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1.我快被你強姦了

前情提要:
120.終於做了這個決定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1.我快被你強姦了

  小均與有濬坐在遙遠又不算遠的角落,獨自一格。

  見他們桌面躺著幾張有質感的信封、信紙,不時交頭接耳,難道小均又在替有濬寫情書?

  在爺爺家的庭園家族聚餐上,這兩人看起來像是邊緣的可憐蟲,總被排擠到遠處,從來不會有人過來招呼他們。

  這兩人像是不得已湊數才被允許出席。

  爺爺奶奶還是想看到每一個孫子,即使散落在遠處,總比人沒來好。

  也許他,才是值得被人羨慕的天子驕子。

  因為他,總能圍在爺爺奶奶為核心的“主場”,聽著爸爸、叔叔聊著大人話題,提早進入社交,還不時被關切在學校的表現,並獲得許多寶貴建議。

  年少時,有緒總認為自己的真面目其實與主流格格不入。

  他從小喜歡男孩,雖然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

  多成為關注的焦點,他就演得有多累。

  他好想和同輩男生聊著戀愛話題,好想偷偷問:
  “除了女孩,你們也曾經喜歡男孩嗎?”

  現在的他只能假裝融入大人無聊的話題。

  無論他表現得多好,那個好孩子並不是他。

  真正的他,只想牽牽男孩子的手,體驗一下這是什麼滋味。

  “我看到你們在寫情書,我要告訴爺爺奶奶!”

  有緒打斷小均與有濬的兩人世界,來個打小報告式恐嚇。

  國中模樣的有濬被嚇到,嘴角發白,不停辯解,辯不過有緒就開始吵架。

  有緒假裝正義使者,其實他只是想和同齡男生說話,就算互罵也無妨,只要別被大人逮去關心無聊的問題就行。

  與他同父異母的小均永遠像根刺,有緒總看小均不順眼,每次一靠近他,就被莫名其妙的東西扎得不是滋味。

  有緒曾經不小心聽到這兩人的交談。

  有濬追問小均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男朋友?超級噁心的哥哥!

  甚至還聽有濬問:“為什麼男生跟男生可以結婚?你家竟然有那種怪怪的結婚證書。”

  小均說:“那是作業。”

  “什麼老師會出這種作業?”

  “甘霖老師。”

  有濬一臉問號,路過偷聽的有緒卻一下就聽懂了。

  他這哥哥真的非常丟臉!

  那次有緒和有濬吵得非常兇,有濬爭得面紅耳赤,只是他已經失去靠山。

  叔叔眼中只有老大、老么,不可能替有濬撐腰。

  旁邊的小均也沒積極站在有濬那方與自己抗衡,只顧著低頭,拿出新的信紙,對著那張紙奮筆疾書,好個目中無人的呆子!

  偏偏有緒心裡就因此舒服了那麼一點點。

  不記得衝突怎麼發生的,有緒搶走有濬的情書,揚言要交給爺爺,有濬揮拳打了他,長輩發現後,紛紛跑來拉開他們。

  有濬的爸爸直接開口要有濬滾出去,爺爺奶奶卻覺得有濬受委屈了,大人七嘴八舌混亂中主持大局,最後的結果是,有緒被處罰禁足在某個房間,不到家聚結束不得離開。

  有緒那天孤單又倔強,一屁股坐在冰涼的地磚上,屈身抱膝,滿腹委屈。

  其實他只是想參與邊緣二人組的祕密行動。

  他們的活動應該更有趣吧,寫情書,表白,談戀愛,男生跟男生結婚,怎麼不吸引人?

  從門縫閃過影子,有緒注意到有人從門縫塞了一封信進來。

  好奇心驅使,有緒打開了那封信,帶著高雅的香氣,差點沒吐血。

  開頭就是“親愛的陳有緒先生:”。

  中間一堆肉麻的話,形容他如何斯文儒雅、知書達禮。

  最後的署名竟然是:“偷偷喜歡你的均”。

  這還不叫人吐血嗎?

  他還以為我沒人暗戀,在乞討騙人的情書嗎?!

  從此有緒處處刁難小均,他要這位不正經的哥哥付出代價!

  有緒回到現實,那年寫情書的正主正脫光衣服挨著他,讓他好想吃掉這顆有體溫的生日蛋糕。

  「親愛的陳有均先生,當年你為什麼要故意戲弄我?」

  當年?那一年?

  不好好回答的話,恐怕⋯⋯。

  這位陳有緒先生難度好高喔。

  「因為我對你非常好奇。」

  「對自己弟弟好奇?」

  「嗯,對你好奇⋯⋯。」

  「現在呢?」

  「我好奇你能不能猜出這首歌名⋯⋯。」

  趕緊終結走鋼索話題。

  他以前確實挺討厭有緒這個人。

  最後卻又迷上他討人厭的一切。

  在床上很行,就不知耍起浪漫行不行?

  猜歌開始,小均剛唱了幾個音,有緒很快猜出歌名,害他唱不下去。

  幹!這個人的浪漫細胞應該全死光了吧!
  
  「換你了。」小均一肚子悶氣。

  我都等你唱到七分滿才喊出歌名,你就不能跟我一樣客氣嗎?
  
  看來以歌傳情這招好像不太行。

  真不知有緒當初怎麼跟王醫師開始的,可惡,以前怎麼沒想到要探聽有緒的情史?

  因為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考慮跟這個人認真在一起。

  「才唱第一句又被你答對了,你應該是神木吧。」

  動人的神曲串燒,每一首都被這不解風情的笨蛋破功了!

  小均氣到後面已經開始亂唱。

  答案當然好猜,因為兩人一直保持默契,每一道題目都是有緒車上播過的歌,所以有緒應該動腦想想,我是為了打發時間才跟你玩猜歌遊戲嗎?

  下一首有緒突然犯規,唱出小均沒聽過的歌: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
    欲怎樣開花 少年家怎樣落地
    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我已經決定 欲做一個善良的歹囝
    薰莫閣食 酒袂閣焦」

  小均心想:你前面盡唱些激勵人心的正向歌曲就算了,畢竟我很快就要去元技報到,鼓舞我一下沒什麼不對。

  可是你用深情款款唱這什麼浪子回頭,你到底什麼意思!

  但有緒歌聲的感受卻達到極點,小均開始訝異。

    「想你的彼暗 佇恁兜的亭仔跤
    想你的彼暗 佇恁兜的窗仔外
    想你的彼暗 佇恁兜的亭仔跤
    想你的彼暗 佇恁兜的窗仔外

    其實我生活甲無好我家己攏知影
    恁攏了解我會掩崁我的軟汫
    平凡的 歹命的 咱拼死做
    當做講笑詼

    攏是白賊話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
    欲怎樣開花 少年家怎樣落地
    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敢有人愛我)
    我已經決定 欲做一個善良的歹囝
    薰莫閣食 酒袂閣焦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
    欲怎樣開花 少年家怎樣落地
    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敢有人愛我)
    我已經決定 欲做一個善良的歹囝
    薰莫閣食 酒袂閣焦

    猶原會記得我少年時所偷偷烏白寫的願望
    彼當陣我已經當做這世界我早著已經看破
    後世人 袂閣為著你來 浪流連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
    欲怎樣開花 少年家怎樣落地
    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我已經決定 欲做一個善良的歹囝
    薰莫閣食 酒袂閣焦
    」(《浪流連》 作詞:黃奇斌 作曲:黃奇斌)

  有緒本來還想搭配吉他的,最後一刻決定放棄。

  才苦練幾天就別忙著獻醜,他又不是那隻看似低調實則珍稀的天才坐騎,任何雜藝都能被他信手拈來玩起來。

  然而有緒的歌聲已經停了很久,小均還無法回神,無法置信的震驚,直到現在都說不出話來。

  這⋯⋯這首歌跟有緒貴公子形象完全不搭,可是⋯⋯可是為什麼⋯⋯被他唱起來那麼帥氣?

  “喂,麻煩你跟我說話也穿件衣服,我知道你在高雄常在家裸奔,不過這裡並不是你家。”

  那天在有緒房間,有緒為什麼說這句話?

  答案該不會就在剛剛的那首歌裡吧?

  挖賽,他會知道我在高雄沒事裸奔,該不會他就是我在高雄影到的可疑人影吧?

  不然這個陳有緒為什麼唱“想你的彼暗、佇恁兜的亭仔跤、想你的彼暗、佇恁兜的窗仔外”用情之深,深到我都快流眼淚了?

  「你怎麼知道我在高雄時常在家裡裸奔?有時還奔去陽台?」

  有緒語氣充滿不屑:
  「你身上幾根毛,我需要住你家對面才知道?」
  
  對面?我只問他怎麼知道,他卻連“對面”都招出來了?

  陳有緒,你這個大變態!

  忍不住狠狠抱住有緒,不小心脫口而出:
  「老公,請你下輩子也要為我浪流連。」

  自己的話連自己都嚇一跳。

  「幹!呷賽啦,大面神,你好意思?」

  一罵完,兩人已經嘴巴緊緊密合。

  這個弟弟很會裝,但是我喜歡。

  「你想幹嘛?你想幹嘛?我的潤滑劑,保險套去哪了?拜託你先放開我,讓我走過去拿好不好,這種笨東西不會因為你很急就自己飛出來好不好!」

  小均不放他走:
  「不行,你有種走就一起把我帶走。」

  有緒只好無奈拖著無尾熊艱難完成準備工作。

  行進中,小均早神乎其技剝光褲子,不停用臀部頂頂有緒,有緒一直推開小均礙事的下半身。

  「那麼激動幹嘛?我褲子跟你沒仇,不要對它那麼粗暴。」

  有緒力求完美,就算在被人硬脫褲子的當口,還能細心加溫潤滑劑,冷靜應對,毫不馬虎。

  「以後不准你聽這首歌了,發情成這樣,屁股別搖,我很難餵進去。」

  有緒還是老樣子,一定要確保內部每一吋確實吃到潤滑劑為止,小均幾乎失去理智,見到棒狀物打算一屁股直接坐下去,有緒開始驚慌:
  「別急別急,我快被你強姦了。」

  怕小均不放過他,又不想被屈服,索性撿起小均丟在地上的領帶,結結實實綁住小均:
  「小均,不是我要拒絕你,我的腦子快被震暈了,你能不能冷靜下來?心電感應因為急色把兩個人都電暈了,這種笑話不好笑。」

  小均雙手受困,仍以欲求不滿的眼神哀求對方快放馬過來,沒尊稱他淫娃簡直失敬。

  「小城堡,在進去之前,有件事情還是要讓你明白,你太可愛我躲不了,我不再有雙邊立場,從今以後,我的立場⋯⋯是你。」

  深水炸彈在體內轟轟烈烈收拾褻器,蕩氣迴腸的掌聲不斷在小均身後響起,小均萬萬沒想到這個人竟然不替他鬆開束縛,盡是採取讓人崩潰的刁鑽角度溝通。

  「嫌我填不滿又掏不空?就算無底洞我也能幹到底。」

  小均只顧發出要命慘叫,完全無法回嘴。

  只是猜歌遊戲,別那麼認真好不好!

  啊啊啊啊~~連叫聲都已嘶啞。

  再這樣下去,明天我恐怕要被擔架抬去松山機場接人,不,說不定阿司得要從機場衝回來替我送終了⋯⋯。

  有緒身為最愛收拾小均的男人,怎麼可能容許“去死”從中作梗?

  他之所以能忍到現在,當然是因為⋯⋯如果小均、“去死”分了,小均還跟自己在一起,保證“去死”會跑去向爸媽告密。

  有緒當然不肯賭,只怪當初害怕自己愛上親哥哥,想把小均媒合給別人,好讓自己死了這條心。

  唉,現在只能靜待齊司某天突然看上別人,甩了小均,自己才有望脫離小三命。

  「幸好今晚沒被你強姦,否則你叫那麼慘,我跑去告你,連法官都不信。」

  「幹!」

  「別催我,從來沒停過。」

  肛門非自願擠壓中,小均高潮到最高境界。

  喜歡被火燒燙的溫柔,熟悉的體位,生澀的稱謂,小均迷亂到失去話語。

  我是你命中刺客。

  你是我肉中刺客。

  要命天子,酒肉兄弟。

  曾經以為,我的星星掉了。

  仰望光禿禿的夜空,只剩無邊無際的孤獨。

  有人突然靠近,穿過我身體,用他的身體。

  原來,那些星星沒走開,只是改以流星雨式的撞擊,滑進我心底,遍灑我肉林。

  我願成為你的城堡,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我的城主,你的城堡。

  我們的承先啟後,我們的津津樂道。
  
  「小城堡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要不要喉糖?」

  小均可憐兮兮點頭,喉嚨宛如卡著一截烙鐵,以汪汪眼神無助哀求有緒替他解綁。

  解開後,有緒柔情關切:
  「含我的硬喉糖對你失聲有幫助,嘴過來吧,記得要含好含滿。」

  小均瞪他一眼,翻身來到有緒私處,一點一滴小心舔著葷喉糖。

  有緒突然倒抽一口氣,鼻息粗聲粗氣,呼吸之間節奏紊亂。

  哈⋯⋯哈⋯⋯哈。

  低沉的龍吟快要招架不住,小均是深夜食堂那個最貪吃的人,胸口溢著滿滿成就感。

  「你⋯⋯的⋯⋯口⋯⋯技⋯⋯一點都不像⋯⋯十⋯⋯八⋯⋯歲⋯⋯。」

  有緒脊椎底部反射後,歡愉的肌肉不停痙攣,無法控制一舉迸發。

  「但你的川貝枇杷膏⋯⋯有點腥。」小均的聲音已經燒聲必叉。

  「吃壞肚子怎麼辦?立刻給我吐出來!套子掉了你怎麼不早說?」

  「老公你好愛瞎操心。」

  「聲音都破了還那麼多話?你說說看,你全身上下有哪一點能讓我放心的?」

  貪歡的賴在有緒身上:
  「我要你對我勞心勞力到我進棺材的那一天。」

  「第一天交往口氣就那麼秋條?嘴巴張開,讓我看看你的嘴。」

  小均害羞中帶著尷尬,記得以前兩人相處得還挺自然的啊,扭捏了許久,終於不情願慢慢張開了嘴。

  有緒沒說什麼,只是輕輕捧起小均的臉,慢吞吞的一吋一吋緩緩靠近。

  這⋯⋯這動作也太慢了吧,好難為情,眼睜睜看著自己變成食物,一點一點被他嗑掉,小均羞憤閉上眼睛。

  有緒慢慢前進,盯著對方睫毛顫了顫,一種賞心悅目的怯懼,好想永遠停在這一格。

  Put you in my mouth always.

  I always will. All my life long.

  再如何清風徐來,水波不興,兩張嘴終究還是吸在一起了。

  狂風激烈翻春濤,深入探索,口腔互相推送,合作無間吸吮纏綿。

  有緒有如飢餓的老虎撲向愣羊。

  但我知道,身不由己的人是我。

  沒有退路的,依然是我。

  你啊,你啊,是不是打算就這樣一生折騰我?

  你啊,你啊,會不會計畫就這樣無恥利用我?

  如果哪天你突然良心發現打算浪子回頭,請讓我第一個知道。

  至少我還有機會先宰了你。

  退貨沒有,索命一條,你後半輩子最好秉持良知做人。

  被有緒的深吻掃到臉紅脖子粗,客串整夜騷貨,小均終於逃出緒之魔吻。

  為壯大台灣,對眼前的蕃薯不停活剝深吞,抵不住大蕃薯誘惑,直接推己及人,幹了許多見笑運動,最後兩人體力不支,直接躺平。
  
  迷迷糊糊睡了一小覺,天光微亮。

  床上的有緒睜開眼,半臥著拿手撐起身體,眼睛細細品味小均。

    “猶原會記得我少年時所偷偷烏白寫的願望”
    “彼當陣我已經當做這世界我早著已經看破”
    “後世人 袂閣為著你來 浪流連”

  這是我的真心話。

  記得那天你來到我家,從此你開始懷疑風風雨雨的一切。

  而我那年也不過十多歲,卻已經看破這世界。

  我從不覺得痛苦,很少遭受委屈,卻也不曾快樂。

  別考我為什麼不快樂,因為我說不出來為什麼。

  也許這世界對我來說是一個謊言。

  我什麼都可以擁有,除了開心。

  “開心”在我們家似乎被視為最下等的事情,從小我就發現了這個大謊。

  原來我追求的是讓自己越來越不開心的人生,還無法拒絕。

  你知道,在優越感爆棚的環境下,連呼吸都交迫,我的聲音連自己都聽不見。

  這些年我只知道,羞辱你我很開心,為難你我很開心,救了你我很開心,找到你我很開心,揹著你我很開心,睡了你我很開心,親吻你我很開心,讓你開心會讓我很開心。

  因為你就是我第一個願望。

  不知不覺中,原來我早就超越爸媽對我的想像,不必驚慌,沒什麼好驚慌,我是錯的,也是對的。

  我是殘酷的乖兒子,也是善良的壞孩子。

  汪汪,這是你教會我的事。

  美好通往殘酷,殘酷往往成就美好。

  我很愚蠢,我犯下人世間無可饒恕的醜事。

  我很幸運,你沒丟下我一個人孤獨幹壞事。

  早安,十八歲快樂,我的夢。

下一章

122.這逆子被哥哥抱過千百回,從沒像這次抱的視死如歸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27 08:1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