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連載10 ) 作者:張樸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連載10 ) 作者:張樸

      10

        我的出現顯然使阿塔手忙腳亂,她像要站起來迎我,卻又似有顧慮而沒動。其他三人看我昂首而入,無不大吃一驚。我朝他們笑笑,沒人理睬我,隨後發生的一幕,簡直不可思議,只見每個人同時伸出手,去搶一張放在餐桌上的照片。
    徒洛動作敏捷,先抓到照片,飛速塞進了衣袋,這才回頭看著我,面帶幾分尷尬說:
    「來啦?」
        我暗自稱怪,這張照片有什麼不得了的秘密,怕我看見?
    徒洛要我坐下,順手抓起一瓶啤酒遞過來。我本來只想把阿塔叫到門外,說幾句告別的話就走。稍作猶豫後,我接過啤酒,定下心來,那就再坐坐吧。
        我直接走到阿塔身邊坐下。
    阿塔輕聲問:「你怎麼找到的?」
    我故意不搭理她,面向嘎登說:「我是來買佛像的。」
    徒洛插話:「還麻煩你跑一趟,應該我們去見你。」
    「明天上午我要飛北京,參加幾場拍賣會。」
    「嘎登答應賣了。」
    「那我叫公司的文秘跟你聯繫,交貨付款。」
    徒洛連說好的、好的,朝我舉起手裡的啤酒瓶,看得出他滿意之至。嘎登始終表情冷淡,這時也舉起了啤酒瓶。只聽砰的一聲響,我們的酒瓶撞在一起。嘎登仍不同我說話,側身跟徒洛用藏語交談起來,他的意思很明顯,沒你什麼事了,走吧。
        阿塔必定看出了我的窘迫處境,用手碰了我一下問:「你不是要講你母親的故事嗎?」
    我裝作沒聽見,目光越過她,對著那個戴眼鏡的一聲吆喝:
    「你好!」
    他和善地對我微笑了一下,卻不作聲。
    阿塔看看他、又看看我,笑著對我說:「他不懂漢語,你可以跟他講英語。」
        我在倫敦生活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經營中餐館,英語對話還算過得去,但畢竟有限,很怕露乖現醜,所幸,交談的內容不複雜。他告訴我他叫秋尼巴松,在拉薩一所中學當英語老師。
    「教英語的?」我好奇地問:「你在哪裡學的英語?」
    秋尼巴松說:「在印度。」
    我嘴角掛著譏笑,回頭用漢語對阿塔說:「難怪他的口音重,那地方能學好英語?我見過的阿叉(印度人)多了,一個個英語發音聽著像驢叫。」
    阿塔依然臉帶笑意,卻用話刺我:「你的發音也不怎麼樣,也就是馬叫跟驢叫的區別吧!」
    雖然她在開玩笑,但我心裡很不受用,惱火地說:「我知道妳看上這個戴眼鏡的了。」
        阿塔臉上的笑容不見了。
    「我不想理你了。」她扭過頭去。
    我譏笑說:「連手機都關掉了,妳還打算理我?」
    剛好徒洛過來勸酒,我把酒瓶推開,站起身來,咕噥了一句:「不打擾你們了。」

        餐館外,行人稀少,有車偶爾馳過,瀰漫著一種冷寂的氣氛。形單影隻的我,呆呆佇立街頭,整個世界好像都與我無關。就這麼徹底跟阿塔拜了,雖心有不甘,也只好認命。
    擡腿正要離去,猛然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來,阿塔就站在我的身後!
        依然是那微翹的鼻尖、燦然的笑臉。
    「張哥,」只聽她說:「剛才我講的話,你別往心裡去……」
        我傻傻地看著她,不知該說點什麼才好。
「關手機的事,我想向你道歉……」
        「不要解釋了,阿塔。」我把聲音壓得很低。
    「你聽我說。」
        「嗯?」阿塔盯著我,眼皮也不帶眨的,讓我心慌。
        「阿塔……要是我對妳講了,妳會怎麼說……」我躊躇了一下,鼓起勇氣。
    「我想……我可能愛上妳了。」
        一絲驚喜掠過阿塔的臉,她故意噘起嘴說:「只是可能?喔,太叫我失望了!」
        我忍俊不禁地說:「妳真壞。」
        她立刻學著我的口氣問:「有多壞?」
        我也學著她說:「要多壞、有多壞!」
        阿塔輕聲笑了,我伸手把她摟住:「妳明天跟我去北京。」
        阿塔推開我,叫了一聲:「張哥。」忽然又沉默了。
        這時秋尼巴松出現在餐館門口。我用眼角餘光瞟著他,他臉上的微笑已不見了,眼含挑戰,朝這邊走來。
    我匆忙對阿塔說:「明天我在機場等妳。」
    阿塔不搭腔,神色飄忽不定,忽然,她扭頭隨秋尼巴松而去。

        我失魂落魄地走進香香茶樓,牌友們正在牌桌前鏖戰,見我滿臉陰霾,畢竟都是熱心腸,爭先恐後地問候,又七嘴八舌地議論。
    李斯說:「你老擺出一付戰無不勝的神氣,吃點苦頭也好。」
    趙悟說:「你娃頭兒沒有挨刀子,已經算走運囉。」
    王耳說:「你都多大年紀了,怎麼還跟個發育欠成熟的中學生似的。」
        我要他們都別吵吵,我他媽的早忘了誰是阿塔!
    香香邊聽邊捂著嘴笑,連譏帶諷,聲稱要教我怎樣去重獲芳心:「阿塔不是喜歡看好萊塢大片嗎?反正你也不缺錢,把整個電影院包下來!事先別聲張,讓徒洛請她來,先放一段有浪漫情節的電影,然後突然中斷,這時你出場,單膝跪下,獻一枚鑽戒,鑽石至少要重兩『克拉』!」
    話音未畢,眾人笑得前仰後合。
        我沒在茶樓久待,歸家後依然愁腸百結,難以入眠,一早打電話把文秘叫來,開車送我去機場。我知道阿塔不會來,卻心存僥倖,苦等著,企盼著手機鈴響,直到飛機起飛前的最後一刻。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181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