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14.我爸問你是不是來相親的?

前情提要:
113.快拉走你的變態朋友!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4.我爸問你是不是來相親的?

  晴天無言的坐在地板上。

  我明明是被小均脅迫來相親,今天還特定穿了第一次“出櫃”的西裝外套,想到哪了,櫃是衣櫃的櫃,慎重其事穿襯衫打領帶。

  更可怕的是我還西裝褲加皮鞋,為什麼我覺得好熱⋯⋯。

  晴天差不多知道自己上當了。

  因為這裡根本不是相親場合!

  連張能坐的椅子都找不到,它們正被搬運工到處移動。

  眼前還有一屋子的娃娃兵賴在地上哇哇大哭。

  他⋯⋯他真的是來相親的嗎?

  即使想向小均客訴,小均也沒空。

  小均和阿司正在滿屋子追著屁孩跑,抓都抓不住。

  「爸爸,Beck哥哥怎麼還不來?」

  「走開啦,妳不要一直抓我頭髮啦!」

  「啊!爸爸她咬我!」

  「爸爸!姐姐推我!」

  小姐妹開始哭天搶地尖叫大賽。

  緊接著混亂的賽道追撞,伴隨如雷貫耳的哭爹喊娘,小均到處緊急求救。

  阿司即使想救也沒辦法待在小均身邊太久。

  因為另一頭有更需要他追求的事:
  「Daniel,這東西你是哪裡挖出來的?髒死了!快放回去!」

  「這個不能碰!砸在地上我會收不完!Daniel別跑!」

  晴天看了十分鐘重複畫面,終於看破紅塵。

  索性低著頭,坐在地板上玩手手,孤立無助。

  原本以為相親已經是最尷尬的場合,原來還有這種他來相親,其他人卻忙著搬家、追小孩的艱困處境。

  沒有相親對象的相親,讓人窘到好想回家⋯⋯。

  倪信擔任本日搬運工,兒子念保則是他苦命的搬運小助手。

  陳公子把整個場地及樂團營運一股腦丟給倪信後,從此不聞不問,甚至到現在人都沒出現。

  陳公子沒出現,倒是另一位陳公子出現了。

  倪信在踏進小均房子前就做好心理準備,猛然見到晴天也沒有太大反應。

  兩人就繼續井水不犯河水,別人能奈他何?

  只是⋯⋯這個天兵公子今天是怎麼了?穿成這樣⋯⋯來相親的嗎?

  「好熱喔⋯⋯,沒⋯⋯沒冷氣嗎?」晴天哀傷低語,不指望有人理自己。

  「整屋子翻遍了,找不到遙控器,等Vincent來吧。」

  旁邊一位酷酷少年竟然回話了。

  少年同樣坐在地上,低頭專注玩手機,似乎對悶熱的環境已認命。

  說好的相親呢?說好的相親呢?

  媒人!媒人!媒人變沒人,我已經熱到快瘋掉!

  「我爸問你是不是來相親的?」

  有人走近晴天,怯兮兮問他。

  「念保!幫我把這箱東西推到那邊去,別隨便跟陌生人說話。」

  念保已經是國中生了,剛剛再沉的傢俱都能和倪信合力搬來搬去,跑來和晴天說完話就開始有氣無力,連不起眼的雜物都快拖不動了。

  晴天見狀,立刻脫下汗水淋漓的西裝,不管身上的白襯衫容不容易弄髒,挺身而出替念保抬箱子,開始幹起苦力活。

  「我有准你幫忙嗎?坐回去。」

  「信⋯⋯。」

  「別亂叫,我改名了。還有,別亂動!越幫越忙。」

  晴天還真不敢再亂動。

  見念保對他態度比他爸友善,索性潛伏在念保附近,趁倪信不注意,低聲問念保:
  「你爸改名了?」

  話不多的念保點頭當回答。

  晴天苦思了一會兒,又忍不住湊過去問念保:
  「你爸改什麼名字?」

  念保小聲在他耳邊說:
  「倪還信。」

  聲音不大,一邊的倪信卻聽到了,心裡圈圈叉叉。

  兒子是個特殊的孩子,常常分不清楚別人的弦外之音,也聽不出別人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他怎麼會真的改名叫“倪還信"?那天是跟念保開玩笑的,看來念保不認為是說笑。

  晴天的訊息來自於念保,自然也把這消息當真了,頻頻點頭,謹記在心。

  晴天在一旁觀察,只要見到倪信要移動龐大傢俱急需人手,立刻衝上前:
  「還信,我幫你一把。」

  倪信火冒三丈:
  「還信?我不叫還信!我今天還信你我就是你孫子!」

  晴天發覺自己犯錯,羞愧到紅了耳根子,恨不得找地洞鑽進去。

  「誰騙你今天穿成這樣子?」

  「小均說今天場合非常正式,要我把最好的衣服穿出來⋯⋯。」

  「小均這種專門騙吃騙喝還騙婚的人你也敢信?」

  「我就⋯⋯還信。」

  「就說我不叫這名字!」

  「信⋯⋯。」

  「行了行了,我有準備一套輕便的衣服,你換一下,別熱到了。」

  晴天接過衣服,難以掩飾臉上驚喜不安的神情。

  這人在家族企業打滾十幾年了,怎麼性格還老實到有點呆?

  終究還是不忍心,等晴天換好衣服,默許他加入搬運工陣容,他是看在念保肯主動跟他說話的份上!

  念保性格實在太內向了,溝通能力有點障礙,倪信不希望念保養成封閉的習慣,難得他願意和不熟的人交頭接耳。

  就容許晴天暫時陪兒子說說話,讓兒子多練習開口說話。

  愛多深離多遠,倪信相信自己對晴天還有感情,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倪信冷眼旁觀一大一小竟然一來一往聊了起來,鐵石之心又開始動搖了。

  除了家人,念保從小很少主動開口跟別人說話,阿司例外。

  念保曾經主動跑來找阿司說話,他們以為是巧合,後來發現除了阿司,念保對其他人能不開口就不開口。

  以前晴天常常把念保嚇哭,今天兩人互動異常熱絡。

  如果晴天可以常來家裡走動,也許有望改善兒子令人頭疼的自閉。

  不過⋯⋯他還是先別急著一廂情願,人家說不定陳爸爸一反對,連他家大門都不敢進了,還是別對這位陳大公子有錯誤期待。

  另一頭的場面簡直是溫馨家庭日。

  除了忽略小姐妹已經在地上打成一團,爸爸、舅舅一邊拉一個都阻止不了⋯⋯。

  「阿司,快幫我擋在中間!」

  「小均,對不起,我一放手,Daniel就會衝出去,他對你家每個大花瓶都感興趣。」

  「⋯⋯。」

  等孩子終於鬧累了,圍在平板旁邊看卡通,受盡折騰的三人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

  小姐妹真的不是精力旺盛,而是爸爸一夜之間消失,從此再也不回家。

  沒安全感不知不覺轉換成哭鬧爆發力。

  「只能看三十分鐘喔,小心我跟妳們媽媽告狀。」

  小均不忘先端起威嚴發出警告,心裡卻希望他們眼睛可以一直盯著平板直到有緒進門為止。

  「阿司,你對小魔頭下了什麼蠱?念保跟晴天一天說的話比我一年份還多。」

  「祕密。」阿司得意的說。

  孩子暫時休兵,丰拓終於得空,他在小均房子走走瞧瞧。

  「小均,聽說你以前養過狗,是養在庭院嗎?」

  「不是我養的,是你表哥養的。」

  「Lucky是我們兩個一起養的!」

  「是、是,我跟阿司養過Lucky,記得以前我還會從高雄偷偷回來看牠。」

  「原來你回來不是為了偷看我!」

  「其實我回來是為了看牠偷你。」

  小均調情調到阿司全身好熱,丰拓只是一聽而過。

  滿腦子只忙著想,媽媽說害姐姐和小均離婚的禍首竟然是這名怪表哥?

  怎麼看都不像,這兩人怎麼看也沒半點情侶的樣子。

  應付小孩倒是同樣手足無措。

  姐姐自從跟小均離婚後,表面上若無其事,卻趁媽媽出遠門那幾天,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哭了整整三天。

  他那天在姐姐的社交平台看到一篇發文:

  「婚姻可以吵吵鬧鬧、可以千瘡百孔、可以相敬如冰,在這些婚姻中的夫妻依舊互相忍受,選擇歹戲拖棚。

  我跟他的婚姻什麼都有了,什麼也不缺,相處和諧、溝通無礙。

  偏偏就是少了想像力。

  我想像不出愛上這個男人的場景,雖然我是真的喜歡這個人,可是我從來沒把一生幸福寄託在這男人身上。

  也許我們更像一對事業夥伴,很適合、也彼此需要。

  可惜我們都沒有耍賴、孩子氣的權利,只能拿出事業夥伴的最高自我要求,扮演女兒們的好父母。

  無法放下自我要求,我們之間從不撒嬌賴皮,難道這就是親密關係的大忌?

  離婚那天,我問他:
  “你曾經想像過我們兩人的未來嗎?”

  他說:
  “我一想到我們的未來就開始心虛,老覺得自己是個仿冒品,很怕被揭穿。”

  如果我能讓你覺得你是名符其實的丈夫,你是不是願意繼續留下來,讓我們試著繼續努力下去?

  他回答:
  “我弟弟回來後,多少會刺激我的病情,不希望我在兩個女兒面前出現很難理解的失常。”

  我問:
  “你說的到底是藉口還是真的這麼想?夫妻當了這麼多年,你是不是連真話都不肯告訴我?”

  最後他拉過我的手,在我手心寫下幾個字:“情分、緣分、天分”。

  我把這些字緊緊抓在手裡,將自己關在房間裡,潰堤。

  我只是因為看到三次,我才沒忍住。

  跟分手同一個“分”,一口氣出現三次。

  又是一局沒有任何人犯錯的悲劇。

  我不能怨、沒得恨,在這局裡,有點恩、有點傻、愛得有點深。

  可惜人人都是局外人。

  只剩下我。
  
  唯一哭斷腸。

  最不是的人。」

  雖然貼文很快就被刪除了,但刪除不了丰拓對姐姐的心疼。

  趁阿司又去追逐Daniel,丰拓逮到機會,把小均拉到庭院,低聲質問小均。

  「小均,你弟弟真的有比姐姐對你還好嗎?」

  「丰拓,你姐對我很好,可是我不想欠她。」

  「不想欠她就更不應該離開她跟女兒。」

  「當年你媽遇到你爸也是選擇離開我,離開不一定是壞事。」

  「你離開我家就是不應該,難道我們家對你還不夠好?」

  「因為你們對我很好,我才想要換個方式把自己的病養好,讓我努力培養還款能力,等到那一天你還願意支持我回去嗎?」

  「為什麼跟你弟弟在一起就有辦法治好你的病?」

  ⋯⋯因為他是神醫。

  小均敢想不敢說。

  見小均沉默,丰拓原本準備好的問題硬生生堵住。

  丰拓知道哥哥有身心障礙,一時也很難認定怎麼做對他家最好。

  丰拓忽然發現自己問不下去。

  小均雖然是他哥哥,但兩人始終保持距離。

  家裡突然多了一個不算外人的外人,丰拓心裡還是有點抗拒,甚至有點不平衡。

  陳有均的爸爸不姓魏,也沒被關在牢裡。

  但小均卻因為家裡的不幸突然得到好處。

  甚至取而代之原本該屬於爸爸的一切。

  小均靜靜看著眼前的弟弟。

  他知道四年來,丰拓已經從當初容易信任別人的孩子轉變成眼前心思複雜、習於防衛的少年。

  人生在世,誰不長大?

  除了齊司,能夠保持二十年心思不變,真的好驚人。

  透過落地玻璃見到孩子們已經開始騷動,最後只簡短對丰拓說:
  「有一天你會明白,有時離開是為了回來。」

  意思是說哥哥有一天會回來?

  事到如今丰拓也只能先放過小均。

  只要小均別忘記他家恩情,這樣他會好受點。

  但,如果讓他知道小均是移情別戀才拋妻棄子,或者為了利益背叛泰鎂的話,他不會放過哥哥!

  至於小均是不是為了阿司這個人⋯⋯,丰拓不是很明白,阿司不就是小均的弟弟嗎?

  聽說媽媽嫁給爸爸後,小均一直跟阿司在這棟房子相依為命。

  兄弟之間怎麼可能發生男女感情?

  也許小均只是無法承受經營公司的壓力才躲回自己家養病,說不定就是想治療會誤會愛上弟弟的怪病。

  面對生病的哥哥,丰拓終究不忍。

  「爸!爸!她又咬我!」

  「爸!妹妹把平板弄壞了!」

  世界大戰一觸即發前夕,突然有人按了門鈴。

  忙著把兩個女孩分開,門鈴聲宛若救星,小均迫不及待:
  「有人來了,阿司,去開門。」

  「我現在不能放開Daniel,一放手他就會闖禍,念保,幫舅舅開門!」

  念保不喜歡面對陌生人,他一雙無辜眼睛,怯生生望著晴天:
  「晴天叔叔⋯⋯。」

  晴天胸前還捧著超級笨重的收納箱,他彎下腰正想重新放回地面,倪信忽然走過來拍一拍,阻止他。

  晴天愣了一下,剛回神,倪信已經一邊擦汗,一邊往大門走去。

  倪信開了門,門外除了陳公子和他兒子外,還來了一位頗有姿色的陌生女子,倪信有點意外。

  「怎麼那麼晚?快進去。」我們需要冷氣遙控器!

  「還沒進門就聞到屋裡一窩妖氣沖天,沒料到最弱勢的那隻竟然是你。」

  「別尋我開心了,陳公子,這位是⋯⋯?」

  「不重要。」

  有緒寵溺護著寶貝兒子進門,臉上是難得的怡然自在。

  女子儀態優雅,笑起來讓人很有好感,身姿柔美曼妙。

  她落落大方朝倪信禮貌性點頭。

  除了外貌出眾,倪信注意到長髮女子舉手投足間,隱隱飄來幽香。

  微感奇怪,因為她身上這股香氣⋯⋯竟然讓人似曾相識。

下一章
115.能不能告訴我,主人吃醋了怎麼辦?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4-21 20:53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