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第二章:和平的星空(第六節)

1.沉莫-南方金雪.jpg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序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二章:和平的星空(第六節)

    公車上兩人坐在一塊卻沒有談話,眼神更沒有一絲交集。因為罪惡感使得他們不安。

    這時間應該是要乖乖坐在教室裡聽課的…

   「薰不要緊的,我在老師眼裡本來就不是乖小孩,而你平常那麼乖。老師一定是罵我,不會罵你的。」

   「…為什麼!?這樣太不公平了!你是為了我才偷跑出來的。如果要罵應該也是罵我才對阿!萬一老師真的只罵你,我會很難過的…」

   「不然…待會我們回學校再一起去跟老師道歉,你說好不好?」

   「嗯。」
   
    莫見薰笑了,自己也放鬆許多。更覺得她真是個善良的好女孩…當初會喜歡上她,大概就是她的純真與善良吧。

    兩人心情雖然都有些複雜,但大多還是輕鬆愉快的。畢竟這還是他們第一次一起出遊。

    車外天藍雲白,豔陽高掛。公車飛快駛過大街小巷,使得街坊樓房的玻璃窗閃爍著日光。

    隨著公車下坡,已經可以遠遠看見亮晶晶的藍海,沿著海岸而曲折。再煩悶的心也會因此敞開。

    公車到站。車門一開,濃濃海水鹹味立刻飄了過來,連帶魚販叫賣與不絕浪濤聲,更不時傳來震耳欲聾的船鳴。

    兩人面前三樓高的水泥牆是港口海堤。這是為了防止三月同時高掛,強大引力使潮汐淹沒港城低窪地區所建的。

    海堤下方靠城的那面,有條名為"堤溝"的無樓街道。

    它因為地勢低窪,大多時間會低於海平面,只要下大雨必定淹水。通常只會有流動攤販做生意。卻也成為諾良島最為繁榮的魚市場。

    兩人見到擁擠人潮只感到茫然。雖然不是沒來過港口,卻也不會知道往拉雅港的碼頭在哪。
   
    爬上海堤。海上大小船隻錯綜交會,每三步路就有渡船招手攬客,根本不知道小花是坐哪裡的船。

    沿路船家一間間找簡直是大海撈針。更發現這裡船隻,大部分都只是小渡船,最遠僅能抵達傑艾南方的港口。根本沒有一艘能到傑艾西北的拉雅港。

    此時太陽高掛,刻不容緩。

    莫找了一攤看起來沒生意、閒閒的魚販問「大哥不好意思,請問這裡要到傑艾的拉雅港,該到哪裡坐船?」

   「拉雅港?那你們肯定跑錯邊了。你沒發現這邊都是小船嗎?能到拉雅港的船肯定是大船。這邊是東岸,你們必須要到西岸去……」

    魚販從容解說。莫急得追問「那去西岸該往哪個方向?」

   「沿著海堤,朝這方向一直走下去就會到了。雖然走小巷穿過去比較快,但路不熟不建議。小兄弟你坐幾點船?」

   「正午的。大哥謝謝你,下次有機會來買你的魚。」

    魚販看了錶納悶,現在不就已經是正午嗎?

    莫毫不猶豫下了海堤,選擇走進小巷。

    他在心裡大概畫了個地圖,想著東岸另一面就是西岸。如果能從小巷筆直穿過,那肯定就是最快捷徑。

    這點理論上是沒有錯的。但他卻沒算到小巷彎彎曲曲、有一路沒一路的。甚至許多建築根本就不是方正的,使得小巷彎向奇怪的角度。

    兩人轉過幾個牆角便迷失了方向。

    巷外大街風光明媚。巷內卻是陰暗潮濕,陽台、遮雨棚在頭頂交錯,連陽光都見不到。方位無從判斷。

    巷內簡直是另外一個世界,是社會的角落。這裡住滿了被社會唾棄的老弱殘窮。

    別人屋子的夾縫就是他們的家。雖然又小又髒、與鼠輩共居,生活條件極差,但最起碼能夠遮風避雨。

    因為他們別無選擇。在社會上沒有知識,沒有力量,就只能任人壓榨。靠著薄弱的雙手賺取低微的銀兩。

    就算諾良島是瓦塔斯排行前幾富足的地區,也仍然存在著貧富不均、毒品氾濫的問題。

    其中最為廣泛的是名為"天堂粉"的藥品。它在世界各地被有心人利用,成了毒品,更成了控制這些弱勢的工具。

    在這暗巷每走幾步就有人吞雲吐霧。他們全是天堂粉的濫用者。

    然而更令人難過的是,這些弱勢有一半都只是小孩。他們沒有辦法上學,連努力的機會都沒有,一輩子也沒有翻身的可能。

    兩人小心翼翼側身鑽過雜物,深怕打壞人家的家具。他們倆從不知道,原來富裕的諾良島還有這麼貧瘠的地方。

    薰越走越難過。她的步伐漸緩,直到停下腳步。

   「…為什麼這裡會有那麼多小孩…他們又瘦又髒看起來很不健康。」

   「蛤?我不知道。現在不是想這問題的時候,得趕緊找到路出去。」

   「莫,我看算了。反正現在也早就過了中午。就算沒見到小花也沒關係。謝謝你今天帶我出來,我真的很開心。」

    薰拿出身上所有的糖果,分送給巷裡的小孩。

    小孩們拿到糖果開心極了。只是顆糖在他們手中卻像珠寶一樣珍貴。

    薰也跟這些孩子一樣,揚起快樂的笑容。

    雖然跟莫預想的有點不同。但…能得到這樣的結局也已經足夠了。

   「好吧,這樣也好。你能看開當然是件好事。反正課都翹了,難得來到海港,我們去看看海再回去吧。」

   「好。」

    兩人著急的心才剛放下,身後又傳來低沉的男人聲。

   「唉呦,竟然是諾良的學生欸,稀客稀客。你們肯定很有錢吧。」

    莫不禁再把心提了起來。早在入巷時,他就隱約感覺,我們與這裡格格不入。擔心的事情果真發生了。

    男人伸出手「來,把身上錢都拿出來,乖乖聽話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是聽到了沒有!」

    他兩眼渙散,嘴咬菸講話含糊。本來是和氣,不見錢又突然大聲怒斥。嚇得薰身子一震,害怕得躲到莫身後。

    莫心想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如果給錢就能了事那自然好。但…

   「你有帶錢嗎?」莫轉頭對薰耳語。

   「沒有欸…怎麼辦,我們沒有錢能給他。」

   「學生坐公車又不用錢。我們倆平常沒有帶錢的習慣,只怕說了他也不會相信。」

    男人大吼「喂!你們倆在竊竊私語說什麼。最好別給我搞花樣,趕快給我把錢交出來,這對我們都好。」

    莫道「大叔如果有錢給你也沒關係,但我們倆真的都沒有錢。」

   「沒有錢?從城裡大老遠跑來港口,怎麼可能會沒帶錢?」

   「你看,我們真的都沒有錢。」

    莫乾脆把褲子、衣服口袋都翻了出來。
   
   「少騙我了!我警告你,最好別戲弄大人,不然要你們受皮肉之苦。」

    男人失去耐性,打算直接搶。他步步逼近。

    莫心想壞了,遇到這種有理也講不清的人。但慶幸對方只有一個人,而且看起來還神智不清。

    要是自己一人肯定跑得掉…

    莫在背後用手勢示意薰先跑。薰很快懂了意思,轉身開跑。

    沒想到男人樣子失神,反應卻非常敏銳,馬上意識到薰企圖逃跑。

    莫見他身子前傾立刻大喊「快跑!」
  
    男人跨大步伐,伸長手掠過莫的肩膀,拎住了正要轉身的薰。

   「還沒給錢就想跑!?我看你們真的是活膩了!」

    莫與男人靠得貼近。莫用力頂了肩膀上那隻手肘。男人手肘反折面露疼痛,卻沒什麼效果,也沒放開手中的薰。

    莫馬上又往他跨下補上一腳。但這腳還在半空中就被他抓個正著。

    薰被拎了起來,兩手拼命掙扎卻不敵他一隻手。

    莫更被整個人倒吊高舉著。他大喊「放開我們!就跟你說沒有錢了,沒有騙你啊啊啊…」

    男人露出詭異的微笑,嘴裡咬著燃菸,脖子一伸菸頭往莫的小腿肚靠去。

    薰見狀急忙抓住男人的手,張嘴使勁咬了下去。

    男人痛得大叫,菸便從嘴上滑落。但他卻沒有鬆開任何一隻手。

    場面已經失控。

    莫驚覺事態嚴重。想凝聚靈時才發現,靈竟然在緊要關頭失效了。

    男人怒瞪薰。反手施力打算把薰甩向磚牆。

   「等等…我們知道錯了!我這有錢!拜託你放過我們!」

    莫用求饒來拖延,靜下心又凝聚一次靈。

    男人不理會莫的投降。在他反手就要把薰重甩在牆上時,一個髒兮兮的男孩衝了過來,抱住男人大腿。

   「爸爸不要這樣子!」小孩哭道「我不要玩具了!弟弟妹妹也不會再吵著要糖吃,剛剛這姊姊已經給了我們糖吃了,不要再這樣了…嗚…嗚嗚…」

    小孩的哭聲就像一盆冷水,潑在男人臉上,一瞬間澆熄他眼裡的怒火。

    男人突然悲傷了起來,眼淚欲滴。他一下怒、一下笑、一下悲,情緒起伏不定,精神明顯異常。

   「對不起,是爸爸糊塗…是爸爸沒用,只會欺負比自己還弱小的人…」

    男人鬆手放人,讓莫、薰兩人跌在地上。

    薰雖然沒受到傷害,但她嘴裡留有男人的血,讓她覺得噁心不斷想嘔吐。

    莫一起身就趕緊抓著薰遠離那男人。

   「莫我不要緊…你去看看他們,好像怪怪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他們…」

    莫嘴上這麼說,還是回了頭。只見男人握緊拳頭朝磚牆猛揍。

    骨肉做的手根本不敵磚牆堅硬,打得他自己雙拳皮開肉綻,鮮紅的血沿著磚牆流下。

    孩子緊抓男人哭得嘶聲力竭。只希望喚醒他的父親,能平復下來。

    薰瞧他們可憐的模樣,也跟著難過了起來。

    莫也是一樣。即使他是個強盜壞人,對於他所面臨的處境,仍不禁感到些同情。

    莫嘆了一口氣,放開薰往回走。與男人保持著距離,凝聚了靈抓住了男人揍牆的拳頭。

   「喂!這雙手還要留著工作,如果打壞了…這些小孩還有誰能養。」

    男人死命掙扎竟動也不動,被這力量嚇得立刻驚醒。

    他聽了此言覺得慚愧。心想著自己小時候也討厭那個糟糕的父親。但現在自己竟然也成了那個樣子。人各有命,怨天怨地終究改變不了什麼…

   「…你…這不用你說,就算沒有了手,我用腳也會照顧好他們……對不起,爸爸我一直沒能清醒…」
   
    男人放軟身子抱緊他的孩子,嘴上留下了快樂的微笑。

    莫只願他這次清醒後,別再墮落了。

    又一次回頭,帶著薰離開了巷之迷宮。

    兩人爬上西岸的海堤。這裡的海更深更藍,停泊碼頭的船隻明顯大上東岸好幾號,連船鳴都更加宏亮。

    日陽西下四十五度。兩人沿著海堤接受海風洗禮,開始有了一絲寒意。

    他們明知道小花的船早就出航了,卻還是懷著渺茫期望,張望著岸邊大船。

    莫嘆道「唉呀,剛剛怎麼沒想到請那些小孩帶路。那巷子肯定像他們家廚房一樣,很熟路怎麼走。」

   「莫,沒關係啦。能不能跟小花道別,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可能就像花兒想的那樣,道別只會更難過而已。」

   「我也聽傑克叔說過。緣分不能強求,可是卻又很奇妙…」

    然而就像是老天安排好的一樣。薰突然加快步伐,對著一艘正要出航的大船喊著「小花!」

    船欄邊探出頭,呆望著諾良島的人,正是小花。她正在對她的故鄉告別,做最後的懷念。

    小花聽見薰的聲音馬上睜亮眼睛,伸長脖子左顧右盼,興奮得快要從船上掉下去似的。

   「小花小花~我在這!」

    薰、莫兩人一路閃過行人狂奔,沿著海堤追在船旁。

    小花見到薰開心得合不攏嘴,向船下岸邊的兩人招手「小薰姊姊!阿莫哥哥!我要走了,要去好遠好遠的地方了。你們絕對不可以忘記我喔!」

   「當然!我保證!小花你也不能忘記我們,以後也要記得回來看我們。」

    莫喊道「要乖乖聽媽媽的話,也要照顧好媽媽。長大了要好好讀書,才不會被人欺負、被壞人給騙了。」

   「阿莫、小薰這段日子謝謝你們,有機會我會帶小花回來的。」

    花兒也出現在船欄邊,她見到兩人欣喜得微笑。

    隨著船隻揚帆乘風加速,船偏離了海堤,出海了。

    船下兩人的步伐逐漸跟不上,呼吸急促得沒能再喊出話來,一路跑到碼頭的盡頭。

    大船漸行漸離碼頭,很快就聽不到了小花的呼喊,只能見她努力的揮擺小手。

    薰就算已經快喘不過氣,也用盡全力揮手回應。

    一艘五樓高的大船,隨著它遠去只剩下硬幣大小模糊的影子。沒多久小花的船消失在海的盡頭。

    即使道別只有短短的一分鐘,內心也已經得到滿足。

    海風平靜,就跟現在心情一樣。

    薰問「欸,剛才在巷子裡的時候,你跟那男人說了什麼?看他突然就冷靜了下來。」

   「這個…嗯…我也忘了。反正他最後有清醒就好。」

   「這樣喔。那…我們被抓住的時候,你會害怕嗎?」

    害怕?「我怕死了。還好有那小孩出來求情。我都以為我只能活到今天了。」

    薰笑說「真的嗎?我一點也看不出來欸。雖然我也不覺得你打得過那個人,可是你看起來一點也沒有退縮。」

   「那只是我逞強裝的。遇到那樣的瘋子是個正常人都會怕好不好。倒是你一副怕得要死,竟然還敢咬他實在很不簡單。」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很害怕…可能是看你那麼拼命,覺得我也應該要努力一下。」

   「你很努力了阿。況且要不是你給了那些孩子糖果…真不知道我們現在會在哪。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再等一下啦,我想再多看一下海。反正早回去、晚回去都會被罵,不如再待一下。」

   「哈哈哈,這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不過是真的很有道理。」

    然而這一下幾個小時過去了。

    兩人放鬆過後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乾脆坐在海堤邊什麼也不做,靜靜眺望汪洋大海。

    海浪拍打岸邊,反覆變成浪花的情景,好似永遠也看不膩。

    當烈陽正要轉成紅陽時,雲卻濃了起來,遮住了美麗的紅夕。但一點也沒有關係。

    兩人回到學校天也已經黑了,想當然是一起被臭罵一頓。但一點也沒有關係。

    因為重要的人就在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依然美好。

    (第二章:和平的星空,完)

YouTube頻道(和珖)、FB專頁(和珖-沉莫系列小說)FB粉絲專頁
週五晚上10點更新內容,敬請期待。
「沉莫-南方金雪」為已出版電子書小說。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請按讚、留言或購買書籍。感謝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Google Play圖書。https://reurl.cc/yyq7aM
下一章:https://ck101.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194345&page=1&extra=#pid124893251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4-24 21:32 編輯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