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第六章(全)

這次網路太差了,希望這次發成功。

是的,向諸位在發布之前,說幾個好消息。

首先...本哥在此宣布,本小說in popo已經更到8-2,8-3正在更新,不過說實話,要看就得先登錄,所以你們也頂多只能...呵呵

沒辦法啊,連第二常逛的鏡文學都沒有很多的時間更新,你才知道小弟的更新時間被大幅縮短了太多了。

算了,反正...大學暑假長嘛,不就縮短一個禮拜嗎?也沒短多少...在不確定是否一暑假就會被拉去當兵的狀況下,應該可以繼續狂更...啦,但是如果被拉去當兵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Oh shit!

然後就是...唉...決定要執行這個思構已久的計畫,就是在小說中添加恐龍元素。

(我就喜歡恐龍,不爽是不是啦?)

反正...祝各位清明節連假愉快喔~

──────────────────────────────────────
第陸章─古堡與海怪

大日本帝國東京之江東區海岸的某棟別墅那邊,某團從天而降的火球,於後來反方向閃了一火光後,減速落地在那別墅的花園中。

卻說該別墅...實為日本國之首富所居住的別墅,為歐式巴洛克建築外加歐式花園,著實氣派的豪華奢侈。

#####
(在此哥吉拉我備註一下,現實生活中並沒有這棟別墅,沒去過東京的千萬不要信)(大概位置請見圖)
#####

隨著鑰匙轉動機關的聲音,門開了,然後玄關那邊,一個身影就站在門後。

「我回來了,」只見那位小女生打開門,並且應聲道。(此乃日本習慣)

「妳回來啦?」回話的是一位身穿藍色西裝衣褲的40歲男性,而且回話的口氣甚是不佳。

「怎麼啦,爸?又是誰惹毛你了?」那小女生見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覺得呢?」

沒錯,那個小女生,就是傳說中的富家大小姐是也~(好像有點太誇張了),然後另一隻則是她的親生父親,名為鈴原炎,至於那個小女生則叫做鈴原櫻。

(PS:我才不會取些怪裡怪氣的名字呢!那種怪裡怪氣的名字都會是英雄名。)

「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去那邊幹嘛的?」鈴原炎滿臉怒火的吼著,「一天到晚,不是溜到其他地方,就是去製造麻煩,妳知道妳被捲進了什麼麻煩嗎?」

「我只是去看看那個協會而已,什麼才叫麻煩啊?」鈴原櫻同樣也不高興的回吼道,「況且他們那麼沒禮貌,沒把那裡燒了就很不錯了好嗎?」

「到底要搗蛋到什麼程度啊?不就是個英雄嗎?給我退學也就算了,還給我到那邊搞事情?」鈴原炎聽狀後更加怒氣沖沖的吼著,「我告訴妳啊!就妳這個臭脾氣,難怪一直被別人討厭!我的名聲就是被妳搞爛的!」

「才不是呢!我根本沒有做的事情我幹嘛要承擔啊?還有,我根本就不屑交什麼朋友好不好!」

...

「呵呵...兩個火系的爭吵,呵呵,」雖隔著一大片東海,但是正在偷聽中的哥吉拉聽得爽爽的呵呵笑著,「可惜主人沒有辦法聽到這麼遠的對話,真是可惜呀~」

「啊?不懂,」吳吉羅聽狀後則一頭霧水的問道,「你是在指什麼東西?」

哥吉拉聽狀後便一副看笑話的眼神解釋道:「你知道嗎?主人,在我開始「檢驗」你未來的英雄協會之前,老子我就先瞥見了一隻小妹子,用自己的能量來欺負區區保鏢後閃人。然後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了嗎現在?」

「什麼?」

「哼哼哼!」哥吉拉哼了三聲之後,甚是無趣的表示,「講白了吧,其實那裡也沒什麼,都沒有什麼能令我驚奇的英雄,除了有個很會查資料的英雄勉強及格以外,其他也就那樣了。總結:你去了那邊,應該不會有太多的麻煩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原來如此...」吳吉羅聽狀後,有些半信半疑的應聲,「(吳吉羅心中如此的os:應該不會這麼誇張吧,畢竟是用哥吉拉你的標準...)」

此時他從南海旅客中心中的新聞看到了from耶路撒冷的最新新聞消息,而內容正在講述稍早之前,協會發生外人入侵的事件。

...

「呵呵,」哥吉拉見狀乾笑了兩聲後,一副沒在care的表示道,「只是進去參觀一番而已,怎麼會被認為是入侵呢?」

「我就知道...」吳吉羅聽狀之後,臉色徹底的鐵青,儘管他總覺得一定會有這個問題。

也慶幸哥吉拉是在他的意識裡面講的,要不然的話...

「哎呀,主人勿慌,反正...他們又沒看到我,所以就算要懷疑,頂多也就懷疑那個妹子而已,」哥吉拉見吳吉羅臉色如此鐵青,便表示吳吉羅「毋須擔心」,「所以最慘的話,那個妹子就成了我的替死鬼...呵呵沒挖多啊,誰叫她來這裡搗蛋呢?」

「我看你比她還要嚴重!」吳吉羅見哥吉拉如此的「大言不慚」,更是徹底的看不下去。

「放心...時間久了,健忘的人們很快忘記的,」哥吉拉看了看航班的時刻表後,轉移話題到船隻上面去了,「走嘞~搭船去!一切都等到以後再說。」

「...」吳吉羅已經徹底傻眼了,但是...仔細想想的話,如果被得知了實際上是自己的哥吉拉所做的話,...那不就意味著自己將與世界英雄協會無緣了嗎?即是如此,他又該怎麼償還借來的錢...

「真對不起那個妹子啊...」吳吉羅心裡有些不情願的想著,畢竟吳吉羅本是誠實忠厚之人...

哥吉拉見狀後,則摸摸鼻子並表示明確一些他實際上要做的事情:「我吧...剛剛才認識了一個人類預言者,而且疑似多多少少都跟協會有些關係(哥吉拉認為是這樣)。之後我會對他坦承的,不必擔憂,啊。」

「這還差不多...」吳吉羅低聲嘀咕著,儘管心裡還是替那個妹子可憐。



「我不曉得妳究竟去幹嘛了,」鈴原炎一臉生氣且無言的指著協會遭到入侵的新聞內容怒道,「雖然協會至今仍然未表態出誰是入侵者,但是現在媒體輿論跟社會大眾都普遍認為是妳幹的。妳看看妳要怎麼解釋好了!」

綠了。

鈴原櫻見狀之後有些不高興的回應:「我只是揍了幾個保鏢跟撞壞了那裡的廣場磁磚而已,哪來的入侵啊?」

「我不確定妳是不是只是這樣子,不,就算真的是這樣子,」鈴原炎接著雜雜念的說著事情的嚴重性,口水也一直噴著,「重點是現在所有人都認為是妳做的,妳就算有一百個理由妳也說不清了!所以啊,少惹事不是很好嗎?」

遠在天邊的哥吉拉聽狀後則笑笑的表示:「哎呀,真是有趣的父女吵架啊,呵呵呵~~~」

...

鈴原櫻頓了一下後,她突然用雙手輕輕的抓住她爸的手指。

「幹嘛?」鈴原炎見狀後問道。

此時鈴原櫻原本的臭脾氣已經沒了,而是擺出可憐樣問道:「你不會就這麼讓我被抓進去坐牢吧?」

?!

哥吉拉聽狀後無言的心想道:「三小?這個態度轉換的會不會太快?!」

「唉...又來了,」鈴原炎見狀後心裡無言的怒問,「早知如此,幹嘛還要沒事找事呢?」

從以前,鈴原炎非常的不爽他的女兒一天到晚闖禍,因為到最後都變成他收女兒的殘局。

「對不起嘛,爸爸...」(大概是真的知道自己犯下大錯了(哥吉拉覺得)),鈴原櫻著急著拉著她父親的衣袖,一副可憐兮兮的求救之樣,「拜託你...我不會再到那裡搗蛋了,真的~!」

哥吉拉聽狀默默心中嘲笑著:「呵呵,笑死。敢介入老子的局?妳還年輕呢!」

「別以為我沒聽到,」此時突然噴出吳吉羅的聲音,「你還在偷聽別人講話喔?」

畢竟...在意識裡嘛...機緣巧合下,吳吉羅想心事時,可以聽到哥吉拉的聲音。

「沒事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哥吉拉則一副欠揍的表示,「誰叫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妹子試圖干擾我的局,又或者...」

然而,吳吉羅再次擺臭臉給哥吉拉,導致哥吉拉原本後面的「今天她的運氣被老子我給吸收殆盡了」之句被迫收回。

...

不過...之後發生的事情又出乎哥吉拉的預料了。鈴原炎最終在心中一番「折騰」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並無奈道:「我告訴妳,其他地方也就算了,不要再那個英雄協會再做同樣的蠢事,聽到沒有?」

?!

「又三小了?」哥吉拉聽狀後再次心中驚呼,「這變數變得也太多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鈴原櫻聽狀後立刻迅速回覆的說著。

「真的是...嘖~」然後接著炎又碎念了幾句後,自怨自艾的繼續說著氣話,「唉...我的命怎麼這麼苦...我會早夭都是被妳給害的!」

鈴原櫻聽狀後則帶著一些「殷勤」安慰著父親心中的不喜:「哎呦不要自己詛咒自己啦~爸爸永遠最棒了~,才不會早夭呢~!」

「...」

「聽夠了沒?」此時吳吉羅再次問哥吉拉道,「怎麼沒在講話了?」

「你知道嗎主人?」哥吉拉聽狀後,整個哭笑不得的眼神表示,「如果你有生之年,你遇到了既對你嚴格的要死,又對你百般呵護的究極父親,你大概也不會這麼平穩的活著了。」

完全聽不懂的吳吉羅,有些無言的再問著:「公三小?我怎麼聽不懂?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我剛剛確認了那個妹子的父親乃女兒控的事實,」哥吉拉如此直接的回應。

「...好喔,」吳吉羅聽狀後也無趣的隨口回覆,「就這樣而已是不是?」

「呵呵,」哥吉拉冷笑了兩聲後,默默的喃喃著,「主人似乎從來不會跟別人比較齁?」

「嗯...很少,」吳吉羅不知哥吉拉又想說什麼,便如實回應。

此時「他們」所轉乘的船隻,延誤了幾分鐘後,總算開了,兩隻也暫時不再「自問自答」了。

※※

過了許久之後,澎湖群島的望安、七美鄉之間之海域...

「老實說,在這裡哼著《澎湖灣》,其實也挺好的,」此時吳吉羅打破他與哥吉拉的沉默,看著遠方的海平面,沉靜在腦海中的《澎湖灣》之歌中,「這些舊時的回憶,記錄著古早台灣的民風純樸,某種意義上,可以被當成釋放壓力的慰藉呢。」

「你現在沒有什麼壓力可言,何來此話?」哥吉拉聽狀之後有些不解的問道。

然吳吉羅聽到此言之後,竟也有些不高興的反問道:「你不知道我在擔心什麼?」

不過很快的哥吉拉便知道吳吉羅在擔心什麼,於是有些不懂的問道:「嘖...還在想那件事喔?不是說了我會解決嗎?怎麼還在擔心這件事?」

然吳吉羅還沒回應,哥吉拉突然隨口瞎猜著:「該不會主人你是蘿莉控吧?」

被哥吉拉如此的瞎猜,吳吉羅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居然就回叫道:「我...我才沒有!」

而且還挺大聲的,等到他講完後,才察覺到不少人都因此看著他。

吳吉羅驚覺不妙,立刻急著道歉著:「呃…對不起,打擾各位了。(此時吳吉羅心中os:我靠我是怎麼了?)」

說實在,哥吉拉也沒有料到吳吉羅突然扯開嗓門叫嚷,還有些疑惑的問道:「那麼大聲做仨毀?」

「你...你別問那些奇奇怪怪的問題啦,」由於還在緊張、尷尬之中,吳吉羅講的更加小聲,也更加支支吾吾了,「真的,你會害我被人白眼。」

...

然而哥吉拉沒有回應,吳吉羅因而整個人僵掉,並且有些不詳預感的問:「欸,幹嘛不說話?」

「嗯嗯嗯...」此時哥吉拉露出了一臉恍然大悟的眼神並喃喃自語著,「搞了老半天,居然躺著還中招。原來主人真的是蘿莉控啊...嗯嗯~~」

「我沒有~!」吳吉羅聽狀後更加著急了,連忙反駁著(並不忘控制音量),「喂哥佬,你不要太誇張喔!」

「你以為我沒有關注你是不是?」然而哥吉拉這下又開始依著他稍早對吳吉羅的觀察長篇大論一番,說的吳吉羅急得不知所措,「從你這個傢伙上船之後,除了偶爾看個風景後,你有大部分時間都在看你視線範圍內乳臭未乾的小妹子,或者年輕貌美的萌妹子,看來主人你不只是蘿莉控,還是個萌妹控啊?」

「給我惦惦!!!麥公亂嗊啦!!」

「不承認是不是啦,有本事就給我承認!」

「Shut up~~~!!!」

兩隻互相吵著,此時哥吉拉察覺附近的動靜,因而再度小聲道:「音量...注意...」

等到吳吉羅驚覺之時...不少人再次看著他。

...

嗶~~~~~(嗶之聲由哥吉拉自行配音...)



大概又過了五六分鐘後,原本的尷尬氣氛被哥吉拉再次打破:「主人,我們到了。」

「到了?」吳吉羅聽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什麼東西到了?」

「古堡。」

「古堡...」吳吉羅聽狀後重複念著這兩個字,思考這倆字的意思後,吳吉羅的表情從有些僵硬的表情,迅速轉變成既然興奮又激動的表情。他接著再次確認道,以確定自己是否聽錯,或者又再次開玩笑,「喔~你是說...我們到了嗎?(後來吳吉羅驚覺又太過於大聲了,便再次壓低音量續說著)你應該沒有騙我吧?」

「你還真不怕丟臉欸,」然而哥吉拉又再次不爽的說道,「臉皮竟然厚到天不怕地不怕是吧?」

「呃...」被哥吉拉如此訓斥後,吳吉羅啞口無言,只有滿臉的「尷尬」。

「古堡現在就在這艘船的西側(一艘往南開的船)數十公尺處,」哥吉拉簡便的說道,「而且這艘船似乎是在刻意躲過那個古堡。」

「不意外啊,」吳吉羅聽狀後,則有理有據的表示道,「據說那個地方的船難跟空難比比皆是,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任何經過那個地方附近的船隻、飛機,過去了之後就沒有再回來了,所以那個又被稱為台灣百慕達三角。」

然而哥吉拉又聽到了他聽不懂的詞語,於是他再次問道:「百什麼三角?」

於是吳吉羅便開始向哥吉拉解釋著所謂的百慕達三角,以及台灣百慕達的確切位置:「百慕達三角是一個地理區塊的名稱,範圍從美國佛羅里達、加勒比海群島,一直到百慕達島,之間三角地帶,即為百慕達三角,而原因就是因為但凡有經過百慕達三角的都消失不見了,誠實講台灣附近就有兩個,其中一個就在澎湖的這片海域,也比較小,另一個在台灣東方,雖然台灣範圍僅僅在東北海岸那邊,但是跟這裡一樣是鼎鼎有名的多事故地點。」

「啊~~~嗯嗯~~」然而哥吉拉聽著聽著,不知不覺便打了個哈欠,吳吉羅見狀後則臉上三條線滑下來。

「你有在聽嗎,哥佬?」吳吉羅不禁有些不喜的問道,「我可是講的很辛苦的欸。」

「我有在聽,只不過順便打了個哈欠而已,」哥吉拉聽狀後則表示道,「不用擺臭臉給我看,就算再無聊,我也不會學你們人類把話當耳邊風的毛病。」

「可你的態度讓我覺得你就是把我話當耳邊風的感覺啊...」吳吉羅心中無言的想著。

「總之,現在要走嗎?」此時哥吉拉以嚴肅之眼神表示道,「如果要的話最好就是現在,趁旁人沒在注意你的時候。」

「喔...那就現在走吧,」吳吉羅聽狀後便直接回應了。然而...他回應完之後便突然意識到自己並沒有帶潛水裝備(講白了他根本連買都沒買),於是他趕緊接著表示:「欸,可是...我連...連潛水的證照都沒有欸,哥佬,you sure?」

雖然曾經有游泳過,但是完全沒有潛水的經驗,當兵之時也沒有人教過(畢竟是開坦克的嘛,有的話頂多教怎麼逃出來,沒教怎麼潛水),而且理論上,沒有證照是不能隨意潛水的,因為就算沒發生意外,如果被檢舉的話,還要被罰鍰。

然,哥吉拉無言了一陣子後,嚴肅的眼神瞬間變成傳說中的死魚眼。他表示道:「...主人你的問題有點多喔,你必須加把勁才能更加有主人該有的風範啊。」

吳吉羅聽狀之後,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唉,但是前提是得先回本島去...」

「免,無需這麼麻煩,嫌錢太多是不是?」然哥吉拉聽到後面,便立刻打斷吳吉羅的話語權並道,「給你塞顆氣泡包住你,不會被淹死就行。不要無聊戳破他,除非你想早點離世。」

前面的那段話吳吉羅是聽得懂,但也僅限於這樣而已。對於之後的話他完全聽不懂,於是他問道:「給我塞氣泡是什麼東西啊?然後後面的那段話又是怎樣?我不懂。」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哥吉拉似乎懶得解釋似的,沒有回應吳吉羅的話。此時不知為何,海面開始欺起霧,船上的人們都感到不可思議。

「怎麼突然起霧了?」此時一個男性見狀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另一個「疑似」是他女朋友的女性則有些不安的表示道,「希望不是什麼壞事情。」

吳吉羅則有些驚慌的東張西望著,「?!!」

「呵呵,」哥吉拉見狀後默默的呵呵兩聲。

...

哥吉拉不出聲音,那也沒什麼,呵呵兩聲之後,吳吉羅便強烈的懷疑乃哥吉拉所為的問道:「喂...哥佬,該不會是你幹的好事吧?」

「嗯哼~」哥吉拉也沒有隱瞞吳吉羅的打算,直來直往的直說道,「是我用的沒錯啊,至於你...準備好暫時人間蒸發的準備與否?」

「還真豪爽的回答啊...」吳吉羅一臉傻眼的心裡喃喃。不過對於所謂的「人間蒸發」,雖然目的不明,但是吳吉羅總覺得可能會發生什麼,因而有些不安的試問道:「那個...我是不知道你所謂的「人間蒸發」是什麼意思,你...你應該不會對我做什麼事情吧?」

在吳吉羅心中不平衡的同時,海面的濃霧已經濃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欸欸欸,霧太濃了啦!」吳吉羅見狀之後,更加著急的呼喚哥吉拉道,「哥吉拉!別...」

「呼嚕呼嚕呼嚕~~~~~~~!!!!!!」此時有一個不知名的怪聲逐漸的出現...

「走!」突然在哥吉拉之聲語畢的同時,吳吉羅被一個不明力量瞬間拉近海中,連反應都沒有反應,在不到一秒之內,吳吉羅瞬間被迅速的帶進水中。基於生存本能,吳吉羅拼了命的掙扎著,直到在一陣扭動之後,...「喀喀喀喀~~~~~!!!!」

?!

「這...這到底是怎能回事?」吳吉羅見狀後,不可思議的東張西望。

他發現自己被一顆半徑3m的氣泡包覆。後來當他往下看時,發現哥吉拉就在他的正下方,而且跟在他家裡的大小一樣的size。

「你以為是不是?」哥吉拉邊迅速的往前游著,邊念著吳吉羅道,「早就說我會把氣泡塞給你,你還在那邊掙扎...你們人類的生存本能會不會太容易被觸發了?」

「呼嚕嚕嚕嚕嚕~~~~~~~!!!!!」此時那個不明聲響再一次的從他們倆後方傳來,於是吳吉羅向後看了一下。只見一個有些不明顯的聲音迅速的衝向海面後,疑似張開了如觸手般的嘴巴,對向海面上,並含著什麼東西,便慢慢往下潛便吞嚥著什麼東西。

「呵呵,」哥吉拉見吳吉羅那徹底傻住的表情則默默的笑了兩聲後,搶在吳吉羅之前立刻說著:「有什麼話,有什麼問題,給我等一下再說,先跟那個東西保持一段距離,然後再把你帶到古堡附近。」

「我這是...坐視著其他坐在船上的其他人......被那個不明物體吞噬了嗎?」然而吳吉羅仍是感到無法控制的驚懼的喃喃道,「......這就是感到無能為力的感覺嗎?」

游著游著,在那個物體似乎沒有發現到他們的狀況下,哥吉拉很快便迅速的「撤退」了。

※※

過了數分鐘後,哥吉拉持續的以40公尺每秒,迅速的等速度前進著...

「你停下!」此時吳吉羅突然叫嚷著,要哥吉拉立刻停下,「快點停下!」

哥吉拉聽狀後於是便立刻在短時間後停下了。



「主人...我必須告訴你一個事實,」不過哥吉拉似乎知道吳吉羅想問什麼,於是便立刻表示道,「雖然你有了我的力量,但是...我必須告訴你,你仍然沒有完全駕馭你真正應該要有的力量,所以理論上,除非我的意識使然,否則你是沒有辦法隨意使用我的力量,甚至於...操控我。畢竟剛剛我被迫啟動了生物本能,遠離未知的威脅,如果沒有你的號令,我要怎麼救船上的所有人?」

「?」被哥吉拉長篇大論一番後,吳吉羅被之講到一頭霧水。

「呵呵~~」哥吉拉聽狀後笑著道,「無言了主人,難道你現在才知道你可以使用我的力量?既然你知道的話,那麼...你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屬性為何?」

「我的屬性?」

「果然你還不知道你的屬性是什麼...」哥吉拉聽狀後無言的喃喃之後,便稍微的解釋一番道,「我這麼說吧,你吧...可以認知為史上最為詭異、麻煩、深不可測的屬性,因為你的屬性會隨著你身旁的傢伙而改變屬性。」

「?!」然而吳吉羅聽的仍是一頭霧水。

哥吉拉邊看著不遠處的古堡邊表示道:「至於現在嘛...主人您的屬性現在是...理論上是所謂的神之力,不過實際上還有另一個能力,而且那個能力你可以隨時使用,那個能力即為你現在可隨意使用的「領導」。」

「領導?」吳吉羅的臉上除了滿臉疑惑,還是滿臉困頓的問道,「我好像從未聽說過有這種屬性哈...」

「所謂的領導屬性,其實講白了就是你可以對你所創造出來的傢伙進行一定程度的...操控。」

「操控?」不過被哥吉拉這個解釋後,吳吉羅似乎知道了這個能力屬性,(以他的認知來看,)這分明就是所謂的操控能力而已,「嗯嗯嗯...我覺得吧,這根本就是純粹的操控你們的能力而已。」

「Nope,領導跟操控是不一樣的能力,」哥吉拉聽狀後表示道,「操控差不多跟傀儡的能力差不多,而領導不一樣,雖然意義上差不多的,都是可藉由你的命令,來使喚我們做事,但是領導這個能力,是在跟在你旁邊的傢伙,在對你有一定的信任下,全心全意的任你使喚,而不是如傀儡般,靠著沒有自由的束縛與命令,甚至於靠著利益維持關係的不穩定同盟。領導,顧名思義,即為在心甘情願的狀況下,靠著信任以及默契,維持著同盟的合作關係。」

「呃...聽起來挺像當王的感覺...」吳吉羅聽狀後,頓時有些不可思議的問著,「應該跟我所想的一樣吧?」

「前提是:你足以讓我們信任你的狀況下,所以,你必須能擔此大任,」哥吉拉說著說著,看向了吳吉羅並嚴肅的說道,「倒是你,不知什麼時候,你才能夠擔當這個責任呢?既為創造我們的所有者,哪怕你有著些微的「優柔寡斷」,恐怕...你會無法得到我們的信任。」

這次,吳吉羅聽狀之後,似乎覺得哥吉拉似乎把救人當成是優柔寡斷的例子,於是立刻反駁道:「不對啊...救人並不是什麼優柔寡斷啊!那個所謂的英雄,不就是為了保護弱小的人們,而被稱頌呢?...」

「呃我不是指救人這件事,」然而,哥吉拉明確的表示了,「而是指你因為這件事,而感到過度的情緒反應。你應該將眼光放得更加長遠。」

吳吉羅有些不理解且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什...什麼意思?」

「...」哥吉拉見狀後遲疑了一下後心想著,「看來要他成為「領導」,還需要一段時間呢...畢竟你的悲觀造就了你很大的問題...好家在你是我主人,不然換作別人,不知道會被我亂丟到哪裡去了。」

此時哥吉拉側眼撇向其他地方的某個角落片刻後,便道:「你現在應該做的不是為那些罹難者難過,而是為他們報仇。」

「!」吳吉羅聽狀之後,頓時感到了某種無法解釋的驚訝。

「懂我意思了嗎?」哥吉拉見吳吉羅「似乎」明白了,便帶著一些自信之氣道,「別忘了,老子我還活著呢,臭人類~!」

不知不覺,吳吉羅再一次的感到心中的溫暖...

「是啊,」這下吳吉羅總算又有些恢復信心的想著,「畢竟...你可是隻超乎想像強大的哥吉拉啊...」

不過哥吉拉似乎不打算要現在就處理海怪的問題,而是略顯輕鬆的表示道:「不過呢,趁著那隻不知名生物還沒發現到我們之時,先去樓下古堡閒晃一番,反正...看那個傢伙的吞嚥能力,似乎要將近一個小時後,才會離開他的狩獵區域,與其乾等,不如先去看看古堡吧。」

「啊?現在不去找他喔?」吳吉羅聽狀後,有些急著要去找那個怪物的表示道,「現在不去趁機找那個怪物的碴,更待何時?」

「不,他會來的,因為這裡有一定的可能是他居住的巢穴,」哥吉拉見狀後則表示著,「大概吧,畢竟...在水中似乎可以感覺到他曾經在這裡待過,(此時哥吉拉心裡os:雖然還無法確定就是了。)」

吳吉羅聽狀並想了片刻後,表示沒有異議:「恩恩...那就照你說的做吧。(此時吳吉羅心裡os:呵呵~準備翻寶藏了~)」



「喔對了,要不...你在這個時候順便去那個道歉好了,」此時吳吉羅提出建議道。

「嗯嗯嗯???你係欸公三小?」哥吉拉聽狀後立刻傻住,因為又出乎他的意料了,他立刻返問道,「喂!我說你,會不會太過於記仇了吧?」

「快去吧,剩下的就交給我自己去探索了,」吳吉羅接著表示道,「你只需告訴我怎麼自主移動這顆氣泡,即可。」

...

「好吧,雖然我很不爽,不過由此看來,你算是個很有責任的人類,就是過於記仇了,」雖然哥吉拉有些不高興,但是鑒於也意識到了吳吉羅強烈的責任感,便也默默的自認倒楣道,「畢竟...我自己造的孽嘛,也就只有我能化解這個詭異的事件。(此時哥吉拉心裡os:死主人你給我記住!)」

※※

某個古堡裡面...

該古堡看起來是個非常破碎的遺跡,雖說似乎已經只剩下斷垣殘壁,不過在這些遺跡之中,好像有某種疑似洞口的結構,不過吳吉羅尚未發現之。

「嘖嘖嘖...真的嗎哥佬,我的運氣有變好喔?怎麼晃了將近半個鐘頭,還是什麼都沒有?」眼看吳吉羅仍是什麼都沒看到,有些焦急的喃喃自語著,「真的是...嘖嘖,該死的「詐騙集團」。」

然而碎念著碎念著,吳吉羅似乎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於是他身體稍微往前傾了一下,促使氣泡往前移動。

沒錯,讓這顆氣泡移動的方法,即為身體往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傾斜,傾斜的角度越大速度越快。

結果,吳吉羅發現了那個疑似為入口的結構,他當下見狀後,深感丟臉的摸摸鼻子並道:「呵呵~看來是我的眼睛業障重啊...剛剛所想的一切,都是假的。」

...

不過這下又有了另一個問題:洞口長不到2公尺,寬僅有0.5公尺,是個非常小的洞口。

「這洞口還真小...要進去應該不是普通的困難啊~」吳吉羅見狀後有些怯步的想著,因為他擔心的不只是自己進不進的去的問題,還要加上自己可能也會出不來,以及他最為擔憂的物理攻擊,「我可不想有什麼鬼東西突然冒出來攻擊我。」

萬一...突然真的發生物體攻擊,也就是突然被其他生物的攻擊或者碎石掉落,就算吳吉羅沒有因此而受傷,氣泡一旦破掉,巨大的壓力也會讓吳吉羅立刻喪命。

「使出夜視」

於是吳吉羅立刻開啟了夜視,並仔細的看著洞口之內...

突然,一隻螃蟹在洞口內竄了出來,雖然吳吉羅沒有因此被嚇到,不過也暗自慶幸的心想道:「好險我有開夜視,不然我被嚇到之後,萬一動作太大的話...呵呵。」

洞口內似乎還有一條往更底下的地道,不過呢,洞口疑似坍塌過,變得窄小,難以通行。對於吳吉羅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

「欸哥佬,」於是吳吉羅便問哥吉拉道,「洞口太小了,氣泡進不去。」

...

然而哥吉拉沒有回應。

「呃...guy,did you hear me?」吳吉羅聽狀後頓了一陣,因為他不曉得為何哥吉拉沒有回應他,於是接著問道,「有聽到的話請回覆一下好嗎?配合務必,感恩。」

...

哥吉拉還是沒有回應。

「呦齁~~~哥佬?」吳吉羅這下有些猶豫了,立刻便東張西望邊繼續叫著,試圖讓哥吉拉可以「聽見」他的聲音,「喂~聽到回應一下好嗎?」

然不知不覺的,氣泡正逐漸的往前移動到洞口前,而且似乎正在擠進洞口中。

「奇怪?怎麼沒有半點回應?」此時吳吉羅正想著哥吉拉始終不回應他的原因,而感到焦急的想著,「難道是因為出了什麼事情嗎?還是現在沒有時間理我?」

想著想著,回過頭來的時候,發現氣泡似乎因為吳吉羅不自覺的前傾而塞進了洞口內三分之一以上。

「我去!」吳吉羅見狀大呼一聲,趕緊站起來並且盡可能側身站穩的通過那個窄小的洞口。

又過了許久,吳吉羅的身體稍微的卡到洞口—這可是個不好的消息,因為稍有任何的大動作,都會讓氣泡因此破裂。

「呃!糟糕了~!」吳吉羅見狀後,心裡已經緊張到自己冒著冷汗都不知道的緊張道,「別別別,可千萬別破啊,氣泡!」

「...」

A few moments later...

因為吳吉羅身體太過於筆直,進而導致氣泡就這麼卡著,但是這麼做也並非好事(因為氣泡會分裂成兩半)。

「呼~」在吳吉羅總算稍微冷靜一點後,便深呼一口氣後,將身體往右傾,讓氣泡繼續往前移動。

Finally,氣泡成功的卡進這個窄小的洞口,並滑進這個似乎深不可測的長廊。

這下吳吉羅總算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癱坐在氣泡中,甚為慶幸的說著:「哎呦...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就要死在這裡了呢...(此時吳吉羅心裡os:死哥佬死哪去了啦?)」



卻說耶路撒冷大寺廟中...

此時的耶路撒冷已經是早上時分,不過在預言者耶律的表示下,祭司跟侍候下午才需到寺廟。至於為何呢?因為哥吉拉就在那裡。

「呃...所以你是說...世界英雄協會的那次入侵,實際上是你造成的?」耶律有些驚疑的問道,「我能問一下為何嗎?」

「Just visiting,」哥吉拉則一副輕鬆之態回應,「不然你以為我會做些什麼?」

「我以為你是從那些怪人那邊來的,」耶律聽狀後,說著自己所認為的想法表示著,讓哥吉拉聽狀甚感不可思議,「我個人是覺得協會處置那些怪人的作法確實有些不妥,但...呃既然你不是所謂的「怪人」、「怪獸」之類的,那就沒有事了。」

「呵呵~~講白了,用你們的認知來講,我看起來確實是隻怪獸,」哥吉拉不以為意的接著表示道,「不過實際上,我們乃Taitano Kutho(泰坦巨獸/Titanus(英文)),用人類的定義來解釋的話,意謂巨大無比的動物。」

?!

然而,耶律一臉茫然的表情,讓哥吉拉見狀後有些猶豫了(此時哥吉拉心裡os:三小?為什麼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不過細想之後,哥吉拉也就明白為何耶律會一臉茫然了。

不就不知道Taitano Kutho是三小語言嗎?

於是哥吉拉便依著他的想法解釋道:「呃我剛剛似乎溜了一句我們Taitanno Kutho之語言,那個語言你們可以稱之為泰坦語。」

「喔…好,」不過這似乎並沒有完全給耶律解惑,因此他再表示道,「但是我還是不知道你剛剛的講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

「泰坦巨獸,」哥吉拉聽狀後則直接回應道,然而他心裡則無言的表示,「靠北打我臉是不是?」

然而聽哥吉拉講著講著,耶律突然想到了關於留在利古的研究室中的一串不明文字,於是他接著問道::「好吧...,不過我還有一個疑問:關於不知道是誰留在某位英雄的研究室中的文字...」

「喔是嗎?」然哥吉拉突然插話了,因為他又聽到了他不知道的詞語,「那麼我問一下,所謂的研究室是什麼?」

「嗯嗯...其實吧,由於強者級的英雄幾乎都是異於常人的能力者,為了培養他們的能力,或者他們想要研究什麼東西,因此協會便在地下二樓以下,設置了專屬他們的訓練區域或者研究區域。」

然聽著聽著,哥吉拉總結他剛剛聽到的東西,而問道:「雖說你並非屬於那個協會,但看來你還是有跟那個協會多少有些關係存在了,對吧?」

「?」被哥吉拉這麼一問,因為意義不明,耶律他愣住了。

「那麼,為了避免又出現更多的狀況,無論如何,你不能讓協會提出老子我半句,」哥吉拉如此表示道,「首先,時機未到;再者,我也沒你們解釋,我還要花一大段時間來訓練主人;最後,你們這群人類對於非人族群接受度不高,所以除非緊急狀況,我不會現出原形,所以,你們也最好不要太多話。」

「I don't understand,」哥吉拉的所說所語屢次超乎耶律的意料,因為實在接不太上他的話,或者他轉移話題的速度過於快速,他一時難以接著說下去,「那個...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嗯哼~」哥吉拉稍微清清喉嚨後,眼神從剛剛的散漫變得嚴肅,他說道,「雖然我不清楚你們世界中的很多事情,但是...畢竟主人乃創造出我的人,所以有義務幫助他於危難、困頓之中。我來協會只是想看看裡面的環境適合主人很隨和、有秩序的習性,而為了避免因為我的關係而影響到主人,至少在主人來到這裡之前,我不會再進入該協會,所以也請你們毋須在繼續調查了。如果你們遵守此原則的話,我會告訴你留在某某某研究室的那一坨字是什麼東西。」

「可是,有不少英雄的東西似乎被竊走了,」然耶律又另外表示了有英雄的東西被盜走的狀況,「這個也是你做的嗎?」

「...」哥吉拉頓了一下後,默默(心虛)的表示,「nope(此時哥吉拉心裡os:我才不會跳自己設的坑呢~)。」

「嗯...」耶律聽狀後想了一番後,開明的表示道,「既然不是你做的,那麼你的麻煩應該不會太多,既然如此,那麼理論上,協會應該是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也太容易相信我了吧?」儘管哥吉拉有些無言,不過也因此感到慶幸的心想著。

(此時哥吉拉心裡os:話說剛剛主人是不是有叫我??)

※※

卻說...古堡裡面,吳吉羅進去了這個洞穴後,便一直被某種輕微但源源不絕的水流往深處移動。

「這個水流究竟要把我帶到哪裡去?」吳吉羅見狀後有些不安的心想著,儘管自己已有夜視能力,但是仍然很擔心物理攻擊突然的發生。

然而...

只見嘩啦啦的一聲,氣泡流出了水流,跑到了一個很大的空間內,重點是還完全沒有海水,因為沒有海水的關係,所以氣泡便破裂了,然後吳吉羅便摔在硬邦邦的岩石地板上。

「Ouch~」吳吉羅摔了一跤後,因為地板過硬,隔了半分鐘後,仍然隱隱作痛。

「這裡是哪裡啊?」吳吉羅心中焦急的想著,因為他仍在擔心物理攻擊,然而...空空如也,而且這裡看起來像是某種禮堂,整體室內風格偏向古中國跟未來結合在一塊的樣子。

「?!!」吳吉羅見狀後深呼大驚的東張西望著,整個空間雖然不大,但是卻十分華麗,因為牆上的有顏色的圖騰、符號至今仍保存的很完整,其中更加無法解釋的是,支撐著這個空間的6根堅硬的岩石柱子,看起來光滑無比,一根像是襯托「蠟燭」的台子沒有任何損傷的矗立在柱子左右,重點是:台子上還有著會發光的石頭。

「Holy... shit!!」這下吳吉羅已經驚訝到喊出什麼話都無所謂了,這個高的要命的完整程度,彷彿跟竣工沒多久的摩天大樓一樣,不,根本煥然一新的建築物,「這個保存完整度、這些超高價值的文物...呵呵呵~~~!!!」想著想著,他禁不住的笑了,因為這將意謂著:他發財了。

此時哥吉拉突然出現在他後面,害吳吉羅嚇了一大跳。

「哇去!...你...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吳吉羅驚呼著,「你這麼快說完了?!」

「我已經跟那個傢伙保證說不會再來了,要他告訴協會沒有繼續追查的必要了,」哥吉拉便如實道,「作為補償,近日我再到那邊,說明著我一大早留下的那坨文字是三小。」(上一回沒有明說喔)

「你留下什麼字?」吳吉羅鑑於好奇而問道。

「呵呵,不告訴你,」哥吉拉聽狀後,調皮的呵呵兩聲並拒絕道,「這種事情要是一下子就讓你知道了,那麼何來的神秘感呢?」

「哎呦,都是自己人,告訴我啦!」吳吉羅聽狀後有些期待又心急的催問著,期望哥吉拉能夠因而鬆口,「拜託啦,哥佬~!拜託~!」

然嚷嚷著嚷嚷著,哥吉拉一覺得太吵,立刻不耐煩的吼回去:「催三小,我只是暫時不講,不是一輩子都不講,我不講你會死一樣!閉嘴!」

「呿...」吳吉羅聽狀之後,不高興呿了一聲,便加快腳步,做出不想讓哥吉拉繼續跟著。

然走著走著,吳吉羅走到了盡頭,而盡頭為一道很大的機關石門,上面寫什麼不知道,只知道鎖很高,有5公尺這麼高,相當於兩層樓的高度,吳吉羅只能目視著那個怪異的鎖。

而且重點是...門只有七公尺高,寬則有3.5公尺,但是門鎖卻有五公尺。

意味著他仍然必須靠哥佬。

然而...(迷你狀態之)哥佬站起來有五公尺高,伸手可觸。

「恭喜主人,你仍然需要我,」哥吉拉見狀如此表示。

於是哥吉拉便隻手將這個圓形的門鎖用手掌整個抓住,然後試圖往隨機方向轉動。然而...哥吉拉還沒開始動的時候,門鎖便發出天藍色光芒。

「嗯,發亮了?」吳吉羅見狀後驚疑的看著。

「喀~~~」突然某個機關動了一下之後,緊接著,「krrrr~ krrrr~ krrrr~ krrrr~」四個聲響響起的同時,門迅速的打開了(從此景象來看,亦得知了該門是由四個相同材質的石門暨周邊機關組合而成)。

「嗚~~~這個空間還真是巨大無比啊,」哥吉拉見狀後有些不可思議的表示,「怎麼樣主人,有沒有一朝致富的感覺啊?」

只見緊接著大門之後的,為一超巨型的室內空間,目測長寬高30×50×45,再過去則是一個往上的數百階的階梯,往某個未知空間,左右各有兩個通道,往其他地方,往上的路上似乎也有幾個小通道。

然後中央走道兩側分別有四根柱子,材質一樣,但是有圖騰、符號在上面,牆壁上也是到處充滿著有顏色的圖騰、符號,也更加的複雜、華麗,彷彿是在講述著這個建築的輝煌時期般。

「哇~~~這裡也太...帥了吧?」吳吉羅見狀後既驚喜又迫不及待的驚呼道,「這是要讓我爽死在這裡的節奏嗎?」

「幹一副沒看過一樣,」然哥吉拉只是覺得吳吉羅在大驚小怪。因而有些不爽的問道,「你們台灣不是也有不少古蹟嗎?」

「不一樣,」吳吉羅聽狀後,便帶著激動之口氣解釋著,「這可是我親自發現的古蹟欸,而且還保存的這麼完整,我怎麼可能不感到驚喜?」

「...」哥吉拉還是不懂。不過既然主人覺得這麼認為,那麼也就只能這樣了,(因為他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他早自己也不懂)。

於是吳吉羅便到處往左右兩側的房間參觀著,除了一些疑似文物的東西外,還有不少似乎是古代錢幣的東西,看的吳吉羅心裡已經是欣喜若狂了。

後來吳吉羅歡喜跑到原地不動的哥吉拉面前興奮的問道:「欸你看,這應該是古代的錢幣吧?然後,這個瓶子應該是古時候留下來的文物吧?」

「你覺得我像是懂這種東西的傢伙嗎?」哥吉拉有些無言的表示,「我覺得吧,主人,還是先四處看看吧,興許這就是你以後住的地方也說不定。」

「喔...」哥吉拉淡定的表示,讓吳吉羅的興致瞬間被打亂了,不過,他還想繼續的看下去。

剛才他往左右兩個方向的通道走著沒多久,之後的路疑似是被封住了,除了文物跟古錢外,附近的裝飾似乎沒幾個。而現在也只剩下中間這個疑似有數百階樓梯的部分...

「這走到後面,腳應該就會廢掉了吧...」吳吉羅見狀後,瞬間覺得四肢無力的無奈道,然而...吳吉羅轉頭往哥吉拉的方向看去,但是哥吉拉不見了。

「直接瞬移到樓上不就好了嗎?」此時一個來自樓梯上方彼端的聲音傳來。

瞬移?你沒教過我啊?

於是吳吉羅便盡可能大聲的表示道:「你沒教我啊...我怎麼瞬移上去?」

「你想著你要瞬移過來我這兒就行了,」哥吉拉簡短的表示,後來他就往裡面走了。

呵呵

「啥...?用想的就能瞬移?騙肖欸吧?」吳吉羅聽狀後有些半信半疑的心中疑惑著。

此時哥吉拉的聲音再次傳來(而且明顯是漸行漸遠):「然後建議你想好要瞬移到哪裡再瞬移,不然你會很大的可能隨機瞬移到這顆星球的任何地方,你可能會因此喪命;又或者你可能會被傳到錯誤的地方,如果錯誤了就必須隔至少十分鐘再嘗試一次,要不然瞬移太多次你可能就出不來了。」

「What?!」吳吉羅聽狀後震驚的問道,「還有這種限制??」

...

(此時哥吉拉心裡os:這個混帳話怎麼這麼多...)

嗶~~~~~(嗶之聲由哥吉拉自行配音...)

「那麼我能不能直接到樓上的大廳去呢?」此時吳吉羅心裡有些不太確定的想著,在此同時,某個夾雜著電流的傳送門開啟了,「要不試試看好了...」

然而哥吉拉突然又說話了,明顯的他離吳吉羅更遠了:「你最好不要找你不知道實際位置的捷徑,大廳一大堆呢,這種具爭議位置你會傳送失敗的。黑白講的話,你也會傳送失敗。」

被哥吉拉忽悠了這麼多次,吳吉羅終於失去了耐性,十分不爽的叫道:「那你怎麼不直接把我傳過去啊?煩死了!」

「呵呵笑死,」哥吉拉聽狀後則不屑的表示,「這種簡單的要命的東西你自己來唄~掰。」

吳吉羅聽狀變得更加著急了,立馬喂了一聲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依著樓梯往上狂奔。

一開始跑的是還挺快的,但是沒有多久,差不多一分鐘之後,吳吉羅便已經汗流浹背,五分鐘後已經上了將近200階樓梯,也已經氣喘如牛、雙腿無力的癱坐階梯上大口喘氣著。

「何苦呢,主人?」哥吉拉默默的表示著,儘管他根本連看都沒看,「快點吧,外面太陽都快下山了。」

「累死我了...」吳吉羅則是全身無力的喃喃道著,祈求哥吉拉能趕快把他傳上去,「拜託哥佬別鬧了,趕快救我吧...到你這旁邊也好,拜託...」

?!

不知道是什麼巧合,等到吳吉羅恢復士氣,起身轉過身來的時候,發現他居然已經在樓梯頂端了。

哥吉拉則一臉見怪不怪的酸道:「就跟你說你可以自己瞬移過來,偏說自己不行,嘖嘖嘖...自打自己臉。」

...

※※

「到現在為止,我在意的東西從不是那些身外之物,反而是來自於上方的壁畫,讓我看到這個古城的興衰,」此時哥吉拉四處看著上面的壁畫、圖騰、符號,而意猶未盡的隨口談論著,「從剛剛進來開始,我看到的是疑似古人的東西在冰寒的大陸上,建起了一座雄偉的城;到了這裡之後,則是親自看到了似乎是四面八方對這個他們的國家俯首稱臣,並且成了當時最為富有的國家...與遠在北非、中美洲的帝國三分天下...」

「等一下,你...你看得懂喔?」從頭到尾都在聽著的吳吉羅聽狀之後,感到驚訝萬分的問道,「你都看得懂上方的圖樣喔?」

「他們的文字我沒看過,只不過利用上方的圖樣來推測他大致在公三小而已,」哥吉拉見怪不怪的回應,「這種看圖猜字的東西,應該沒什麼好驚訝的吧?」

(當然圖一中並沒有把壁畫給顯示出來,歡迎諸位踴躍想像該壁畫)

「嗯嗯嗯,」被哥吉拉這麼一說,這個神秘的壁畫似乎變得沒什麼了,但吳吉羅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的表示,「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還挺帥的。」

「喝喔,」哥吉拉聽狀後應聲表示。

這下四面八方都有通道了,不過一條往右且是往上的階梯那邊的牆壁似乎只剩下一排圖騰而已,這讓哥吉拉有些好奇的走過去。

吳吉羅在東張西望,並且正想著要先去哪裡參觀之時,因為哥吉拉往右方的上樓方向走,因而也跟著走過去,不過...

「這個階梯之間的差距會不會太大啦?!」吳吉羅一臉傻眼的驚問道,「這個大的間距是要我怎麼爬上去啊?」

而且從鑽牛角尖的細節來看,這個空間看起來很明顯的,為損傷嚴重的結構,因為材質的顏色比之前的還要黯淡,整個空間也比之前的空間還要粗糙,旁邊甚至還有保存完整的石器、磨石、疑似畫筆的東西、徹底乾澀的未知物品,以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稀少的散落在地上,重要的是似乎還時不時有水滲透下來。

「看來這裡似乎是重災區啊,」吳吉羅見狀後有些驚奇的喃喃著,「難道他們是因為某種災難的關係而拋棄了這裡嗎?」

「不清楚,」哥吉拉則表示不清楚,邊走邊說道,「不過呢,可以看的出來的是...這裡有火山殘留的臭味,這意味著,這座城曾經遭受過火山的洗禮。」

「啊?」吳吉羅聽狀後一臉驚訝的盯著哥吉拉,並停下了腳步,「火山?這裡附近有什麼火山啊?」

...

「多巴火山噴發了,天不再寒冷了,」哥吉拉聞著火山灰的臭味並隨後表示道,「在你的小說中,那個火山是那隻大火鳥頓頓而噴發的,原來在現實中...還真有多巴火山這個東西,怎麼噴的不知道,但是他們都遭殃了。」

「喔喔…」吳吉羅聽狀後,心裡有些暗自驚懼那個多巴火山的力量。同時間,也有些對他原本的小說感到懷念。

後來他們便走到底了,一個圓形的牆壁擋住了他們,看起來也是粗糙十分,而且沒有任何的壁畫、圖騰、符號之類的東西。

「你信不信這是坍塌的區域?」此時哥吉拉突然問道。

「欸?呃...大概吧,」吳吉羅聽狀當下並不知道該回應什麼,於是便也依著牆壁粗糙之樣不太確定的表示,「牆壁很粗糙,但...我看不出來啊...」

然而哥吉拉雙手握緊拳頭,並用大拇指拗著自己的其他四根手指,隨後道:「很簡單...」

...

「碰碰碰~~~~!!!!」只見猛烈的聲響響起,整個牆瞬間被哥吉拉擊碎,但是緊接而來的,是from海水如倒灌一般的湧進整個空間,直到該海水被擋在下方樓梯口的隱形之不明物體。

「唉?都快不見於這個世上了,隱藏的機關還真不少啊,呵呵~」哥吉拉往後瞄了一下,看到此景象後道。

至於吳吉羅,幸虧那個氣泡又出來了,但是也差點嚇到心悸再次發作,「喔~~~~......喂喂喂,能不能別在上演一次這種戲碼啦,我的小心臟啊!」

「準備迅速的游出去吧,」然哥吉拉沒有聽進去,直接用引力牽引氣泡跟吳吉羅,往前方不遠處的另一大型金字塔中游去,「那個海怪應該就在附近,不可久留,咻~落起!」

於是在吳吉羅尚未有任何回應、反應的狀況,哥吉拉直接帶著氣泡跟吳吉羅游出那個已被開洞的空間,並且迅速的往前迅速前進...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突然在哥吉拉的7點鐘方向約百尺之外,一個巨型的海怪正在向他們靠近。

只見那生物看起來有百尺之長(不含尾鰭),光是頭部的總長度就有55公尺長。

「我靠,這個...長得好噁心啊!」吳吉羅見狀其詭異的樣子而驚道。

「我覺得你可以再說一次,」哥吉拉聽狀後,邊憋笑邊以倒反之意道,「如果你是覺得你很欠吃的話。」

此時不知道那個海怪是在發什麼鬼畜之力,突然迅速的往吳吉羅方向俯衝,吳吉羅見狀嚇得哇哇叫兩聲。

「此乃現世報也,外貌協會會長,」哥吉拉聽狀後邊繼續酸吳吉羅,邊瞬間加快速度往前衝去。

「咕咕咕咕咕~~~~~!!!!!」只見那海怪張開嘴前的十根觸手,便要將包覆吳吉羅的氣泡給一口包住...

吳吉羅見狀已經無法避免,情急之下立刻扯開嗓門大叫道:「哥吉拉快用尾巴把他打飛!」

...

「呼呼呼.........磅~~~~!!!!」突然哥吉拉游到一半突然瞬間停下來,並且往左上後方用尾巴用力的爆擊那海怪的嘴部。極其強大的力道,不僅立刻把海怪的兩根觸手給打斷,海怪也被瞬間被往上打飛,「咕咕咕咕咕~~~~~!!!!!」因為速度過快,海怪的慘叫幾乎是瞬間從大轉到小,然後從小到無...

...

此時的海面上。

一架救災用直升機正在海面上空四處尋找倖存者中...(因為船隻整個失蹤了),突然!

「嘩啦啦~~~~!!!!」「咕咕咕咕咕~~~~~!!!!!」一個猛烈的水花飄起,緊接著,一隻巨大的海怪以狼狽不堪的樣子,甩出海面後3秒,然後再摔進海中,然後整個畫面都被直升機內的人們親眼目睹,個個紛紛震驚不已。

「剛剛那個東西是什麼啊?」一位機組員見狀驚問道。

「好像是某種巨型的烏賊,可是看特徵好像又不太對...」一位已經拍下那海怪的搜救人員,看著他拍的照片並不確定的表示。

「總之先回報就對了,」此時另一機組員不慌不亂的表示道。



過了數分鐘後,水面之下,哥吉拉已經游進了那個金字塔建築的大門之中...然後因為又有氣室在室內之中,哥吉拉整隻趴在地板上。然後吳吉羅離水之後,氣泡消失,然後他直接跌坐在地,痛死他也。

「...」然哥吉拉一直在盯著那個發光的藍色球體,沒有理會吳吉羅的哀號。

只見...那個球體,被襯托在一個柱狀體上,並被好好的固定在上方的平台,那個平台則看似外加五爪體在上的台子上。

已經暫時痛到傻掉的吳吉羅,見狀該台子跟球體後,感到疑惑的轉頭問道:「那是什麼東西啊?」

「不知,」不過哥吉拉似乎沒有特別關注球體跟台子,而是關注前方的壁畫...

只見那個壁畫跟之前見到的完全不同,之前看到的都是關於自己王國的輝煌之事...然而這裡...如果沒有把這裡異常的髒亂之干擾給算進來的話,壁畫記載的,是一隻巨型生物站在高台上,然後受到世間生靈膜拜的圖樣,然後旁邊再加上一些疑似是宗教用語的文字,寫的字體是更加的...潦草,但離奇的是,這個文字,哥吉拉看的懂。

「幹,這是一個離別之前,他們為這個地區進行最後的占卜...」哥吉拉見狀後,又驚又疑的表示。

上面的壁畫概述是這樣的:「一切都將重新來過,曾經,我們認為毫無希望的未來,或將改變,75000年後,會有一隻巨大的救世之神,從異世界中,顛覆日漸敗壞崩解的世界。隨之而來的諸神,會因為救世之神,對這個世界的寬恕與包容,而感到佩服不已。

主啊~願未來的救世之神,可以救贖吾等後輩的過錯,並且教化吾等後輩的頑劣,延後黃昏的到來,並且在災害之後,用生命...讓萬物回歸從前。」

至於這個救世之神是誰呢?從圖來看,排除掉拿在手上的怪怪的東西,由後彎曲向前的尖刺、巨大而具韌性的背鰭、炯炯有神的「兇狠」雙眼、發著金光的深邃條紋...

除了金光跟手上拿的不知名之杖之外,不偏不倚的,這個「巨獸」好像跟哥吉拉長的似乎一般無二。除此之外,上面的圖似乎也跟吳吉羅創造出來的各路泰坦頗為神似。

吳吉羅後來看見那些壁畫之後,心中也不得不暗自佩服完成這個壁畫的人們。此時他問道:「欸哥佬,...這些到底是在記載什麼啊?」

「這些並非記載,而乃預測,」然哥吉拉表示了這個壁畫的大意,「似乎是在滅國前,由預言者所留下來的東西。」

「話說...那隻大佬還挺像你的,」吳吉羅指著那個像哥吉拉的巨獸道。

哥吉拉聽狀後,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而是直接轉移吳吉羅的注意力在疑似是「哥吉拉」的左下方的人形:「對,你是我左下角的那一隻。」

那個人簡直簡陋到僅僅畫出人形而已,這讓吳吉羅心裡有點不平衡的道:「欸欸欸,為什麼這個疑似人類的傢伙這麼小隻,還這麼隨便,還有為什麼是我啊?」

至於哥吉拉...根本沒在聽吳吉羅在碎碎念什麼,而是逐漸的靠近那個球體,並且隔了三秒後,他用右手掌輕輕的接觸了球體...

※※

突然,球體亮出了更加閃耀的光芒。

哥吉拉一臉疑惑的看著這顆發著光的球體,正在思考他究竟是什麼之時,突然一個光束,立刻讓哥吉拉鬆開那個球體,然後一路撞破了塔頂,並且一路噴到海面...



卻說那架救援直升機,現在仍然處於盤旋狀態,至於上方的人們正在通報剛剛發現海怪的事情。

此時的機組員正在表示著海怪的事情:「目前那個海怪又落回了海中,目前已經高度懷疑這次船難,以及數十年前的種種憾事,為該海怪所為,如果冒險救援的話,有一定的可能會被海怪吞掉,是否需要世英協會介入?」

所謂的世英協會(又或者撐英協),實際上即為世界英雄協會,在華人世界中的簡稱。

然而回話的人卻否定了那個機組員的話:「不,只是區區救人之芝麻小事,毋須世英協會介入,就算如此,那個海怪頂多就是omega的威脅而已,這不是讓我們丟臉嗎?」

「可是...」機組員聽狀後,試著要說服上層的決定,畢竟...海怪隨時都會出現,若是在救援途中就被海怪攻擊,豈不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但是...可是才剛講而已,上層便堅持己見的命令著:「好了,此事沒得商量,趕快完成任務回來,不要再浪費燃油了!」

雖然...機組員不認同上層的說法,但是命令難違,所以他只能服從上層的命令...,於是他回應道:「收到,我們會盡快完成任務。」

「呃...所以是求助失敗囉?」另一機組員聽狀後有些失望的問道。

「嗯哼,」那個接話的機組員無奈的回應,「期望那海怪不會突然冒出來吧。」

正當氣氛逐漸籠罩著低氣壓之時,突然一天藍色光束從海面穿透而上,直衝天際,發出劇烈的聲響,「咿咿咿咿咿咿咿~~~~~~~!!!!!!!」

雖然有段距離,沒傷到直升機,機上的人員倒是嚇壞了。

「那是什麼東西啊?」另一機組員見狀後驚問道。

又過了沒多久,這個光束直衝天際,噴到無邊無際的浩瀚宇宙之外...(還順便把一個倒楣的歐盟屬氣象衛星給喀嚓掉了)

這個訊息很快的,世界英雄協會立刻知道了這件事,而這事距離大屯事件,僅僅過了將近十六個小時而已。

「...還沒到2025年,蕃薯島(台灣)地區便這麼多災多難嗎?」那個帶眼鏡的男性見狀驚呼道。

是的,今天是...2024年12月31日(排除北美中西部地區及國際換日線以東的太平洋諸島),對很多國家來說,這是個新的希望的開始。

吧...

大會報告~...世界英雄協會這次將災害級別暫定為omega級之災害,roughly speaking,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這麼頻繁的發生災害過,無論災害等級為多少,對於很多人員或者英雄而言,這是個不可忽視的警訊。

作為一等一天才外加智勇雙全的「真主之真傳人」(簡稱真主真傳):利古(阿拉伯人尊稱他的英雄名),哪有不去的道理,因為除了排除災害外,該地區同時也是所謂的古文明遺址之地點。

順便說一下,目前亞特蘭提斯、埃及跟兩河流域(準確一點是蘇美、巴比倫之謎)的諸多謎團都已經被他破解了。位於澎湖的疑似姆大陸之遺跡,將是利古首次到東亞地區進行破解謎團(?)(大概吧)。

卻說...哥吉拉跟吳吉羅那邊,當他們倆見狀這個「壯觀至極」的異象,吳吉羅是驚訝到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睛快要掉出來那般的誇張,哥吉拉就還好了,頂多瞪大的看著那顆球體了。

然而還遠遠不只,因為他們倆突然又意識到這個遺跡似乎正在往上移動。

「喔喔!哥佬,你有感覺到嗎?」此時吳吉羅驚訝的叫嚷著,「這遺跡好像正在往上移動。」

哥吉拉見狀後,不否認,頭也沒回的直接說道:「主人你這是在講幹話嗎?」

隨著遺跡仍然在繼續的往上移動,此時吳吉羅又問道:「欸哥佬,他會不會就這麼直接移動到海面上啊?」

「呃...大概吧,不清楚,」哥吉拉想了一下,「不清不楚」的回應,當然不是因為哥吉拉想要隱瞞什麼,而是震動的聲音太大聲,難以聽見而已。

「欸...那他會飄多高來者?會飄到海面以上嗎?」然而接下來,吳吉羅又問了一大堆問題,問得哥吉拉因而再次臉冒青筋,「如果他飄到海面之上,那麼是不是就意味著古堡實際上是...空中之城那樣子,就跟宮崎駿說的那樣子一樣的?」

最終哥吉拉再也忍不住了,立刻轉過頭瞪著吳吉羅怒吼:「吵死了,給我住口!!」

...

「轟轟轟~~~~~!!!!!」那時刻,澎湖島可以說是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天崩地裂,沒人知道那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場大地震,震的樹木倒的倒,房屋塌的塌,在那一刻,澎湖縣陷入從未有過,且堪比921地震的超級地震。

不久之後,歷經數分鐘後,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建築就這麼浮出水面,並且維持在海面上,屹立不搖、且未有任何損傷,僅有最上頭被光束貫穿的地方跟被海水侵蝕的痕跡(講白了整座塔都有被海水侵蝕的痕跡)。

這座長寬高120x120x120公尺的金字塔就這麼矗立在海水至上,依靠著下方的梯形的平台,在空中乍看之下,這座金字塔可不是普通的顯眼,而是超級顯眼。

「...」哥吉拉轉頭看了一下門的方向,此時防止海水灌進的那個隱形裝置關閉了,然後就看到了外面的海面上有些昏暗的天空。

哎呀~已經快要5點了,太陽要下山了。

此時他們倆都聽到了外頭直升機轟答轟答的聲音,哥吉拉問道:「為什麼外面這麼吵?」

「那是直升機的聲音,」吳吉羅如實回應道。

「那是三小?」然哥吉拉仍然不懂,便再問道。

吳吉羅聽狀後只是有些無言的不語了一陣子,簡短的表示:「嗯嗯嗯...總之,有人類要來了,就這麼簡單。」

「了解,」哥吉拉知道吳吉羅這話是什麼意思,便也不再追問下去。

之後他又開了瞬移用的傳送門,把右手伸進去,並且似乎在翻什麼東西。

「???」吳吉羅見狀後不知其意,疑惑的看著哥吉拉的舉動,(此時吳吉羅心裡os:他這是在翻什麼東西來者?)。

「主人,你去把那群人類給弄過來,」此時哥吉拉突然對他表示道,「我隨後就來,快去,不然你就真得住這兒了。」

「啊?!...喔好喔,」吳吉羅聽狀後傻了一陣後,便隨後立刻應聲後,走到塔外去找直升機了。說實在,就算附近有讓他可以讓他一朝致富的東西,他也不想睡在這種地方,尤其他已經在海面之外,會飛來什麼東西可不知道,最重要的是,千萬不要有所謂的鳥屎...

吳吉羅才剛走到外面到處朝天空看來看去,就看到直升機飛到他的視線中。

機上的搜救人員見狀...全部驚的傻眼了,這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

...

過了許久後,搜救人員便以垂掛方式將吳吉羅救下來。

然後...吳吉羅受到了來自機上五個人的相互詢問,都是關於他為何會出現在那裡的狀況,以及剛剛的事發經過。這一坨又一坨的問題源源不絕,最後吳吉羅要碼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到那種地方~」要碼就回:「就摸摸那顆發光的球球,然後就噴出光束,再然後就是你們知道的了。」

當然這些話都是哥吉拉要求他說的,而這麼做都是為了避免引起更多的問題、事端。

「哎呦那個...別再問了行不行,可以放我回家嗎?」吳吉羅心裡著急的嘗試請求他們放他回家。

然搜救人員卻表示了:「呃不行我得先把你載到台南醫院才行。」

「台南?!」聽到台南兩字,吳吉羅頭腦一昏,險些昏頭過去(當然~這是裝的),搜救人員見狀嚇壞了。此時吳吉羅接著繼續請求道:「拜託...我已經快要沒錢了,我現在住新北永和,不住台南中西,拜託通融一下,最起碼台中醫院行不行?」

話雖如此,機組員他們只允許到南部區域的地方而已,畢竟有燃油的限制...。

吳吉羅見機組員面有難色,急著抓住其中一個人的肩膀並接著以「哭爹喊娘」之勢拜託著(旁邊搜救人員有試著拉開他):「拜託~我真的沒錢了~!不要去台南醫院,我會沒錢回去啊!」

「...」進入吳吉羅意識中的哥吉拉見狀則已經憋笑到近乎成佛的境界了。

面對主人那般纏人的「攻勢」,那個機組員也只能無奈的哀嘆著:「我也想要賺錢啊~!拜託配合!!」

嗶~~~~~(嗶之聲由哥吉拉自行配音...)

「雲林長庚!這是我們能飛最北的醫院了,」開飛機的機組員無奈的表示道,「真的,再更北的話,直升機就要沒油回高雄了。」

吳吉羅聽狀之後也沒有精神再求助了,就一副無所謂的表示:「好啦...雲林就雲林吧...」

於是直升機內,總算不再這麼吵(哥吉拉如此認為),直升機就這麼轟答轟答的飛往雲林長庚去了...
─────────────────────────────────────

希望我沒有漏掉任何一個回合喝,畢竟...本章節總共分七大回合,主要就講澎湖西南沿海的事件,都說百慕達區域,一個在馬里亞納海溝,另一個就在澎湖,就當小弟在致敬吧。

然後...請恕小弟沒有很多時間在設計古堡,所以只能大概畫簡圖,然後....歡迎各位用自己想像力彌補一下~

然後就....好像沒有啥話了,但是還是很緊張這次,因為我這裡的...不足很多,然後又不知道怎麼改的更好的狀況下,前半段的部分如有怪怪的部分可以提醒,(當然,炎,女兒控無疑)

當然啦,我很希望我能讓這隻喜歡玩火的小蘿莉講話的時候,多添點可愛元素,....可惜我不會...

笑死

呵呵

掰~ 本帖最後由 惑星哥 於 2020-4-5 20:13 編輯

圖一

圖一

圖二

圖二

海怪

海怪

古堡概圖

古堡概圖

澎湖金字塔

澎湖金字塔

哥吉拉Cwak

哥吉拉Cwak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