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18.別太相信他

前情提要:
117.堵住防疫破口,防止疫情擴散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18.別太相信他

    “How fares my Juliet? That I ask again;
    For nothing can be ill, if she be well. ”

  別急著問我。

  他很好,現在的他,是我見過最好的狀態。

  而妳好嗎?

  妳不好,但也不會更壞了。

  這裡好安靜,靜到我以為時間都暫停了。

  我來的山路上,風很大,空氣還帶點濕意。

  此時妳正躺在失去時間感的密閉空間裡。

  好想知道,靜靜的妳,在等待什麼?

  等我嗎?還是等Ken?

  我知道都不是,我知道妳在等誰。

  Ken很傻,妳也很傻,Beck很傻,大家都很傻,這世上大概只有我知道你們有多傻。

  我很心疼妳,Beck本來是我的事,後來變成妳的事,我很抱歉。

  但我也恨妳,Ken是我最愛的哥哥,可是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所以我們算扯平了?

  問著問著痛起來了。

  妳已經沒辦法回答我了,是嗎?

  自從芳華正茂的妳不再老去,妳的日子過得很平靜。

  而我的人生依舊有點為難。

  該不該告訴妳,Beck現在跟誰在一起?

  該不該告訴Beck,妳留給他的信即將化為灰燼?

  該不該告訴你們的爸,其實我到現在還嫁不出去?

  妳看,我到現在還單身,還要到處騙婚,騙別人說我要結婚,騙到最後,卻連個假老公都變不出來,好笑吧。

  所以我們姐妹今天好好喝幾杯,祝我們都單身快樂。

  我帶了妳最愛的舊世界Burgundy產區Pinot Noir。

  當年我們三人相識時,都還那麼年輕,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孤單。

  現在卻要安慰彼此的孤單。

  諷刺的是,那些年我們一起搶救的男孩,最近的感情生活幾乎忙不過來。

  賣個關子,等妳忍不住就幫我跑去夢裡罵罵他。

  罵他為何樂不思蜀不想回家。

  妳說我該拿他怎麼辦?

  告別了珈臻,轉身離開安奉骨灰的「臻愛樓」。

  羽喬在一樓向工作人員詢問化紙爐的位置。

  這些日子她借住珈臻閨房,第一天就找到珈臻生前祕密收藏的信件。

  沒有收件人,羽喬也沒拆開,偏偏就是知道誰是唯一的收件人。

  她還天天跟收件人打照面,幾度掙扎難以啟齒,不知該怎麼把信交給對方。

  看來還是一焚解千愁,讓這段不美麗的哀愁結束得乾乾淨淨,誰也別提起。

  「Cindy。」

  羽喬驚愕抬眼:
  「小均?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一陣子了,剛不想在裡面嚇妳,看來在這裡叫妳也沒好到哪裡。」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前幾天聽到妳問爸Claire睡在哪裡,今天看妳素顏黑衣出門,想說妳可能來這裡,我是不是嚇到妳了?」

  「哪有那麼膽小?既然遇到了,陪我到處走走吧。」

  「嗯。」

  「Beck⋯⋯。」羽喬欲言又止。

  「怎麼了?」

  「我在珈臻房間找到幾封信,你願意拆開來看嗎?」

  「什麼信?」

  羽喬低頭從側背包拿出幾封信。

  「沒有收件人。」

  「我知道。」

  「是寫給我的嗎?」

  「我相信是給你的。」

  見小均沒動作,似乎還在猶豫。

  「如果不想拆,可以幫我丟進火爐化掉嗎?」

  「妳怎麼知道她留信給我?」

  「她生前跟我提過。」

  「從她房間拿出來的?」

  「那麼會猜。」

  「Claire為什麼要寫信給我?」

  「打開看,也許裡面有答案。」

  羽喬堅定望著小均,小均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考慮了一下就接過信件。

  「我去那邊走走,東西就交給你處理了,拆開或直接投進去,也算幫Claire最後一個忙,完成她的遺願。」

  羽喬轉過身走到遠處,盡量不轉頭看小均接下來的動作。

  帶小均回診那天,本來想告訴小均關於他只跟陳有緒契合的祕密。
 
  最後一刻後悔的是她。

  對於這個祕密,羽喬十分掙扎,說出來到底會加深小均跟陳家的牽絆?或者讓小均毅然決然離開陳家?

  她不知道,她跟小均之間是那麼陌生。

  但今天小均趁她不察竟然偷偷跟過來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羽喬承認她一直不太喜歡小均,不是小均得罪過她,或者性格很差。

  而是⋯⋯她一直放不下為什麼小均拒絕Claire一半靈魂這件事。

  如果那天不是Claire被拒絕後跑去喝酒,自己不放心陪著她,就算Ken巧合出現,Ken與Claire直到現在都只是兩個陌生人。

  互不相識,卻各自幸福。

  她很愧疚連累了Ken,這是自己怎樣也過不去的結。

  但這幾天與小均短暫的互動過程,她漸漸讓自己釋懷。

  小均十幾年來帶著被作法的干擾還能硬撐下去,而且也不打算向白素歆討公道,她這哥哥如此異於常人,又怎麼用常人的標準計較他?

  何況現在小均自己都有麻煩。

  因為靈魂相接,小均是毀滅陳有緒的武器。

  反過來說,陳有緒也是毀滅小均的武器。

  如果小均今天願意站在她這一方,也許她可以把部分的祕密說出來,當成兩人合作的基礎。

  爸爸已經幹下糊塗事,官司纏身,她必須阻斷齊司任何接班的可能性。

  齊司不會放過她爸,除非她手上有掌握小均的利器,或者她能順利與陳有緒結盟,制衡小均與齊司。

  這盤棋,下到目前為止,全是變數。

  過了很久小均才回來。

  羽喬對他微笑:
  「我沒看過,都寫些什麼?」

  「一開頭就哥哥什麼之類的。」

  「走吧,我們下山,找個能說話的地方,你有開車嗎?」

  一人一台車,羽喬沿路跟車,兩人找了一家清幽的店坐下來,心事重重中,一方突然打破沉默:
  「既然你已經知道Claire的心意,相信她不會介意我告訴你:她被你退貨的糗事。」

  「她被我退貨?」

  「是,你在美國唸大學的時候,這傻女孩自願把她一半的靈魂放你身上,卻沒有成功。」

  小均非常震撼,聽到陳有緒竟然和陳珈臻幹過相似的事情,且相隔了好幾年。

  「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她真的很傻,你的靈魂拒絕她的靈魂,她想不開跑去生了一個兒子,她⋯⋯她到底在想什麼?」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事情要從你手上的傷講起。」

  「??」

  「上上週有緒帶妻小回來,你也進廚房幫忙,記得Sid笨手笨腳害你切到手的事?」
  
  「傷口還惡化了,怎麼可能忘記。」小均伸出手指,它們被阿司包紮的極度誇張。

  「你沒懷疑過為什麼一開始只是小割傷,一夜之間傷口變得那麼嚴重?」

  「懷疑也沒有用啊,那天睡得很沉,想也知道,大概被補刀了。」

  小均這次回歸變態家族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Beck, 我們來談談你身上的歷史傷口。」

  「傷口怎麼了?」

  「刻劃的傷口,才是真正的目的。」

  「我不懂。」

  「你可以回想你剛來你爸家,在失眠發作前,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被利刃刻劃幾道的新傷?」

  小均也不跟羽喬兜圈子,他目前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叔叔家。

  現在他偷跑出來,人不在叔叔家,還把家裡的車開走,那家人說不定已經暴跳如雷,雖然阿司生氣的樣子也很可口⋯⋯。

  「有⋯⋯財產編號。」

  「我和媽曾經跟Claire討論過這件事,直到我們遇到了高劍衍才算解開疑惑。」

  「高劍衍?他是誰?」

  「他是一名民間術士,Claire在美國跟我們合作,她打聽白素歆其實是使用民間失傳的祕術對付你,你並不是什麼精神病發作,這只是她的障眼法,

  「至於什麼靈學派別我們現在沒時間詳述,總之,我們那年透過關係打聽到高師父可以破解你身上的咒術。」

  「咒術?」

  「有機會我會拿收集到的資料給你看,現在只能先把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簡要說明。白素歆使用的咒術必須劃傷你的肌膚,把怨氣用獨門方式灌進去。」

  「這有什麼用處嗎?」

  小均想起自己曾經被綁走,副總還在他背後刻了幾個大字,原來是拿來作法用的,還想說怎麼會有人那麼變態。

  這四年副總特別關心他是不是認識了什麼特別的人,原來就在打聽誰壞了她好事啊。

  小均對副總的感覺很複雜,難以釋懷卻不願主動掀戰。

  因為⋯⋯。

  好啦,就是因為陳有緒啦。

  遲早要承認,小均很明白,此人是他放不下的羈絆。  

  「高師父不是這個派別的,他只知道白素歆可以控制你,至於原理或能控制到什麼程度他不清楚,只知道需要割開皮膚侵犯靈魂。」

  「記得十八歲時,副總用一些不友善的方法逼我承認是陳家的財產,然後⋯⋯就拿刀在我身上刻了好醜的編號,後來長成疤還漂亮多了。」

  「我們推測白素歆就是利用刻劃傷口再進行儀式讓你無法入睡,就算沒把你逼瘋,你也會受制於她。」

  羽喬口氣平靜,像對小均長年的慘案無感。

  曾經,小均承受的這些殘酷遭遇曾讓她震驚到恨不得立刻解救小均。

  現在的她,除了麻木,更恨著當年過度天真、求好心切的自己。

  「這有可能,不過我的睡眠問題被有緒破解了。」

  「這正好印證了高師父的說法,他說如果你身上有白素歆直系血親的保護,不但有機會解除約束,而且她從此再也無法控制你,

  「不過難就難在白素歆的直系血親同時也必須跟你有血緣關係,而你很幸運的,身邊正好有了人選。」

  「所以⋯⋯你們想辦法讓有緒一半的靈魂在我身上?」

  「沒錯,不過在陳有緒之前,還有兩個人試過把魂放在你身上,最後卻只有他成功了。」

  「兩個人?Claire跟Sid?」

  「我盡量長話短說,這些對象都必須自願取用一半靈魂,而且不能欺瞞,Claire是第一個自願者,可是你拒絕了她。」

  無法說的平靜,回溯這段往事,羽喬心底仍過不去。

  「我拒絕她?什麼時候?我沒有印象。」

  「自願者在儀式過程必須清醒且自願,你是接受者倒沒什麼禁忌,那天Claire讓你熟睡才進行,怕你知道太多被她媽套出來。」

  「嗯。」

  「我們安排高師父飛來美國,施法當天我們以為一切都會很順利,卻沒想到你的靈魂在最後關頭拒絕了她。」

  「為什麼?」

  「高師父說,你可能本能厭惡她。」

  「說這句話時她在場嗎?」

  「Claire真的很傷心,但依照你們當時的關係,你確實非常厭惡她。」

  「Claire失敗了,所以換阿司上場?」小均不想多談他厭惡Claire的話題。

  「阿司在美國,你也在美國,我們沒理由不讓你們兩個試試看,那天媽約你出來聊了很久,你還記得嗎?最後我們讓你喝下強力安眠藥,阿司也在那天見到你了。」

  “阿司在那天見到你了”。

  這句話鑽進小均心裡迴盪不已,阿司當時的心情是什麼?看到他最糟糕的樣子又是什麼表情?

  阿司,如果不是我這麼倔強,這麼愛記恨,這麼多年來狠心不見你,你是不是就可以少受點罪?

  「後來怎麼沒成功?難道阿司也被我退貨?」

  「阿司不是被你退貨,他是被高師父退貨。你知道阿司的德性,一進神壇就不停追問高師父,問個沒完沒了,高師父說他完全沒辦法專心,轉頭說能不能換一個人?再這樣下去他會走火入魔。」

  小均愣住:
  「你們可以堵住阿司的嘴。」

  「算了吧,就算他靈魂在你身上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說不定白素歆看阿司這德性覺得太可恥,心一橫一舉滅了你們兩個豈不更方便?」

  小均不以為然,阿司在他心中可是王子等級的存在,無意與妹妹抬槓,只是笑了笑:
  「說得這麼可怕,後來呢?」

  「Claire出事了,我們只能緊急中止一切,讓你回陳家,你想像正確,陳有緒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你們知道Claire出了什麼事?」

  「我們不知道,Claire跟男友私奔,我只能猜想她是為了生下一個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幫助你,因為她某天喝醉時曾說⋯⋯,

  「算了,都過去了,她跟男人遠走高飛,我們完全不知道她去了哪裡,發生什麼事,只知道不能讓她失蹤的事跟齊家扯上關係。」

  小均不太想繼續深聊Claire遇害的事情,會讓他想起那段被帶回家逼問的不好回憶,他換話題:
  「不能再試一次嗎?」

  羽喬搖搖頭:
  「高師父說你跟Claire關係沒改變,試幾次都一樣,每進行一次就有損傷你們兩人的風險,輕則發瘋,重則⋯⋯。」

  羽喬心想:我個人是很希望阿司再試一次。

  「幸好阿司沒下海成功。」

  「高師父說他的法器對Sid過敏,也不知道是不是氣話,總之他拒絕看到Sid。」

  「之後你們安排有緒跟我試了一次?我的靈魂到底傷成什麼樣?做了那麼多次也沒差是嗎?」

  「在陳有緒靈魂跟你結合之前,你的狀況真的很差,你開始感激他了?」

  「我更要感激的人是妳跟媽,不是嗎?」

  「算你會說話,那一年你狀況太差,被送進山上的療養院,我們立刻買下療養院對你進行一切精神上的治療,

  「不過你抗拒得很嚴重,甚至好幾次在鬼門關邊緣,

  「Claire的意外事隔多年,媽終於放下戒備,決定再來一次靈魂治療。」

  「可是我當時跟有緒關係很差⋯⋯大概給他一億元他都不會買帳。」

  「原諒我們一直讓你留在陳家受罪,我們想倪念保或許是Claire留給你的後路,但我們等不及倪念保長大,也沒把握讓倪信一家人相信這種怪力亂神的神話,

  「我們只能努力讓陳有緒跟你處在一個屋簷下,努力跟你培養出手足感情,甚至願意奉獻他一半的靈魂給你。

  「這很困難,我們能做的只有盡量不接觸你,把你丟著,因為陳有緒從小就排斥齊家的人,我們忍住放生你,Beck,希望你別怪我們。」

  小均搖搖頭表示不介意,問起另一件可疑的故事:
  「高師父和范榆筠出現在有緒身邊,這是你們安排的?」

  「高師父是我們的人,至於范榆筠,她真的是陳有緒唸碩士班時的女友,陳有緒如果沒跟她交往,我們也不會認識她。」

  她才不是有緒前女友,只是女同學好不好!

  「思緒有點亂,我先整理一下:我在美國時,Claire、阿司都跟我試過,沒有人成功。

  「Claire出事後,你們中止跟高師父的合作,直到我被送進山上的療養院,你們決定死馬當活馬醫?」

  「大致上說得沒錯。」

  「可是有緒應該比阿司難得多,我跟他關係很淡,他這麼精明的人,就算用騙的也不容易上當。」

  「本來我們跟你想法一樣,差點想放棄,不停說服高師父接受阿司再試一次,但我們觀察到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你進療養院的那幾天,陳有緒突然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短短幾個月考進花東的研究所,還申請留職停薪專心當起全職生,選擇花東地區,應該是為了從家裡搬出去住。你不認為他行為值得玩味?」

  「我以為他發瘋了。」

  「為你發瘋,不如換你告訴我,你們是不是交往了?」

  「他是我親弟弟耶。」

  「你不就喜歡親弟弟?」

  「賣尬我戲弄,繼續說下去吧。」

  「你在療養院第一年,我們忍痛找高師父封住了你的靈魂,玄學的原理我們也說不太清楚,總之你開始陷入夢境跟現實的通道,不得其門而入,

  「某天你精神恍惚逃出療養院,我們讓療養院回報陳家,但他們好像沒什麼反應,只簡單報警協尋,你這幾年是怎麼惹怒陳家人的?」

  「唉,往事不必再提。」

  「我們一路派人跟著你,不讓你出意外,當時陳有緒回家過暑假,陳家只有他很努力找你,

  「我們安排讓他順利找到你,記得那天你衣服破破爛爛,不知道多久沒洗澡了,比流浪漢還慘,

  「但是他那天抱住了你,抱得很緊,連我們看到傳回來的影像都感到不好意思了。」

  「莫非驚世媽媽想把我們湊一對?」

  「誰叫他是白素歆剩下唯一能用的孩子。」

  「然後呢?」

  「封住你的靈魂也是為了降低你對陳有緒靈魂的反感,我們擔心陳有緒察覺任何不對勁,

  「他是聰明人,我們不能讓他懷疑整件事背後有齊家人操作的影子。幸好他一直沒發覺,還跟當時女友照顧了你一年,

  「可是他一畢業就得回元技,我們心急如焚,你的靈魂再被封下去怕你永遠都這個樣子了,我們收買了來范榆筠家做法事的師父,指點她帶著你來找高師父,

  「後面的事相信范榆筠已經告訴你了,我們在泰鎂有眼線,知道她跟你見過面。」

  「眼線?該不會是我那個白目祕書吧?」

  「這不重要。」

  難怪學經歷那麼驚人,說話卻藏不住白目,簡直是商界版的阿司,偏偏他就是忍不住喜歡。

  白目是齊家人的精神象徵,不管是阿司,還是媽騙了爸跟副總的精卵受孕後懷胎生子,辛苦養大後也不知道兒子該算誰的,這也很白目。

  羽喬跑去住珈臻閨房還偷人家的信拿來她的長眠地銷毀也是一種白目。

  小均深深愛著這兩個碰不得的寶貝兄弟,更是白目中的白目。

  果然,生為齊家人,死為白目魂。

  「所以那天高師父做了兩件法事,一個是把有緒的靈魂騙到我身上,另外一個就是解除一年前的封咒之類的?」

  「我是基督徒,玄學方面不想探究太深,簡而言之,高師父是我們安排的,你那年神智不清是我們安排的,除此之外,其他事情都是真的。」

  「高師父真的過世了嗎?」

  「是,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高師父曾說過逆天行道可能會害他生病,還敲了我們一大筆錢,卻沒想到他一病不起。」

  「一路走來我倒害死不少人命。」

  「始作俑者是那個叫白素歆的女人。」羽喬趕緊說。

  「有緒的魂就算在我身上,我還是繼續失眠,你們是不是搞錯什麼?」

  「如果陳有緒一把魂放你身上,我們立刻引導他解除你的失眠,再把你帶回美國,陳有緒可能會疑心一切都是我們的安排。」

  「嗯。」

  「我們先讓你清醒,至於失眠問題,陳有緒一半的魂已經留在你身上了,別怪我們讓你多吃兩年苦,這都是為了小心起見,

  「想慢慢誘導陳有緒按筆記本內容治好你,讓他以為魂在你身上和治你失眠是兩個獨立事件。」

  「筆記本?」

  「這又是另一個說來話長,等你回美國我會慢慢說給你聽。」

  「我清醒後回家不久,有緒被週刊拍到不雅照,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他自己精蟲上腦跟我們沒關係。」

  「那倪信跟我在病房相遇也是你們安排的嗎?」

  「不,倪信不應該跟你見面的,也許那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數。」

  「妳在阿司面前說漏嘴,告訴阿司他跟媽沒有血緣關係,這應該是故意的吧。」

  「沒錯,我們不能再放讓你在陳家受罪,阿司遲早要跟你見面,你們兩人的死結變成了你在陳家的心結,媽很難過,她總說她害了你一生。」

  「不是這樣,是我自己交友不慎,跑去暗戀什麼該死的女同學。」

  羽喬嫉妒過小均,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媽讓大家的日子全圍著小均一個人轉,媽的心裡只在意小均。

  現在羽喬一心只想對小均釋出善意,希望小均在接掌齊氏後,能對她爸手下留情。

  幸好媽當時替小均留了一線生機,否則現在求情的對象就是Sid了。

  「阿司沒什麼朋友,離家出走不是找齊誠豫兄弟就是找你,我們想辦法讓你在同一時間離開陳家,

  「依照陳有緒過去的作風,你離家後他一定會想辦法找到你。我們計畫讓你們三個兄弟湊在一起,讓事情順其自然發展,

  「除了保護你的人身安全,我們不介入任何事情,包括⋯⋯你跟阿司談起戀愛的事。」

  「你們再一次用苦肉計影響有緒?」

  「小均,我們認為陳有緒對你有不正常感情,我們封住你靈魂的那一年,他抱著你的神情,我曾在Claire臉上見過無數次。」

  太沉重了,這樣的人生。

  「你們認為我一離開陳家,有緒一定會想辦法解除我的失眠?」

  「這是遲早的事,就算阿司身世就此曝光,媽被迫離婚,但這些代價都是值得的。」

  就像她現在做的事情一樣。

  為了向小均討人情,替爸爸爭取機會,現在的她,不惜與小均前嫌盡釋,努力觸動小均深處的柔軟。

  「為什麼不讓我死了算了?」

  「Beck, 最無辜的人是你。」

  「我不曉得我麻煩的人生竟然帶給你們這麼多麻煩。」

  「Beck, 你是我們家的驕傲。媽一直不希望你入獄,你出獄後她也希望能照顧你,可是媽跟陳有緒曾經簽了密約,價值兩億台幣。」

  「什麼密約?」

  「就是不讓你回家或者進齊氏任職。」

  「媽怕有緒跟她討錢?」

  「媽是願意付他兩億,只是她如果對你態度落差太大,陳有緒會嗅出不對勁。」

  「嗅出不對勁他會怎麼樣?把他的靈魂討回來?」

  「也許,高師父過世了,但這世上還有其他高人,目前的陳有緒只是不打算拿回來,如果他真的有心還是能想辦法的,畢竟他是你身上靈魂的正主。」

  「這樣說來我這輩子還要好生侍候他?」

  「對不起,但我們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想想侍候有緒也算是美差,只是小均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的心智永遠都停留在十八歲,這件事是真的嗎?」

  羽喬表情帶著愧疚:
  「哥,你會在意這件事嗎?」

  小均心想,我都在有緒那本“交棒建議書”被寫成無藥可救的幼稚鬼了,妳說我會不會在意?

  「Beck, 別擔心,這幾週跟你相處下來,我保證你完全看不出來只有十八歲。」

  「⋯⋯。」

  「事情都過了,最近你回陳家這段期間,白素歆也試圖對你的靈魂下手,就在你爸在餐桌宣布要你進元技那天,正好在廚房你又碰巧被刀割傷,

  「我算準那天晚上是白素歆對你動手最佳時機,還找了爸暗中觀賞,這就是我來你家的目的,我要讓陳乃嵐認清白素歆這麼多年來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她這次又對我做了什麼?」

  「她失手了,不是因為陳乃嵐阻止她,陳乃嵐只是旁觀,我告訴陳乃嵐不用阻止白素歆,白素歆不會成功的,因為⋯⋯因為阿司跟你是情侶。」

  「什麼?妳竟然跟爸這樣說?」

  「我不想讓你爸太責怪你跟弟弟發生不倫戀。」

  白素歆必然失敗的理由是,真的懂術的表妹夫十年前早已下落不明,也許對小均施術成功餵大了他野心,拿這祖傳祕術繼續玩火,最後鬧出事情來。

  總之那個人就莫名其妙被失蹤了。

  白素歆的表妹大概仗著白素歆是外行人,努力演個樣子,卻起不了作用。

  就算真的表妹夫親臨現場,羽喬也不慌張,難道陳有緒是吃閒飯用的嗎?

  「Cindy, 謝謝妳,謝謝妳們,謝謝Claire,謝謝大家。」

  「怎麼了?在謝幕啊?」

  小均搖搖頭:
  「我以後會更珍惜生命。」

  「那你願不願意跟我回齊氏?媽現在需要你。」

  「家裡發生什麼事?」

  「我爸傷害了齊氏集團,我的立場很為難,我需要你回來,媽也想看看你。」

  小均又想起有緒那一本厚厚的交棒建議書。

  沒錯,就是齊氏集團的“交棒建議書”,我也不知道關有緒什麼事!

  在我賣命撮合倪信、有濬完成任務後,有緒終於好心借我看兩眼。

  差點沒吐血,建議書把我寫得一文不值,還把阿司寫成了霸氣總裁,陳有緒你以為你在寫小說嗎?

  有緒寫的這種垃圾,齊家會有人想翻開看我隨便他!

  「妳有向有緒提過⋯⋯妳想找我回去?」

  「我認為陳有緒會支持你回齊氏,因為你不回齊氏,就換阿司得到齊氏,陳有緒應該不想,

  「加上白素歆雖然動不了你,可是在元技她還是有辦法除掉你,何況⋯⋯一半靈魂是不是真能有效保護你也不是百分百確定的事。」

  小均對於去元技或者去齊氏不置可否,只是認真盯著羽喬緩緩說:
  「Cindy, 這幾年妳辛苦了。」

  「幾天前你拒絕跟我回去,現在知道真相後還願意回美國幫我忙嗎?」

  「目前我沒辦法回答妳。」小均謹慎回答。

  因為這個故事太震撼了。

  沒一口答應回家,羽喬為他做到這種地步,怕是她的人情沒那麼好還⋯⋯。

  何況有緒已經開始有動作了。

  「如果你帶著阿司跟他兒子回來,我也一樣歡迎,媽的家就是你們的家,永遠都是。」

  「那個有緒⋯⋯。」小均欲言又止。

  「他怎麼了?」

  「別太相信他。」

下一章
119.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4-29 19:4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