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 104.大小姐都出馬了,誰敢不站妳這邊?

前情提要
103.國家機器在身體裡動得很厲害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04.大小姐都出馬了,誰敢不站妳這邊?

  推開門,阿司就站在門的另一端,泛著笑意,望著他。

  我回家了嗎?

  從來沒把這裡當過自己的家,但每一次,我還是回到這裡。

  感到慶幸,前後兩次我都選擇回來。

  而你們,都還在。

  「副總好,弟弟好。」

  小均丟下行李,恭敬有禮。

  因為站在大門迎接他的不只阿司,還有阿司他媽⋯⋯。

  「我現在是這個家的管家,不是一般人,你不能叫我阿司。」

  管家?

  那名以前常修理他的女管家早在幾年前就辭職回家。

  她是副總娘家的親戚,與副總情同姐妹,偏偏就在爸跑去美國找前妻那幾天,說話沒留神直接掃到副總的颱風尾,被副總羞辱幾句憤而辭職。

  少了管家阿姨,小均覺得空氣頓時清新。

  不過家裡也不如以往井然有序。

  小均相信以後還會更雜亂無章,因為副總誰不好找,竟然找了阿司當管家,標準的請鬼拿藥單。

  「你還沒稱呼我。」阿司一臉趾高氣揚。

  稱呼你什麼?管家嗎?管家算個職稱嗎?

  「陳先生你好。」

  阿司聽完一臉得意。

  「帶了什麼東西回來?放在門口很難看,全搬進內廳。」

  副總從頭到尾不發一語,好整以暇在一旁坐鎮,剩下全交給狐假虎威的新管家就行了。

  這麼多年過去,小均依舊忌憚副總,小小種子早已在心田茁壯成一棵大樹。

  識趣地獨自一人把東西全拖進內廳,內廳與外廳之間只隔著一道特製玻璃活動門。

  玻璃門正無言敞開著。

  副總隨著小均拖拉行李一路跟進內廳,照例坐在一邊,放手讓阿司發揮。

  你們母子突然默契十足,我感覺有點噁心。

  「外面的髒衣服不要穿進來,先換上這一套,快點。」

  我⋯⋯我是回到北監了嗎?

  如果等一下我聽到“轉身彎腰屁股翻開咳嗽”幾個字,姓齊的,我真的會扁你。

  小均接過衣服躲進廁所換上,換下來的衣服安分交給管家。

  阿司竟然直接將他衣服當垃圾扔進黑色大垃圾袋。

  幸好小均有先見之明,把有緒、雨勤買給他的衣服全捐出去。

  否則看到衣服有此下場,心裡也會怪怪的。

  身上穿著那對母子準備的新衣。

  衣服疑似睡衣還是病服之類的,顏色還真⋯⋯不可思議。

  算了,你老公穿得醜也是你眼睛在看,傷眼的人幸好不是我。

  「帶了什麼東西進門?全拿出來在地上整齊擺好。」

  咦?這⋯⋯這不是十八歲我剛來陳家發生的劇情嗎?只是當年站在面前的是副總與她的管家。

  小均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什麼藥,暫時乖乖配合。

  「手機跟皮夾交出來。」

  這種下馬威他經歷過,十幾年後人生歷經大風大浪,身心不脆弱,平心靜氣接受指令。

  「皮夾裡面錢怎麼那麼少?不是剛當過董事長跟總經理嗎?」

  ⋯⋯你要我怎麼回答你?

  「你的iphone怎麼那麼舊?螢幕有蜘蛛網還不換一台?」

  嫌它破?不是你送的嗎?
  
  「手機密碼呢?」

  「你會不會太過分?」

  「你說話怎麼那麼沒禮貌?」

  「陳先生,你最好別太過分。」

  「密碼多少!?」

  小均意識到這名囂張管家即將搜查他的手機,氣到表情都扭曲了。

  轉念一想,才剛回來還是避免生事,嘆了一口氣,終於讓步:
  「你的生日。」

  「我是問你密碼,不是⋯⋯。」

  阿司突然滿臉通紅,裝沒事低頭解開小均隱私。

  小均也有點不好意思,轉頭把家當一個個擺在地上,十八歲歷經過,還算駕輕就熟。

  看了手機簡訊跟照片,也看了通訊軟體的內容,阿司沒說什麼。

  小均已經刪掉手機裡所有“身教家”的訊息和照片,這次搬回陳家,小均處處小心。

  阿司還想給小均出什麼難題,偏偏小均到目前為止都很標準,除了女兒照片多到他不高興外,一時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這是我們家的平面圖,你的房間在這裡,把東西收收拿回你房間放好。」

  阿司虎頭蛇尾,沒等小均把家當擺完就草草要小均收回去。

  阿司和素歆互看了一眼,似乎提防有誰會突然出現。

  「對了,這是你的床單,記得自己換一換。」

  「床單?」

  「怎麼了?」

  「我有床?」

  「當然啦,本來要幫你挑雙人床的,不過⋯⋯媽建議還是給你買張單人的就好。」

  小均心想,你表情在可惜什麼?就算是張雙人床,你也沒種跳上來吧。

  大門傳來說話的聲音,阿司和素歆再度互看一眼。

  接著阿司突然像“著猴”似的,拚老命將地上雜物一股腦兒全掃進行李箱。

  爸回來了?

  小均聽到爸跟另一人笑語不斷,從門口走進外廳,緩緩接近。

  「爸。」

  小均愣住。

  怎麼還會有人喊他爸“爸”?

  這人絕對不是有緒,因為有緒不是女的。

  難道是阿司的前妻?還是有緒的太太?

  「聽說小均哥哥要搬來我們家,我好多年沒見到他了,他在裡面嗎?我等不及要見小均哥哥了!」

  這句話震住小均。

  十八歲那年,他來陳家那天,珈臻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小均記性好,悲慘人生的第一天更永生難忘,耳邊聽到的對話竟跟當年一字不差。

  阿司和副總表情也有點難看,卻不如小均吃驚。

  阿司不會知道珈臻那天說過什麼,副總就算聽過,事隔多年恐怕也記不得。

  怎麼回事?難道珈臻還活著?

  或者他有分不清楚夢境跟現實的毛病,他想起范榆筠提過他的毛病,莫非他其實從那一年根本沒有康復過?

  難道他一直困在陳家?

  那段為了阿司毅然離家,從此人生交了許多朋友:倪信、雨勤、老三、范榆筠⋯⋯。

  原來都是不存在的幻想朋友。

  他誤會了一切,誤會自己的夢境。

  他到底已經在自己的夢境活了多久?

  一年?五年?甚至更久更久⋯⋯。

  是否下一刻睜開眼,他的日子又回到原點?

  回到沒有尊嚴的地獄,繼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均有點驚慌,他以為自己早就脫離苦海,萬一醒來發現做了一場好長的夢,日子還得繼續過,他⋯⋯他該怎麼辦?

  應該會撐不下去。

  跟有緒發生感情是一場夢,跟阿司戀愛是一場夢,什麼都是夢,清醒後,現實只剩殘酷跟絕望,那他⋯⋯。

  算了吧,不是早就自殺過好幾次,哪一次成功的?

  只是被剝奪更多東西,搞到最後,房間裡連個長條狀的東西都找不到,指甲也是剛長出一點就被剪掉。

  算了吧,只要自己永遠別醒來,別人能拿他怎麼辦?

  就算要無所不用其極折磨他,前提還是得建立在他是清醒的吧。

  在泰鎂當總裁的這幾年,爸試探問過他,這麼多年是不是故意裝瘋?

  小均也說不上來,那些年他只覺得,清醒做人很痛苦,他只是想減輕痛苦。

  乃嵐一走進飯廳,見到小均的物品狼狽一地,跟在乃嵐身邊的女子愣了一下:
  「小均哥哥呢?」

  阿司沒好氣,狠狠瞪了她一眼。

  在兩人走進內廳的短短幾步路,小均已經用旁邊的床單將身體深深埋藏起來。

  包著床單的小均縮在桌子底,像隻無助迷路的小動物。

  阿司十分懊悔,沒想到竟然玩過頭,害小均回來第一天就發作。

  「小均哥哥幹嘛把自己藏起來?」

  「他害羞啊。」

  阿司沒空後悔,他得先把小均弄回房間。

  不想小均再被別人指指點點,幸好小均房間不用爬樓梯。

  「在旁邊看戲啊?不會過來幫個忙?」

  阿司和妹妹兩人笨手笨腳,終於勉強把小均搬回房裡。

  「小均的狀況很奇妙,他沒昏睡也沒清醒,處於一個跟對外失聯的狀況,不過別擔心,等一下就恢復了。」

  阿司冷靜跟父母解釋小均的狀況,有種見慣不怪的從容。

  乃嵐氣到不知道該拿小均怎麼辦,繃著臉。

  沒想到自己一回家見到小均的第一眼,小均是被人抬進房間的。

  在房間的小均仍舊詭異躲在床單底下,沒有好轉跡象。

  乃嵐看了一眼就冷哼一聲,轉身離開小均房間。

  素歆也沒預料擺出這陣仗,會讓事情演變成這樣。

  現在乃嵐已經不太信任她,她不想落個害小均發作的罪名,尤其齊家的人已經侵門踏戶,她不願授人以柄。

  素歆顧不得還有旁人在場,乃嵐前腳剛走,素歆立刻心慌撥了電話:
  「有緒,你不是說今天會回家一趟嗎?你人到哪了?」

  有緒在電話那頭沉靜反問:
  「家裡有狀況?」

  素歆當著外人的面也不好說,支支吾吾:
  「總之你快回來。」

  電話剛斷,有緒幾乎是同一時間出現在小均房門外。

  阿司心想:哇!這人該不會一直偷偷躲在廁所,接到電話才跑出來吧。

  小均出事,除了乃嵐,一群人正守在小均房間。

  有緒一反常態,光站在門口死都不靠近。

  「二哥,你回來了!」

  妹妹熱情的上前打招呼,有緒直接無視。

  阿司束手無策,雖然不願有緒介入,可事情是他惹出來的,現在家裡這麼多眼睛盯著小均,不能像在高雄的時候,小均愛怎麼發作就任由他發。

  “小均又發作了,我該怎麼做?”

  有緒收到阿司的LINE。立刻回他:“去死不會?”

  剛發完立即後悔,他回收訊息。

  家裡目前有外人在,他還是得先忍一忍,暫時與阿司同一陣線。

  “有個方法,你只要在小均耳邊說『我愛你』他就會醒來。”

  阿司回了一個頭頂大問號的小狗貼圖。

  “要做不做隨便你,下個月他總會醒來。”

  阿司怎麼可能等一個月?小均好不容易才回他身邊。

  只好硬著頭皮湊到小均耳邊,在有緒媽跟妹妹的眼皮下,害羞的呢喃:
  “我愛你喔”。

  床單裡面的小均有點反應了,阿司又驚又喜。

  他剛剛說的那麼小聲小均竟然也聽得見?以前在高雄說得更肉麻,就奇怪那時的小均怎麼完全沒反應。

  有緒面無表情掃了兩眼就離開。

  爸爸坐在客廳,一看見他立即詢問小均狀況。

  「小均應該已經醒了,這次被魏雨勤以精神病的理由離掉,他打擊不小,沒事的,爸。」

  「這幾年不好好的,怎麼阿司一回來就突然發病?還搞到弄家散體。」

  有緒勉強笑了笑,不發表意見,只是慢慢往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裡?」

  「爸,雨勤還在家等我吃飯。」

  乃嵐大奇,雨勤什麼時候變成有緒的老婆?

  也不拆穿兒子失言:
  「打電話跟若茵說一聲,說我要你留下來吃飯,家裡難得大家都在,真的很難得。」

  爸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有緒只能點頭。

  素歆先從小均房間走出來,接著是那個女人。

  兩個女人前後走進廚房,家裡已經沒有外傭,阿司煮飯聽說好拉,難道這女人今天要幫他們煮飯?嘖嘖嘖,真看不出來。

  待在房裡的兩人都跑出來煮飯,看來小均應該已經醒了。

  能不醒嗎?

  他跟寵物心靈相通,看到阿司對小均說出那三個字,他的情緒連帶刺激小均身上的二分之一。

  原本只是理論,從沒拿寶貝寵物實驗過。

  反正現在已經不是什麼寶貝,就隨便實驗一下,沒想到竟然還成功了,不如趁機申請專利看能不能發筆橫財。

  有緒假裝低頭看手機,實際上,腦袋一片空白。

  「爸,若茵說汪洋肚子疼得很厲害,要我載他去醫院。」

  「你們到底餵汪洋吃什麼,怎麼突然鬧肚子疼?」

  「還沒回去不清楚。」

  「好好,你快回去,小心開車。」

  「幫我跟媽說一聲。」

  房間只剩小均和齊司了吧?

  有齊司在,小均應該還能留在房裡多蘑菇幾分鐘。

  大好時機,有緒急忙撤退。

  當小均從房間走出來時,大門正好完全闔上。

  抬頭掃了那抹身形,跟那年那天在有緒家的寵物房見到的背影一模一樣。

  轉瞬消失也是一樣。

  乃嵐問了小均幾句話,小均還沒回答,阿司突然跑來請爸去書房接電話。

  剩小均獨自站在沙發旁,帶著發作後特有的恍神。

  有人像物色好時機,款步從廚房走出來。

  「Beck, 你還好吧?」

  問話的人柔聲細語,站在小均面前,帶著微笑。

  留在恍惚神情中,小均溫吞吞抬眼看了那人一眼,反應遲鈍:
  「好久不見,怎麼又更漂亮了?」

  小均語速很慢,感覺自己的身心還沒恢復狀態。

  「一見面就把我誇的,鏡子聽了都要破了。」

  「那就是鏡子太色,這樣可不行。」

  「哥也很色。」

  「喔?」

  「看自己的弟弟眼神特別色。」

  「還好吧,我也是用這種眼神看爸的。」

  兩人互相調侃幾句後,妹妹突然正色道:
  「今天的事對不起。」

  「一看到妳,我什麼都計較不起來了。」

  何況妳今天還差點替我把人騙回來了⋯⋯。

  「要是真心原諒我,萬一明天見我被人欺負會站在我這一邊嗎?」

  「齊大小姐都出馬了,誰敢不站妳這邊。」

下一章

105.最慘就是死在你們媽媽手裡,這就是貪心的下場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27 20:44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