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4.你們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沒?

前情提要:
123.他們一定是國際恐怖組織!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4.你們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沒?

  晴天雖然抽中小均,但他認為很難從小均嘴裡問出什麼真相,弄不好還會被小均反虧幾句,不如做好萬全準備,先探探童養媳的口風再追問小均也不遲。

  「童養媳,我今天拿衣服給小均,看到他臉上有不尋常的傷口,你知道這件事嗎?」

  阿司在紐約似乎睡意正濃,咕噥回應:
  「他說是自己撞到的。」

  「我擔心小均跟有緒一言不合打起來,臉上才會帶傷,你最近有沒有聽過他們有什麼不和的傳言?」

  「我困在這裡什麼消息都聽不到啊。」

  阿司語氣很懊惱。

  為了安慰阿司,晴天只好拍胸脯保證:
  「別擔心,我會替你照顧小均,希望他真的只是不小心弄傷自己⋯⋯。」

  晴天想到時差問題,他應該打擾到阿司清夢了,難怪童養媳那頭反應很鈍,匆匆補了兩句廢話就放對方繼續睡覺。

  晴天站在童養媳這一方,除了童養媳心思單純,相處起來相對輕鬆。

  更重要的是,念保和童養媳關係不錯,聽說童養媳曾被念保的亡母“附身”,之後童養媳還偷偷帶念保去“觀落陰”,從此念保與童養媳之間多了不少小祕密。

  童養媳為了讓念保對自己改觀,在念保面前說盡他的好話,晴天心中的天平不知不覺就往童養媳那方傾斜。

  對比有緒,歷年相處經驗,不是被威脅要公佈“倪晴接吻照”,要不就是被迫選邊站,否則直接踢他下飛機。

  在晴天心中,有緒就是典型的“恐怖情人”,動手打傷口不擇言的小均不意外。

  有緒手段有點極端,晴天腦海不知不覺又浮起多年前他直接將小均五花大綁,丟進車裡的驚悚畫面⋯⋯。

  接了晴天電話,阿司睡意全消。

  白天接受媽媽嚴格的訓練,阿司精力幾乎被耗盡。

  兒子來到陌生國度,調皮好動沒有任何收斂的趨勢,阿司更累了。

  但一想到小均,阿司再也睡不著。

  阿司天天跟小均固定熱線,第一時間就追問小均臉上的怪傷。

  小均輕描淡寫說他喝醉了,撞了地板,連門牙都撞斷半根,還得去找牙醫做牙套。

  阿司假裝被小均說服,卻也如同晴天,不停猜測小均受傷的詭異原因。

  應該就是陳有緒幹的好事!

  這變態果然露出真面目。

  阿司忍住不發難,甚至希望那兩個人發生嚴重衝突。

  唯有小均真正看透陳有緒醜陋卑劣後,兩人才能真正斷得乾乾淨淨。

  無法丟下齊氏接班計畫的一切,立刻衝回小均身邊帶他走,這種煎熬讓阿司十分焦慮。

  只是除了每天透過視訊看緊小均,別讓他出意外,他目前無法多做什麼。

  小不忍則亂大謀,這道理他懂,只是他不知道會讓人那麼難受!

  陳有緒生日前一天,小均向阿司請假,偷偷跑去見陳有緒。

  見沒幾天,小均積極說服他在台灣唸碩士先修班,為了準備報名資料,阿司臨時跑回美國一趟。

  就在他回家那幾天,家裡突然出現驚人變動。

  白素歆自殺了!

  等他回台灣後,家裡已經風雲變色。

  他在桃園國際機場一直等不到小均來接。

  小均說他人在醫院,要阿司直接坐計程車趕去醫院。

  到了醫院阿司才知道:白素歆前一天躲在她投資的房子裡,還吃了二十顆安眠藥,以手機傳了遺言後就陷入昏迷。

  幸好有緒想到她最近有套房子空了,火速將地址傳給小均,人卻始終沒現身,還是小均獨自將她送急診。

  阿司回憶當時自己一下飛機,立刻衝去醫院,心情是複雜的。

  這女人對小均很壞,但對自己還算不錯。

  阿司從小就被孤立,無論去哪裡,在哪一個家,始終被當成局外人,格格不入是他的宿命。

  白素歆,這位天上掉下來的“血緣母親”,卻一直把他當家裡的一分子。

  雖然她不停傷害小均,偏偏自己就是無法對她產生憎恨。

  跟她感情不太深厚,卻也清楚明白,這世上只有她一個人把他視為自己的孩子。

  對她的感情,從一開始的虛情假意,演變到今天充滿又愛又恨的情結。

  但他不希望她出事。

  “小均,媽現在情況怎麼樣?”

  “Vital sign stable.”

  “那現在⋯⋯?”

  “你先進去看她。”

  “What the heck?”

  “先進去吧。”

  阿司走進病房才發現裡面除了看護外,沒有其他人。

  阿司臉上寫滿惶恐,白素歆已經醒了,面無表情,甚至看起來還有些嚴峻難以親近。

  好不容易捱完了床邊慰問,阿司趁隙跑出來找小均:
  “爸跟有緒呢?他們跑去哪了?”

  幸好小均仍守在門外,阿司得到真正的心安。

  替媽辦了出院,兩人扶著她回家。

  事後小均才找機會向阿司和盤托出。

  “你前幾天剛上飛機不久,有緒跑回家裡,突然發瘋似的把爸揍了一頓。”

  “陳有緒揍爸?他瘋了嗎?”

  “瘋了。”

  “你們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沒?”

  “應該先送去華岡藝校吧⋯⋯。”

  “什麼意思?”

  “他演過頭了,一發不可收拾。”

  “你怎麼知道他是演的?”

  小均拿出一本“齊氏接班建議書”。

  阿司翻了幾頁:
  “你寫的?”

  “嗯。”

  “這本建議書跟陳有緒打爸、媽吞藥輕生有什麼關係?”

  “Cindy來家裡住的這幾天,她找我談過,她希望我能回去接媽的事業,但我希望接班人是你。”

  “為什麼是我?”

  “你的能力我一直看在眼裡,更希望你能被所有人看見。”

  “為什麼不是你?”

  “因為我希望是你,司。”

  “我還是不懂,你不是當過泰鎂總裁嗎?再怎麼樣也是⋯⋯。”

  小均用一吻定住他的舌頭:
  “老公想幹總裁,幹我媽的總裁接班人,齊總裁給幹嗎?”

  聽到這種放浪淫話,阿司早就棄械投降,思考當機,任何小均上下其手,剝光衣服,來場深度管理。

  小均套好止癢棒,繞到男人身後,採取立姿,色慾蠢動,不停滋潤對方。

  猛然間,突破瓶頸,直通阿司。

  在天衣無縫中,碰撞出完美路徑。

  小均炮身仍在探索阿司未知幽暗的防空洞,在極速快感中,兩物互相接觸,來回擦動,豐富互動體驗。

  環住阿司腰部的雙手,百忙中,撥空點撥阿司的溼答答龍棒,更親手傳授它十八般武藝。

  “我沒騎過打擋機車,聽說很靠技巧,需要手腳一起操控,我教你,發動車子,拉桿拉到底,打到一檔,補油門,慢慢放開到半離合,一次別放太多,小心熄火。”

  直接把阿司當排檔玩了起來。

  阿司熬不住調教,柔弱無力的喘息。  

  霸道總裁加快手速,內外夾攻大力玩,阿司被棒打開示,哭著夾道歡迎,降服於馴龍高手靈活身手。

  縱情山海,野性呼喚,承擔者幾乎喊破喉嚨。

  雙人運動後,阿司習慣懶洋洋趴在小均身上。

  阿司突然發現有件事情很不對勁,此刻的問話清晰無比:
  “你為什麼不脫掉上衣?”
  
  “不是不脫,是沒時間脫。”

  “身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痕跡?”

  小均忍不住臉頰紅吱吱:
  “也沒見不得人。”

  “陳公子生日,你跑去找他?”

  小均點點頭。

  “你們上床了?”

  “沒有,我拒絕他了。”

  “你拒絕他?”

  “生日那天我去見他,為了讓他替我轉交『交棒建議書』給齊總。”

  “你為什麼要讓他替你轉交齊氏集團的交棒建議書?”

  “我跟你的關係人盡皆知,齊總不會採用我的建議。”

  “齊總不會採用你的建議?那為什麼會採用他的建議?”

  “我要求有緒找齊總談條件,條件是如果能讓有緒媽離開元技,齊總同意給你機會,讓你和Cindy競爭下一任總裁。”

  “那你呢?”

  “我曾經為了泰鎂總裁職位跟你分開整整四年,我不想再回任總裁或總經理,至少這幾年都不想再碰這種工作。”

  阿司半信半疑:
  “你拒絕陳有緒,他竟然還願意幫你跟齊總換條件?”

  “他說這是最後一次幫我,往後日子,我和他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那他又何必犧牲自己冒險幫忙?”

  “有緒說,我是他親哥,他不能見死不救,但不想看見我,他希望你能爭氣點,以後我的麻煩事就丟給你一人扛,他會忍到你順利接班那一天,從此以後,就算我死在他面前,他連動根小指頭的力氣都不會再浪費。”

  阿司突然激動拉住小均:
  “我答應你,我接受你的安排,小均,明天我們就一起回美國。”

  原來在這段時間,小均滿腦子都在計畫,計畫他們兩人的未來,計畫一起回美國,阿司滿滿的感動難以言喻。

  “我原本的計畫就是和你一起回美國,可是⋯⋯。”

  阿司笑靨瞬間急凍:  
  “可是什麼?”

  “可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我沒想到有緒讓媽離開元技的方式那麼激烈,他打傷爸,裝病又被媽識破,現在爸離家出走,媽想不開,我得暫時留下來安家,一年後⋯⋯。”

  話還沒說完就遭阿司打斷:
  “你們發生關係了?”

  小均對阿司跳針模式已認命:
  “沒有,我拒絕他了。”

  “你怎麼拒絕他?”

  “我對他唱一首『無底洞』”。

  “無底洞?”

  “我想他應該聽出來了,歌詞有一段是『嘗試親吻,嘗試擁抱或溝通,沒有好感再嘗試也沒有用』⋯⋯。”

  “他怎麼說?”

  “他聽完無底洞後,突然唱了『浪流連』。歌詞有一段是『後世人,袂閣為著你來浪流連』⋯⋯。”

  『無底洞』已經夠讓阿司一知半解了,請問『浪流連』又是什麼?聽起來像台語,但我台語不好啊!!

  “然後呢?”

  阿司追問。

  就算覺得深奧,但處於強烈危機下,正牌氣勢不能輸。

  這一頭的小均也快被阿司考倒了:
  “然後我說⋯⋯請你下輩子再為我浪流連。”

  小均冒著汗,特別加重“下輩子”三個字。

  “他怎麼回你?”

  “幹⋯⋯呷賽啦,大面神,你好意思?”

  “他罵你?”

  小均委屈點頭。

  阿司直覺小均沒有說謊,但另一種直覺又告訴他:
  “這兩人已經在一起了”。

  直覺怎麼會彼此發生矛盾?

  “為什麼你拒絕他,他還願意替你跟齊總交換條件?”

  “剛才不是回答過了?”

  “坦白從寬⋯⋯。”

  唉⋯⋯。

  “前面說的全是真的,只是有緒最後忍不住又補一句:他希望我永遠記得他替我做過的事。”

  “你既然知道他對你有企圖,你為什麼還要把我騙回美國,你是不是想跟他留在台灣亂來?”

  “我不可能跟他發生任何不正當關係。”

  “你敢發誓你們從來沒做過?”

  “以前是我對不起你,但是從現在起,我的身體是你一個人的。”

  小均終於緩緩脫下上衣,阿司愣住,突然迸淚。

  小均腹部多了一道痕跡,是文字刺青。

  “你刺了『司』?”

  “我那天跟你請假出門刺青,刺完後,我都痛到快失去知覺了,怎麼可能還跟誰發生肉體關係?”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齊司,除了你,我不會再讓任何人看到我身體。”

下一章:
《罰你愛上我》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上)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6-4 22:3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