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3.他們一定是國際恐怖組織!

前情提要:
122.這逆子被哥哥抱過千百回,從沒像這次抱的視死如歸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3.他們一定是國際恐怖組織!

  小均下午請假,等有濬來電。

  一接到電話,立刻抓了有緒車鑰匙,衝進主管辦公間,向主管報告一聲就匆忙離開辦公室。

  小均一離開後,主管不苟言笑的臉部線條突然放鬆,八卦神情高亢流露。

  很難相信她這個新進下屬曾經是泰鎂集團的駙馬爺,接掌過泰鎂王國,還寫下讓泰鎂起死回生的傳奇故事。

  在他報到之前,董事長特別交代自己要好好磨練他。

  她還擔心陳有均這位大神不容易應付。

  現在看起來⋯⋯他反而像剛從博士班畢業,第一次出社會的資深新人。

  做事專注認真,任勞任怨又認命,可惜外務太多。

  尤其那位業務副總,時不時就闖進來,逗留在隔間。

  不但賴著不走,還會把人拉走。

  陳有均私人電話一天至少兩通也是令人側目。

  就算他不是董事長之子,但天天電話往來、隔間訪客,全是董事長其他兒子。

  她也只能識時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奇怪,集團接班人之間不是一向競爭激烈嗎?

  好奇陳董家庭教育有何特殊之處?

  接班人之間,除了二皇子、三皇子從以前就鬥得兇。

  神祕又傳奇的大皇子在兄弟之間,人緣竟然好到太子天天熱線、少主天天成了他包廂裡的坐檯少爺!

  能被媒體封為“弟弟王”,原來名不虛傳。

  小均開走有緒停在公司地下一樓的賓士車,停在有濬家樓下。

  有濬與倪信一人搬了一大口紙箱,已經等候多時。

  「不是說只有一箱衣服?怎麼又多出一箱?」

  有濬神清氣爽,果然一走出求而不得的父愛失落後,連大陰天都出陽了!

  所以說,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就用這世上最難理解的替代療法療一療也不錯啊。

  小均默默想著。

  「信說,要我告別過去告別得更徹底一點,好不容易有人願意接收我舊衣服,原本要帶去信家的那箱,現在就交接給你囉。」

  小均瞪了有濬一眼,這位沒出息的弟弟,他是打算從今天起,開口閉口都是“信說、信說”?

  兩箱東西上了小均的後車廂。

  有濬跑回他車上,繼續整理即將搬到倪信家的家當。

  同一時刻,倪信朝小均鬼鬼祟祟欺上來。

  「晴天在社群貼出他搬家開放朋友認領的二手貨,你為什麼只對他的二手衣有興趣?」

  這位前備胎是怎樣?人突然從車旁冒出來,一開口就對他疑神疑鬼?

  「我搬回我家之前,已經把我在前妻家的衣服捐給社福機構了,那天看到你家晴天的FB,才想到我竟然連一件能穿去上班的衣服都沒有⋯⋯。」

  這理由乍聽之下沒漏洞,倪信點點頭。

  以前是阿司裝窮,小均裝瘋。

  現在小均不瘋了,卻學會阿司裝窮的壞毛病?

  其實小均沒那麼像精神病患時,倪信對此人曾經念念不忘。

  無可否認,他喜歡過這個有才華的男人。

  可惜此人聰明過頭,倪信不知如何駕馭。

  不刁鑽的時候,太像病患。

  不像病患的時候,又太刁鑽。

  兩人始終沒有在最好的狀態下相遇。

  隨著歲月增長,倪信看透了一些事,明白晴天才是他這輩子想要的人。

  小均他啊,常常激起倪信想挫挫對方的傲氣。

  這種情結始終是一個謎。

  小均收穫意外豐碩,衣服竟然N+1,兩大箱了。

  正準備回公司繼續苦命上班。

  今晚和有緒有約,怕明天上班精神欠安,提早回辦公室能多做一點是一點。

  撿有濬的舊衣,一切都是為了過上好日子。

  有緒很愛替他買這買那,兩人沒確認關係之前,身上衣物已經由他一手包辦。

  現在更沒理由不讓有緒替他買衣服。

  買了不穿,得罪有緒。

  穿衣視訊,得罪阿司。

  有濬兩箱上班族二手衣應該夠他撐上兩三年吧。

  小均的穿衣哲學無他。

  “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

  小均這詭異的偷樂表情,看在倪信眼裡就沒那麼安心了。

  「晴天前幾天都對我坦誠了,他說四年前某個晚上,因為跟我分手痛苦到借酒澆愁,你正好拿喜帖給他,還陪他喝了幾杯,後來你們⋯⋯是不是做了?」

  小均瞪大眼睛:
  「沒有沒有!」

  「我沒那麼小氣,只是單純好奇,因為你的⋯⋯型號不明,到底是你上他還是他上你?」

  「完全沒有!別亂講,會出人命。」

  「可是晴天說⋯⋯。」

  「我騙他的啦,他爸那天整晚不走,沒事就躲在門外,跟我眉來眼去使喚我如何侍候這隻醉鬼少爺,因為太煩了,我只好跑出去把叔叔灌醉,如果你不信的話⋯⋯。」

  倪信聞言,滿意的對遠處的晴天招招手,晴天立刻衝過來,像強力磁鐵黏在倪信手邊。

  「晴天,剛剛小均說那天晚上⋯⋯。」

  小均識趣的在夫夫面前重述一遍:
  「四年前你喝醉的那一晚,我們整晚什麼事都沒做。」

  「事情搞清楚就好,以後別再拿這件事嚇晴天了。」

  「是!」

  小均垮著臉,不甘不願提高音量應了一聲。

  「還有啊,小均,你的嘴角怎麼了?被誰打了?」

  「前幾天喝醉酒我自己撞到的。」

  「自己撞斷半根門牙?」

  「喝醉了嘛。」

  有濬在一旁忍不住插話:
  「小均,你就算離過婚條件還是非常好,完全沒必要這樣委屈自己⋯⋯。」

  「你們想到哪去了?這件事真的只是意外,跟別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對夫夫偷偷互丟了秋波,以只有兩人才懂的眼神,隔空交換不為人知的驚人看法。

  「得了得了,你們繼續放電,我要回去上班了。」

  小均不想越描越黑,匆匆告別。

  晴天目送小均的車屁股,站在原地心事重重:
  「信,我有點擔心小均⋯⋯。」

  「我認識的陳公子應該不是那種會動手動腳的男人。」

  「但我認識的小均,有時讓人蠻想動手的⋯⋯。」

  倪信思考了一下:
  「晴天,你確定小均沒跟阿司分手?」

  「童養媳回美國前跑來找我,他希望我幫忙看著小均,不時回報小均近況,聽他的意思,小均已經拒絕了有緒。」

  「太好了,小均臉上奇怪的傷,我們已經分不清是弟弟的家暴還是男友的家暴了。」

  「說不定真的跟有緒沒關係,我們姑且相信小均的說法,之後靜觀其變吧。」

  「不過我們可以試探一下小均、有緒,就算他們不肯說實話,我們的關心多少也能警惕動手的人。」

  晴天不愛管閒事,對富有正義感的倪信飛出無數崇拜的愛心。

  「有銅板的是小均,沒銅板的是陳公子,你眼睛先閉上。」

  倪信把十元硬幣隨機握在拳頭中:
  「眼睛可以睜開了,左手還是右手?」

  「左手。」

  倪信翻開手掌:
  「有銅板,小均交給你,陳公子交給我,我們分頭問話。」

  晴天無異議點頭。

  此時的小均還不知道,他和有緒曾經抽籤促成的那對同志情侶,現在已經抽好籤,準備對他展開家暴大調查。

  小均只忙著打電話向有緒訴苦。

  「早知道就別替他們牽紅線,有人情場得意後就開始忘了自己是誰!」

  「不是去搬衣服嗎?怎麼踢了鐵板回來?」

  小均忍不住激動抱怨,事情就發生在幾分鐘前,被倪晴兩人聯手欺負的氣氣氣!

  「快報警,我家小霸王也會遇上對手?他們一定是國際恐怖組織!」

  小均非常委屈:
  「我都已經被霸凌了你還幫忙補一刀?」

  「怕什麼,學喵喵叫不會?」

  「原來我讓主人會錯意了?難怪會一直鼓勵我對別的男人說晚上很想要⋯⋯。」

  手機那頭開始一片安靜。

  小均也意識到自己嘴巴很會惹禍:
  「老公,前面好像有車禍,難怪我的嘴巴也出車禍⋯⋯。」

  「現在專心開車,別擔心,你今天說的話我都記下來了。」

  「⋯⋯。」

  這隻汪汪⋯⋯自從明確知道心智只有十八歲不會被我嫌棄後,他好像開始不演了。

  自從齊司離開後,有緒發現小均智商明顯直線下降。

  想一想,為什麼?

  莫非這是小均跟我撒嬌的方式?

  不太像,退化和撒嬌還是有一線之隔。

  跳脫自己的立場,想一想,用小均的角度再想一想。

  小均該不會是為了降低自己的威脅感,怕他陳有緒疑心會賠了夫人又折兵?甚至懷疑這一手大戲是小均與齊家共謀吧?

  雖然不久前自己的多重人格是演的,但爸怎麼會相信是演的?

  一年後如果齊司在齊氏企業風光了,卸除齊羽喬這威脅後,他陳有緒,被這對苦命鴛鴦聯手拆橋的機率極高⋯⋯。

  汪汪啊,你老公我又不是笨蛋。

  要看你賣萌裝蠢我才會猛然覺醒?

  那些事,難道我就沒想過、算過嗎?

  小均,你就認命吧,你老公就是那個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在你面前容易上當的男人。

  我盡量淡化齊司對我的威脅,就像你盡量淡化對我媽的敵意,這是一樣的道理。

  路是我自己選的,就算不堪,也會堅持下去。

  誰教介入齊氏集團清算自己人的鬥爭,對你來說,十分危險。

  我得找個有辦法深入齊家的內應來當你的防火牆。

  或許找這些爛藉口,只是為了成功折磨自己罷了。

  不想一開始就輸了。

  輸給連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就算輸,寧可站著輸光自己,也不肯認賠出場。

  我們都危險。

  而我面臨的危險,還帶著“裡外不是人”的殘酷。

  把自己放在一個炮灰的位置,是我積極上訴的心願。

  我不是什麼好弟弟,你第一天進門就知道我絕非善類。

  但你這個變態弟弟,最後的浪漫竟然是⋯⋯相信愛。

下一章
124.你們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嗎?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6-4 22:0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