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第五章(全)

是的,終於又到了再次放送的時間了。



雖然不曉得你們看得爽不爽啦...但是現在要公布一個壞消息:因為實在沒有靈感的關係,這禮拜一、二、三都沒有接著更新,導致至今,進度仍然落後當中。所以,這次之後,還能不能如期更第六章呢,無法確定,只能說盡力而為了(目前鏡文學也才剛更完第五章節呢)

不過安內啦,我可不想為了迅速更完這個小說,繼而導致小說的品質變得慘不忍睹。

所以......將就一點看唄~

─────────────────────────────────────────────────
第伍章─協會密訪計劃

到了隔天的11點整...

「我的天啊!!!」一個驚天之聲在喧鬧的永和區中穿插出來。

原來是吳吉羅睡過頭了。

而且更慘的是,他今天上午正好要去新莊工業區的一間工廠面試,所以他非常緊張的叫道:「我居然又遲到了...等於是我放了工廠老闆一個鴿子啊~~!!」

「幹嘛?」此時站在他床頭的哥吉拉一臉疑惑的問道。

「唉...」已經無言的吳吉羅,癱在床上,並哀傷的表示道,「今天8點半我要去新莊工業區的一間工廠面試,然而...我已經嚴重遲到,現在八成也已經來不及了。」

「啊不就好棒棒,」哥吉拉見狀後冷語表示道,「嘖嘖嘖...可憐啊~!」

「仨小?!」吳吉羅聽狀後立刻怒斥道,「我已經夠慘了,你還要繼續靠北我嗎?」

「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老子的訓練期間給我幹些有的沒的,」哥吉拉接著回覆道。

叮~

被哥吉拉這麼一說後,吳吉羅的臉色更差了。

「放心吧,」此時哥吉拉輕鬆的表示道,「我重新評估了一下你的能耐,本神認為...先提提你的膽子吧。」

「啊?那...那你要怎麼練我的膽子?」吳吉羅聽狀後疑惑道。

「準備走吧,」於是哥吉拉便離開了吳吉羅的房間。

「???」然吳吉羅聽狀後,一堆的黑人問號浮在他滿滿的疑惑之臉上。



「這次你又要我去哪裡?」吳吉羅問道。

「要不給我看看地圖吧,免得我帶錯路,」哥吉拉提議道,「拿來吧。」

於是吳吉羅便給哥吉拉翻了翻地圖。

「就在這裡,」哥吉拉指著地圖的那個地方表示道。

在此指澎湖群島的西南沿海處。

「嗯嗯嗯~~~?!!」這下吳吉羅的臉情更加黯淡了,他並不希望去這麼遠的地方,排除掉錢的問題,之前摔倒的地方至今仍在隱隱作痛,於是他急著求情道,「那個...哥佬,能不能...先別那麼急,我...背後還在隱隱作痛呢,而且...到現在我也還沒有收入,這麼迅速的花錢下去,我會沒錢的,倒是我這不就又回到以前了嗎?」

「免啦,走,路上慢慢養就行,」然哥吉拉仍是態度輕鬆的表示,「況且...這一次重點是咱們是要去冒險,打怪物只是次要而已。」

「冒險?」吳吉羅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哥吉拉聽狀後便接著回應道:「嗯,說不定...你還能挖到一些好料的東西呢~,至於是啥我就不知道了。」

「喔...照你這麼說的話...」被哥吉拉這麼一「慫恿」,吳吉羅心裡有數不盡的期待道,「我也有一夜致富的機會了嗎?喔喔~~!」

然而這種夢想對哥吉拉來說是完全沒有用的,所以他也就一臉無言的催促:「喔屁喔?走了啦,死要錢的!」



台北車站B4那邊,吳吉羅剛從捷運下車,心裡正在心想著那裡會有什麼寶藏的時候,其實哥吉拉要再一次的立刻出去,也有其目的所在,而這個目的非常簡單,就是趁吳吉羅在火車上的時候,溜到所謂的世界英雄協會去看個究竟。

「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名字中二的協會,究竟值不值得我主人來報名...」哥吉拉如此的心想道,「我可不會讓我的主人吃虧的...就算是個好協會,裡面的那些英雄也就不一定了,且看老子這次「出訪」的結果,看看是否算是滿意,或者純粹垃圾。」

......

「話說...呃,是搭區間嗎?你可別自作主張喔,」此時吳吉羅有些不安的表示,因為他甚怕沒有錢的觀念的哥吉拉會亂花一通,「你可別給我花在莒光,甚至自強喔,我會死喔~(此時吳吉羅心裡os:他應該不會給我塞在貴族火車俱樂部的其一去吧~?)」

「啊?」然哥吉拉一臉一頭霧水的樣子,且有些不解的問道,「何必活的這麼辛苦,主人?」

聽到此話後的吳吉羅,臉色瞬間再次慘白,他十分不安的問道:「不會吧?...你...你已經買好票了...到哪裡的...呃不,你買什麼型號的車?」

而哥吉拉用右手抓了抓左手臂的癢後,便一副輕鬆之態表示:「國勇啊。」

吳吉羅聽狀後,臉已經處於快要崩潰的表情。

「呵呵呵~~開玩笑啦,不是國勇啦,」哥吉拉見狀後便笑了幾聲後,並如實說道,「自強而已啦,到台中而已。」

「...呵呵...」而吳吉羅只是冷笑了一番,因為都很貴,尤其台北到台中,用自強來算,自由座至少450新美元,對號入座便是490新美元。

後來哥吉拉又接著說道,吳吉羅的臉已經不知道慘的多慘了:「喔,然後還是對號入座,然後順便給你訂了火車便當,所以再加上20新美元,510新美元而已,不算貴呀。」

「......」

嗶~~~~~(嗶之聲由哥吉拉親自配音...)

台北車站之B2,吳吉羅正在等待下午14:15到達的自強號,而且是非常不情願的等待著,因為哥吉拉不讓他退票,所以...呵呵,你懂的。

「我有點小小的好奇,」此時哥吉拉開口問道,「你們台灣的通貨膨脹為何會發生來者?我記得...你們這裡不是OK的很嗎?」

「那也是以前啊,」吳吉羅聽狀後表示道,「還不是因為稍早發生的世界大戰的關係,不僅差點拖垮了我們,現在還通貨膨脹了,好家在,我們已經遇過一次了,所以我們知道怎麼應對,不然的話,我可能連吃個飯都不能吃了。」

「沒有這麼誇張吧?」哥吉拉聽狀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道,因為他覺得應該不會這麼誇張,「要是那樣子的話,你應該已經自縊了才對。」

「...我居然被你想的那麼懦弱嗎?」吳吉羅無言的喃喃道。

「沒辦法啊,誰叫你之前是小女生,」哥吉拉聽狀後便如此的開玩笑道。

被此話之譏道,自然就是吳吉羅不爽的叫著:「靠北啊!...」

然後,一堆人看著吳吉羅,吳吉羅才意識到...哥吉拉不再外面...

嗶~~~~~(嗶之聲由哥吉拉親自配音...)

「呵呵呵~別垂頭喪氣了,最起碼你還有一個勉強豐盛的午餐,」哥吉拉「幸災樂禍」的樂觀道,「反正...冒險嘛,總會看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你就當作在過渡中吧~(實際上哥吉拉的心裡os:好險我不是人類...要不然我這種花法應該很快就掛點了...呵呵~)」

「唉...苦啊...」而吳吉羅也只能默默的哀嘆著,「現在連一隻哥吉拉也都來欺侮我了...」

...

「有這麼跨張嗎?」哥吉拉見狀後有些疑惑且不解的心想道。不過後來仔細想了想,若他是吳吉羅的話...其實也理所當然,「......嗯,好吧。」

於是哥吉拉便安慰安慰吳吉羅道:「好好好,主人,以後你要怎麼花,都給你做主吧,反正我也用不到,我也不會再亂花了,行吧,嗯?」

「算了,沒事,下不為例就行,」不過吳吉羅仍然有些哀嘆的回應,「我想先靜一會兒...」

...

「這時候你生我氣,從你的角度來想,其實也再正常不過了...」哥吉拉見狀後心想道,「好吧,那麼也就趁你靜下心來之前,順路看看你未來要待的協會吧。」

不久後,一台自強號列車來了,不過是海線的車子。

吳吉羅見狀之後便也沒有起身上車,哥吉拉見狀倒是有些疑惑的心想著:「海線?什麼意思啊?開到海裡的列車嗎?」

此時吳吉羅說話了,正好提點了哥吉拉的疑惑:「我們不是做海線喔,海線到不了台中,要搭山線才到的了。」

「喔...」哥吉拉聽狀後,...反而更不懂了,不過最起碼知道不能坐錯車就對了。

過了許久之後,差不多經過兩三台區間的車子後,在幾乎沒什麼人的月台上,山線往屏東的自強號來了。於是吳吉羅便上了8號車廂了,並對號入座完畢。他的座位乃從前面計算起的左側第三排之靠窗之位。

等到吳吉羅坐好之後,哥吉拉便表示道:「那麼你就在這兒好生休息,我先去其他地方溜達了,我不在的期間,照顧好你自己,千萬不要因為拗脾氣而不吃不喝。」

「喔,」吳吉羅聽狀後有些不解的應聲後便問道,「你要去哪?」

「溜達,你知道的,我想去哪就去哪,」哥吉拉用了難得風趣的口音回應,「反正兩小時後,若非非常狀態,我一定會準時回來的,就這麼定了,掰。」

然後哥吉拉就消失了,完全不等吳吉羅回應。

「真是的...」不過這樣也好,也給吳吉羅他自己喘口氣,便默默的喃喃自語道,「希望你不會又弄出什麼事情來...」

※※

卻說...以色列耶路撒冷那邊,協會大廣場外...

整座英雄協會跟其臨近廣場就在大寺廟之對面,雖然相隔甚遠,但是一個在最南方,一個在最北方,剛好西方為耶路撒冷國際機場,東方為耶路撒冷歷史建築保留區,四個極端都有協會的防護存在,並成犄角之勢,可有相互幫助的作用。

更奇異的是,以色列更被譽為防禦最為慎密的非戰區,畢竟是世界英雄協會的所在地嘛...

然而,對於哥吉拉來說,闖入這裡是再輕鬆不過的事情了。

「想不到這裡的防禦居然如此的低,枉我心中有些期待,」哥吉拉如此的失望道。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處於所謂的「絕對匿蹤」狀態,所以任何人都追蹤不到哥吉拉。

而且此時這裡處於接近天亮的時候,更讓哥吉拉對此覺得可笑。

...

此時哥吉拉感知遠方不遠處,有一火球正在往這裡靠近。

只見那火球在不久之後,便墜落在廣場中央,沿途,不少的飛彈發射,然而都被那個火球打掉或者融化自爆了。

「還要躲喔?嘖嘖嘖...」然哥吉拉見狀仍是看不上眼的邊搖頭邊道,「不直接吸收攻擊,反而還要...」

然而,哥吉拉話還沒說完,因墜落而造成的震波及沙塵瞬間籠蓋著哥吉拉,哥吉拉因而吃了不少的沙塵,也被迫低下身子避免被震波影響。

「...(吐)...」哥吉拉感覺到有沙塵跑進他嘴巴中,便立刻趕快吐出來。雖然已經處於絕對匿蹤狀態,仍然會被隨時發生的突發狀況而吃虧,畢竟,強大的傢伙們(指怪獸)仍然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很簡單,他能量太強大了,稍有不慎,便露出馬腳了。

當然,對於人類來講,則是完全相反,因為他們根本感知不到哥吉拉。

「依照其力量以及速度來看,在人類中也算是少見了,」哥吉拉見狀心想道,「且看下去吧...」

等到沙塵逐漸的散去的同時,不少協會的保安人員也在紛紛跑過來。

他們都看似壯碩,但是能量卻遠低於那個能力者。

再過不久後,那個能力者的真面目便顯現出來了,瞬間讓哥吉拉傻眼。

只見那個能力者...身高只有147公分,也就算了,還是個女生。一位穿著粉色的連身裙,身形瘦小、褐色且內翹的短髮、褐色瞳孔,然後小嘴小鼻...分明就是小女生之形象,喔旁邊雙手上還冒著火。(以上敘述為哥吉拉所想的)

「幹,我是不是自打自己臉?」哥吉拉見狀後心裡有些「愧疚」吳吉羅道,「居然把你比喻成小女生,若是如此...那主人你也未免太高、太壯了...真抱歉主人,你應該只是一般女生變性過來的而已...」

至於此時的吳吉羅那邊,他感覺耳朵突然有點癢癢的,便揉了一下下耳朵,並心裡疑惑道:「怎麼耳朵突然癢起來...?該不會哥吉拉又趁機講我壞話吧?」



不久後,那女的甩了甩雙手,火便被她甩熄了。此時哥吉拉也注意到那小女生的袖子有被火燒過的痕跡。

「突然有點好奇那隻小女生是不是跟那隻大火鳥拉頓同樣是火山之火...似乎不太像呢,」哥吉拉心中好奇的自問道。

「妳是何人?」此時其中一位臉有被掛彩的一個壯男大聲問道,「來這裡幹什麼?」

「嗓門大了不起,」一旁的哥吉拉聽狀後心裡冷語道,「粗鄙之廢物,大聲有屁用一樣。」

不久之後,那個小女生一臉不屑的回應著,態度甚是傲驕:「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來看看協會的大略位置在哪裡而已。」

「跟主人講的話不一樣,」哥吉拉察覺到了那小女生講的語言跟吳吉羅並不一樣。

沒錯,畢竟國籍的不同,一個from島國—大日本(小女生),另一隻則是from代號蕃薯島之台灣(吳吉羅,也就是主人)。(以上都依哥吉拉可能會想出來的解釋方法所敘述)

「啊?」那個壯男聽狀後,有些疑惑,但也更加憤然的怒道,「這裡豈是妳想來就來的,這裡可是國際機關的廣場,雖然開放外人進出此廣場,但是現在妳可是破壞了廣場的磁磚啊!」

「唉...煩死了,」那小女生也十分不耐煩的怒道,此時她附近約10尺之內的體感溫度增高了許多。

起初那個壯男只是感覺到突然的悶熱,「呃...好熱...」然而很快就不是了,因為急速增高的溫度,壯男立刻慌張的叫道,「不對,好燙啊~!!」

其他人同樣也感覺到了,於是便趕緊逃亡去了,那個壯男則運氣不佳的,被那個小女生給活活燙死了。

「呵呵笑死,」哥吉拉見狀後笑了幾聲,並一副輕鬆之態喃喃自語著,「活該被針對、燒死。」

大概是因為過熱的關係,協會的警報聲頓時大響,宏亮的聲響,讓哥吉拉被迫關閉自己的耳朵。

「唉...」至於那個小女生,不爽的嘆了口氣,開始雜念了起來,「這就是世界英雄協會所謂的待客之道喔?真的是差勁的要死,虧我還為了進去這個協會而退學,還被我爸碎念了一段時間...真的是太過分了。他們這群目中無人的混蛋就是這樣子對待還沒進入協會的新人嗎?真的是討厭死了...」

「Innnnnn......(心中不耐煩的怒火積累中)」聽著聽著,哥吉拉也不耐煩的在心中吼道,「講夠了沒,死婊子,話那麼多做三小?」

不過就算他小聲低吼,外面警報聲,基本上也能蓋住哥吉拉的低吼。

「Gonnnnn~~~~~~!!!!!」突然小女生聽到一聲巨響,幾秒之後,警報聲沒了,附近仍然可發亮的路燈也都爛了,整個耶路撒冷都進入大停電狀態。

呃不,是整個方圓30公里內的一切電力設施、發電設施全部陣亡。而這都是哥吉拉做的。

...

小女生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的異狀,雖然...差不多天亮了,但是任何的電力可都被哥吉拉的絕對干擾給徹底陣亡了。

不過她似乎也沒有特別警惕這個異狀,而是仍是有些不高興的喃喃著:「今天的麻煩事真多...我也沒心情去參觀協會了,真是討厭...」

「碰~~~~......咻咻咻~~~!!!」此時碰的一聲巨響,哥吉拉再次關閉耳朵,而小女生則是一聲巨響後,雙手噴出高強度烈火,飛到很遠的東北方天空去了。

...

「嗯,看到小女生的內褲了,」哥吉拉則是一直看著那小女生,默默的脫口表示......

「...話說我幹嘛注意這個東西來者?!」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讓我分析分析剛剛的狀況...」此時哥吉拉開始細細的分析著剛剛的那個小女生,「可以明顯的,那個女的是個粗心鬼,同時也是個容易輕敵的傢伙,從剛剛我爆出的絕對干擾。就可以看的出來,她只會對方眼前的敵人,無形的敵人,她根本連鳥都不鳥。無形的敵人,看似幾乎無害,實際上才是最危險的敵人。無疑的,她是個傲驕小菜鳥一隻,並且帶著近乎無藥可救的差勁之警覺性,不粗心大意才有鬼。」

碎念著碎念著,哥吉拉察覺到世界英雄協會暨其廣場的電力都恢復通電了,哥吉拉見狀心想道:「看來有個電系,救了協會,但是救不到整座城市,還是他只是試探剛剛的絕對干擾的衝擊波?」

...

哥吉拉逐漸的走到協會的大門口前一公尺處,並且未走到監視器可看見的範圍,默默的看著這個門,許久後,他便瞬移進去了。

當哥吉拉瞬移進去後,他立刻感覺到右後方的動靜,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正在警戒的感覺。

※※

卻說哥吉拉以最快速的速度瞬移到裡面的同時,卻瞬間感應到警戒的狀態...

只見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人蹲在路中央正在四處張望著附近的動靜,而他剛剛似乎正在維護著他製造出來的陷阱。

「這才像話嘛,雖然你再怎麼多疑也沒用就是了,」哥吉拉見狀後心想譏笑道,「畢竟,老子我可是神啊~」

卻說那個人,為精英級的英雄,稍微清楚一點的話,他其實是準強者級,於第四屆選拔中,距離進入強者級英雄的門檻僅有一步之差,from印度的邦加羅爾,為24歲的深敵褐色的男性書呆子英雄。

此時那個人拿起一個黑色遙控器,並且按下諸多按鈕中的藍色按鈕,很快的,某個位於牆上的機關出現了一個洞口,並且很快的,滑出了一顆彈珠。

「我去!」哥吉拉見狀不秒,立刻再次瞬移到其他地方去。

雖然說是絕對匿蹤,但是說白了,哥吉拉只能躲過有生命的東西,但是如果有非生命的物體靠近,那個東西將會直接撞上哥吉拉。如果這時還有旁人在看的話...呵呵~

好哩嘎哉,哥吉拉已經察覺到異常,於是便再次瞬移走了。最終那個印度英雄仍然沒有發現到哥吉拉的存在,於是便繼續維護他的陷阱了。

但壞消息是,因為哥吉拉對周遭環境不熟,他瞬移的地方,將從安全變成隨機,等於是自身的安不安全,全靠運氣之神眷顧不眷顧他了。

慶幸的是,哥吉拉的運氣很好,瞬移到了算是安全的地方,但是不幸的是,他瞬移到了有些狹窄的地方。

只見...這裡的環境為培養植物的區域,哥吉拉所在的區域,是一般的區域,對面的區域則為特殊的植物培養室。

哥吉拉見狀一堆的植物其中,看到有菊花、蓮花、玫瑰、牡丹、蒲公英等等尋常花草,還有其他種類的花草。然而他又用了穿透眼,看看其他的區域,此時他看上一處寒冷到已經結霜的區域,於是便瞬移到那裡去。

只見...那裡雖說寒冷,但是就是有某些植物越冷開花越盛,其中哥吉拉盯著雪絨花看。

此時他看了一眼門口上方的監視器,不到一秒後,監視器立刻壞掉了。

情報室那邊,很快的那個地方的監視器出狀況後,一位帶著眼鏡的男性人員見狀立刻用電話通知後方的總管事道:「報告,地下3樓的植物培養室的溫帶植物2區監視器發生異常故障,完畢。」

很快的,那位總管事,也就是一位金髮的女性便轉到那個人員的電腦螢幕。

大概過了三秒後,換一般植物4區的監視器發生異常故障,原本的溫帶植物2區則恢復正常。

總管事見狀後則傳真到使用這個培養室的人,並且要去她立刻前去查看。同一時間內,這個消息也傳到附近的其他維修人員以及精英級英雄的主管那邊。

至於有在使用這個實驗室的,便是瑪姬。

不久後,率先到達這個地方的人是那位是印度英雄,然而放眼望去,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不過無論如何,他心裡想著:「不好,協會被入侵了。」

於是他連忙跑到剛剛有異常狀況的地方,並且仔細的查看一番,結果...有一個明顯的地方:一株雪絨花被摘走了。

此外,他大約兩天前,到這個樓層設置陷阱之時,曾看到有8朵蓮花,現在則不見了一朵。

「完蛋了,」那位印度英雄見狀後,心裡頓時愣了一下,「一株雪絨花跟一朵蓮花都消失了...這下糟糕了,她一定會因此大發雷霆的...」

「公三小,」此時在外頭看著的哥吉拉,聽狀之後覺得有些好笑道,「你們人類最好會因為此事而發飆嘞!呵呵呵~~~」

...

然而笑著笑著,突然想到了這麼個除非:「除非...她是植物系的能力者...」

想到這時,哥吉拉的笑容逐漸的僵住(雖然外表是看不太出來的),並且縝密的重新想過一遍並結論道:「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位大大必須跟著那一大群植物睡一段時間了。」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地下二樓的某個怪異的鍛鍊室外的走廊那邊,哥吉拉看著附近的電流異常的高,於是心裡有點疑惑的想著:「我日,這麼高的電壓,人類應該已經被電成乾了。」

於是他再次絕對匿蹤,並穿過重重牆壁,再穿過鐵牆之後,發現了一位金髮壯男正在「吸食」著這些發電裝置。

是弗萊克。

「哎呀~這位應該就是跟那隻姓基的一樣,是電系的英雄對吧?難怪你可以承受這麼多的電壓能量,」哥吉拉見狀後心裡暗自讚歎道,「唉...咱們這群「泰坦巨獸」缺的就是雷系巨獸,除了姓基的的以外,我有印象的也就只剩Noselo這隻頭腦簡單的翼龍巨獸了。」

卻說Noselo,為吳吉羅小說中的恐龍族怪獸角色,然後正如哥吉拉所說,為雷系,並且是隻風神翼龍。

看著看著,心裡一些頑皮的想法正在一一浮現在哥吉拉的腦袋裡:「嗯嗯嗯...這次的行程真不好,沒什麼值得我探查,索性...就來搗蛋一下吧。」

至於弗萊克...當然的,他完全不知道哥吉拉的存在,仍然在享受的吸食雷電中,甚至於還哼著《夜空》之交響樂。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突然間,有一個有些奇怪的電流聲出現,弗萊克察覺到不對勁,便要用自身力量,關閉一切的電能吸收,然而...還是來不及了。

只見突然一個遠高於弗萊克吸收伏特的超高壓電就這麼被弗萊克吸進去了一點點,結果...可想而知。

「啊啊啊啊啊~~~~~~~!!!!!!!」在一聲淒厲十分的慘叫之後,弗萊克整個人徹底倒在地上抽蓄著。

「哎呀,真抱歉啊,老子我太無聊了,不然我也不會找你事情了,呵呵呵~~~」哥吉拉見狀後有些歉意,但也有些好笑的抱歉道。

然後哥吉拉便瞬移走了。

當然,這個狀況,一樣情報室都看得到,因為那裡也有監視器,儘管沒看到哥吉拉就是了。

「我靠,這是怎樣?」那個眼睛男見狀後徹底傻眼了,因為這可以被百分百認為是入侵事件,而且這次事件中,強者級的英雄竟也遭殃了。

這個畫面,在總管事知曉此事後,也立刻拿起右側之麥克風,連接到整棟協會,並嚴肅的發佈緊急命令道:「這是世界英雄協會情報處,現在發生疑似遭到入侵的緊急事件,所有英雄請立刻出動,尋找那個入侵者,並抓住她!」



「我笑死,以為是不是?」哥吉拉聽狀廣播,不自覺的嘲笑了一番道,「當然啦,會這樣子,也是習以為常,不過若是妄想抓到我的話,那麼你們就錯了...」

又過了不久後,地下二樓的某個地方發生了化學反應造成的爆炸,「磅磅磅磅磅~~~~~!!!!!」至於那位叫做布瑞克斯的那個男的,則是被莫名的炸傷了,因為稍早之前,哥吉拉的輻射把一些對輻射有影響的化學液體給激活了。

「Keee......到底怎麼回事啊?...」布瑞克斯雖然立刻躲過了大部分的影響,但是還是被猛烈的爆炸力量給炸進牆中。

「呵呵呵~~~!!!我笑了,笑到快死了,」哥吉拉見狀大笑的嚷嚷著(反正絕對匿蹤嘛,怎麼大聲他們也無法聽見),「真的是太有趣了!」

不久後,哥吉拉便悄無聲息的順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又過了許久,地下二樓的某個房間中,有個訓練用劍術用的場地,裡面則擺滿了各種形式的劍(雖然某種理論上,某些人自備的劍也會因為一些原因留在這裡),然後這些劍都被哥吉拉吃進肚子了。

「啊...這麼有營養的鐵製品,看來英雄協會來的也算是不錯了,」哥吉拉一邊啃咬著劍一邊說道,「Ginnn~~~~!!!!(鐵脆裂的聲音)...嗯嗯嗯~~~Unnn...(吞嚥聲)可以啦,有夠好吃,...好像有人類靠近了,還是老實一點,到其他地方玩玩吧。」

於是哥吉拉又順移走了,留下一秒之後,便立刻進去這個房間的山下佐次郎。

他收到了訊息,便要把稍微放在那裏的武士刀跟劍鞘給拿起來,然而,他發現所有放在這裡的刀劍通通不見蹤影,見了此狀的佐次郎先是困惑了一小段時間,不久後,他很快就意識到不對勁了...「......是誰?是那個渾蛋入侵者幹的好事嗎?!!」



地下二樓的某個私人研究室裏面...

「呵呵呵~~~!!!」哥吉拉看著大量的資料之後,笑著道,「原來啊,你這個死渾蛋,居然透過大量的資料,才維持住這個協會啊?」

他所指的為利古。

「不過話說...天龍族又是什麼鬼啊?」後來他看著看著,看到了關於天龍族的事情...感到了些微的興趣道,「嗯嗯嗯......雖然我的最終目標是要消滅那個姓基的,不過...Beta級是吧?聽起來......中二無疑,不過也好,順便向那個三頭臭表示威示威!!」

想著想著,哥吉拉的心中有些激動的想著:「天龍族嘛...也就那樣子而已,老子殺定了。」

不久後,哥吉拉再次順移走了,也是他最後一次的出現,而這次,哥吉拉順移走之前,留下了一段話...被後來半分鐘後的利古發現了。

※※

已經進入了空間轉捩點中的哥吉拉,正打算要離開的時候,發現了另一個令他感到興趣的地方,因為他感知到了強大的預知能力。

所謂的空間轉捩點,可以被理解為蟲洞中的岔路口,不過呢,這裡空間是沒有任何時間的觀念的,就算哥吉拉在這裡待了好幾年,當他走出來後,現在的時間也不過過了幾秒鐘而已,因此也可以認知為黑洞的奇異點。

「嗯嗯嗯...在一個看似怪異的建築中啊...不過呢,從剛剛到現在,似乎已經過了一小時以上了,畢竟一直進行穿越,多多少少,會導致時間流失的狀況,每個再次的穿越,都會造成時間倍數的流失時間加長,」哥吉拉心想著道,「算了,都來了,就去一趟吧。」

於是哥吉拉就打消了回去番薯島的念頭,進而順移進了耶路撒冷大寺廟。



耶路撒冷大寺廟那邊,耶律以及其他的侍候正在誦唸著。

「...(誦唸聲)」雖然低聲,但是卻有節奏且分明的希伯來文,滔滔的念著。

「原來這裡是宗教場所啊...看來跟那個中二協會沒有半毛錢關係,」哥吉拉見狀後心想道,「不過呢,卻有著強大的預知能力者...對於人類來講,是千載難逢的。就勉為其難的見他一面吧,不過...得找個時機了。」

數分鐘之後,隨著時間流去,哥吉拉的氣息逐漸的混進了整個寺廟的氣息。

「為什麼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在附近...」耶律邊誦念邊想道,「是誰?」

過了不久之後,在耶律稍微的比個手勢之後,其他侍候見狀後都感到不解。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此時耶律嚴肅的表示道,「你們暫且退下吧。」

其他侍候聽狀後,紛紛有些不安,不過到後來,他們還是逐漸到寺廟的地下空間,等待耶律的傳喚。

...

空間頓時安靜了下來。

「看來時機似乎已經到了,」哥吉拉見狀後心想道。

「出來吧,」此時耶律嚴肅的表示道。

「嗯嗯?要我出來?...是嗎?」然而雖哥吉拉心裡有點小好奇這個人類,不過還是欲擒故縱的問道,「你又不是我主人,我為何要現身?」

「主人?!」耶律聽狀後有些震驚的問道,「這是什麼意思?你有...主人?」

「很簡單,」哥吉拉簡短的回應,「既然是他創造的我,那麼我自然就有幫助他的必要了。」

「你...是被創造出來的?」耶律聽狀後有些驚訝的問道。

「說吧,預言者人類,汝等叫什麼名?」此時哥吉拉沒有回應耶律原先的問題,而是轉移話題問道。

「我叫做耶律‧克列特,」耶律聽狀後便毫不猶豫的回覆道,「是位預言家。」

「好喔,」哥吉拉回應了一聲後,簡短的回應,「吾乃哥吉拉Cwak,簡稱哥吉拉。」

「哥吉拉...」耶律聽到了之後,突然間,他想到之前的事情,在那個夢境中...



那個少年決心要毀滅世界,然後莫名其妙的,那個三頭龍出現了...

雷聲交加、黃金終焉,正當那個三頭金龍,或將消滅這個世界,甚至於...我...之時...

另一個不明生物出現了。一隻挺身而出,試圖阻止那個三頭金龍的...一隻超巨型高核輻射怪獸...以一己之力,力抗著...隨時都會將這個世界玩弄於鼓掌之間的...邪惡。

「這麼說來,」哥吉拉聽狀後,心中默默的笑了,「你預知了...我與宿敵必定有一場戰鬥...是吧?」

說著說著,哥吉拉也顯露出他的真身了。

「呃...?!」耶律見狀後,是徹底的驚呆了。

在夢境中,力抗那隻三頭金龍的那個怪獸,是他。



唉呀,是他,是他,就是他!(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傢伙冒出來)

?!!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雖然不曉得你究竟想要幹嘛...八成以上是要我做些事情來者...(此時哥吉拉心裡os:你敢我就把你宰了!)」哥吉拉有些半解半疑的問道,「不過...既然你居然能遇見我...你的運氣真是不錯。除了主人...你是第二位讓我有這個值得讓我立刻登場的人類。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的問一下,你這個預言者...可要好好的盯著我跟我的主人的一舉一動了。」

「這是何意?」耶律聽狀後接著問道。

「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緣故,興許是因為緣分的關係,讓他有了想要來...世界英雄協會的關係,」哥吉拉抓了抓脖子後接著說道,「但是...既然主人會來,我也會跟著來,為了主人的安危,從現在起,任何形式的威脅...我都將給予破壞,並且徹底的根絕這些災害。如果主人在未來的某一天,已經真心要好好的當一個英雄的話...我有一個建議。」

「什麼建議?」

...

過了一段時間後,世界英雄協會那邊,儘管已經翻遍了整個協會,但是仍然找不到那個「入侵者」,為此很多人都有些氣憤。由於事態過於緊急,原本留在蕃薯島的利古、瑪姬兩人在一分鐘前被緊急召回。

東尼已經呈現神經緊繃到了,因為他正在被一群英雄瞪個半死:「呃...現在我們已經做了封城徹查的動作,很快那個傢伙就一定會被找到了!所以...拜託別一直瞪著我。」

「你知道我為了培養那些植物,耗費了我多少的心血嗎?」瑪姬怒氣沖沖的怒道,「如果找不到那個兇手的話...我告訴你,沒完!」

「沒錯,那個傢伙還把訓練室裡的刀劍通通給拿走了,」佐次郎同樣也十分生氣的叫道,「連我的武士刀都被拿走...這個傢伙倒是好大的膽子!(此時佐次郎心裡os:早知如此,昨天訓練完就該重磨、冷卻了...)」

「我知道你們都受了很多的損失,」東尼聽狀後趕緊試圖緩解緩解這個緊繃的氣氛,「所以我們也正在盡我們所能來尋找這個入侵者,而目前...我們可能有一個嫌疑犯,只不過可能還要事先聯繫到嫌疑犯居住的國家的領事館通知。除此之外,雖然監視器影像目前還無法看出什麼,不過也必定想辦法排除這些問題。」

「主管,你可一定要抓到那個傢伙啊!」弗萊克十分不高興,卻也比剛才兩者更加的理智的請求道,「千萬別讓那個渾蛋逃出耶路撒冷。」

...

在這些氣憤的英雄之中,唯有利古是呈現擔憂的樣子。

「話說從剛剛開始,你就是這心神不寧的神情,」此時早已觀察到利古異樣的佐次郎,有些疑惑及警惕的問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傢伙留下了一行字,」利古聽狀後立刻回覆,但是臉色仍是露出有些不安且不解的表情,「那個傢伙的文字,不僅謎團重重,連文字本身都是個謎團...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語言究竟是什麼意思。」

「此話何意?」東尼聽狀後有些不解的問道。

「跟我來...你們就知道了。」

...

只見那個傢伙留下的一段文字,雖然明顯是某種古代文字,但是既不是象形文字,也不是他們可以查到的任何古代文字。

「該不會是...來自外星的訊息吧?」布瑞克斯見狀有些驚疑的問道。

「你說的是所謂的麥田圈事件吧?」瑪姬聽狀後立刻反駁道,「不好意思喔,但是我們協會建築的材質,可沒有脆弱到會被外星人輕易的侵入。」

「那麼究竟是哪個族群寫的?」弗萊克心裡十分不解的疑惑道。

「不過,從某種角度來看,似乎有點漢字的類似結構在上面,」佐次郎精密的觀察之後表示道,「那個傢伙有可能是從東亞那邊來的,至於那傢伙可能藏身的地方...」

「又是另一個難題了,」利古接著佐次郎的話,並道,「不過無論如何,多虧了你的觀察,如果沒有你剛剛的表示,我可能都還不知怎麼破解這個語言。」

「沒什麼,」然佐次郎謙虛的表示道,「我只是想要盡快抓住那個傢伙,找他要刀罷了,不過,我能幫上忙,我都會盡力而為的協助你。」

「謝謝你了。」

...

※※

番薯島那邊...

吳吉羅已經下了自強號,正在台中車站外,心裡正悶的等著哥吉拉回來。

「你等多久了?」此時吳吉羅聽到了較為低聲,但是仍然宏亮的聲音,然而...這次吳吉羅沒有嚇到。

「啊?嗯...」吳吉羅聽狀後想了一番後問道,「大概兩個小時又五分鐘吧。」

「真的假的?」哥吉拉聽狀後,有些不可思議的再問道,「我記得...我沒有待的那麼久啊。怎麼會呢?(此時哥吉拉心裡os:大概是因為順移太多次的關係,發生莫名的時間浪費...煩!)」

「唉算了沒關係啦...反正我也莫名遲到了很多次了,」吳吉羅聽狀了後也默默的自我解嘲道,「不要太見怪啦,要說遲到大王,我可比你強多了。」

「那麼再給我看個地圖吧,」哥吉拉沒有回應剛剛的話題,而是接著要求看地圖道。

然而吳吉羅看了許久後,哥吉拉一臉無言的喃喃道:「嘖嘖...好像有點失算了。」

「啊?此話何意?」吳吉羅聽狀後一臉疑惑,但也有些不安的問,因為總覺得是某個壞消息將要宣布似的。

「台中沒有到澎湖,」哥吉拉便接著一副「輕鬆之態」的回應,「其實也就那樣而已,頂多繞到布袋去搭船到澎湖馬公而已。」

...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吳吉羅一臉無言的道。

哥吉拉回應之時,似乎欲言又止,然後又繼續說道:「嘖嘖嘖...嗯嗯嗯,剛剛順移太多次了,原本想說載你到澎湖的,還是算了,然後台中的班機還是沒有到馬公的...」

「有啊!」吳吉羅聽狀後立刻駁回道,「華信跟立榮航空都有往澎湖的航線啊!」

「...」然而哥吉拉不回應。

後來又搭上9路公車─一輛免費公車,到西勢十巷口下車後,台中清泉崗機場到了。然而,吳吉羅臉都綠了,因為價錢為3000美元。

「報名費也就算了...3000美元?!」吳吉羅臉色慘白的恐懼道,「算了吧,還是別搭飛機了...我們...搭船吧,最貴也沒搭飛機貴...」

哥吉拉倒一副無所謂,且對於飛機卻是有些小小的期待的道:「我覺得啦,其實也沒差,但是...我我想玩玩看飛在空中的感受。」

「...」吳吉羅聽狀後徹底傻眼了,這個花費可不是說補償就能補回來的,於是他即刻拒絕哥吉拉的表示道,「不行啦,再這樣子高花費下去,我真的就又沒錢了啦!」

「不會啦,有我在,世上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哥吉拉爽快的表示,「走!上飛機!」

「...」

然哥吉拉卻看到吳吉羅一臉死魚眼之樣癱在地上。

「你係欸做三小?起來啦!」哥吉拉見狀覺得無言的叫道,「日你媽是男人就給我坐飛機去!」

「說好的不逼我花錢呢?!!」吳吉羅心裡無助的叫道,但是我是不是聽到了「是男人就給我坐飛機」這句話來者?

「反正遲早咱們都有寶藏可以拿,有啥好怕的?」哥吉拉仍然堅持要做飛機,便繼續叫道,「還是那句話,身為男人,你敢不敢坐飛機!」

...

「咻咻咻~~~!!!」華信航空的某架飛機上...

「我靠...剛剛是誰硬逼我上飛機的?」吳吉羅十分無言且緊張的問著哥吉拉。

「為什麼我一直覺得想吐,還頭昏腦脹的...」哥吉拉有些難受的忍耐著,因為他一直覺得噁心,結果搞的後來,吳吉羅自己也出現暈機的狀況。

「我不懂...你到底在硬撐什麼?」吳吉羅已經緊張的雙腳都在發抖,又不想驚動旁人(誰叫你選靠窗),儘管如此,吳吉羅仍是試圖稍微的幫助哥吉拉,「那個...你...先深呼吸好不好,你這樣硬撐,不只你我也會遭殃啊!你忘了你在我體內亂搞,我也會被影響啊!」

「讓我吐吧,主人,」然而哥吉拉已經不想再忍下去了,難受而且無聊,於是忍著噁心感表示,「去可以讓我吐的地方。」

「所以說到底為何要上飛機啊?」吳吉羅無言的喃喃著,但是很快的,急遽上升的噁心感停下了吳吉羅一切的思緒。

他必須立刻去廁所去,不然他就會當場嘔吐。

於是他立刻盡可能的,也不管附近狀況怎樣了,一口氣衝進廁所裡面,然後...「嘔嘔嘔嘔嘔~~~~~!!!!!」

嗶~~~~~(嗶之聲為哥吉拉自行配音...)



至於利古那邊,比起入侵者,其實他仍然在在意著一件事情...

在還沒被傳送回去之前,利古跟瑪姬兩人正在逐漸的到台北去查詢著任何的蛛絲馬跡。

其中利古的儀器感應到了某處有著非常穩定且強大的核輻射,這讓他感到十分奇怪,於是他循著這個輻射來源,獨自一人從民權西路坐車到永和去...

「不...不會吧?!」利古到了永和的範圍之後,嚇得徹底傻住了。因為整個永和都籠罩在強大的核輻射之下,而這可是非常大的災害。

「人們居然還沒有察覺嗎?到底是從哪來的?」利古看著檢測器上面的驚人的核輻射量,而不得不為龐大的永和人們感到恐慌。

而且這還不是最驚人的一點,因為這個核輻射同時擁有著三個輻射的特點,然而,重點是,他只有一種,而且是前所未見的「新輻射」。

「必須找到來源,並且毀掉他才行,」利古如此的心想著,於是他立刻走進巷弄內,穿上幾乎透明的防輻射衣袍,再次走了出來。

該衣袍要說最主要的公用嘛。就是避免造成恐慌的衣裝,畢竟...若是穿上了一般的防輻射裝備的話,會有很大的可能引發群眾的恐慌。

走著走著,他發現來源是在一個當鋪裡面,然而,裡面似乎沒人的感覺。

「大白天的,為何沒有人在裡面...連店員都沒有...」利古有些疑惑的心想著。

於是他便走了進去,然而進去沒多久後,他察覺到自己的防護衣正在發出警報,警報內容為輻射過量,利古聽狀後心中有些不安的歎道:「沒想到連我最新設計的防護衣都警報大響...輻射該有多麼強大。」

此外,因為距離已經夠近,利古同時也檢測到了來源:一顆7×7×7的發光方塊。

「就是你了...」



「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危險的物體存在於那個島嶼之中...」東尼見狀其數據後,深表震驚的說道,「利古,為了取回這個危險方塊,你真是辛苦了。」

「這沒什麼,畢竟...我可是英雄名為無懼天才的人啊,」利古聽狀後則十分自信的表示,「哪怕我只是個動腦的英雄,只要能排除危險,我一定盡我所能的排除掉。」

「那麼...既然如此,接下來的研究,就請您務必努力了,」東尼聽狀後,甚是欣慰的回覆道。

利古聽狀後,比了個讚之後表示道:「謝啦,記得祝我好運啊!」

...

「我以後再也不要坐飛機了,幹!吐死我也!」哥吉拉既不爽又無力的怒道,「真的...主人,你去協會的時候,可千萬不要坐飛機啊!」

然而...本島要到耶路撒冷的途徑,除了飛機,別無選擇了。

於是吳吉羅便道:「...大大,那個...耶路撒冷很遠欸,必須坐飛機坐過去啦!而且到那邊的途徑也只有飛機而已。」

「啥?」哥吉拉聽狀後,再次臉冒青筋。

吳吉羅見狀後,著急的急著解釋道:「真...真的啦!別...別打我啦!這時唯一的路徑,可...可以的話,我早就不搭飛機了!」

氣氛再次「結凍」,一片枯葉默默的隨風飄過。

「唉...算了,算我今天倒楣吧,」哥吉拉見吳吉羅所言不虛,便只能摸摸鼻子喃喃道,「(此時哥吉拉心裡os:就當作剛剛造孽的報應吧...)」

─────────────────────────────────────────────────

最後,再獻上一張小弟自製的書封,然後,本章結束~

總之...反正就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女主是誰?)

掰~

哥吉拉Cwak

哥吉拉Cwak

小弟自製的書封~

小弟自製的書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