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12.躺著躺著就出事

前情提要:
111.什麼叫做“違反就要幹死你”?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2.躺著躺著就出事

  「阿司,兩位大魔頭交給我,小魔頭我沒辦法,看來只能交給你了,誰教念保誰都正眼不看,只和你聊天。」

  其實小均哪有辦法一打二,對抗兩個大魔頭?其中一個悄悄發包出去了。

  「小均,為什麼我們要湊合倪信和陰天?他們的事干我們什麼事?」

  小均心裡也很不痛快。

  一切還不是為了某人的前任嗎?(冷笑)

  雖然湊合別人沒那麼甘願,但他願意帶著阿司重回那些年他們來不及共同參與的人事物。

  一起前行。

  沿途感悟風景,開心比手畫腳。

  他想帶著阿司留下熱鬧的足跡。

  “想取得三人之間的主導權,想保護我愛的人。”

  這是好幾年前,卑微的他,對自己的越級挑戰。

  隨著翻轉人生後的深刻歷練,今天的他,從一條鹹魚翻身到光宗耀祖。

  不但取得手足間的主導權,甚至連朋友與朋友妻的感情事都開始插手了。

  「阿司,某一年我離家出走,沒錢又不能睡,如果不是因為倪信發現我是晴天的親戚,他怎麼願意和我這個思覺失調又整天喊窮的怪人當朋友?倪信不但收留我也收留了你。晴天說,他和倪信從大學時代就認識,還常躺在同一張床上,沒想到躺著躺著就出事⋯⋯。」

  「那不是跟我們很像嗎?我們還發生得更早。」

  小均心想,我們怎麼可能跟倪信他們很像?

  好歹我們是名義上同父同母的兄弟,從青春期就天天躺同一張床,最後睡出事情,其實相當駭人聽聞啊。

  拉著阿司,兩人又在旅館聊了好久好久。

  阿司提到某年小均躺在加護病房,一群人在外面等著探視小均,當時這兩人一見面就怪怪的,偷偷摸摸跑去抽煙,再也沒回來過。

  「四年前我上了某週刊“弟弟王”那一期封面,隔天就直接被叔叔逮到他車裡問話,當時倪信是叔叔的司機,我猜他們在加護病房重逢後就開始交往。」

  「那篇報導是怎麼回事?」

  「我被陷害的,你也知道魏家內部有很多反對勢力,找記者弄我只是入門款。」

  「但你跟陳有緒牽手了。」

  唉,聊天好危險。

  「阿司,我沒想到連我這樣做都沒辦法逼你回來,回到我身邊,把我從婚禮上搶走,你為什麼腸子這麼硬,對我下得了這種狠心?」

  「算了,我知道我說不過你,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那麼喜歡他?」

  「不喜歡。」

  「他強迫你嗎?」

  「沒有。」

  「那你們兩個現在是什麼狀況?」

  「是我纏著他。」

  「你纏著他?陳有均,你再說一次。」

  「阿司,你離開這四年,我發生了一點變化,我⋯⋯我生病了。」

  「小均,請你別再瞞我任何事情,你到底生什麼病?」

  「情色妄想症,在我腦袋裡,我認為每個弟弟都是男朋友,我才一直纏著有緒不放。」

  見小均平靜說完這句話,阿司已經氣到笑。

  「情色妄想症?對每一個弟弟嗎?」

  「是,包括丰拓、有濬、有緒⋯⋯。」

  「那我呢?我算什麼?」

  「老婆。」

  「你這樣騙我會不會太扯了?」

  「我沒騙你,我的狀況時好時壞,好的時候我還能告訴自己那是病症,可是情況糟的時候,我會忍不住死纏著他們。」

  「你纏著丰拓?」

  「嗯,我常去他房間,假裝找他談心,可是在我心底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心底是哪一種畫面?」

  「我會帶有色眼光偷偷打量他。」

  「⋯⋯。」

  阿司想著他和丰拓通過LINE,丰拓從沒有透露小均騷擾或糾纏過他。

  可惜自己也不可能主動追問丰拓有沒有被哥哥騷擾過,因為他不能毀了小均。

  「我知道自己心理生病了,雨勤同意離婚也是希望在事情能收拾以前,先把我們兩個分開⋯⋯。」

  「這⋯⋯這太不可思議了,為什麼我從來不知道這些事?」

  「我們已經四年沒聯絡過。」

  是我的錯,原來我以為是為你好,其實只是把你推向另一個地獄⋯⋯。

  阿司信了一半,還是繼續追問:
  「那你也會跑去糾纏陰天嗎?」

  「嗯,我在腦海中有一段記憶,我認為是真的,可是當我追問有濬,他說完全沒有這回事。」

  「什麼樣的記憶?」

  「你離開我的第一年,有濬有一天突然勾住我脖子,
  他哭著求我:“你既然是弟弟王,不妨收了我。”
  我說:“我只是喜歡弟弟,弟弟不是我的擇偶條件。”
  他說:“不要,不要!為什麼不讓我做陳太太,你為什麼不要我,為什麼!為什麼?”
  我說:“因為我想阿司。”
  他說:“立刻帶我回家。”
  我說:“不行,阿司會生氣。”
  他說:“陳有均,送我回家,到我房間,睡我床上!我今天一定要跟你亂倫!”」

  「陰天不可能說出這種話。」

  小均坐牢時,阿司曾在家族聚會見到陰天,儘管陰天總是一副死樣子,可是保證陰天不會說出那種沒尺度的猥褻對白。

  「阿司,這些對話對我來說非常真實,我沒辦法說服自己是虛構捏造的,可是我問過有濬,他斬釘截鐵否認說過這種話。」

  「小均,跟我回美國,我帶你去看最好的醫生。」

  「在你還沒回來之前,我不知道原來自己生病了,我天天纏著有緒,纏到他當真了,現在我妄想症好了些,卻不知道該怎麼收拾殘局。」

  「你告訴他實話啊。」

  阿司想到愛情的力量竟然戰勝病魔就沾沾自喜。

  幸好他及時強勢回歸,小均終於清醒。

  對嘛,小均怎麼可能對陳有緒有興趣,原來只是生病了。

  「那我就等著被追殺⋯⋯。」

  「怎麼會,你可以拿醫生診斷書給他看。」

  「看了不是更氣?」

  「會嗎?」

  「如果我今天告訴你,我跟你相愛都是我得了情色妄想症你會怎麼樣?」

  阿司臉色立刻一沉:
  「你。再。說。一。次。」

  被威風凜凜的殺氣震到大退一步後,小均馬上投降認錯。

  等阿司稍微氣消,小均忍不住又主動上前抱緊阿司:
  「有緒那邊我會慢慢跟他講清楚,只是我想我的病也不用醫了。」

  「為什麼?」

  「因為自從你回來後,我發現我唯一想糾纏的人,只剩下你這寶貝弟弟⋯⋯。」

  「真的不用讓醫生開個藥嗎?」

  「我不想,萬一遇到庸醫,越治越糟糕怎麼辦?沒治好就算了,我怕我萬一連你都不想了,我寧可不去看醫生。」

  「小均⋯⋯我真的覺得你的謊話⋯⋯好假⋯⋯。」

  「阿司⋯⋯。」

  小均既慌張又無奈,他真的⋯⋯已經盡力了。

  「我知道了,我會給你時間讓你去跟陳公子講清楚⋯⋯。」

  小均心底嘆道,隨著弟弟年紀漸長,已經越來越難騙了。

  「小均,我不是笨蛋,我只是一個愛你的笨蛋。」

  「阿司,我是真的得了妄想症。」

  對小均而言,成聖之路就是堅持到底。

  阿司沒讓事情被自己說死,因為心裡有一種聲音告訴自己:
  “如果你現在真的逼小均選擇,你認為你比陳公子更有勝算嗎?”

  雖然小均親口說過:
  “如果一定要做出決定,我只會選你。”

  可是阿司天生的好自信只來自於他什麼都不怕,無懼失去。

  但他害怕失去小均。

  每一次的分離,不管十年、三年、四年,我不找你,不是因為我不想你,而是我很害怕失去你。

  小均,我究竟要繼續當你心目中那個長不大的小白目弟弟?

  還是要讓你知道,愛你讓我變複雜。

  默認就是:心裡已承認,卻不公開表示。

  為什麼我揭不開我早已看出的破綻。

  因為拆穿、識破、挑明,將讓我冒著失去你的最高風險。

  我從不精算,只會一味付出代價,不計後果。

  你的改變很明顯,我害怕了,甚至我不敢全力去計較,恐懼結局被我們揭曉。

  最後,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Beck, 最後我只希望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會愛上陳有緒?」

  「陳有緒?他是誰?」

  「⋯⋯。」

  狠狠瞪了男人一眼,但這回答竟然能讓阿司忍不住笑。

  氣到笑的那種。

  爸,這四年你總懷疑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裝瘋賣傻,其實今天才是我第一次⋯⋯裝瘋賣傻。

下一章
113.快拉走你的變態朋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4-19 14:18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