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0.終於做了這個決定

前情提要:
119.你就自己看著辦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0.終於做了這個決定

  明天是有緒生日,兩人沒約何時何地見面。

  小均想起去年生日,有緒對慶生房間非常滿意,小均隨口說了一句:“明年我們再來”。

  今年生日正好遇到他和有緒冷戰,兩人小心翼翼避不見面。

  連LINE都不傳了,怎麼可能還問有緒生日想怎麼慶祝?

  小均今天竟然要冒著生命危險請假出門,只為了跑去老地方碰碰運氣?!

  昨天阿司說完“我不同意”便不再搭理自己。

  今天一早還提著行李箱說他臨時決定要加入前妻與Daniel的露營行列。

  小均嚇壞了,扣留行李不讓阿司走。

  阿司皮笑肉不笑,舉起手摸摸小均的頭:
  “我明天晚上回家要看到你乖乖在家。”

  別⋯⋯別把我一個人丟給副總啊!!!

  小均在阿司身後無聲哀嚎。

  阿司當然無法接受有人介入他們之間。

  可是這個介入者十分強大,不好對付。

  阿司改變了策略,他不再試圖激怒對手,反正也老是無功而返。

  想了一夜,阿司決定裝聾作啞,當這兩人只是普通兄弟。

  然後裝無辜中途打電話給小均,要小均來接他。

  小均不來,他就打給另外一個人,請他轉達。

  保證陳有緒挨了一記悶棍就會主動找架吵。

  吵著吵著,他們就會分開了。

  阿司告訴自己要挺住,挺到最後永遠不吵架的人,就能輕鬆打敗吵架組。

  心真的很痛,可是阿司知道自己目前的優勢,就是他比任何人更能忍受孤單,意志堅強。

  送走了阿司,小均開始頭疼。

  他外出需要請假,管家跑了,他只能硬著頭皮向副總請假。

  副總躲在主臥室幾乎不出來,小均又不敢偷跑,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了,只能鼓起勇氣敲敲門,先向婆婆請安,再禮貌詢問婆婆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早午餐。

  敲了門,房內沒有任何回音。

  小均站在門口又等了一個小時,真的不行了,再次敲門。

  「進來。」

  虛情假意問了餓不餓,要不要吃什麼後,小均終於一鼓作氣:
  「副總,我今天想外出。」

  副總坐在床上,眼睛盯著電視節目,不曾朝小均一瞥。

  過了很久,終於沒把他當空氣:
  「外出理由?」

  「明天是有緒生日,我想先去送個禮。」

  「什麼時候回來?」

  「明天下午五點。」

  「你要在外過夜?」

  「是⋯⋯。」

  怎麼有一種在婆婆面前跟大伯偷情被逮的絕望感?

  「去吧。」

  過關了?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回來。」

  小均立刻轉身站得直挺挺。

  「拿我的卡,去他喜歡的店買個生日蛋糕送過去給他。」

  「是。」

  趕緊依指示拿了信用卡立刻閃退。

  直到衝出家裡大門,小均憋在胸口的那口氣才猛然鬆開。

  這女人⋯⋯十八歲跟妳無怨無仇也敢這樣搞我。

  害得我現在一跟妳說話,腦袋瓜裡還得上演和妳兒子的床戲才有辦法面帶微笑。

  羽喬那天說過的話還在耳邊回響。

  據他了解,羽喬不是省油的燈,既然她需要自己的幫助,日後一定會想辦法對他軟硬兼施。

  那天一定還有什麼關鍵訊息被她保留了。

  “Beck, 你相信冥冥之中的安排嗎?”

  “例如?”

  “例如你只跟陳有緒契合這件事。”

  為什麼她那天後悔不說了?

  因為契合的背後,應該還有什麼東西沒被點破。

  契合⋯⋯影響⋯⋯控制⋯⋯?

  是這類的事嗎?

  否則媽和羽喬為什麼在他解開失眠困擾後,還繼續擔心有緒起疑?

  也許他與有緒之間互相有力量,只是他們不會使用這種力量。

  該怎麼辦呢?

  美國那個家還能回去嗎?

  雖然對副總恨得很深,可是弟弟不是拿來當工具或武器的。

  他必須慎選盟友,否則接下來會傷到自己人。

  小均的自己人當然只有這兩個弟弟。

  他信不過別人。

  除了這兩人⋯⋯。

  計程車在飯店前停下,小均斂了斂心神,幾乎是奔跑靠近大廳櫃檯。

  小均幾天前就開始不停預約去年慶生的客房。

  飯店櫃檯卻說那間房已經被人訂走了。

  小均只好訂了隔壁。

  回到去年的房間門口,小均試探性按下電鈴。

  房裡的住客到底是有緒還是陌生人?

  聽見房裡傳來腳步聲,離門口越來越近。

  有緒或陌生人隔著貓眼看了半天,只是門外的人等不到任何動靜。

  在小均感到失望,正要轉身時,沒消息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進來吧。」

  小均默默跟著房間主人進門。

  這幾天對方不接電話也不回。

  小均惦記他的聲音,想念他的身影。

  這個人,鬍子也沒刮,頭髮很凌亂,只套了一件白色全棉背心,下半身是運動短褲,露出一腳的腿毛。

  樣子有點憔悴,又不像沒睡飽,但有緒真的很少如此不修邊幅。

  有緒心思一向摸不透,小均只能研判是兩人冷戰了,還是自己挑起的,史無前例的經驗促使有緒外觀做了些改變。

  奇怪,這人有的明明自己也有,不知為什麼就是特別想伸手摸一摸。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怎⋯⋯怎麼會?

  這張臉,總共看了二、三十年,熟悉到讓人無所不知。

  但小均竟然不知道對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曉得對方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抱住自己,想抱得很緊⋯⋯。

  小均的穿著與有緒的居家反差很大,身上那件休閒襯衫是有緒喜歡的顏色,為了搭配好看的領帶。

  那條領帶是有緒今年送他的生日禮物。

  褲子樣式是有緒誇過的風格。

  有緒上下溜了幾眼,看來小均一身穿搭皆學問。

  語調仍然平靜:
  「小均,你真的決定了?不後悔嗎?」

  上次見面小均終於翻閱了“交棒建議書”。

  看完後他問了一句:
  “想不到你也會寫玄幻小說。”

  “是接班人建議書。”

  “可惜你署名的建議書,在齊氏沒有票房。”

  “如果你願意說服齊司,VIP讀者買不買帳就是我自己的事。”

  小均默默闔上建議書,還給有緒。

  “接下來我們還有見面的必要嗎?”

  最後一句話被有緒說得如此平淡。

  有緒越沒情緒,小均越難找到堡壘薄弱處攻破。

  那天小均不發一語,默默離開。

  現在小均站在有緒面前,突然笑了:
  「“交棒建議書”都厚厚一本了,現在後悔你不就白寫了?」

  所有面無表情的人都跟小均一樣,突然一笑就燦爛如花?同一種納悶再度發生。

  「白寫算什麼?被你擺一道就不好了。」

  「我最好有這種膽啦。」

  「我也看不出腳底抹油這件事需要跟天借膽?說吧,今天幹嘛跑過來堵我?」

  小均拿出藏在身後的生日禮物:
  「生日快樂。」

  有緒不是第一次收到小均的生日禮物,今天卻是他端詳最久的一次。

  終於做了這個決定,對小均而言,沒那麼艱難,也沒那麼容易。

  這幾天他冷靜剖析幾個關鍵,關於爸媽,羽喬,阿司,副總和有緒。

  他回陳家沒幾天,在羽喬刻意安排下,他意外與有緒同車,那天他還不擇手段上演濕褲秀。

  有緒、羽喬兩人在內湖團練那天曾一起出去買飲料。

  那天他們消失很久。

  他問過阿司,阿司說羽喬從來沒跟他私下密會,至於阿司與有緒之間⋯⋯阿司承認兩人有協議。

  小均整理所有人物的整合關係。

  司緒合,緒羽合,有緒是他們合作的交集。

  小均要的是穩定不失控的局勢,如果要整合一個最安定的交集,那他的位置應該就是⋯⋯緒均合。

  這是小均的上策,讓所有人交集在有緒身上,他只要搞定有緒就能搞定全世界。

  羽喬打算跟有緒結盟,目標也許是拆散他跟阿司,如果三人一起回齊氏,不但羽喬得防,連有緒的動向他都得全神戒備。

  小均默默刪除這個選項。

  留在元技,留在有緒身邊,他只要能穩住有緒,在美國的羽喬跟阿司大概就沒戲唱了,也不必擔心阿司留在陳家有難以預料的意外。

  小均按下這個選項。

  最後一個選項是跟阿司遠走高飛,不過會被太多人夾殺,原本的盟友全變對手,有緒連“齊氏集團交棒建議書”都能漏夜完成,氣勢雄偉,直達天際,擋有緒比擋阿司是剩半條命及嘔氣幾天的級數差異。

  小均選擇留在有緒身邊靜觀其變,還想趁有緒生日這天跟他確定關係。

  四年以來,兩人始終不肯說清楚彼此關係,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小均希望他跟有緒的事就是兩人的事,曖昧不明的關係容易被外人見縫插針。

  何況把人當情趣玩具用了那麼久,是該給他名分的。

  兩人都預感將有一場重頭戲,只是⋯⋯萬事起頭難,弄得太尷尬,有緒鐵定會火大。

  拆生日禮物應該是第一關吧,小均屏氣凝神。

  有緒若無其事隨意拆開禮物包裝:
  「這什麼?公司Polo衫?元技的員工Polo衫我有,你買這個當我禮物?」

  「元技家庭日我有去,發現你的Polo衫穿好幾年了,想送你新的。」

  「只有公司重要活動才會拿出來穿,穿舊就算了,不過你幹嘛一口氣送我兩件?」

  「其中一件是我的⋯⋯。」小均低著眉眼越說越害羞。

  「下週你就是正職員工,我們會發給你,為什麼買那麼急?」

  小均藉由生日禮物傳達最重要的決定。

  「這兩件Polo衫是我訂做的,外觀一樣,但質料跟剪裁不一樣,試穿看看。」

  脫光自己後,兩人輕輕拿出新衣試穿,質感果然有差。

  有緒脫下小均送他的Polo衫,翻弄了一下,發現衣服內側的品牌標:
  「訂做的還有衣服品牌?」

  「因為我們尺寸一樣,怕你穿到我的,我在你的衣標織“君品”。」

  有緒忍不住脫下小均身上那件,拿在手中翻弄:
  「你的衣標是“品君”?」

  「嗯,這樣就不怕穿錯。我想建一個共同行事曆,隨機挑幾天當我們兩人的制服日,看到行事曆提醒記得穿來公司。」

  有緒心想:聽起來像藉機跟我穿情人裝?這小子是認真的嗎?

  「手機拿出來吧,我剛邀請你加入我們的行事曆。」

  「行事曆名稱“長男次男”?」

  「嗯。」

  有緒沒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
  「明天你不是要接阿司回家?你早點回家準備吧。」

  小均愣了一下,知道阿司傳訊息給他,只是自己未讀未回。

  看來阿司等不及,第一時間立刻請有緒轉告。

  「現在是下午一點,我們還有時間,我們還有蛋糕,放在隔壁房間的冰箱裡,你媽請我買的。」

  有緒不置可否,平心看著小均進進出出,從隔壁捧了一顆大蛋糕朝自己走來,小心翼翼插起蠟燭。

  表情沒什麼起伏,配合小均唱完生日歌,吹熄蠟燭,隨性吃了一小塊蛋糕後,坐在沙發拿筆電開始忙起公事。

  第一關⋯⋯被自己搞砸了?

  跟有緒一談起感情,自己老是蠢得像頭豬!小均對自己很惱!

  見對方專心加班,小均不敢抱怨,只陪在旁邊,拿起有緒帶來的吉他自彈自唱起來。

  「還有別首嗎?」有緒終於抬起頭搭理了一下。

  「沒有了啦,只練這首。」

  「你語言天分不錯,唱“家明”還帶點廣東腔。」

  小均學了幾句簡單的廣東話,真的有濃濃的廣東腔。

  一不小心就逗笑了有緒。

  「乾脆替你報名歌唱比賽算了,為家爭光。」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歌,不想唱給別人聽。」

  「要不你練練“兄弟本色”,記得第一句歌詞是“這輩子是兄弟下輩子還是兄弟”,你唱起來一定很感人。」

  「我們又不是兄弟。」

  「不是兄弟難道是客兄?」

  這人一不高興就很難招架。

  「長男次男不是排行是⋯⋯長度啦,我是老二,比不過你⋯⋯。」後面音量越來越小。

  「就算你指的是排行也完全沒問題。」嘴巴不承認,神情卻明顯和緩了。

  「我們的行事曆好空,不如一路排到跨年,那天你想要怎麼過?」

  「嘖嘖,這種大節日長男不跟三男過,這樣過得了關嗎?」

  「就我們兩個人啦,三個男人跑去跨年才詭異吧。」

  這小子明明偏好時時刻刻冒險的感情生活⋯⋯,算了,生日這天懶得為難他。

  「還是我帶你去維多利亞港跨年?」

  「可是香港已經⋯⋯已經⋯⋯。」欲言又止。

  有緒突然安靜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又說:
  「今晚我也累了,在家看電影好了,我筆電裡有Netflix,接到房間的大螢幕,讓你整晚看個夠。」

  選片這類的事,有緒沒有在過問小均的,小均手肘靠在客廳茶几,貼著有緒歪頭不滿:
  「這部我看過了。」

  「我也看過了,可是我們兩個沒一起看過。」

  「電影看完後,台詞不知不覺全背下來,我這樣好荒唐。」

  「智商過人被你說的那麼困擾?」有緒笑他。

  「智商再高也只有十八歲,有什麼好高興的。」

  「不滿意嗎?我可以讓你智商再年輕幾歲。」

  「不用不用,」小均連忙說:
  「十八歲也不錯。」

  「哪裡不錯?一想到你五十八歲還跟現在一樣調皮搗蛋我就頭皮發麻。」

  「說我調皮搗蛋你好意思?」

  小均開始在意以前沒放在心上的事,例如為什麼他心智年齡只有十八歲?

  也頻頻擔心有緒會不會突然發現他哪裡不好從此幻滅。

  以前那個從容自信的人不知跑哪去了。

  「好吧,我們各退一步,我不換片,但改成粵語版,你總該背不起來了吧。」

  「⋯⋯。」

  一過午夜十二點就是緒生日,兩人竟然還在坐在飯店房間的地毯上看電影⋯⋯。

  自從試穿生日禮物後,兩人就沒把原來衣服穿回去,赤身露體窩在房間。

  調暗照明,播放電影,小均屈膝坐在地板上,專心盯著前方。

  有緒在旁邊等了一下,見小均還真的正經八百守著大螢幕,終於忍不住挪動身體,縮短身體距離,逐漸越來越靠近,直到讓小均的背靠上自己為止。

  小均心想:我個頭比有緒高,躲在我身後,視線被擋著還有辦法看電影嗎?

  看來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許還閉眼享受熊抱樂趣。

  「雖然我們從小就認識,卻從來沒有一起踩過那些街道,也沒跟你吃過那些街邊小吃,有點可惜。」

  「我誤會了,原來你有專心看電影。」

  「別動來動去,安分一點。」

  「我背後凹凸不平,會不會觸感不好?」

  「還可以接受。」姿勢不變繼續抱著。

  有緒其實喜歡他的裸背緊貼自己胸膛,迷戀傷痕累累的粗糙感,上面有對方苦命的刻印。

  過了一會兒:
  「怎麼樣?怕被我嫌棄?」

  「怕被你拋棄。」沒好氣回嘴。

  接著你一句我一句聊起來了。

  今年生日,小均明顯少了往日那份灑脫,一邊看電影一邊吵得有緒無法專心,不停說著兩人明天以後的事。

  有緒靜靜聽著小均整晚比手畫腳的夢想,拉拉雜雜,沒有商機與成本概念,更不考慮永續經營的問題,就是一個十八歲的人會做的夢。

  小均真的幹過CEO嗎?

  有緒不確定,唯一能確定的是,自己今晚會幹CEO。

  電影演到後半場,小均不免想著:雖然他剛剛說要看整晚的電影,我最好別當真,這種重要日子上演電影之夜不要命了吧。

  多年以來兩人一直有實無名,以前的小均不肯輕易突破,因為他還在等阿司回來。

  害怕跟有緒關係一旦發生變化,阿司就不回來。

  小均心裡清楚,阿司為什麼會回來。

  因為有緒把他看得比自己還重,就算背叛心事也要讓阿司回來。

  每一個弟弟都危險,這個逼他叫哥哥的弟弟更是不安全的禍害。

  悄悄轉頭打量大禍害,眼裡多了一分其他神色。

  對他的感情是在不明白的情況下逐漸明白的。

  想起有緒曾經說過:“我不會讓你太好過的,因為對你太好,你就會忘記我。”

  小均當時不懂,現在的他有點懂。

  他一直知道自己失去一段記憶,最近才明白那段記憶原來關於有緒。

  儘管他依舊想不起來那段日子,至少他知道,有緒曾經來過。

  以前兩人互動既輕鬆又自然,當他想打破原來的相處模式,反而不知從何下手。

  此人有多龜毛,你知、我知、天下知,他該怎麼從寵物升級天王,又不會踩到雷?

  這人到底有沒有跟別人戀愛過?我該怎麼起頭?

  突然想起王醫師,小均心裡有點不高興。

  有緒最後還不是跟你分了?才不信你有多高明!

  想起以前自己只要登台唱歌,有緒總會想盡辦法弄到錄影。

  既然那麼愛聽,那我就⋯⋯唱給你聽。

  「等這部電影看完,我們玩猜歌遊戲好不好?」

  有緒沒反對,好的開始。

  小均趁有緒起身上洗手間,竟然偷偷跑去筆電前讓電影快轉,等有緒回來,電影已經草草結束。

  「誰先開始?」在昏暗燈光下,小均湊著身體問有緒。

  「提議的人先開始。」

下一章
121.我快被你強姦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25 16:5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