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七)


張樸:女人啊女人(連載之七)

掘出倫敦第一桶金

        科學家早就宣布,在男人的意識深處,是揮之不去的對新鮮女人的性沖動。裏根又怎能抵擋方方的秋波頻送!這次酒吧相會,他迫不及待要了方方的手機號,很快就約方方“再喝一杯”。方方找了個理由沒去,吊足了裏根的胃口。當裏根再次打電話來時,她不說接受,反提出想請裏根一塊參加某中國畫家的畫展開幕式。我猜測,方方是想讓裏根見識她也高雅,同時顯示了她握著主動權。
        方方並不急於和裏根上床,直到在裏根的幫助下,她買下她的第一處房產:一套兩室一廳的政府房。盡管方方既沒工作也沒收入,但裏根委托他的朋友,替方方偽造了全套文件,從銀行拿到全額貸款。這套房位於富人區,輕而易舉就能租個好價錢,使方方邊付貸款利息,還能掙到錢!
        雄心勃勃的方方瞄準了第二處房產,但這一次交易差點給裏根帶來滅頂之災!

風雲突變

        這天方方主動把裏根約到倫敦近郊的一家旅館,嘴上少不了甜言蜜語:我想妳了,我要妳了!但心裏卻琢磨著另一件事:她又看中了一處房產,急需裏根的幫忙。
        到倫敦的這兩年,方方的路並不平坦,但跟在日本的日子比,就很有成就感了。在日本時,她想倚仗那老頭兒的錢和關系網,發展自己的生意,最終除了兜裏添了點錢,便一無所獲了。如今她不僅靠朱迪相助,逼托馬斯上轎結婚,從而拿居留,有了在英國發展的平臺。還巧妙地捕獲到裏根這樣的關鍵情人,做她事業起飛的推力。
        裏根那裏隨時都有各種房產消息,供方方選擇。任何潛在的有利可圖,方方從不放過。一次,有棟兩層住宅的房主猝死,他的從國外趕來參加葬禮的孩子,急於賣房,價格低於市場平均價。方方立刻去看房,本已下決心要買的她,突然猶豫不決了,原因是住宅內部多年失修,顯得破舊不堪。方方正考慮找一家建築公司來估估裝修價,不等她找到,一天之內就被別人買走了。
        機會頓失,方方痛悔不已。裏根勸她別急,說眼下房市雖然在復蘇,但仍是賣方市場。不久,又有消息傳來,某套公寓因房主還不起貸款,被銀行沒收,交裏根所在公司拍賣。為了賣個好價,公司實行暗箱操作,不暴露各競爭者的出價。由於這套公寓位置好,底價不高,方方誌在必得。她想從裏根那裏探聽到最高出價,以打敗所有對手。
        這家旅館是兩人經常幽會的地方。一進房間方方就要求關掉手機,她不願讓突如其來的電話幹擾她的安排。方方放暗燈光,點亮隨身帶的蠟燭,還開了一瓶香檳酒。故意把氣氛營造得浪漫、輕松,以求最大的效果。       
        方方決定在做愛之後,再對裏根說出她的要求。做愛時方方嘴裏照舊哼哼唧唧,但心裏卻考慮著該怎樣跟裏根談。她沒註意到的是,裏根在做愛時也顯得心不在焉。剛一事畢,裏根就脫出身來,仿佛被人催促著,他匆忙進了洗澡間。
        聽著洗淋浴的嘩嘩水聲,方方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
        從洗澡間出來,裏根沒像往常那樣回到床上,而是開始穿衣服,紮領帶。方方掀開被子坐起來,吃驚地問:妳要走?這是怎麽回事?
        噢,是這樣的,裏根轉身望著她,略顯吞吐地說:我正想告訴妳。
        我不要聽!方方打斷他的話,她以為裏根忙著回公司辦事,生氣地說:連招呼也不打,說走就走,把我當成什麽人了?說到這兒她把口氣變柔和了些:別著急走嘛,我還有事找妳。
        我們分手吧。忽聽裏根說。
        方方以為聽錯了,直瞅著裏根,她心裏突然一陣慌亂:裏根的臉色、表情和目光,變得像陌生人一樣。
        我們今後不要再見面了。只聽裏根又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