰屬性了嗎?只是剛好就有這個屬性,還是實際上是綜合屬性的?」大黑見狀有些震驚的想著,「話說了...這個不對稱的氣息又是怎麼回事,彷彿有傢伙附身在這個人類身上一樣?」

「冰凍光束!」此時吳吉羅雙手往前一伸,手掌張開,一手正一手反,並瞄準大黑的方向,噴出所謂的冰凍光束。

「Krennnnnnn~~~~~~~~!!!!!!!!」只見一結冰的聲音響起,大黑瞬間就被結凍在硬冰之中,動彈不得。

看起來,似乎已經解決了大黑了。

「成功了嗎?」吳吉羅見狀後心裡有些激動,也有些緊張的期望道,「希望已經成功了。」

「不會吧?這個快就解決囉?」哥吉拉見狀則心中無言的諷刺大黑道,「看似實力雄厚,實際上卻這麼弱...看來還是太容易了。」

「這樣還叫做容易喔?」吳吉羅聽狀後,直呼傻眼的驚問,「一點也不容易好嗎?換做以前我早就死翹翹了。」

「好欸~!」吳吉羅聽狀之後,便再也阻止不住內心的激動,歡呼一聲並道,「果然用寶可夢的屬性關聯來對應那個怪物一樣可行啊。」

然...一聽到寶可夢,哥吉拉又不爽的叫嚷了:「又在那邊雞掰!」

「哎呦好啦好啦!我解釋啦,」再次被哥吉拉嘴的吳吉羅聽狀後,臉上甚是無奈,心中充滿委屈的解釋著所謂的「寶可夢」是何物,「我說的那個精靈寶可夢就是我追過的一個系列啦,如果寶可夢的屬性來配對的話,那個怪物應該是會用火系攻擊的地面系怪物無誤,所以我就試著用冰來剋掉他而已。」

「喔...」然而哥吉拉聽狀這個解釋後,反而更加不爽的問道(儘管不是用吼的),「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把老子當所謂的寶可夢,是不是?」

「欸?」吳吉羅聽狀此問題,驚覺不妙,立刻慌忙的解釋清楚,免得又要被哥吉拉「弄死」,「不...不是啦,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是把大黑當成寶可夢,但不是你啊(此時吳吉羅心裡os:而且也沒一個屬性可以跟你相提並論啊,勉強一點也就惡系而已),真的相信我~!」

然而,在吳吉羅如此表示的同時,卻也忘了哥吉拉還在他的意識裡,所以他仍可以知道吳吉羅在想什麼,於是哥吉拉便接著問道:「說我是惡系的寶可夢是不是?」

「啊?」這下吳吉羅徹底嚇傻了,眼見哥吉拉跑了出來,並且臉冒青筋,此時已經冷汗直流的吳吉羅趕緊著急的「求饒」道,「不是...別啊!!哥佬,不要弄死我拜託!」

至於哥吉拉則是死瞪著吳吉羅,正在盤算著要怎麼「弄死」吳吉羅的時候...他注意到了一旁的動靜,於是往右瞄了一眼...

※※

卻說在吳吉羅結凍了大黑之後,因為被哥吉拉誤會,因而惶恐的急著解釋,結果因為被聽見了心裡話,哥吉拉便跳了出來,並且盤算著要怎麼「弄死」吳吉羅。

就在此時,哥吉拉注意到了一旁的動靜,於是往右瞄了一眼...

很快的吳吉羅也察覺到異樣,於是轉頭看了一下大黑那邊。

只見...大黑不但沒有因此被擊敗,反而利用自身產出的高溫,迅速的融化硬冰,而且看這個融化速度,他隨時都可以跳出來反殺吳吉羅。

吳吉羅見狀後,當下徹底愣住了,因為他意識到這個狀況非常的危險,尤其哥吉拉已經離開他的意識,不確定還能不能使用他的能量...「糟糕了...」

「劈啪啪啪~~~~~!!!!!」「吼吼吼吼吼~~~~~~~!!!!!!!」下一秒,硬冰碎裂了,而大黑從冰塊中跳出,且速度還離奇的快,眼看將要把吳吉羅給秒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

在吳吉羅閉上眼睛、雙手抱頭,並且一陣無助的尖叫之後,......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吳吉羅有些緊張的睜開眼睛,然而,大黑不見了,自己卻還在:「嗯?我還活著?」

他看了看四周,一樣的環境、一樣的夜晚、一樣都有哥吉拉在旁邊,而且還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吳吉羅。

「欸?哥...哥佬,你怎麼...一直在看著我?」吳吉羅有些驚魂未定的問道。

「你...嗯哼~」然哥吉拉聽狀之後,欲言又止,然後還是問了,因為他太好奇了,「你...應該不是變性而來的人類吧?」

......

「啊?」吳吉羅聽狀後徹底傻眼了,「為...為什麼你要問這種問題?」

「你剛剛那般舉動...我記得只有弱小的小女生人類才會放聲尖叫,」哥吉拉如此「誠懇」的實話實說道,「你確定你不是變性過來的?」

「WTF?!死哥佬你這是把我當女的了?」吳吉羅聽狀後一臉三條線的心想道,這個荒謬的解釋,他居然想的出來?於是他立刻怒駁道,「靠腰我不是啦!!我是實實在在的男人沒錯!還有誰說男生就不能尖叫啊?我記得我沒給你這種設定啊!」

「我不爽不行嗎?」哥吉拉聽狀後也同樣一臉不爽的怒道,「拜託!不要讓我有一種丟臉丟到億萬生靈的臉上的錯覺!不管你為不為你的英雄職業著想,你的第一步就是履行老子要求你的第一件要事:給我勇敢一點!!」

...

雖然吳吉羅十分氣憤,但是在哥吉拉那一句「給我勇敢一點」之後,他便愣住了。

「我就直接直說了吧,」此時哥吉拉接著說道,「我不管未來會不會真的去認真對待英雄這個職業,是真心工作也好,是為錢效力也罷,我不可能永遠...都在你的身旁。如果你仍是剛剛那個樣子的話,你不覺得愧對你自己嗎?搞了老半天最後卻半途而廢?」

儘管哥吉拉教訓此話的目的不明,但是每一句話都重重的說在吳吉羅身上。

「嗯哼~」後來,哥吉拉再次清了清喉嚨後,口氣從原本的喝斥之聲,變為了一般講話時那粗曠、宏亮,卻語氣平穩、剛柔並濟的繼續說著,「我就直白的說了吧,無論你未來究竟是要做什麼職業,都是要有一個信念,就是一定要有承擔自身責任的勇氣。只要有了那股勇氣,任何困難在你的面前,終將會一一排除,時間問題罷了。」

「哥吉拉...」吳吉羅聽狀後,心裡不知不覺的,又感覺到了一股溫暖的感覺。

頓了許久,吳吉羅突然想到...嗯,啊那隻怪物嘞?

於是吳吉羅有些疑惑的問道:「欸...話說那個怪物呢?」

「你說大黑?」哥吉拉聽狀後,表情略微輕鬆的回覆,「大概一世紀內都醒不過來了吧...」

※(以下為哥吉拉稍早時候的經歷)(以下時間點將會百分百的消去吳吉羅尖叫的聲音)

那時候,大黑剛好奔出了吳吉羅製造的硬冰,並且正要秒掉吳吉羅...

「吼吼吼吼吼吼吼~~~~~~~~~!!!!!!!」

「吵死了!」只見哥吉拉轉過頭大吼道,然後...

「啪啪啪~~~~~~~!!!!!!!」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巴掌瞬間拍在大黑的後頸,再下一秒,一個巨大的轟天巨響瞬間響起,「磅磅磅~~~~~!!!!!」大黑瞬間被打回大屯火山內,再也沒有爬出來了,然後也因為巨大的震動,大油坑真的變成一大坑了,而且還是有火山活動的大坑。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啊......」至於吳吉羅,已經是徹底的呆在那兒了,他不僅錯估了哥吉拉的實力,而且還錯估的很嚴重...不過來仔細想了想,似乎也見怪不怪了,因為在小說裡,哥吉拉便已經幾乎是無敵的了(排除掉其宿敵基多拉跟發瘋的拉頓跟近於狗急跳牆的Tikailo),自從他跳脫小說框架的剎那間,竟更是如此了,「也是,他本來就挺強的...」

「敘舊敘完了,該講的都講了,那麼就剩下一件事了...」此時哥吉拉又換了一個口音,而且那個口音...只有在臉冒青筋的時候才會出現這個口音,「就是...揍人的事情,還記得...惡系寶可夢吧?」

吳吉羅聽狀之後,先是瞬間傻住,然後...再怎麼求饒也來不及:「欸?等...等一下啊~」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

世界英雄協會那邊,此時協會那邊,他們的衛星偵測到異常紅外能訊號,因而發布警報。

該衛星雖為數只有20顆,但是偵查範圍可以壟罩全球,而其中異常數據,即為感應到衛星的影像、頻率、非可見射線等等的因素,而由儀器所認定的。而剛剛在非戰區番薯島(也就是台灣)的北部偵測到了異常數據,據報,似乎已經嚴重影響到台北,乃至全島的安危。

協會本棟之91樓那邊(嚴格來講是91到93樓,因為連貫兩樓),一位女性情報員依著異常數據的危險性回報道:「已經確認災害來源,為番薯島北部的大屯火山群,發生時間約在五分鐘,已經嚴重造成鄰近的台北暨鄰近城市的安危。」

一個男性的情報員則在經電腦運算後表示道:「緊急令已經發佈,並且根據災害發生地點暨其他可能發生的裙帶關係,推定為δ級災害。」

於是不久後,世界英雄協會便插入了這件事情

...

大概在22:39之時,隸屬於世界英雄協會的番薯島辦事處那邊,警報廣播正在廣播著:「北北基、桃竹苗、宜花地區的人們注意,大屯火山群發生δ級災害,而由於災害原因仍然未知,請住在以上說的區域的人們,盡可能不要外出走動...」

然而吳吉羅沿著陽金公路、竹子湖路走著走著,花了很久連竹子湖都沒有看到,倒是聽到了遠方的緊急廣播聲。而且...此時吳吉羅的樣子十分狼狽,不僅灰頭土臉,臉上還滿是瘀青。

「聽到了沒,那個什麼協會的,到現在才發佈警報,」哥吉拉如此表示道,「好消息是,他們或將啥都沒看見,因為大黑已經被我揍成智障,睡死在火山口之下了。」

「呵呵...不過話說...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吳吉羅沒有心情聊這個事情,倒是很在意自己的傷勢。

「呵呵呵~~~走,帶你冰敷,睡覺,」哥吉拉聽狀後,大笑了幾聲,並表示道。不久後,哥吉拉便將吳吉羅給順移回永和的家去了...

...

半夜時分,大油「坑」那邊,這一次來查看本次災害地點的是利古以及瑪姬,因為他們當時正剛好在對岸,於是協會就用了一種傳送分子、電子的儀器(講白點就是把人類當成分子、電子來傳送的意思),傳送到事發現場。

「根據火山運動來看,稍早之前確實是有火山活動,甚至一度到了火山可噴發的臨界點,但是到後來卻瞬間恢復成以前的數據...」利古依著他帶來的各種儀器精密測量後,心裡甚是納悶的道,「然後...現場還有留下一些腳印,更加詭異了...其中一隻確定是從火山爬出的,但是後來卻突然沒了,除此之外,居然還有一個人類,以及另一個不明生物的腳印...而且那個不明腳印竟然還留有輻射。」

「看來...那幾個怪物會不會已經逃之夭夭了?」瑪姬聽狀後有些擔憂的問道。

「不清楚,」利古想了一番之後,否決了這個可能性,「不過看起來似乎比較不可能,畢竟從腳印跟有些異常的體感溫度來看,這裡似乎曾經發生過一場惡鬥,那個從火山爬出來的怪物,似乎是被擊敗了似的。」

......

利古看了手上的儀器許久後,略微肯定的總結道:「種種跡象顯示,雖然附近有著高溫,不過呢...畢竟國家不同,那個「火女」應該不會這麼愛管閒事到這裡來...倒是這個人類...跟另一個留有輻射的怪物,才是目前最大的問題。」

「也是,」瑪姬聽狀後也十分贊同其看法,「但凡「火女」出現過的地方,沒過個一小時,我都還根本就靠近不了。」

「那麼這下已經有一個結論了,」於是利古便明確的表示道,「接下來,我們就先待在這裡一段時間吧。」

...

哥吉拉Cwak

哥吉拉Cwak

大黑

大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