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2.這逆子被哥哥抱過千百回,從沒像這次抱的視死如歸

好像一不小心就快寫到尾聲了,有點感動。
寫第一部系列作品黑幫情夫遇到了SARS,寫第二部(沒有系列)遇上了武肺,然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對我來說,寫小說的味道,大概就是口罩的味道⋯⋯。

前情提要:
121.我快被你強姦了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2.這逆子被哥哥抱過千百回,從沒像這次抱的視死如歸

  「柯姐,坐在門口位置那男的就是傳說中的大皇子嗎?」

  「報到不到一個月也沒逃過妳的情報網。」

  「誰叫他長的還不錯,可是嘴角瘀腫是怎麼回事?」

  「他說喝醉酒跌倒撞到馬路。」

  「這藉口聽起來很假。」

  「我也覺得,像被家暴的人會說的理由,他結婚了嗎?」

  「妳繞了一大圈,其實只想問他還是不是單身吧。」

  另一個人幫忙回答:
  「都兩個女兒了,還在隔間屏風曬寶,不過我好奇另外一張貼紙,就貼在他女兒照片貼紙的上方,」壓低音量:
  「照片裡是男的,他該不會是同婚專法的那種?」

  「照片那麼小也沒逃過妳的法眼,」神祕一笑:
  「那是他弟弟。」

  「怎麼會有人貼弟弟的照片⋯⋯他弟還健在嗎?」

  「人好好的,只是在國外。」

  「也是我們集團的未來接班人嗎?」

  「當然啦。」

  「天菜有兩個弟弟,為什麼只放其中一個?另一個不會心裡怪怪的?還不如放張全家福。」

  另一個同事幾乎用氣音說:
  「因為這一個接過吻⋯⋯。」

  「你說什麼?大聲點,什麼吻?」

  小均走進茶水間尷尬的要命,好加在他一向沒什麼表情,趁一群人圍在角落social還沒發現他之前,紅著臉提高音量:
  「你們想聊什麼都可以,不過要體諒我的耳朵關不起來。」

  一群人嚇到鴉雀無聲。

  人前誇他是優質天菜,人後封他讀唇專家,小均竟覺得很習慣。

  裝完水回到辦公隔間,桌面待辦公文堆積如山,他不是才來沒幾天嗎?哪裡能找這麼多事給他忙?

  不就一個顧門口的助理祕書?

  竟然在他桌上擱了兩具分機,還是可以被打爆的那種,請問他耳朵是有辦法同時打發兩具話機嗎?

  記得以前幹過泰鎂總經理,他的助理和祕書都很閒啊!還在辦公室擦指甲油給他看,可惡,他也好想體驗指甲彩繪的午後時光。

  「陳先生,早上的會議記錄我看了⋯⋯。」

  有雙長腿直接靠在小均隔間裡的鐵櫃邊,小均頭沒抬,光聽到這句就已經想哭。

  這是什麼世界?這家公司連副總都能氣定神閒逛進他隔間,不慌不忙耐心等他接完連環電話,只為了對他中午趕出來的會議記錄指指點點?

  為什麼大家一副悠閒安適,只有他忙到快抓狂?

  他好想上頂樓看看,該不會全公司的人都躲在那裡抽菸吧?

  「會議記錄怎麼了?」

  感覺對方準備要長篇大論,小均乖乖放下手邊的事,盯著對方手中的會議紀錄。

  「你整理的還不錯,不過這段、這段、還有這裡,你領悟的不夠周全,你總結的這幾項決議真的有符合你老闆的心意嗎?」

  這人指導的好細膩,可惜小均正在不明顯的放空,整天腦袋塞滿太多東西,他消化不良啊。

  突如其來的無聲來電,兩人都注意到了,視線一起集中在小均桌上的手機架,手機螢幕顯示的來電者是“一拜天地”。

  「嘖嘖,現在間諜竊取商業機密已經明著來了?」

  小均沒好氣:
  「私人電話。」

  也沒管他還杵在身旁,直接按下視訊通話。

  「在幹嘛?」對方很奶的撒嬌口吻。

  「忙啊。」

  小均調整椅子,讓自己跟電話裡的人面對面,身後的小小照片是他,眼前的人還是他,溫溫柔柔的眼底帶著一片笑意。

  小均忍不住睨了一眼腳邊,自他接了視訊通話後,訪客竟然直接蹲趴在地,假裝撿拾掉落的會議紀錄,拼了老命躲鏡頭。

  「我好想你,你有想我嗎?」

  「All day.」

  「小均,我現在好想立刻到你身邊。」

  「來啊,我在等你。」

  小均的腳在鏡頭外突然猛然朝旁一踢。

  「怎麼了?」

  「沒事,坐了一整天,腳都麻了,抖動一下。」

  兩人又持續肉麻聊了幾句,終於依依不捨收了線。

  「痛死我了,你可以坐到腳麻,我就不能蹲到腿痠?」

  「我大腿被摸,腳就會自己亂踢。」

  「算你狠,房租現在就給我。」

  有緒和小均在外面合租了一層一戶的房子,他們看上飯店式的服務管理,非常滿意“出入隱密”這個賣點。

  有緒本來沒要求小均分攤房租,可是想到小均極有可能帶“一拜天地”去那裡夫妻交拜,人一不爽就開始“親兄弟明算帳”。

  小均漫不經心拿起手機,打開LINE Pay直接轉了租金給有緒。

  有緒看到轉帳訊息忍不住抱怨:
  「只要你付一半別那麼不情願,寫什麼“冤親債主超渡費”!」

  「下次我會記得寫“過路費”。」

  「過路費不都是開車的要負責嗎?怎麼會有車子擔心這種事?難道我遇上了神車?」

  小均繼續處理眼前上千封的電子郵件,忙到沒空回嘴,把有緒晾在一邊,想讓他自討無趣離開。

  「今天有想上高速公路嗎?下班我載你過去?」

  小均左右開弓同時接起雙話筒,先按捺右筒,再專心應付左筒,就是沒空回應他面前的真人話筒。

  有緒也沒再進一步PUSH,他態度一向如此,現在更是自我節制。

  他要他自己才是小均最好的原因。

  沒有人逼小均,他要清清楚楚讓小均明白這點。

  當有緒打算回辦公室時,突然聽到小均傳來接近低語的音量:
  「我打個電話回家請假,媽的手機號碼是⋯⋯?」

  「想不到這世上還有你記不住的事。」

  「還是有啊,例如她的電話和你起肖的樣子。」

  看來小均好像真的記不住,有緒還得一個號碼一個號碼報給他。

  小均最後那句話也賴在腦海逗留不走。

  在意自己有在寵物面前發瘋的壞習慣,希望以後能慢慢戒掉這種事。

  「她好嗎?」

  「在電話裡我怎麼聽得出來?」

  有緒心中五味雜陳,重重的失落感,讓他忍不住直接把小均借到自己辦公室問話:
  「媽現在是不是把你當成寶?對你就像以前對我一樣?」

  「想得美。垃圾桶跟你怎麼比?」

  「媽跟你吐苦水也好,憋在心裡很容易生病。」

  「嗯。」

  小均覺得快生病的人應該是自己吧,讓他精神受創的始祖,現在一百八十度翻轉,來個閨中密友式的心靈近距離大接觸。

  對他來說簡直二度傷害。

  不過算了,反正他早瘋了,也不差這點小毛病,有緒高興就好。

  「爸最近有回家嗎?」

  「自從那天起,從來沒有回來過。」

  「唉,是能去哪裡呢?」

  「他還沒下班,幫你撥分機問他?」

  「別鬧了,不如你也把我照片做成貼紙到處曬,說不準爸氣瘋了就回家找你問話。」

  「想得美,以為阿司在元技沒眼線嗎?你當初不就是為了把他弄走才搏命演出?」

  「我只想讓媽離開元技,沒想到連爸都翹家了。」

  「你好心點,下次要搏命前也通知我一聲,好端端的突然在爸面前表演被上身,我都快被你嚇成白痴。」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體內住了另一個人格?」

  「我怎麼知道你那個人格這麼失控,爸爸不是拿來過肩摔的。」

  有緒不想多談那天的事,只是輕描淡寫:
  「不拿出點本事怎麼入得了齊總的眼。」

  「你幹嘛故意跟羽喬作對?她在台灣最後那幾天,你們還眉目傳情互動的很噁心。阿司說羽喬在美國還大罵你,說什麼她早該相信別人說你冷酷無情了。」

  一說起阿司,小均忍不住唇角彎如月鉤。

  「是你吧?你到處批評我冷酷無情是不是?」

  「除了“莫名其妙”沒有任何形容詞能表達我對您的敬意。」

  「說起來這件事你也是幫兇,我給齊總的建議書你也看了十幾次了。」

  「是啊,那本集團交棒建議書我怎麼看都覺得邏輯不通,只好連讀十遍。」

  「請大哥指教一下。」

  「建議書裡反覆說我幼稚,還說我神智不清、精神耗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不都是你家搞的嗎?」

  「所以我也沒在建議書寫下“關我屁事”幾個字。說來是我們失算,誰知道我的財產後來變得那麼神氣?否則以你原來的心智程度就很夠用了。」

  「現在是嫌我又老又笨?」

  不屑撇撇嘴:
  「誰想當愚公老公?」

  沒等對方回應,又緊接著對他一頓品頭論足:
  「平心而論,放房間的話,你能讓人一進侯門深似海。放辦公室的話,你深不見底的愚行足以滅頂整個侯門。」

  「⋯⋯請問我還有救嗎?」

  「幸好只要我花一年時間指導一下就能助你脫愚。」

  「這麼愛開保證班,怎麼不順便替親弟弟特訓?你沒事把阿司誇成經營之神,害我天天擔心阿司被他媽退貨。」

  「先讓你的小情人去幫你打頭陣,我又不是不讓你回去,你想想看你那麼幼稚,回去接班萬一把你媽的公司搞倒了怎麼辦?」

  「怕什麼,我們還有你呢。」小均沒好氣。

  有緒真的管太寬,還管到別人的家族企業接班佈局,完全莫名其妙。

  小均大概猜到Cindy跑去跟有緒結盟,不外乎想聯手有緒牽制阿司,沒想到請鬼開藥單,最沒冠軍相的阿司直接保送齊氏集團當接班人,怪不得人家冷酷無情給了有緒負評。

  雖然Cindy主動示好,想找有緒合作,沒意料有緒竟然直接跳過她找了遠在美國的齊總合作。

  說不定有緒還在Cindy背後翻白眼:
  “又不是扮家家酒,誰那麼幼稚跑去找妳或阿司結盟?”

  小均由衷感嘆:
  “擒賊先擒王,我老公好狂。”

  小均腦袋天馬行空,幸好在有緒面前一向掩飾得很好,並不明顯。

  有緒不知考慮什麼,足足思考了一分鐘,最後終於從櫃子拿出兩本書:
  「找時間翻一翻。」

  「嗯。」小均收下了書。

  有緒用激烈的手段介入齊家的家族鬥爭,圖的是什麼?

  當有緒把厚厚一疊接班建議書丟給他時,小均總共翻了十幾次,不是在看阿司多有領導潛力,而是爭取時間思考有緒的企圖。

  看來有緒打算影響齊虹白,讓阿司回齊氏,讓自己留下來。

  連他都不確定媽正盤算接班人選的時刻,有緒竟然連建議書都寫好了。

  面對這種吃飽太閒的人,你能不佩服他嗎?

  小均和有緒冷戰了幾天,最後還是做了一個把自己推入火坑的決定。

  和有緒同一陣線,至少還能穩住一方之霸。

  何況人家要阿司接班不是送命。

  小均一向相信阿司生存能力,兩人分分合合多年雖然令他不安,可是丟下腦袋不知在想什麼的有緒,小均同樣不放心。

  “司,哥就指望你了,出頭那天記得來接我啊。”

  小均不久前替阿司跟汪均打包行李,以美國求醫的名義把那對父子送回齊家。

  說服阿司的過程中,還是有點令人鼻酸。

  登機當天,素歆冷著一張臉強笑送行,小齊和馬熙雲滿臉不捨,有緒和爸則是完全不知去向。

  有緒說過不會強留小均,Cindy還沒出現前,有緒的心意是要他永遠留在陳家,現在竟然安排阿司與他先後出逃?

  Cindy那天到底跟有緒說了什麼?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有緒讓他媽離開元技的大招有點嚇人,讓爸見識到一向乖乖牌的兒子喪心病狂把總裁大人當沙包,一邊咒罵一邊往死裡踹。

  小均站在一旁甩命攔住有緒,這逆子被哥哥抱過千百回,從來沒像這次抱的視死如歸。

  媽媽聞風而來,接下來整間屋子哭天搶地、尋死尋活。

  “媽,妳先別忙著跪,快來幫忙拉住這個孽子啊!”連這種話都差點脫口而出。

  小均能不驚慌失措嗎?

  他不曉得有緒那麼有怨氣,裝瘋賣傻豁出去對爸媽開罵就算了,還找死的不停提他的名字⋯⋯。

  那段水深火熱的日子苦主我都不在意了,你陳有緒到底在介意什麼?

  為了替行為失序的寶貝兒子開脫,媽終於認了她長期替有緒隱瞞雙重人格,爸氣到快吐血。

  媽為了有緒保住公司地位,不惜用離婚威脅丈夫。

  小均心想:“妳不知道妳老公一向是吃軟不吃硬嗎?”

  連阿司在被問罪時,都懂得在爸面前摟著病兒默默垂淚。

  她竟然會關心則亂,強弩之末的垂死掙扎。

  有緒副總職位勉強保住了,但她護的狼狽,甚至離開她待了二十年的元技。

  更難堪的是她不曉得從頭到尾都是有緒一手策劃,她才是有緒算計的目標。

  “妳知不知道妳兒子常跟妳老公前妻玩禮物交換?”這句話小均只敢放在心裡想。

  齊虹白收到白素歆離開元技的消息,終於認真翻了幾頁有緒的交班建議書,她一開始就不打算讓小均回美國。

  因為她答應前夫,要把這兩個兄弟分隔兩地。

  她願意賣前夫一個天大人情。

  看前夫對偷吃白素歆一臉後悔莫及,才能紓解她心中鬱悶之氣。

  小均十八歲被丟在情敵家,遭受邪術控制,長期精神受創,現在看起來正常了,可是感情觀十分嚇人。

  阿司從小異想天開,性情古怪。

  女兒原來是她最理想的接班人選,不料Cindy她爸會幹出這種內神通外鬼的心寒事,Cindy為求公正,自己請求退出管理團隊。

  她最後還是會讓女兒接掌她的心血。

  讓阿司接受接班人訓練,只是想藉由阿司之手處理Cindy她爸。

  她不希望女兒怨恨自己,阿司是非常適合的臨時接班人選。

  遠在千里之外的情敵之子,陳有緒,這人真的有趣,跟他合作等於爽利朝白素歆臉上拍了一巴掌,清脆響亮。

  小均不知養母的心思,只在台灣日夜擔心:
  “如果阿司的心機有他二哥一半就好了,至少阿司能得到媽更多指點,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阿司大概就一根腸子通到底,每天不知會被媽嫌棄到什麼程度⋯⋯。”

  小均雖然心思細膩,反應靈敏,可惜缺少有緒整體布局能力。

  自己的單線處理能力還算發達,但要縝密計算,耐心把各方利益糾葛成一個錯綜複雜的網,除了牽一髮動全身還可以各方利害交換,臣妾辦不到啊⋯⋯。

  老公,我一向輸得心悅誠服,但求你千萬別對付我,我應該擋不了⋯⋯。

  「有緒,事情不就已經照著你的方向走,為什麼還要故意在媽面前露出破綻?」

  媽終於對他多年演技起了疑心,有緒也不忍心再欺騙她,兩人默契十足的互不揭穿。

  卻也從那天起刻意避開對方,只靠著昔日共同敵人小均當傳聲筒。

  「不小心的。」

  「不。不小心這三個字配不上你。」

  「還不是想讓媽突然發現世界只有你對她最好。」

  「也不用吧,她不覺得我好都已經把兒子許配給我了。」

  「喔,哪一個?我怎麼沒聽說?」

  「最帥的那個。」

  有緒斜睨他一記,骨子裡分明就是個風流小滑頭,想不到在他家一虛晃就經過了十幾個年頭。

  現在家裡局勢變了,還是自己主導了這場巨變。

  兩人待在有緒的辦公室裡,小均溜出來好一陣子,手機早就被打爆。

  「我下午請假,等一下會去有濬家搬一箱衣服回來,想跟你借車,衣服暫時借放你車上。」

  有緒遞出車鑰匙給對方。

  有緒很想管管他,極不喜歡小均接收別的男人舊衣服,可是⋯⋯。

  唉,這種事他管得完嗎?

  還是放過自己吧。

  「祕書室真不是人待的,我得回去幹活了。」

  「等一等。」

  掙扎很久,有緒終於下定決心,從抽屜小心翼翼拿出小東西,一顆鏤空矽膠玩具球,裡面塞了鈴鐺。

  剛剛本來就想掏出來,在最後關頭竟然手滑了,只從書櫃抽出兩本書交給小均,玩具球就躺在書的附近。

  這一刻,有緒終於乾脆交貨。

  有緒搖搖它,發出輕脆聲響。

  背對有緒的小均突然停下腳步,不假思索直接回頭,狂喜的緊盯那顆小球,整張臉都發亮了:
  「你做的?」

  「店裡能買到的彈力球怕會吵到樓下住戶,我做了幾個,讓你挑一個。」

  一瞬間以為小均就要直接衝上來把球叼走。

  這是小均最近才開始的怪毛病,喜歡跟他玩球,還有⋯⋯逗貓棒。

  有緒一開始以為小均精神失常了,可是除了愛趴在地上學貓狗玩球、被逗貓棒玩,其餘時間又跟常人無異。

  擔心小均吵到鄰居,他半夜親手做玩具。

  不想小均賴在地上吃細菌吃壞肚子,他一進屋就苦命擦地板。

  想在房間閉上眼也能聽到小均在客廳傳來的動靜,他在每顆球肚子塞鈴鐺。

  「逗貓棒⋯⋯。」

  本來想回他“想得美”,一看到小均眼巴巴的可憐狀又狠不下心。

  小均雖然喜歡在合租的房子裡跟有緒玩你丟我撿的遊戲,但他的智商畢竟高於真正的毛小孩,就算有緒丟累了跑回房間睡,小均一個人還是有千種方法自丟自撿,照樣玩得不亦樂乎。

  但逗貓棒這種東西,總不能自己拿著逗自己吧?光想畫面就很怪異。

  所以小均念茲在茲總是逗貓棒。

  「我剪斷了。」

  「⋯⋯不是新買了一支嗎?在王孜樂的診間你還掏出來過。」

  不提沒事,提了就生出一打氣:
  「你不是沒興趣嗎?」

  小均知道有緒愛記仇,普普通通跟他說對不起也難消他怒火,情急之下,只好用咪咪語說了喵喵喵,意思是對不起。

  有緒倒是嚇到落下頦。

  現在家裡只有媽跟小均,媽該不會又用什麼旁門走道,讓小均以為自己是隻貓或一條狗吧?

  儘管模樣十分可愛,有緒努力壓抑再買對貓耳朵、各式各樣動物尾巴裝飾小均的強烈衝動。

  重重提醒自己:“改天一定要帶他去看王醫師,改天一定要帶他去看王醫師”。

  一抬眼,見小均也在瞧他,像被人抓到什麼似的,暈紅臉咻一下消失門邊。

下一章
123.他們一定是國際恐怖組織!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5 09:25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