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09.弟弟是這世上最令人分身乏術的生物

前情提要:
108.你究竟想潛入誰的房間?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09.弟弟是這世上最令人分身乏術的生物

  「喂,麻煩你跟我說話也穿件衣服,我知道你在高雄常在家裸奔,不過這裡並不是你家。」

  兩分鐘前的有緒還在他爸社區的一樓花園陪兒子玩。

  剛找藉口上樓,回自己房間拿東西。

  屁股還沒坐熱就見小均下半身一件底褲,幾乎全裸溜進來。

  「唉,陳先生,你到底想幹嘛?我是不給追的。」

  今天的有緒不打算對小均冷臉相向,也不打算給他好臉色看。

  小均看似隨意逛起有緒房間,順手打開衣櫃、書櫃、床櫃,除了放過公司的機密檔案,每本書、每樣擺設、每件衣服,全拿起來仔仔細細瞧一遍,甚至打開了抽屜⋯⋯。

  「喂,客氣一點好嗎?」

  「能不能抱我一下?」

  有緒沉默非常久:
  「⋯⋯我辦不到。」

  「跟我上床的一直是別人?還是你也有分?」

  「你確定要在危險地方討論這麼香豔的話題?」

  小均不說話,突然皺眉,最後忍不住閉上眼睛。

  連打算冷落他的有緒都慌了:
  「你⋯⋯你幹嘛?不穿衣服又不說話,現在連眼睛都不張開,你到底想幹什麼?」

  小均瞇起眼睛,仰起臉不發一語。

  「我是不可能親你的。」

  「噓,你最近很難通,安靜一點。」

  「你在通我?我有答應讓你通嗎?」

  「長的帥的人無法阻止被觀看,心靈相通的人也無法阻止被我連連看。」

  「你在撩我?你男朋友不是在外面?」

  「沒撩你,尋找心靈伴侶。」

  「我拒絕。」

  「沒問你,直問你內心。」

  「你通得到再說吧。」

  奇怪,最近真的不容易感應到有緒的心情,這個人到底有沒有雙重人格啊?

  應該有,能變態成這樣不容易,用雙重人格就解釋得過去。

  小均一進房就開門見山提到多重人格,有緒反應出奇冷靜,是默認還是反試探?

  「衣服能不能穿上?有人闖進來我要怎麼辦?」

  「誰闖得進來?你不在家連你媽也進不來,你到底裝了幾道鎖?」

  「那你剛剛怎麼進來的?江湖傳言,專門拿來訛你的,傻傻的。」

  「自從你被週刊拍到車震後,你內心分裂出另一個人格,這也是江湖傳言?」

  「以前你恨我恨到掐我脖子,現在脫光衣服求我抱你,怎麼不說你自己雙重人格?」

  小均在有緒房裡大搖大擺晃了兩圈,蹲在床邊摸了摸床單,頓了很久,突然改口說:
  「你的房間也沒那麼安全,至少我就偷偷溜進來兩次,是你另一個人格給我的鑰匙,進房後我不敢開燈。

  「有一次你媽喝的太醉跑進來我來不及鎖門,她還以為我是你另一位人格,一直對我說奇怪的話,我建議她開開白內障,我們長得一點都不像。」

  有緒給過小均房間鑰匙,當時他們感情很好,想想好像是前世的事。

  不要汪汪後,他換掉了門禁的密碼,卻一直沒把鑰匙要回來。

  「你溜進我房間?難怪我常掉東西。」

  「借個網路嘛,現代人沒網路真的活不下去。」

  「你不會連我電腦也登進去了吧?我有設密碼。」

  「而且還很複雜⋯⋯。」小均一臉委屈。

  「我另一個人格是不是在床上茫酥酥就開始報起密碼?」

  「也不能這樣說啦,你本來就不該用竊嫌的名字跟生日組密碼啊。」

  「大哥教訓得是,但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跟我聊天不用穿衣服?」

  「我每天換洗衣物全是媽準備的,全身上下我只信得過身上這條內褲,再不信也不行了,總不能亮鳥吧。」

  「確實不雅觀,換你告訴我,齊羽喬大搖大擺住進我家,她到底想幹什麼?她自己沒爸媽嗎?跑來我家演什麼?」

  「你討厭她?」

  「誰會喜歡她?」

  「跟你以前討厭我的理由一樣?」

  「現在也沒喜歡你。」

  「討厭自己的寵物?」

  有緒頓了一下,不小心漏接一球。

  察覺出自己失分,出奇不意發了另一顆球:
  「齊羽喬到底有什麼目的?」

  「不用擔心,她怕你爸媽離婚,她是站在你這邊的。」

  「陳有均,現在說謊已經不打算打草稿了?」

  「我媽跟你爸離婚後財產大失血,Cindy很在意,萬一我們爸媽離婚,再把爸財產瓜分掉,我妹擔心將來她繼承所剩無幾,還不如讓爸媽白頭偕老,她盤算可以多繼承一點。」

  有緒和阿司性格不同,他不是那種粗神經的人。

  有緒和阿司經歷更是迥異,有緒親眼見識過小均落入媽手中,打滾十年多,磨掉一層皮,磨光了自己,甚至見識過小均最空洞的神情,一個天才最後成了只會呼吸的殘渣。

  曾以為小均這一生最後就只剩這樣了。

  小均與他家的恩怨,一言難盡。

  今天小均對媽媽改了稱呼,自然不是對齊司表態,齊司那種人,你不寫大字報他就不識字,怎麼可能從稱呼細微變化中,體察出情人的宣示態度?

  小均也不是那種對牛彈琴的傻人。

  小均啊,為了對付我,你已經不擇手段了嗎?

  真的有這麼喜歡我嗎?還是僅僅需要有個不插電、不佔空間,還能幫忙活動筋骨的健身器材?

  “你這陷阱才深吧。”

  回想那一年,你不以為然的對話。

  竟然逗得我有種想哭的衝動。

  到底想把我帶去哪裡?

  你究竟想把我帶去哪裡?

  “好朋友我們行個禮,
  握握手呀來猜拳。
  石頭布啊看誰贏,
  輸了就要跟我走。”

  別以為輸了就得跟你走。

  我是輸了,我承認。

  但我拒絕跟你走。

  我們今年的共識就是沒有共識。

  有緒確認自己心意後,口吻變得無所謂起來:
  「原來是來護財產的,真出乎我意料,所以你打算跟她聯手對付我媽?」

  「基於許多原因,我會在家裡待一段時間。」

  「是嗎?破解完假新聞、齊大千金玩膩閃人,你就跟著打包走人?」

  小均沒有正面回答:
  「現在被當成病患治療,我有點撐不下去。」

  「榜首回來了不意外,陪榜的不介意幫襯一下BL界的大熱門。」

  跟有緒的心意突然在一瞬間連通了,小均來不及防備。

  他們曾在床上聊到離開魏家的下個落腳處,當時的時空背景是:阿司已消失。

  阿司一出現,有緒立刻躲他,不在陳家守株待兔還真遇不到他。

  「你寧可什麼都不要,工作、家庭、親人,甚至願意被打回原形,都幾歲人了還不能出門,說真話就不能穿衣服,穿衣服就不能說真話,不就是為了齊司嗎?都做到這種地步應該也不需要別人意見。」

  有緒原本就打算跟阿司聯手把小均討回來,可他萬萬沒想到小均完全不跟他商量就任性離開泰鎂,沒有今天,他還不知道自己寵物這麼張狂。

  有緒果然不高興,此人口是心非一向不好猜,小均習慣直通他心坎,幸好已經接通了。

  「目前局勢有點複雜,我會陪你把這一仗打完,而且我也沒說要離開。」

  「沒必要,你跟著他們回齊氏更有前途。」

  卻沒反駁小均最後那句話,放任那話不停反覆勾著自己的心,親自看著自己,磨擦破皮。

  「我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喜歡幫誰就幫誰,還真不需要別人意見。」

  沒說出口的是,阿司是他最後底線,他會在阿司忍不住出手前帶他離開這裡,不管未來日子有多難,他會一輩子帶著阿司跟汪均。

  「我老婆陪汪洋在樓下玩,他們上來你光著身子就不太方便了,你要不要先回去穿好再來。」

  小均被下逐客令沒怎麼在乎,但他察覺有緒一直沒有稱呼自己。

  「我不叫“你”,也不是陳先生。」

  「我知道你是誰,還有別的事嗎?」

  「如果我們現在打密語,你另一個人格會知道嗎?」小均壓低聲音。

  「不知道。」

  「那密語⋯⋯。」

  有緒忍不住打斷小均:
  「陳汪汪,你不是在魏家打滾四年了嗎?怎麼還跟小孩一樣劈頭就問我上床的人是誰?還玩起確認身分的約定密語?你不知道跟一個你搞不清楚的人格說這些很不安全嗎?」

  小均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一絲困惑。

  偏偏就能讀懂這個表情,還無法不在意:
  「汪洋半歲時差點被我摔在地上,幸好有驚無險。我當時真的失手了,我很後悔,非常後悔,小均,這件事情可不可以到此為止,裝做不知情對你比較好。」

  小均剛剛撒了一點謊。

  副總不曾把小均看成有緒的另一個人格,他只是碰巧在路邊聽到副總朝有緒大喊“司馬”。

  阿司送他的豬老二肚子裡也要他“小心司馬”。

  後來他跑去倪信家將阿司的信全讀過一遍。

  “小均,你現在當總裁就別輕易相信人了,尤其是陳有緒,我觀察過,他真的怪怪的,別太靠近他。”

  小均心想,也太晚說了吧!當你寫這封信的時候,有緒說不定正在深層訓練我的核心肌群⋯⋯。

  小均拿著這封信跑去問阿司怎麼一回事,阿司支支吾吾難以成詞,只是說:
  “小均,你先去查什麼是DID還有暴力型人格。”

  “那是什麼?”

  “陳公子可能是DID患者,如果他突然不認得你,千萬別跟他講道理,他連他媽都敢揍,一定也會揍你,答應我好嗎?就讓他一個人去發神經。”

  “你把話說清楚。”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以前看過有緒他媽跪在他房間一直哭著拜託陳公子快回來,還說什麼別把那個暴力人格放出來,也曾替他打一針讓他睡著,我看到都嚇傻了,後來還看到幾次⋯⋯。”

  阿司努力描述他發現有緒異常的暴力狀態。

  阿司對有緒跟司馬的關係始終一知半解,現在又是這種節骨眼,更不願意小均管起有緒的閒事。

  小均推斷有緒應該有多重人格障礙,也許被周刊拍到車震後才發病,因為有緒從那天起就對他怪怪的。

  例如開始買一套又一套的衣服逼他穿,這⋯⋯該不會是有緒發現他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沒見過的衣物,沒印象這些東西從何而來,怕爸媽起疑,索性全丟給他穿吧?

  難怪有緒搬到新家還隔了密室想把他當寵物養,有緒分裂出來的人格恐怕還是名寵物美容師。

  哇塞,原來有緒水那麼深他竟然沒看出來。

  小均有點欲哭無淚,自己到底是跟美容師上床還是跟年輕有為的副總上床?

  或者⋯⋯其實自己早就劈腿多年?

  小均跟阿司一樣對多重人格障礙患者沒什麼驚慌感,小均連自己都是精神分裂患者,怎麼好意思歧視別的病友?

  見小均用一種陰晴不定的神色審視他,有緒表情很平靜,不冷不熱出言相勸:
  「別滿腦子關心誰跟你上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得了色情妄想症,你最近還在接受精神治療,能不能收斂點?」

  「你另外一個人格不認識你兒子,那他認得我嗎?」

  「恐怕要先在地上爬一圈汪汪叫才有辦法喚起他的記憶。」

  小均沉默了很久,突然開口:
  「你一直用雙重人格這麼瞎的理由跟媽解釋我的失眠被你治好了?」

  小均語出驚人,直言篤定雙重人格是有緒用來對付他媽的爛招。

  汪洋如果半歲時真的差點被摔在地上,而且是有緒無法掌控的另一個暴力型人格跑出來做怪,多年前被有緒帶進寵物房那天,他家地板早該鋪滿厚墊了吧,這種事開不起玩笑。

  就算當時沒有,後來擔任汪洋音樂家教老師,每週不停進出他家,如果真出過人格跑出來的意外,他應該能發現有緒在家裡瘋狂採取防護措施。

  但有緒沒有這麼做。

  「講話客氣點,心理所高材生不覺得瞎就好,沒人問你心得。」

  小均原本只是試探,沒料到這就是答案。

  剛才臉上面無表情交雜幾分困惑,現在則是百分之百的疑惑。

  這張表情就映在有緒的瞳孔形成倒影。

  齊司應該沒什麼機會見到這種表情。

  大惑不解的狗狗無法理解主人行為的呆頭呆腦狀,如果小均常對齊司擺出這副白癡樣,真心替齊司感到前途無光。
 
  兩人長期心意相通,有緒多少能猜出小均跑回家住是為了調查另外一個他。

  遲疑了一下,有緒語重心長:
  「汪汪,原本我想調整我們之間的關係,想不到有人當畜牲還當上癮了,我知道你打算看我有沒有毛病後就搬離我家,還想順手把陳家一大一小打包帶走。汪汪,你可能很訝異,可惜全世界都知道你跟齊司的關係,包括爸。誰叫你弟弟從小就愛收藏你的裸照,而你今天還為他失去一切。」

  最後這句話真是酸度破表,小均對這個弟弟從一開始的不敢依賴,到現在簡直變成無賴,小均甚至開始思考,如果副總不讓他留在元技,要不要再回泰鎂找份差事?內心深處始終沒把美國當首選。

  為一個弟弟留在魏家,為一個弟弟離開婚姻,再為一個弟弟留在這個家。

  弟弟是這世上最令人分身乏術的生物。

  「我跟雨勤談離婚那天,她說你跑去跟她拿尾牙影片那天,簡直變了一個人不知吃錯什麼藥,雨勤還追問我兩個弟弟究竟哪個才是煙霧彈。」

  不提她就算了,一提立刻生出一打的氣:
  「我沒見過這麼客氣的集團千金,把別人的寵物直接往自己身上塞。」

  「你講話很露骨。」

  「你也沒經過我同意。」

  有緒應該發現他跟雨勤的做人計劃,可能也知道他吐了。

  不知道有緒是怎麼看出來的,只能說有緒事事力求完美,連當主人都當的頂尖專業。

  小均在床邊蹲累了,突然整個人坐在有緒腳邊。

  以前兩人非常習慣的動作,這一刻竟讓有緒手足無措。

  小均維持一貫的從容不迫:
  「我對死亡有陰影,常不知道能活到什麼時候,能留下基因也算遺愛人間。」

  「遺愛人間不是用在這種事情。」

  「隨便啦。」

  「陳汪汪,我剛才說後悔不是指我後悔讓你回來,我後悔當時失手嚇到我兒子,我不會隨便讓寵物回家受苦,雖然沒辦法讓你像大少爺那麼舒服,但如果你繼續留在我家⋯⋯。」

  還沒說完,小均突然拉長脖子,仰臉偷襲了他的唇,直接在絕妙肉品烙下自己標章。

  有緒頓住,腦袋一片空白。

  「知道了,請你教我別的東西,陳汪汪的“頭家”。」

  低聲說出四年前的通關密語。

  明知阿司在附近還色膽包天勾引另一個男人,這招對有緒意外受用。

  接著兩人不再對話,不看對方,連身體都微微拉開距離。

  正隔空劇烈交流。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這兩人有本事用這方式情慾流動。

  小均感覺自己飄在半空中,突然被一股引力急速帶往地心深處。

  卻無法區分那是地心引力還是弟心引力。

  阿司一直守在門外,緊緊靠住牆邊,心情煎熬又寂寞。

  那年相隔十年不見的自己從美國跑回來突襲小均,他很高興小均沒有愛上別人,小均還在等他,沒有違背兩人年少時的承諾。

  小均出獄後他曾南下找到小均,知道小均依舊單身,他真的好高興,捨不得放手。

  但小均你今天為什麼背叛我們的誓言?

  是不是我不能再滿足你了?

  為什麼是陳有緒?

  如果你喜歡弟弟的話,我也是你弟弟啊,他有的我也有,他能給的我也可以給。

  為什麼我不再是你的唯一?

  他想起小均曾經說過:
  “其實我沒有要放棄這段感情,我一直不是你的唯一,不是嗎?”

  那天他回他:
  “你不能這樣啦,要給我一點教訓啦,你人不能太好,情場如戰場,一再忍讓一定會被別人欺負到很慘。”

  小均只說:
  “我知道了。”

  難道小均聽了他的話,現在正想辦法給自己一點教訓?

  小均,我錯了,你不要教訓我好不好?

  阿司是個堅強的人,很少對小均以外的人示弱感傷,因為從小到大很少人在乎過他的心事。

  是不是天下的好事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像哥哥那麼好的人,是不是神就不肯讓我一個人獨享?

  小均,你要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不再讓你快樂?

  小均悄悄打開有緒房門,偷偷摸摸想溜出去。

  門外的阿司望著小均,不發一語。

  小均此時如果還一臉吃驚就矯情了。

  陳家現在是阿司勢力範圍,阿司也知道有緒今天回家。

  此時此刻此人站在有緒房門外,小均不意外。

  雖然不意外,卻不代表他知道該怎麼辦。

  阿司抬起頭,冷靜問他:
  「小均,你真的不打算做選擇嗎?」

  小均有點窘迫,他突然希望多重人格的是自己⋯⋯。

  門內的有緒應該聽到門外動靜,理所當然不會參戰。

  「小均,你真的不打算做選擇嗎?」

  執拗又問了一遍。

  這已經是正面迎戰了,小均正色回答:
  「如果一定要做出決定,我只會選你。」

  阿司沒有因這句話眉飛色舞:
  「你敢跟我進去再說一遍?」

  小均為難的掉頭望著有緒緊閉的房門,舉起手正要敲門,裡面的人突然自己開門了:
  「別那麼忙,兩位,我都聽到了。」

  「哥哥對不起,但是哥哥只有一個。」

  「可以理解,衣服穿上吧。」後面那句格外溫柔。

  阿司既然贏了芳心,也不再對有緒惡言相向。

  等小均把衣服穿回去,突然拉起小均的手像一道煙跑下樓。

  站在原地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剛剛沒忍住,竟然跑出來替汪汪解圍了。

  打從第一天放任那兩人在一起就該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

  小均,你現在心裡一定很得意吧?兩個弟弟當面為你爭風吃醋,不過⋯⋯。

  有緒突然浮起一抹難以形容的笑意。

  不過你們兩個寫意的好日子也沒剩多久了,這幾天兩位少爺就自便吧。

下一章:
110.誰解其中味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26 12:08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