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節)

1.沉莫-南方金雪.jpg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序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節)

    兩人從不認為公爵是個賢能良君,卻也不知道他是個如此狠心惡毒的人。

    絕望像烏雲佈滿他們的內心,更是籠罩在諾良島上空。

    事後薩爾以傷害貴族罪,被判處禁閉一個月。

    他要不是首席侯爵,還在黑龍期間擔任要職,需要他坐鎮指揮。毆打侯爵等級的貴族,一般人早就被吊死了。

    而薩爾不在的空窗期,他份內的所有工作全由緒墨一肩扛起。

    對緒墨來說,倒希望薩爾平時別那麼認真。就因為薩爾平時什麼都要自己來,讓他的下屬習慣這個模式了,逼得緒墨不得不努力一些。

    薩爾受刑期間,一般人不得接見。但緒墨夠格無視這項規定,經常來地下監獄找他。

    士兵見緒墨來訪還必須敬禮。只要公爵不反對,沒人能攔阻得了。更何況以請益市政為由也是十分夠力。

    緒墨這次更帶薩爾的妻小一起來探訪。

    幾週不見,薩爾見到他最心愛的兩人,開心得不得了。

   「你們倆最近可好嗎?我好想你們阿……」

    一家三口隔著鐵欄擁抱在一塊。

    薩爾妻子更動容哭了出來「我也好想你…我們都很好用不著擔心。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下次別再這麼衝動了。」

   「真是抱歉…讓你們操心了。」

    薩爾為了不造成緒墨的麻煩,盡可能讓相聚時間短暫些。但也更珍惜每分每秒。

    幾句噓寒問暖後,薩爾與妻子隔著鐵欄吻別。留下她帶來的水果,更留下了她的脣溫。

    薩爾甚是心痛。除了人民都忘了自己還有妻兒要照顧。

    尤其當他的小兒子問起「爸爸…為什麼揍扁壞人還要被關起來?」

    他吞下滿腹委屈「即使是壞人也有他應該接受的處分,不能像爸爸這樣私自動手。你能了解嗎?」

    薩爾的妻兒離開後,緒墨也把一旁守衛趕了出去。

   「緒墨,謝謝你帶他們來看我。」

   「這沒什麼。倒是現在外面一團亂,商會的事我盡力了。魯一有公爵做為後盾,商會根本不理我。龍息如預期變得更嚴重了。」

   「唉,為什麼上位者總是這麼沒有天良,商會那群渾蛋也是一個樣。」

   「心不夠狠,怎能踏著別人屍體往上爬。要鬥,我看我們是輸定了。說到這個,我正要跟你說,公爵近日準備找一位副手,接任副領主一職。」

   「副手?諾良島副領主從缺多年,公爵怎又突然需要副手?那人選肯定是魯一吧。」

   「我原本也是這麼認為,但……算了,公爵的思維我實在難以猜透。」

    薩爾刑期結束,剛接回工作便收到緒墨寄來的臨時召集令。

    召集當日,會議室裡集結了緒墨以外的七位侯爵。

    相較例行會議,長桌人坐得稀疏,也沒有侍女送上茶水。只能你看我、我看你,乾等公爵及召集人緒墨到來。

    按階位而坐,薩爾正對面就是魯一,這時他的禿頭還包著繃帶。

    眾人早知道兩大侯爵仇已結深。兩人眼神交集擦出濃濃煙哨味,弄得現場氣氛凝重。

    這次召集令沒有明講目的。但在場七人都有底,知道肯定跟副手一事脫不了關係。

    當魯一翹腳抱怨著,怎麼沒侍女送茶點時,會議室大門開了。進門的先是公爵及兩名侍女,接著是緒墨。

    公爵自若坐上他的寶座,享受侍女的服務。而緒墨在公爵的指示下開口,由他一人主持會議。

   「抱歉來晚了。近日因諾良島市政繁忙,公爵決定徵選一位副手,擔任諾良島副領主。」

    眾人還在猜副手會是誰時,緒墨拿出紙筆發送每人一份。

   「請大家在紙上寫下一位,自己心目中推舉的人選。當然也可以推舉自己。」

    魯一見這一幕不禁竊笑。若副手人選以多數決來決定,自己肯定大有勝算。反之薩爾黯然,對於公爵採取的做法心裡有數。

    公爵代表中立不表態,緒墨則加入投票。

    八人投票結果,就跟眾人預期的一模一樣。魯一以五票勝過薩爾三票。

    就在魯一心喜高位輕鬆到手時,緒墨又道「這次投票只不過是選出參選人,最後決定權將交給諾良島所有人民。」

    緒墨這席話震驚全場,一片譁然。

    魯一張嘴無語從椅子上跳起,見公爵面色又坐了回去。

   「各位先安靜,聽我把話說完。」

    緒墨接著道「規則如下,請注意。只要是諾良島成年人民每人皆有一票,按照身分加權侯爵每人一千票、伯爵三百……投票時間於黑龍結束算起兩個月。當日開票,隔日生效。投票前可以自由宣傳理念,但不得以任何形式的利益賄賂。發現者等同棄權並加以嚴懲。」

    緒墨右手置於胸前「投票過程至開票,由我緒墨彌西-雷頓克爾承辦,並宣誓絕對公正。若有行政不公將以死謝罪。」

    以民選官在國外確屬常見。但對於世襲制的瓦塔斯來說史無前例。

    緒墨這席話就像曙光,降臨在薩爾身上。所有人都在懷疑,這真的是公爵的意思?然而公爵在場,也沒有反駁。

    魯一態度高傲、對民心狠,在人民眼中並非善官。反觀薩爾愛民、扶弱,受人民喜愛。

    眾人心知肚明,若副領主以民選方式決定,那是宣判魯一出局。多位原本支持魯一的侯爵,已經打算向薩爾靠攏。

    緒墨詳解了投票細項,在公爵「緒墨辛苦了。」一句話後,這次召集就此散會。

    場內的人逐漸散去。公爵隨後也準備離席,魯一這才茫然問道「公爵您這是…您不是討厭薩爾嗎?」

   「不滿我決定的方法嗎?」
   
    公爵冷眼無語調的樣子,讓魯一不寒而慄。

   「不…沒有,只是…」

   「誰說你會輸了,我只是想試驗人民的智慧而已。」

    公爵露出百年難得的微笑。他面容英俊,微笑卻令人打顫,就像惡魔做害前的奸笑。

    時間退回到十月。

    薩爾套上黑袍,騎上他的黑馬出城,來到東鎮的郊外"靈山"。為了見老朋友最後一面。

    靈山是諾良島最優美的墓園。這裡被山河環繞,即便入秋仍有美花盛開,像是為了引領亡魂而綻放的燈火。

    沿著花叢到了喪禮現場。他怨嘆慢了一步,老朋友已經蓋棺準備入土,連最後一面也沒見著。

    老朋友只是一介平民。喪禮並不盛大,現場只有一位牧師主持,卻來了不少人。

    薩爾獨自站在角落遠觀,靜靜看著程序一道道進行。只是他身形高大,很快就被人認出,嚇了大家一跳。紛紛疑惑堂堂一位侯爵怎麼會來參加平民的葬禮。

    他簡單的招呼後,又退回一旁靜待,眺望整座諾良城。

    心想傑艾戰爭早過了數十年,連十多年前碧瞳南島災難都挺過了。沒想到命大活下來的戰友,卻像是被詛咒似的,在和平世代一個個死於非命。

    薩爾直到喪禮快結束時,才提著酒前去敬了一杯。

    喪禮上有三人哭得傷心。其中兩人薩爾認得,是他的妻女。還有一個是曾見過,卻不認識的男孩。

    薩爾並不記得傑克有個這麼大的兒子,好奇得問他「小兄弟,你是傑克的朋友嗎?」

    男孩哭喪著臉點點頭,眼淚一滴一滴落下。

   「很好,小小年紀就懂得朋友情誼。」

    薩爾撫著他的小腦袋瓜,沒想到讓他落下了更多淚水。

   「我很羨慕阿傑能有你這麼一個朋友。孩子別難過,這件案子我一定親自追查,抓到凶手還給他一個公道。」

    時間又再推進到十四月中,在莫送走小花後。

    農民收割下最後一批作物,工廠也為大雪做好了防範措施。大多人家早已備齊糧食及炭火,做好與黑龍抗戰的準備。

    諾良島十三月北風南下,正式進入冬季。雖然南方海島並不寒冷,但涼意也讓大家換上長袖,穿上薄外套。

    校園裡,學生們也知道黑龍要來而興奮不已。

    十二歲以下的孩子是不可能經歷過黑龍的。大家下課都圍在一起討論、想像祂的模樣,比較誰家罐頭疊得高、柴火幾間房。

    大家都把黑龍當成過年在期待,殊不知黑龍的可怕。普通百姓對祂有如神一般的敬畏…畢竟能來讀書也不是窮人家小孩,受苦受難也輪不到他們。

    莫其實也滿好奇的,聽著聽著也很想加入討論。但聽見他們嘻嘻笑笑卻又不禁起了反感。想到還有很多像港口屋縫生活的可憐人,就沒辦法開心的談論黑龍。

    此時莫也無心讀書,偷偷瞄了薰一眼。她還埋頭在書堆裡,絲毫不受影響。但…莫總覺得她哪裡怪怪的。

    放學後,兩人如往常到圖書館讀書。

    莫說「下週學校停課圖書館就不會開了。如果是以前,我知道一個月不用上學肯定開心死了,可是現在就…到時候你也打算在家裡讀書嗎……?薰?」

    薰突然回了神,從書上抬起頭才道「嗯…也只能這樣了。」

    莫其實注意她很久了。從她進圖書館到現在,書一頁也沒有翻過,眼神也不像是在讀書。

   「…魯約黑龍時會回家吧?」

   「…………」薰聽了卻不答。

    莫更見她垂喪著臉。果然是因為這樣……

   「連黑龍也不能休假,當軍人還真是辛苦。」

   「…我以為我已經習慣一個人顧家了。可是聽到大家都在討論,黑龍時能一家子窩在家裡,很幸福的樣子。我…只是有點羨慕…」

   「原來是這樣。估計魯約黑龍會待在我家……那你也來我家吧!我今天回去問我媽,我想她會答應的。」

   「可以嗎…?但就算貝亞姊沒問題,我哥他也不會肯。畢竟他現在是在出任務…」

   「怎麼會不肯!再怎麼說他一定會為你著想。而且他出他的任務,跟你又沒關係。」

   「我很了解他…就算他很疼我,對於執行任務還是沒有通融的可能。」

   「我不信!我今晚回去就問他。如果他不答應我就把他的便當吃掉!」

    薰聽著就笑了。但也就只有一下子。

    晚上,莫送便當給魯約。

   「不行。」這是魯約的答案。

   「為什麼不行!黑龍你要工作不回去陪她就算了,還不讓她到我們家裡來。你不覺得她很可憐嗎!?」

   「不行就不行。小薰要是來的話會影響到我工作。而且她也不小了,是該練習著獨立了。我也不可能永遠照顧著她。」

   「好啊!要這麼狠心。黑龍來我一樣讓她進我們家。反正你說她也不小了,要去哪是她的自由。然後我還要把你關在門外冷死你!」

    莫看著手上的便當「我還要把你的……算了,我也不小了,哼!」

    莫依然把便當交到魯約手裡,只是再多附贈一個鬼臉。

    幾天下來莫每天都問。但魯約固執就是固執,他每天都拒絕。

    後來反倒是薰先釋懷了。她已經可以笑著說"就算一個人在家也沒關係",還勸莫不要再去盧魯約了。

    但莫怎麼可能就此罷休。因此他想了一個計劃。

    (第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待續...)

FB專頁(和珖-沉莫系列小說)FB粉絲專頁
每週五晚上10點更新章節。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歡迎留下感想,協助作者我精進創作。
感謝讀者們的閱讀,及購買書籍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https://reurl.cc/yyq7aM(Google Play圖書)
下一章:https://ck101.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02678&page=1&extra=#pid124954529 本帖最後由 和珖 於 2020-5-8 21:38 編輯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