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13.快拉走你的變態朋友!

前情提要:
112.躺著躺著就出事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3.快拉走你的變態朋友!

  小均坐在有濬家的客廳,叔叔和他的繼女一旁坐陪。

  「小均,幫叔叔看一下,你覺得哪位小姐好?」

  乃翔將信封袋一疊女性照片攤出來,要小均幫忙給意見。

  照片下方還用便利貼寫上芳名。

  小均心想,如果我頑皮把便利貼名字互調,不就輕輕鬆鬆陷害有濬相錯親?

  叔叔興致高昂,又從書房拿出另一個牛皮紙袋,小均根本來不及阻止。

  只能如坐針氈陪笑,心裡咒罵死有濬你係死去叨!

  叔叔,找我這剛離婚的人來當你的相親評委?

  你們是不是急昏頭了?

  叔叔的繼女似乎看出小均的不自在,巧妙阻止繼父再端出任何相親照出來。

  小均不得不朝對方多看幾眼。

  因為有濬的新妹妹外貌真的相當驚人。

  齊羽喬的外貌已經讓小均夠驚嘆了。

  這女的⋯⋯舉手投足盡是絕色佳人的神韻,顧盼生姿,不知不覺就讓人心花怒放。

  坐在這種美女身邊,就算叔叔再端出十套相親套組,小均眉頭也不會皺一下。

  「Beck, 聽說你對音樂有研究,那你對音樂劇有興趣嗎?」

  有⋯⋯。

  被妳柔柔一問,沒興趣都有興趣了⋯⋯。

  只是小均硬生生隱住不由自主的春心飛絮。

  目不斜視,立刻搖頭句點她,終結交談。

  一臉漠然繼續翻看十幾張女子靚照,好似那些相親女子比旁邊的妹妹好看一百倍。

  雖然小均是跨越性別兩岸之人,但沒事就被揪著問“你究竟喜歡A男還是B男”已經夠他忙。

  他可不想逢人就被逼問:
  “你到底喜歡男的還是女的?”

  小均面對單身又非公務來往的女性,永遠只有一張“閃遠一點”臉。

  有濬竟然對這種美若天仙又性情可愛的小公主無動於衷?

  老實說,倪信雖然不錯,但也只停留在不錯階段,散落在人群,丟一個算一個,有那麼難斷捨離嗎?

  小均今天雖然是專程來替“倪、晴”牽紅線,卻是抱著成不成看緣分的平常心。

  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叔叔家這陳妹妹不錯!

  難怪叔叔都想把繼女變媳婦了。

  有濬賴在房間死不出來,也不快死出來!

  小均只能任由叔叔不停在耳邊請託:
  「小均,有濬就交給你了,這位、那位、還有這一位,我覺得都不錯,你等會幫我勸勸他。」

  我勸他?叔叔,我剛離婚耶⋯⋯。

  繼妹注意到小均的視線在附近一本書上打轉,她微笑了:
  「你對這本書也有興趣?這本書是我的,早上看著看著,忘了拿回房間,借你回去翻一翻?」

  小均受寵若驚看了她一眼,沒想到這女孩對自己觀察入微。

  「謝謝。」吶吶回答。

  女方等著他的下文。

  小均直視前方桌面,沒有下文。

  右手拿著牛皮紙袋,裡面裝滿名門千金網美照,左手捧著一本法文書,乾等多時等不到人,小均起身直接闖進堂弟房間逮人。

  留在客廳當然可以跟叔叔多聊幾句,還能和正妹展開“咦,妳在看法文書?我大學也是法文系”之類愉悅的話題。

  但我不行啊,我的身心靈完全屬於弟弟!

  敲敲有濬的房門,躲在房間的有濬有備而來,見到小均手上捧著熟悉的“相親包”,立刻守在門口不讓小均進來。

  「幹什麼?你房間我又不是沒進過,連你的床我都躺過。」

  「別囉唆,既然你離婚了,換我替你相親,我更科技化,你看清楚啊,喜歡哪個對象,看到滿意的喊停。」

  有濬把小均擋在門外,硬要小均在平板選出中意的對象。

  小均只好意興闌珊陪少爺玩下去。

  第一張照片,小均只評一句:
  「女人。」

  有濬繼續滑螢幕,亮出下一張照片。

  「女人。」

  「只有這樣?」

  「我沒說“活人”已經是對你的基本尊重。」

  「那這一張呢?」

  「你會不會太過分?」

  「在台灣,結婚不分性別。」

  有濬偏執的說。

  唉,好吧。

  小均繼續評論相親照:
  「男人。」

  下一張。

  「男人。」

  再下一張。

  「⋯⋯我男人。」

  有濬興致來了:
  「你男人?左邊的還是右邊的?你可要說清楚。」

  小均無奈望著有濬的平板,他不知從哪找來大弟與三弟的合照。

  「左邊還是右邊?」

  「我身邊。」

  換來有濬不停竊笑,扳回一城的暢快。

  小均知道今天沒讓有濬虧他,他是無法順利卸下對方心防的。

  「夠了吧陳有濬,能不能讓我進門了?」

  「你還真認了?」

  不得不佩服這位敢說敢做的大堂哥。

  「反正都被打回原形了,來幾個認幾個。」

  小均說的一臉悲壯。

  「進來吧。」

  有濬讓了讓身體,請人進房。

  「濬啊,你真的對你妹妹完全沒興趣嗎?」

  「我爸再婚第二年早就放棄了,怎麼你還在往事重提?」

  「不行嗎?」

  「我爸那年說:“你對妹妹沒興趣我不會逼你,這邊有一疊照片,想認識哪一個跟我說。”」

  有濬忍不住翻了白眼:
  「“你對妹妹沒興趣我不會逼你”這種話被不知情的人聽到還以為是⋯⋯。」

  「禽獸。」小均幫忙接口。

  有濬坐回椅子,哀怨嘆了一口氣:
  「不明白,我想保持單身真有那麼困難?」

  小均看了他一眼:
  「我今天來就是讓你知道⋯⋯真的很困難。」

  有濬不想讓話題繞著自己身上打轉,試圖轉移焦點:
  「你手上拿的那本是我妹的書嗎?」

  「是啊。」

  「就這樣?」

  「啊不然勒?」

  「很多男人對我這新妹妹非常感興趣,你真的沒別的要問?」

  「我怕問多了回家被割舌頭。」

  「到底是哪個弟弟這麼狠毒,敢割你舌頭?」

  「我想不出哪一個不敢的。」

  「告訴你一個小祕密。」

  「請說。」

  「我這個妹妹不會割人舌頭。」

  「但她會害我沒舌頭。」

  「所以你的問題不在舌頭,在你弟弟會割你舌頭,有沒有想換一個沒那麼殘暴的?」

  「你建議換左邊的還是右邊的?」

  「你⋯⋯。」

  面對這種不知羞恥的花心禽獸,有濬已經不敢再問下去。

  「你真的想單身一輩子?」

  有濬很用力開了口,卻說不出話來。

  「我這麼可怕的祕密都告訴你了,在我面前你還有什麼說不出口的?」

  「你聽起來挺爽的,請問可怕在哪裡?」

  「你不知道他們家是開火葬場的?我每天照鏡子都像看到了我的骨灰罈。」

  反正我就是揣著遺書談戀愛,相信必死無疑。

  只是不知死在哪一天,死在誰手裡。

  「我還以為你是天天左右逢源,既然你自己也害怕,怎麼不找能談的對象好好談一場?」

  「找過了。」

  「咦?我認識嗎?」

  「你認識,剛跟我離了。」

  「你真的為了⋯⋯為了這兩個奇奇怪怪的對象,連婚都離了?小孩都不要?」

  「幹什麼,什麼奇奇怪怪!人家有名有姓,其中一位還是你哥。」

  「⋯⋯我聊不下去了。」

  無話可說的兩人在房裡大眼瞪小眼,有濬終於忍不住了:
  「你今天來找我不是為了秀你那對黑白無常吧?」

  「當然不是。」

  「想幫我介紹對象?」

  「這不就來了嗎?」

  小均將牛皮紙袋推到有濬面前。

  「立刻拿開!」

  「如果你拒絕,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小均氣到發狠話。

  「需要這樣詛咒自己兄弟嗎?」

  「反正我天天抱著汽油桶戀愛,兩個都認了,也不差再認你一個。」

  「你⋯⋯你說什麼?你談戀愛關我屁事?」

  小均陰險笑了起來:
  「四年前那天深夜,是誰把我壓在身下粗暴蹂躪?」

  「你⋯⋯你又來了,在你的世界就容不得別人說醉話?」

  「也不是說不能喝醉,但動手動腳就不好了。」

  「我⋯⋯我那晚真的對你動手了嗎?」

  「我知道你是喝茫了,也不要求你對我真心相待,只要求你對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負⋯⋯責?你又不會懷孕,我要怎麼負責!?」

  「從我十八歲那年領了身心障礙手冊,擔心我此生都很難找到對象,因此我發狠告訴自己,我這一生,凡是對我開口求我收他的,我一個都不放過。

  「記得四年前的某個夜裡,有個弟弟不停求我收了他⋯⋯。」

  「你怎麼又在鬼打牆,我已經說過那天我喝醉了。」

  「我已經認真了。」

  「你⋯⋯你別太超過喔。」

  「我雖然號稱弟弟王,但我對普通的弟弟沒有什麼耐性,陳樂樂⋯⋯。」

  見小均色慾薰心的臉貼近,露出不懷好意的獰笑,有濬忍不住心想:
  “怎麼會有人看上自己的哥哥?還多到一雙?”

  「你今天演成這樣,無非就是逼我相親嘛,如果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回答得很有誠意,我就同意你去相親。」

  「幫你介紹對象又不是幫我介紹對象,這麼跩?」

  有濬露出非常蒼白的笑容:
  「都要去相親了,你就順我一次。」

  「嗯。」

  看來這位堂弟是情癡,小均對他開始於心不忍。

  「我想問你,你為什麼不能從中選擇一個?非得兩個都要?」

  奇怪看了對方一眼:
  「為什麼這麼問?」

  「我從爸爸和情人之中選了一個,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罔顧一切,什麼都要?」

  「自從知道自己的命是一路撿來了以後,我就想活得更任性一點。」

  「你這不只是任性吧,還有點⋯⋯離譜。」

  「也許離譜,但我冒著生命危險在這世上苟延殘喘,不是為了留下遺憾。」

  恍然間,有濬以為自己又遇上了高中那個年少輕狂的陳有均⋯⋯。

  空洞的心靈忽然之間無比難受,塞了滿滿讓人透不過氣的石頭,有濬曾經以為自己再也不會有感覺。

  石頭的尖端看起來鈍,竟堅硬無比。

  沉甸甸都快讓人心肌梗塞。

  老實說,有濬完全看不出童養媳或陳有緒身上有任何一處優點,他曾經努力做功課,就是列不出來他們那些德性有什麼值得之處。

  陳有均你這笨孩子!竟然就這樣拿性命開玩笑,一手包辦兩頭魔物。

  而他內心深處,完美到無可取代的信老公,為什麼自己⋯⋯連小均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有濬不知自己閃神了多久才恢復機智:
  「可是他們是你親弟弟,你的道德底線呢?連自己弟弟也行?」

  「弟弟可以,醜弟弟就要考慮,你跟我告白過,老實說,你的條件比那兩位好多了⋯⋯。」

  「你⋯⋯你想幹嘛,我爸等一下會進來,你別亂來⋯⋯。」

  「我的弟弟真可愛。」小均貼近他的臉,像在賞玩有趣的玩具。

  「陳有均!你到底想做什麼!」

  好想開口喊變態!

  信!快來拉住你的變態朋友!

  「信封袋厚厚一疊照片你沒興趣就算了,這本書裡面夾了我幫你物色的好對象,如果你想逃出我的魔掌,立刻和這人相親,哼哼,否則我就當你對我餘情未了!」

  小均一走,有濬像擺脫病毒般把書扔得更遠。

  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混亂的腦袋裡千頭萬緒。

  想起他這堂哥從小到老,那些囂張至極的“豐功偉業”,竟越想越不安。

  牙一咬,勉強起身,撿回那本破書。

  憂頭結面閉上眼,快速翻動書頁,好像翻到什麼異物,有濬睜開眼,只見從法文書緩緩飄落一張⋯⋯。

  倪信的半身裸照。

下一章

114.我爸問你是不是來相親的?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3-31 21:12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