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10.誰解其中味

前情提要:
109.弟弟是這世上最令人分身乏術的生物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0.誰解其中味

  今天有緒一家人難得回來,早上素歆陪乃嵐去醫院回診,男女主人回家後,全家人亂成一團,廚房從下午就展開鐵人三項。

  身為管家的阿司被懇求放過有緒一家大小的腸胃,他卻有辦法讓整個廚房混亂有如救災現場。

  唯一能做飯的素歆和羽喬一邊準備食材一邊緊皺眉頭,連小均這病患也跑進去幫忙洗菜、切菜,還得阻止古墓奇兵到處添亂。

  有緒一家倒是好整以暇坐在客廳陪爸爸聊天看電視,斯斯文文,優優雅雅,廚房心好累的那群人忍不住投以既羨慕又嫉妒的眼神。

  「開飯了,終於開飯了!」

  廚房的人們忍不住拍手歡呼。

  有緒走進來探了一眼:
  「廚房怎麼淹水了?」

  沒人想解釋,一身狼狽且神情疲憊,全忙著回房間洗澡更衣。

  有緒觀察到小均手指貼了好幾個ok繃。

  「你還好吧?」

  「挑戰魔王關失敗,扣血20趴。」

  小均睨了阿司一眼,搖搖頭就跑回房間。

  「陳公子你怎麼可以隨便跑進來?快出去!」

  阿司是唯一神清氣爽的人,好似廚房全災難與他無關。

  「小均今天一定過得很難忘。」

  「有人在跟你聊天嗎?」阿司不留情面把人掃出去。

  有緒離開前突然回頭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這是他的第一次。」

  「等等!什麼第一次!你回來把話說清楚!」

  「這是小均第一次進廚房幫忙。」

  「那又怎麼樣?」

  「沒有怎麼樣。」

  沒有怎麼樣⋯⋯齊司就是一個誤打誤撞都會讓汪汪突然實現夢想的豬隊友⋯⋯或者得尊稱一聲“神隊友”。

  沒有怎麼樣,天公疼憨人,有緒從小到大拒當蠢人,自然不會被老天爺特殊眷顧。

  長年在這個家裝模作樣拼自保,這個專門壞事的齊司卻能讓小均得到意外好事,而這一切只是天真爛漫的齊司無心插柳的驚喜。

  如果小均此時此刻在旁邊,感應到他十萬伏特的心情會怎麼形容?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不知怎麼想起多年前的小均,曾用一串古文形容代筆寫了整晚的悔過書。

  忍不住飆了句髒話,驅走陳有均的幹話。

  現在我已經夠酸了,笨汪汪別又來鬧我腦袋。

  以最短時間恢復從容自若的神態,跟家人圍在桌邊吃起晚餐。

  這是汪汪第一次煮飯給他吃,吃起來特別香。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齊司坐在對面呱噪不停。

  有緒坐上這張椅子也是經過一番精細計算。

  就像下五子棋,事前安排好老婆兒子的位置,讓兩顆黑子先落定。

  媽爸的位置固定,沒得動。

  齊司會盡量遠離黑子位置。

  齊司及齊羽喬這對兄妹不會坐得太近,接下來只要簡單推測小均入座的時機點。

  小均應該會倒數第一個上桌,用頭腦偽裝成電腦,盡量模擬出當小均看到眼前只剩下幾個空位子的反應。

  叮~~!運算完成。

  廚房兵荒馬亂的同一時間,有緒一邊在客廳跟爸如常聊天,一邊CPU使用率100%。

  晚餐時間,小均慢吞吞上桌,有緒隨意起身,不經意走向餐桌,若無其事一屁股坐在小均隔壁。

  千算萬算算了一個晚上,達陣,觸地得分。

  阿司瞪了有緒一眼。

  他沒意識到有緒刻意坐在誰的隔壁,只覺得有緒遲遲上桌很沒規矩。

  勝利滋味令有緒整晚喜孜孜。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齊司坐在對面呱噪不停。

  「爸,我想替Daniel組個兒童樂團,讓他盡情唱歌,醫生說這對Daniel病情有幫助。」

  乃嵐嗯了一聲,不置可否。

  沒有反應就是最好的反應,阿司乘勝追擊:
  「我想借用小均內湖房子當練團場地。」

  「素歆,那棟房子目前誰在住?」

  「我二弟一家人住在那裡,離他們公司很近。」

  「妳讓他們搬出去找別的地方住,Daniel做化療很容易被感染,房子盡量空出來別讓人進進出出。」

  素歆也習慣小兒子辦事從來不先找她商量的習慣,但如果是為了Daniel好,她願意將房子清空:
  「晚點我會打給我弟。」

  「阿司,你的規劃是什麼?」

  「我想找兩個哥哥的小孩、念保陪Daniel組團,讓孩子們一起學音樂有個伴,爸爸認為這安排是否妥當?」

  餐桌上氣氛總是嚴肅的跟開會似的,每個人說話都盡量精簡,小均更是過度優雅的下筷子,打死都不吭聲。

  「汪洋,你喜歡學樂器嗎?」

  「阿公,我什麼樂器都喜歡,我會彈烏克麗麗。阿伯,玥玥跟棠棠也會來嗎?」

  乃嵐看了一眼小均,其他人眼光跟著乃嵐全集中在小均臉上。

  金若茵除外。

  她從進門到上桌沒看過小均一眼。

  羽喬將視線挪移到若茵嫂嫂身上,嘴角一抹意味深遠的微笑。

  小均視線依舊瞅著碗裡的肉塊,他長期在這個家努力保持低調,最近這幾年跟副總關係終於比較和緩,靠著他在泰鎂三番兩次罩過她不成材的親信們。

  素歆不再害怕小均得勢後反擊他們母子,小均也不再那麼害怕她的腳步聲。

  「我會跟雨勤討論這件事。」小均淡而無味應和,一桌人很快收回視線。

  只剩阿司忍不住追逐他的眼睛。

  小均意識到那股炙熱到收不住的目光,舀湯時與視線來向不期而遇,對方視線受驚似的立刻縮回去,小均反而開始大膽搜尋。

  接著另一股存在感強大的視線也加入追逐戰,小均快要發火了,朝左方狠狠瞪了一眼:
  “發什麼花癡!當我們在公園野餐嗎!?”

  有緒露骨回了一記十分挑釁的眼神。

  唉⋯⋯。

  小均好哀怨,難道這就是多人組隊的考驗?

  「小均,你家平常吃飯都在互相拋媚眼嗎?」羽喬打趣的問。

  「是啊,都在玩媚眼殺機,我死了⋯⋯。」

  乃嵐不痛快的把手中筷子放在桌上,三個兒子菜挾一半凝在空中動都不敢動,視線盡量調整到最自然的狀態。

  驀然抬眼,發現這種狀態竟會讓三人硬生生對望,尷尬到恨不得立刻閉上眼睛原地死去⋯⋯。

  有緒足智多謀,素歆卻看不出來有緒跟這兩位兄弟看來看去有什麼用意?

  小均突然站起來:
  「爸,我在前妻家常跟孩子們玩眨眼遊戲,剛剛我老毛病又犯了。」

  乃嵐舉手打斷他:
  「你只要告訴我,誰第二個跟進的?」

  小均腦袋暫停。

  齊司、陳有緒。

  陳有緒、齊司。

  媽的,怎麼地獄選擇題又來了!

  「答不出來你們三個明天一早把報告放在我桌上。」

  挖靠,不會吧,多看兩眼就要繳萬言書?

  他們的報告是用秤的,寫到手會斷,他以前常替有緒代筆,畢生絕學就是模仿有緒筆跡。

  「阿司。」小均默數十秒,在最後一刻把阿司交出來。

  乃嵐失神了一下,突然覺得難過。

  阿司聽到小均選他反而高興,不管好事還是壞事,只要小均挑他不挑有緒,都是勝利的滋味。

  「小均現在一天吃多少藥?」

  素歆知道丈夫問話的對象是自己,琢磨了一下便回答:
  「比他離家出走前多了兩種藥。」

  素歆正想起身把藥單拿過來,乃嵐比了手勢阻止她。

  「這些藥會影響反應吧?」

  「我請阿司帶小均回診時問一下醫生。」素歆不知道乃嵐為何會這樣問她,回答得保守。

  乃嵐嘆氣,從兄弟眼神追逐戰,怎麼突然跳到嚴父的嘆息聲?眾人一臉霧煞煞。

  「羽喬,吃飽了嗎?陪我出去走走。」

  「爸,別理哥哥們,我陪你出門散心,爸爸開車的樣子最帥了,我每天都想跟爸一起出門,我要一直待在爸身邊。」

  三兄弟面面相覷,羽喬到底幾歲啊?怎麼還用那種小女孩的說話方式,完全聽不下去。

  小均:“輸了。”

  有緒:“難怪會輸。”

  阿司:“哼!”

  乃嵐走了幾步又回頭,說話對象是素歆:
  「下個月安排小均回公司上班,把他安排在總裁秘書室,我要親自帶他。」

  素歆臉色很難看,小均一直想回元技,具體理由她還沒找機會跟有緒確定,怎麼突然之間就被丈夫定下來了?

  素歆想趁這幾天試探小均的“狀況”。

  她一直不解為什麼小均某一年突然能入睡了?

  有緒或者司馬都不應該具備這種能力,解開小均失眠的咒語。

  身心症只是為了掩飾她對小均下手的真相。

  前管家是她的表妹,妹夫祖上傳下跟靈學相關的江湖秘術。

  跟表妹鬧翻的原因,表面上是發生口角,私下的原因是表妹拿小均的事情當威脅,要她把自己不成材的兒子安排進元技集團擔任主管職。

  表外甥和前東家有嚴重糾紛,官司還在進行中,她不認為乃嵐會同意這項人事案。

  在小均要接掌泰鎂的關鍵時刻,姐妹卻鬧翻了,素歆就算想及時毀滅小均、阻撓他巴上魏家,無奈身邊已經失去強助。

  表妹夫失蹤多年,想私下找表妹夫辦事也沒轍。

  幸好兩年前素歆說服小均,把表妹不成材的兒子弄進泰鎂,小均是董事長兼總經理,這種具爭議的人事案丟給小均自己擺平。

  表妹見兒子被照應得不錯,也跟表姐和好如初,由於小均夠上道,她們暫時放他一馬。

  今日措手不及的變局,堅定素歆對付小均的決心。

  理由不是她監聽到小均用情不專,一口氣騙了她兩子的真感情。

  在素歆眼中,小均不可能喜歡男人,更不可能愛上她的孩子。

  這是小均的手段,想挑撥離間有緒、有司兄弟之情。

  從頭到尾,阿司只是感情上的受害者,她不認為小均會和阿司發生肉體關係。

  她想解決小均的理由是為了手機。

  小均回她家的第一天,被阿司沒收的那支手機。

  她請專家幫忙檢查小均的手機,昨天有了結果,小均最近曾用他的手機搜尋過“DID"、“暴力型人格"幾個敏感關鍵字。

  難道有緒的祕密被小均察覺了?

  素歆打算找表妹來家裡處理小均杜絕後患。

  乃嵐的決定卻打亂了她原本的計畫,她企圖力挽狂瀾:
  「可是小均的病⋯⋯。」

  「我兒子有沒有病我自己會觀察,如果妳嫌下個月太久,下周可好?」

  素歆舌頭突然打結。

  在場的人幾乎反應不過來,連羽喬都忍不住望著乃嵐,震驚到藏不住心情。

  乃嵐知道素歆排斥羽喬,她曾抱怨看到齊羽喬就像看到一個珈臻的冒牌貨,讓她心裡十分不舒服。

  乃嵐現在只想讓她不舒服。

  假若當初她不抱著私心虧待小均,小均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嗎?

  是她愧對陳家,他承認他沒疼過小均這孩子,但這四年來,這孩子的表現令他刮目相看。

  “你只要告訴我,誰第二個跟進的?”

  小均在第一時間說出阿司,他在服用精神藥物的狀況下做出判斷。

  乃嵐只是在測試這孩子有沒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下決定。

  精神分裂症患者對身邊的人和事缺乏基本的判斷力。

  小均卻沒失去決定事情的魄力。

  如果當初素歆沒有狠下心傷害小均,他現在會得到如何精彩的人才?

  小均住進他家後,一再發瘋自殘,甚至在親友或路人面前失控,丟盡他的顏面,他很早就對小均失去耐性,最後完全不聞不問。

  他曾經感激素歆願意一手打理小均的大小事,讓他眼不見為淨,只要她有辦法讓小均不再惹禍,他什麼都不想知道,懲戒過程嚴厲或殘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如果小均是正常人,他就不可能放任素歆對他兒子不利。

  魏聖國肯把女兒嫁給小均,應該是確認過小均身心正常。

  只是小均婚後四年,魏家害怕小均甚至“退貨”。

  究竟是小均四年前演技太好騙過魏聖國?

  還是現在的小均正在家裡演技大爆發?

  乃嵐心有所感,掃了小均一眼。

  他這個做父親的甚至不知道小均在陳家是怎麼長大的。

  當年嫌惡他發作的樣子,對精神疾病的偏見很深,所以放棄了小均。

  他很遺憾。

  如果他們能早幾年讓小均接受正規治療,不是怕丟人把他關在家裡任由素歆折磨他的話⋯⋯。

  「羽喬,妳媽也跟我一樣覺得可惜嗎?」

  「爸,什麼事很可惜?」

  「妳哥哥。」

  「哥哥怎麼會可惜?哥哥一向很優秀。」

  乃嵐苦澀強笑:
  「妳還小,有些事妳還不懂。」

  「爸爸,雖然我還不懂,但是我很想分擔你的煩心事。」

  羽喬眼光非常真摯,沒有任何虛情假意。

  「珈臻,爸一看到妳就不心煩了。」

  羽喬微愣,瞬間露出複雜表情。

  乃嵐覺得難過,因為他被迫容忍了小均與阿司。

  要趕走這兩個逆子,一輩子不見面嗎?

  他生病的孫子該怎麼辦?

  小均兩個可愛的寶貝孫女也要跟陳家斷得一乾二淨?

  人老了開始發覺狠不下心了。

  在他眼皮下至少兩人還能表面安份,為了這種丟盡顏面的事情跟兩個兒子攤牌?

  他還能對小均怎麼樣?公開審判小均跟阿司?讓素歆找到藉口對小均大開殺戒?

  這一折騰恐怕小均連命都丟了,陳家人口不多,已經禁不起折損。

  擔心素歆趁機修理小均,他更不方便出面處理小均跟阿司的私情。

  何況他處理小均,也得一併處理阿司,他對阿司有愧,為了讓阿司遠離兩位哥哥,他整整流放他四年。

  Daniel一出生爸爸就不在身邊,這是不是孫子生病的原因?

  不忍Daniel小小年紀就得面臨癌痛的酷刑,乃嵐還能對阿司怎麼樣?處罰了阿司,Daniel還能安心抗癌嗎?

  只好強忍住自己,暫時放逆倫兒子一馬。

  一切源頭都是素歆,她為什麼如此自私,不願對他每個兒子一視同仁?

  他很後悔看上素歆,齊虹白的度量跟她大不相同,阿司這麼古怪的孩子,明明是她報復的工具,和她毫無血緣,她卻念在是他血脈的份上盡力栽培。

  他在前妻家看到阿司的房間幾乎佔了整層,比羽喬及前妻房間都還奢華寬敞,就算阿司遠在伊拉克幾乎沒回來過,前妻依舊請人細心打掃。

  阿司這孩子天生就有一種捉不透,隱隱帶著不顧一切的瘋狂,乃嵐一想到質問他跟小均的不倫就如鯁在喉,唯恐聽到什麼極度無恥的辯答。

  盤問小均一樣是種考驗,他擔心小均反問他:
  「爸爸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精神分裂?」

  只有虹白有辦法撫慰他悔恨的心事,他不想直接面對這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也是虹白的兒子,他相信虹白一定有好辦法能將這兩兄弟分開。

  上次去美國見她,對於這兩個孩子的私情困擾說不出口,不如他親自送羽喬回美國,順便跟虹白一起商討如何處理這兩頭畜生失控的感情。

  「爸,多看我幾眼,我希望你永遠無憂無慮。」

  女兒認真盯著他的臉,聲音輕細卻堅定不移。

  乃嵐愣住。

  他知道羽喬不是珈臻,也不是他的親生,可是⋯⋯。

  親不親生真的那麼重要嗎?

  小均、阿司是他親生,結果兩人搞出什麼事?

  一家之主還吭不得聲,只能暗暗忍住親生兒子亂七八糟的關係?

  他替自己難過。

下一章

111.什麼叫做“違反就要幹死你”?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27 01:3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