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 105.最慘大概是死在你們媽媽手裡,這就是貪心的下場

我又陷入審文地獄...


前情提要:
104.大小姐都出馬了,誰敢不站妳這邊?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05.最慘大概是死在你們媽媽手裡,這就是貪心的下場

  「衛生紙沒了,小均,我便到一半快給我衛生紙!」

  「怎麼可能又沒衛生紙了?究竟被你吞去哪裡了?」

  「真的沒了,不信你進來看。」

  小均沒好氣,從廁所門縫遞進去一包東西,順便壓低聲音:
  「雖然我更不容易吞,不過還是請你放過衛生紙。」

  「哼,我不想理你,誰叫你昨天站在Cindy那邊。」

  「別整天跟自己妹妹吵架,你不知道我在這個家很弱勢嗎?」

  「她才不是我妹妹!」

  「唉,這種話也說那麼大聲,果然白目。」

  忍不住心想:我在這家唯一的依靠簡直白到快發黑,未來日子註定黯淡無光了。

  「我們為什麼不搬出去⋯⋯。」

  小均用眼神定定看著他,阿司悻悻然收口。

  「送衛生紙太久很不自然,我先走了。」

  可惡,別走啊,小均我好想抱你啊。

  理論上小均沒有任意離開房間的自由,這是他留在陳家的代價。

  暫時還能在家亂跑是拜回家第一天就發作所賜。

  他的房間現在正在改裝潢,暫時關不了他。

  阿司洗完手,跑出來嘆了一口氣,陪小均蹲在家裡一角,兩眼無神盯著工人裝修:
  「真的要把這片牆打掉裝上玻璃牆面嗎?」

  「陳先生,到時就麻煩您請勿拍打餵食囉。」

  「你的房間牆變成透明的,我們什麼事都不能做了啦。」

  「你想做什麼?」

  「做以前我們常做的事啊。不然趁家裡沒人你溜進我房間?」

  「樓上是我的禁區,我最多只能在樓下活動。」

  「偷偷上樓會被他們發現嗎?」

  「問得好,我正在研究。」

  小均蹲在一旁抬眼打量著樓上,有緒的房間在樓上,小均正在計畫如何潛入他房間。

  「小均,你為什麼要讓魏家人造謠說你精神病發作?」

  「這是我跟雨勤協議好的離婚理由。」

  「你明明很正常,為什麼還要裝病?」

  「因為這是最快離婚的方式,也能保全雨勤的面子,兩個家族親友人數多到嚇人,一圈又一圈,可惜他們是企業家又不是神醫,雨勤金枝玉葉的,誰忍心勸她繼續跟思覺失調的老公在一起?」

  「我又沒催你,你這樣會影響你未來前途,你為什麼要這麼衝動?可以告訴我真正的理由嗎?」

  「你消失四年,我不想繼續忍受下去。」

  阿司認為這不是小均真正的理由,他們現在雖然比肩而立,卻什麼事也不能做。

  直覺告訴阿司,小均是為了一個急迫的理由回陳家,但他想不出為什麼。

  「因為Cindy嗎?」

  「嗯?」

  「你離開泰鎂沒幾天,Cindy突然出國跑來我們家借住,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計畫?」

  「我目前走一步算一步,哪有什麼計畫。」

  至於Cindy在這節骨眼突然冒出來跟陳家裝熱絡,內情似乎不單純,只是目前還沒機會接觸,不知她葫蘆裡賣什麼藥。

  「啊?你不是跟齊家約好的嗎?」

  「當然不是啊,我也好奇她的動機,只是我目前自身難保,先習慣被關在玻璃動物園吃喝拉撒睡再說吧。」

  「你打算在這裡待多久?」

  「我不知道,但我想回元技。」

  「果然不出我所料,哥。」

  「嗯?」

  「你是為了陳有緒吧?陳有均。」

  在被副總監聽的情況下還跟我掏心掏肺,唉⋯⋯。

  「是,我已經跟他鬧翻了。」

  「為什麼?」

  「因為你回來了,我理所當然會跟你結盟同一個陣線,他氣我背叛了他。」

  「這幾年你們兩個到底幹了什麼好事?」

  「阿司⋯⋯。」

  媽啊,這個人神經好粗,你不知道你媽是監聽高手嗎?

  「我已經離開你四年,你愛跟誰在一起我也管不著,你心裡是不是這樣想的?」

  「我們是我們,他是他,你為什麼總要把我們拆開,硬是把他插進來?你這樣吃你兩個哥哥的醋好嗎?萬一我被人當成變態獸兄,下半輩子大概都要被關在你眼前的玻璃魚缸裡游來游去,這樣有點慘耶。」

  阿司心裡十分矛盾,這兩人明明就背著他幹了不可告人的事,可是他如果繼續追究下去,直覺小均會出事。

  「對不起,看到你們感情太好,我吃味了。」

  見阿司暫時放他一馬,小均心底鬆了一口氣,差點就要死在他媽手裡。

  小均不相信副總特地準備一套很像病服的睡衣,上面會不動點小手腳。

  只是他懶得研究,不想整天活得神經兮兮,也不願阿司陪他草木皆兵。

  反正⋯⋯最慘大概是死在你們媽媽手裡,這就是貪心的下場,後人要引以為鑑啊。

  「哥哥,這四年你過得好嗎?」

  「還不錯,吃好,穿好,住好,就是睡不好⋯⋯。」

  「睡不好?你又失眠嗎?」

  「幸好最近又能睡了。」

  小均專注盯著他跟阿司兩人的影子,阿司視線跟過去,見小均把自己的影子輕輕枕在自己的影子上。

  阿司看懂了,全身莫名就熱了起來。

  妹妹在家,阿司擔心他們在家的一舉一動會被看光光,只能努力保持冷靜,避免曖昧動作。

  見小均起身,阿司很怕他突然消失:
  「小均,你要去哪裡?」

  「晚餐前爸會檢查我的作業,我一個字都還沒寫。」

  「你還沒寫?快點快點,到我房間寫。」

  「不行啦,要是我一踩上樓梯警報器亂響怎麼辦?」

  阿司猶豫了一下,那家人好像挺變態,還是別大意。

  最後兩人依偎在客廳地板上,阿司聚精會神盯著小均一筆一畫在格子簿寫字。

  阿司注意到小均改回用左手寫字,開心他還是以前的小均,卻趁他不在的四年做出相當可惡的事情。

  「你在寫什麼?我怎麼都看不懂?」

  「心經。」

  「心經?那是佛教的嗎?」

  小均難以回答:
  「算是吧。」

  「為什麼爸要你背佛經?」

  「爸沒說要交什麼作業給他,應該是讓我自由發揮,依我現在狀況只能努力默寫心經。」

  「為什麼?因為爸很喜歡嗎?」

  阿司探頭努力研究。

  小均推開阿司:
  「不要一直過來了,我已經很努力抄心經避免獸性大發,你別再火上加油。」

  阿司一聽,羞到拿本雜誌企圖遮住自己通紅的臉。

  「不行了,我要換條褲子。」

  「怎麼了?」

  「你的臉跟色情書刊效果差不多,借過,我真的得換了。」

  「兩位哥哥你們在幹嘛。」

  穿戴整齊的羽喬笑盈盈走下樓,截住小均的去路。

  「Cindy妳要出門?」

  「是“我們”要出門,Beck。爸叫我帶你回診,你不介意提早出門陪我逛逛吧?」

  「等等!我帶小均回診就行了,妳又不認識路。」

  「你不用帶你兒子回診嗎?」

  「要啊,哥哥跟兒子我一起帶啊。」

  「裝潢工人還在忙,你還是先看家,等我帶哥哥回來再換你出門,byebye囉。」

  羽喬不給阿司任何上訴的機會,拉著小均就往外跑。

  小均還來不及換褲子,人就被羽喬帶出場了。

  兩人在車上隨意閒聊,羽喬也順其自然,不刻意多問。

  「離我看診還有一點時間,妳想先去哪逛?」

  「那家店看起來不錯,陪我進去逛逛。」

  一個小時後,羽喬和小均提著大包小包出來。

  羽喬還幫小均買了幾件新衣,小均索性直接換上,趁機擺脫副總的病服,直接塞進後車廂讓衣服玩密室逃脫。

  兩人再度上車,終於話變多了,聊著媽媽的近況,聊著小均離婚的原因,就是互不打聽彼此跑回陳家的理由。

  「Beck, 時間還早,你可以帶我去一個地方嗎?」

  「帶妳去好幾個地方都沒問題。」

  「那我想先去元技一趟。」

  「嗯?」

  小均正想開口再問,羽喬對他比“等一下,我接個電話”的手勢。

  聽出羽喬正在跟爸通電話,爸似乎找人帶羽喬去看結婚場地,那家飯店正好是小均與雨勤當年結婚宴客的地點。

  「妳真的要回台灣補辦婚禮?」

  「難道還騙你?你辦婚禮的飯店我覺得不錯,等一下爸會派人下樓陪我們一起看場地。」

  為了補辦婚禮特定飛回台灣一趟,目前借住爸家,甚至就睡在珈臻房間。

  小均一直認為羽喬另有計畫,不過既然人家劇本寫得那麼細膩,連挑選婚宴地點等細節都注意到了,小均就很配合陪她演下去。

  只是不知為什麼編劇獨漏妹夫這個重要角色。

  「要看場地我載妳去就好,怎麼又跑來元技載人,等會不是又要繞過來把人還回去?」

  「多個人陪著看,可以多出點意見。」羽喬四兩撥千斤,不多作解釋。

  那間飯店出過什麼事?小均想不到,除了阿司曾在那間飯店被上過身⋯⋯。

  儘管不解,但難得能出門放風,就算整個台北市繞一圈小均也沒意見。

  小均把車停在路邊等了很久,爸派的人終於下樓了,敲敲車窗,表情有點不情願。

  羽喬笑了笑不以為意,按下玻璃車窗,熱絡對他比比副駕駛座的位置。

  那人用力打開車門,見到駕駛座上的小均突然頓住,進退兩難。

下一章
106.主人,我褲子濕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20 09:2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