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罰你愛上我》115.能不能告訴我,主人吃醋了怎麼辦?

前情提要:
114.我爸問你是不是來相親的?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5.能不能告訴我,主人吃醋了怎麼辦?

  「Cindy妳幹嘛來啦!」

  擁有絕色的氣質美女一踏進小均家,阿司立刻臉色大變,像看見大便,一臉厭惡大嚷起來。

  「來看笑話。」

  「妳才是笑話!」

  兩人像孩子當場吵了起來。

  連我都惹不起的女人,我這笨弟弟,你到底在幹什麼啦!

  行動派的小均摀住阿司的嘴,直接亮出鞋號,將他踹到角落。

  「你們進屋怎麼不脫鞋?」

  「地板還沒拖,屋裡正在搬東西障礙物太多,怕孩子們踩到,你們幾個也別脫鞋了。」

  有緒說話,小均總是頭一個有反應。

  「Vincent,冷氣⋯⋯,我已經熱到快起肖。」有濬被困在一群雜物中,垂死呼救。

  「遙控器呢?」

  「我找了很久,不知道藏去哪裡。」丰拓拿起雜誌當扇子搧個不停。

  有緒找了幾分鐘,下了結論:
  「遙控器可能被我舅舅不小心搬回他家了,我打個電話給他,晚點去他家拿。」

  「什麼?」大家的絕望全寫在驚慌的臉上。

  有緒奇怪地環視眾人一眼:
  「沒遙控器就墊張椅子,手伸長一點,直接啟動不就得了?」

  有緒邊說邊示範,掀開蓋板,按下開關,冷氣順利啟動,傳來熟悉的涼意,眾人淚光盈盈望著眼前的救世主。

  這群人怎麼了?都吃了抑制智商的藥?

  有緒從樓上拿了幾樣樂器下樓,順便叫倪信等搬運工休息喝水。

  屋裡終於有了樂團的樣子。

  汪洋接過爸爸的樂器,很快就把小姐妹安撫的服服貼貼,三人圍成一圈研究烏克麗麗。

  Daniel則孤僻的在一旁乾瞪眼,跟他爸一樣沒什麼人緣。

  倪信對樂團的事情非常認真,休息沒幾下又跑來找有緒商量,有緒同意倪信的規劃,倪信大喜,又跑去清理場地。

  有緒此次前來,比其他人多了一樣神祕任務。

  媽交待他負責把舅舅來不及打包的值錢東西全收好,還交給他一大串鑰匙,囑咐他去車庫檢查家裡那幾輛名車是否確實上鎖。

  辛苦忙完後一回屋子,嘖,果然沒讓他失望,屋裡少了兩個人,有緒連問都懶得問。

  有緒漫不經心逛到丰拓身邊,他正聚精會神玩手遊。

  接著又信步走到倪信附近,他和有濬正合力將笨重的沙發往牆邊靠,甚至問有緒能不能搬上二樓。

  「別急別急,要上二樓的你貼一下紙條寫編號,我明天找搬家公司,各位金枝玉葉,小弟賠不起。」

  不協調的畫面,硬生生在有緒眼前上演。

  穿著典雅小洋裝的羽喬不知何時跑去找念保合體。

  兩人靜靜合力搬運單人沙發。

  壞心眼的有緒忘了向她強調明天有搬家公司。

  興味欣賞踩著高跟鞋的羽喬滿臉通紅使出蠻力抬沙發。

  念保那一頭也不輕鬆,頭一次合作,兩人施力明顯不協調。

  他們因為抬物技巧失當,上不了樓梯,恨恨放下沙發,中場休息揮汗。

  有緒這才不慌不忙上前:
  「沒想到妳還能當苦力,明天搬家公司也會感嘆專業的都沒妳搬得好。」

  羽喬的頭髮有點散亂,熱汗讓她狼狽不堪,沙發被兩人抬得歪歪斜斜,根本無暇搭理有緒。

  大夥個個忙得不亦樂乎,只剩有緒閒得發慌,他打算出門替大家買飲料:
  「齊羽喬,妳跟我一起去,原來妳力大無窮,正好替我扛飲料回來。」

  羽喬不置可否,停下手邊的活,旁若無人的攏攏頭髮,整整裙擺。

  有緒沒想到羽喬這麼乾脆,趁她後悔前趕緊把車開出來。

  「上車吧。」

  「別一直盯著我看,想問什麼?」

  「說吧,妳為什麼對倪信感興趣?」

  「我對他不感興趣。」

  「這屋子幾組人馬,隊長和副隊長早就消失在虛空,妳跟不到我不怪妳,魏丰拓好歹是妳遠親,我哥的兩個女兒也難得出門,妳卻只關注倪信?」

  「只是幫忙搬個東西也要向你報告心路歷程?」

  「妳故意在我爸面前拜託我帶妳一起來,妳知道我不方便拒絕妳,當時我就猜測,這屋子裡有妳想見卻不方便見的人。」

  「這麼會猜?怎麼不猜猜我晚餐想吃什麼。」

  「果然妳的身體立刻出賣妳,為什麼妳要黏著倪信?他是整間屋子背景最普通的,還是妳⋯⋯對倪念保感興趣?」

  「陳有緒,我們這樣猜來猜去很無聊,既然你想要玩點刺激的,我就陪你玩,從現在開始到下車為止,我們直話直說,別再猜謎,成交?」

  「我奉陪,齊羽喬,妳來我家目的是什麼?」

  「陳有緒,我是為你而來。」

  「不是說好不打謎嗎?」

  「我寄給你的筆記本沒被你燒掉吧?我想拿回來。」

  「什麼筆記本?」

  「Claire的筆記本。」

  有緒強保鎮定:
  「什麼筆記本?」

  「我遵守約定把她的筆記本寄回台灣,怎麼?你沒收到?難道是我寄丟了?那我得在你家好好找找,真找不到只好問問爸⋯⋯。」

  「停。齊羽喬,妳成功了,不用問爸,妳想交換什麼?」

  「我要Beck離開你們家,別讓他進元技。」

  「能讓我知道理由嗎?」

  「你只要照辦就行,沒必要知道太多。」

  「我爸已經計畫要栽培妳哥,妳當時也在場,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等爸興頭上了妳才⋯⋯。」

  「我本來還想多確定一些事,你爸手腳太快打亂了我的步調,找你結盟也是萬不得已。陳有緒,我媽對你的評價很高,我們兩個沒必要撕破臉。」

  「威脅我還希望別撕破臉?」

  「我們就別再兜圈子,我希望Beck跟你們家好聚好散,你一定有辦法影響你爸媽,讓我順利把Beck帶走。」

  有緒旁敲側擊猜測她的企圖。

  「齊司呢?妳打算怎麼處理他?」

  「隨他吧。」

  「不,這幾個人妳最有把握的是齊司,妳知道他會跟著隊長走。」

  「他去哪都不影響我的計畫。」

  有緒把整個時間軸拉開來看,齊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動作的?

  是齊司從伊拉克回來後?

  時間點很接近,齊司回家第一天還在找娘,那幾天媽氣的回娘家,因為爸執意去美國參加齊羽喬的訂婚宴,夫妻為此陷入冷戰。

  汪汪離開泰鎂沒幾天,齊羽喬突然飛回台灣說要補辦婚禮,卻天天厚臉皮住在他家。

  但她的未婚夫不曾來陳家找她,有緒忍不住問:
  「妳老公到底長什麼樣子?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找一天約出來見見面。」

  「正在安排,聽說你們兄弟很流行在婚禮獻唱,花童、樂團已經有現成的,不如你幫我物色女儐相。」

  「我哪認識什麼女性朋友。」

  「如果Claire還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她結婚了沒有?」

  「有差嗎?她兒子妳不是才見過?」

  有緒心想,連死者都搬出來,是有多不想聊下去?

  合理懷疑從頭到尾都沒有籌備婚禮這回事。

  齊羽喬準備結婚如果只是煙霧彈,真相可能是齊家出狀況。

  陳汪汪平常看起來不怎麼樣,救援倒是救成了精。

  他對前岳父盡心盡力,每場偵查庭及羈押庭就算不能旁聽還是守在門口,漫長磨人的審判庭幾乎沒有缺席過。

  如果齊家真的出現危機,不管是齊總裁身體狀況或者其他鳥事,陳汪汪都會被當成最耐操的強助。

  只是汪汪說他會留下,到底是欺騙還是不知情?

  汪汪,能不能告訴我,主人吃醋了怎麼辦?

  剝奪寵物最愛簡直勝之不武,所以我忍住了,可是寵物現在正計畫逃亡嗎?

  「他知道妳家出事了?」

  「你怎麼會猜到我家來?可惜我們家真的沒什麼事,Beck在泰鎂表現不差,Sid進元技下場不太好,外派伊拉克四年一事無成,Sid跟你媽有親子關係都落到這種下場,何況是Beck?我不希望Beck回元技。」

  「妳跟Beck談過離開我家的事嗎?」

  「昨天談過。」

  「他同意嗎?」

  羽喬輕輕笑了一下:
  「如果他沒問題,我需要找上你?」

  「那是因為妳沒把妳家狀況對他據實以告,為了防我?」

  「你別假設一件不存在的事情,這樣討論下去沒有意義。我要嫁人了,我擔心媽媽往後只有一個人,我希望Beck能帶Sid回家住,這麼單純的事你想複雜到什麼地步?」

  「妳爸呢?」

  羽喬突然臉色一變。

  有緒好像問出了什麼關鍵,決定點到為止,厚道轉移話題:
  「其實妳應該找齊司談,他對妳哥影響力不比我差。」

  「可惜他們只是一對普通兄弟。」

  「難道我不是嗎?」

  「你們之間眼神太明顯了,反倒是Sid、Beck親密的很刻意。」

  「那是本能,不是刻意。」

  憑空消失的明明是那兩人,此刻跟蠢女人共處一車的是他,冤獄他聽過,冤交往倒是頭一回碰上。

  「Claire說你們家有控制Beck的方法,除了失眠以外,你們還可以釣出他不想讓人知道的祕密,你不也問出了我媽的私人電話?自從Sid身世曝光後,Beck十年睡眠毛病神奇好了,Sid知道Beck拿他跟你做交易嗎?」

  「妳說話很矛盾,我如果能釣出Beck的祕密還需要交易?」

  「也對,還是你強迫Beck跟Sid交往,交換睡眠治療?」

  「說的我好像睡眠障礙的權威,我記得自己是從商不是學醫的。」

  「Claire的筆記本我找學醫的試過,對Beck沒用,Claire生前強調如果她回不去,一定要把筆記本交給你,因為你是打開開關的人,你可以解釋開關是什麼嗎?」

  「我不想解釋,妳如果想找人醫病,好心提示妳,齊司也擁有Beck的開關。」

  「那開關到底是⋯⋯?」

  「齊羽喬,Beck的事我不想管,我跟他沒有任何曖昧,齊司是妳哥,你們都是齊家人,齊司擁有妳想要的開關,最重要的是他比妳還想帶Beck遠離我家,他才是妳要找的人。筆記本的事我希望妳別讓我家人知道,我可以跟妳用其他條件交換。」

  羽喬心想:“陳有緒知道那本筆記本被我撕下第一頁嗎?”

  有緒心想:“筆記本消失了一頁,應該就是她幹的好事!”

  羽喬瞧著有緒反應,終於有了重大決定:
  「我媽多年前遭遇她男人的情感背叛,他們分開後,依舊維持事業夥伴的關係,那男人最近⋯⋯做出背叛公司的糊塗事,訴訟還在進行中。」

  「原來我爸為了這種事跑去美國安慰前妻?真是跌破眼鏡。」

  「有緒哥,事情沒你想像的複雜,我媽已經身心俱疲,她計劃退休,她要我來台灣調查Beck離開泰鎂的內情,你知道的,我媽跟Beck為了穩住泰鎂注入許多資金,可是Beck竟然說走就走,我媽還是最後一個知道他辭職的人,如果Beck照樣不跟我媽商量就跑回元技接受你爸栽培,依我媽性子,齊氏往後恐怕沒有Beck的位置。」

  「意思是⋯⋯?」

  羽喬苦笑:
  「我媽說,如果可以,把這兩個人帶回去,如果不行,她只要我帶Sid回去就行了。」

  「他回我家是為了集合然後跟妳一起回家?難道⋯⋯我被人畫唬爛?」

  「Beck確實不知道我媽在考慮接班人選,也不清楚我最近常陪著你爸的原因,他對你家依依不捨讓我相當困擾。」

  「妳為了齊氏集團接班人辛苦演戲?這理由讓我很意外。妳為什麼要幫Beck?難道妳不願意接管妳家的集團?」

  「我的立場有點為難,要我用總裁身分跟自己爸爸對簿公堂嗎?未來我不排斥繼承家業,可惜目前時機不合適,Beck的作風我比較能接受,我夾在中間不忍心我媽也不忍心我爸。我只想把Beck找回來。」

  有緒心想,汪汪在泰鎂對媽的濫好人作風難道已經成了活招牌?連齊羽喬都慕名而來。

  可惜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汪汪不肯跟媽作對是因為媽有二寶,妳齊羽喬算哪根蔥?肖想的太美了吧,汪汪當好人是很挑對象的!

  「齊司呢?妳想帶他回家?」

  「他很難捉摸,聽說他跟你在元技鬥到公司都快倒了?」

  「傳言被誇大,他是我的手下敗將。」

  「我希望你能幫幫Beck,就像你曾支持他接掌泰鎂一樣。」

  「難怪妳整路對我掏心掏肺,原來是看上我一天到晚替寵物把屎把尿的勞碌命。」

  「我本來擔心你一直用你媽的方法控制Beck,可是從剛才對談我可以感受出你很在意Beck處境。Claire的筆記本曝光後,你大可以不認,卻會讓Beck惹上麻煩,你對筆記本的態度讓我決定相信你。」

  有緒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看來妳不但認識我妹還跟她很熟,妳說說看,我們兩人誰比較傻乎乎?」

下一章
116.放火燒屋算什麼?沒將你一家老小滅口算客氣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4-29 21:5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