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我的英雄是隻已停更小說中的究極怪獸──第九章(全)

今天是個烈陽高照,高溫難耐的日子...向各位大大們表示一個聽起來可能是壞消息的事情。

安內十幾個字而已,沒有長篇大論:雖然卡住了,但是隨之而來的想法也如雨後春筍般,逐漸開花結果...

是的,第十章卡更了,因為要重新安排一下劇情,自從信口開河的飆出一堆劇情雷後,我甚是尬意,也十分的悔不當初,這種狀況若是在影視上,早就被口爆爆到死了。於是為了重新的編排一下劇情,一直卡到這禮拜五才開始趕更。

於是一些新的想法就在這時候萌生了。

當然......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下禮拜...你們就知道了。

──────────────────────────────────────────

第玖章─為了「活命」,我必須學著跟迅猛龍共存

9-1

...

「碰碰~~~~~!!!!!」

突然,來自外面的一聲巨響,使得所有迅猛龍的動作突然一瞬間...的就暫停。

?!

就在那時,吳吉羅感覺到脖子的疼痛有所減緩,從模糊的視線當中(因為他的視線被眼淚沾滿了),隱約看見了領頭迅猛龍抬起頭,東張西望著。

「怎麼回事頭兒?」此時橘紅色的迅猛龍問道,「那是什麼聲音?」

又過了沒多久,又有聲音傳來,然這次是怪物警報的警報聲。

有怪物出現了。

「警報?」吳吉羅仍然驚魂未定的呆坐在原地,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下來到可以思考,他立刻想著,「警報聲...救了我一命,但,怎麼會有...」

但是很快的,他又感覺到自己被抓牢,以為自己又要被咬脖子了,害怕閉上眼睛大叫:「啊,不要~~!!」

...

...

「嗯?!」然而,之後並沒有任何動靜,為此他有些驚訝。

「kum~... Kihehehehe~~~~!!!!!」然後緊接著,他聽到了多隻迅猛龍的笑聲。

感到疑惑的吳吉羅,(不知不覺的流下眼淚後),他趕緊擦拭自己的眼淚,看清楚到底什麼狀況。

他發現領頭迅猛龍離他已經有30幾公分遠。

這下吳吉羅徹底的搞不清楚了:那麼...剛剛他抓住我,又是怎麼回事?

不久後,四隻迅猛龍逐漸的收住笑容,並且都盯著吳吉羅看。

「你...你們...終於不...不殺我了嗎?」儘管如此,吳吉羅仍然很害怕的問著,因為他很不希望那只是個小確幸。

「算你走運,愛哭的人類,」此時領頭迅猛龍用泰坦文問道,「給你兩個選擇,帶路?還是去死?」

「啊?」這個奇怪問題一問出來,吳吉羅當場傻住了一陣子。

說實話...膝蓋想都知道該選什麼,但是這下又衍伸了一問題,為此吳吉羅問道:「帶...帶什麼路?」

「當然是帶我們離開這個單調的要死的建築物啊,」混著藍、靛的迅猛龍彷彿對於吳吉羅的問題感到傻眼似的,不太高興的回應道,「最好乖巧一點,不然你等一下一樣會死。」

「啊?」吳吉羅聽狀之後,突然又傻住了。

這個回應,對於吳吉羅來講,簡直等於他們...暫時饒了他一命。

他總算暫時不會有被殺死了。

想到這裡,吳吉羅立刻激動的答應了迅猛龍的要求:「好,我...我馬上帶你們離開!」

於是便趕緊擦乾眼淚,並一刻也不敢多留,立刻飛奔似的跑出去。

四隻迅猛龍見狀後,則是看著彼此,默默的偷笑著。



不久之後,吳吉羅跟四隻迅猛龍走出了大樓,然而...外面除了稀少且正在逃離的人群外,已經幾乎沒什麼人影,其他住家則是緊閉窗戶,有窗簾的甚至連窗簾拉起來,沒有的則是拿東西遮蔽窗戶,警報則是大響著怪物出沒的訊息(在此沒有表示出來),災害等級則推定為ω(omega)級。

此時四隻迅猛龍又開始相互溝通,不過同樣有純粹叫聲,但實際上是用心靈感應來溝通,而吳吉羅聽不見。

「他們在溝通嗎?」吳吉羅偶然發現之後,深覺奇怪的想著,「不過,剛剛我不是還聽得到嗎,現在怎麼沒有聲音了?」

後來那四隻迅猛龍突然往新生路方向跑去,吳吉羅見狀後便隨後追上去,然...

那四隻迅猛龍已經沒了蹤影,而...四周巷弄比比皆是。

吳吉羅瞬間呆住,並且心中無言的心想:「幹,這裡的小路會不會太多,傻眼,跑哪去了啦現在?」

於是吳吉羅往新生路215巷右轉跑進去。

此時他發現了他8點鐘方向,有出破壞的痕跡,從其痕跡來看,怪物有一定的大小,並且一路往東南東。

這下吳吉羅心裡又著急了,因為迅猛龍全部跑到不知所蹤,他很擔心他們會趁他不在的時候,趁機鬧事,「我日,他們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怎麼這麼會跑啊?」

至於那四隻迅猛龍,他們一直聽著怪物移動的聲音,溜進保安路125巷,以極快的速度奔到仁愛路202巷,穿梭的速度之快,連監視器都只是看到他們的身影,難以看出其中細節,因為他們跑得實在太快了。

卻說保福仁愛路口(保福路二段、仁愛路之十字路口)那邊...

只見一隻高度有兩層樓那麼高的大嘴怪物,正在保福路二段之路上,瘋狂的把血盆大口往住宅裡面塞,進而吃到裡面的人,他的嘴巴就宛如圓形的巨型補獸夾一般,鋸齒狀的牙齒,使得被咬住的人類,幾乎難以掙脫。身體則如馬陸一般,且共有數百對腳,著實是隻噁心、兇殘的怪物,所到之處,房屋皆遭到了破壞,很多人因此死亡。

路面上則充滿著逃跑的人們,並且時不時就要被那怪物的突然往前奔跑被踩扁。人們各個人心惶惶。

現在那怪物更是盯上了一位女學生,並且準備要再次往前奔馳,將她吞進肚子...

然而,這個怪物並沒有堅硬的外殼,移動速度雖快,但是講白了,他就是條蟲。

對於那些迅猛龍來說。

此時突然,那隻黃綠色的迅猛龍以難以解釋的超高速從保福路二段59巷奔出,並且隨即轉身對著怪物大吼:「嘎嘎嘎嘎~~~~!!!!」

怪物聽狀後,立刻停下了腳步,並且回吼:「唧唧唧唧唧唧~~~~~~!!!!!!」

雙方立刻進入對峙。

也讓意外被夾在中間的女學生見狀,嚇得立刻躲進旁邊的建築物之騎樓中。

不過,怪物似乎並沒有要鳥這隻「小蜥蜴」那不足掛齒的威脅,於是頭扭頭轉向女學生,隨即往騎樓衝去。

「啊啊~~!!」女學生見狀驚慌的尖叫了一聲,趕緊往旁邊跑去,然後...她幸運的躲過了怪物的衝擊,而怪物因為頭整個卡進建築內,需要幾秒時間將頭抽出。

女學生轉頭看了一下那怪物,確認他短時間不會立刻攻擊她,便立刻用她最快的速度,試圖離開現場,結果才沒跑幾步就立刻被黃綠色的迅猛龍攔住。

因為煞車不及,女學生直接往後摔,屁股直接摔在地板上。

黃綠色迅猛龍很快便靠近她,並且打算將她吃進肚子。女學生毫無反擊的能力,眼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要被吃掉...

此時那怪物將頭抽了出來,但是沒過多久,突然,那隻長滿羽毛的迅猛龍,從仁愛路之路面上,直接一口氣跳到怪物的身上,又抓又咬。怪物感覺到了突然的痛覺,「唧唧唧唧~~~~!!!!」的慘叫一聲,立刻扭動身體,嘗試甩下那隻迅猛龍。

但是那怪物才剛扭頭而已...

「咻咻咻~~~!!!」「刷刷~~~!!!」

在那麼一瞬間,僅僅不到兩秒的時間,黃綠色的迅猛龍,以難以言喻的超快速度,迅速的衝到那怪物面前。並且隨後深深一爪揮過去,直接讓那怪物瞬間破相。

至於那個女學生,在那個瞬間,因為以為迅猛龍會咬死她,所以她害怕的尖叫了一聲,並且抬起用那纖纖細手嘗試「擋住」他。然而...等她回過神來之時,迅猛龍不見了?!

「嘎嘎嘎嘎嘎~~~~~!!!!!」「唧唧唧唧~~~~!!!!」此時後方的吼叫聲,讓女學生聽狀立刻警覺的往後一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兩隻迅猛龍,立刻撲在怪物的臉上,其中橘紅色的迅猛龍的嘴上還有根煙(?!)。

不過...那怪物的扭動力也是十分的強,儘管接二連三的遭到四隻迅猛龍的強力偷襲兼圍攻,他還是靠著強大的扭力,硬是把四隻迅猛龍通通甩開。其中長毛的迅猛龍見狀不妙,大吼一聲後,四隻迅猛龍立刻跳離怪物的身上,以至於沒有被甩到建築物上面。

只見...那橘紅色的迅猛龍吸完煙後,突然噴出了極為濃烈的黑眼在怪物臉上,怪物聞到如此怪味後,立刻發怒的怒吼,「唧唧唧唧唧唧~~~~~~!!!!!!」

不過就在怪物正要衝上前之時,另外三隻迅猛龍突然又在同一時間撲上前,並且抓住他的嘴巴。緊接著,那橘紅色的迅猛龍居然反過來,吸了吸將菸蒂上的火焰,而且是一大口。

而那怪物現在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便要直接用血盆大口,將橘紅色的迅猛龍給吞進去...

然而...

「轟轟轟~~~~~!!!!!」突然,橘紅色的迅猛龍直接從嘴中(嘴巴呈微微張開之勢),噴出極為有力量的高溫有毒火焰,剎那間,三隻迅猛龍也瞬間跳開,然後...

怪物的頭直接被其火焰之衝擊波給震爆了。

這個驚人的畫面...全都被那個女學生看在眼裡。

至於吳吉羅...直到現在他才找到怪物屍體,但是還沒找到迅猛龍。(是在哈囉?)

然後很快的...在四隻迅猛龍確認怪物已死後,目光立刻轉到那個女學生身上,然後眼神一副要一併宰掉她的意思。

眼看領頭迅猛龍已經開始在發號施令其他的迅猛龍,要將那女學生一併處理...

女學生見狀趕緊起身,轉頭就跑,但是...膝蓋想都知道,光是正常跑步速度的迅猛龍,她根本就躲不過,更何況...這次出動的是那隻似乎可以瞬間移動的迅猛龍...

眼看那隻迅猛龍就要衝過去,將她撲倒...

※※

9-2

「喂喂喂~~~~」此時突然出現了一個男性的聲音,讓所有的迅猛龍瞬間停下腳步。

是吳吉羅。

吳吉羅見狀之後,可以說是對他們的能耐大呼意外,有些驚訝的問著:「哇賽你們...趁我找不到你們的時候,把...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東西給宰了?你們怎麼做到的?」

長毛的迅猛龍聽狀後,比了一個讚並隨後表示:「Tuanke!(團結!)」

在那隻迅猛龍如此回應的同時,吳吉羅注意到遠方的女學生倉皇失措的趕緊逃離。

...

吳吉羅當場傻眼。

「你...你們剛剛該不會要殺了那個女生吧?」吳吉羅如此驚問道。

「咱們的胃口很大的,剛好那個人類可以充當點心,」長毛的迅猛龍如此表示道,「要不...你來代替那個替死鬼,相信她知道了你替她去死之後,應該多多少少會感激你的犧牲。」

吳吉羅聽狀之後,他立刻變臉了,因為自己又意外的成為目標。

然而這一次,吳吉羅是很不高興的斥責道:「大欸你夠囉!你再這樣子的話,害得是我欸!克制一點好不好?」

如果有人還記得的話,大欸是那隻長毛迅猛龍的名字。

聽見吳吉羅喊了他的名字,大欸竟也毫無意外的,只是默默的不再講話而已。

彷彿他本來就知道這一點似的。

「神速,不要在盯著女生看了,」此時吳吉羅注意到黃綠色的迅猛龍,也就是神速,一直注意著那個倉皇逃跑的女學生,便阻止他道,「把視線轉回我這邊。」

在這麼說的同時,吳吉羅順手彈了幾次手指,在聲音使然下,神速回頭了。

「那個誰誰誰,無聲無息,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範圍,」突然吳吉羅左手指著正在緩緩走出吳吉羅視線範圍的藍靛色迅猛龍,也就是無聲無息,並且做出讓他回來的手勢並道,「你以為裝啞巴我就不會注意你嗎?回來!」

眼看吳吉羅正在嘗試控制他們,橘紅色的迅猛龍大吼了一聲,嘗試嚇阻吳吉羅,「嘎嘎嘎~~~!!!」

然...

「喂!老煙槍不準亂吼,」吳吉羅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立刻指著他並隨後斥責道,「我知道你最不爽我活著,但是這次你必須聽我的!」

頓時間,吳吉羅巧妙的與四隻迅猛龍對峙。

吳吉羅很清楚,如果再不這麼做的話,他遲早都會被他們玩死。所以...該做的還是得做。

不做就只能坐以待斃。

隨著時間逐漸的流逝,只見刷的一聲,等到吳吉羅回過神來時,發現他在某棟大樓的屋頂上面。不過他現在沒時間確認這是哪個建築的屋頂,因為那四隻迅猛龍同樣也被傳過來。

不過...

「........(泰坦文)(要我告訴你一個事實嗎?)」此時大欸神色神秘的問道,「...........(不明語言)(哪怕你可能會崩潰。)」

「幹嘛?」吳吉羅有些不解其意的問道。

「.....(泰坦文)(實際上...我們...)」大欸講了幾個字之後,看了其他的「同伴」幾眼後,便帶著偷笑之眼神表示,「..........................(泰坦文)(我們早就知道了,主人不可當成食物的問題。)」

......

吳吉羅聽狀之後瞬間傻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彷彿頭上狠狠的被「我被欺騙了」五個字給砸中一樣。

在那個瞬間,他心中的怒火頓時如火山噴發般,雙手立刻握緊了拳頭。

換作誰,這種拿生命開玩笑的行為,誰都受不了。

就在吳吉羅準備開飆之時,大欸接著說了:「..........................................................................(泰坦文)(但是為了大局著想,儘管對你們來說很不人道,我們還是決定來給主人玩一個小把戲,這樣一來你就不會把我們當成隨意使用的工具了。)」

就憑這句話,吳吉羅根本不能消氣,反而更加惱羞成怒的吼道:「但也不能這樣子開玩笑啊!你知道剛剛我真的以為我要死了嗎?」

「..........(泰坦文)(是啊,你總算知道所謂的生命可貴了,)」然大欸仍然冷靜的接著說道,「...................(泰坦文)(今日,主人終於意識到了生命的重要性了。)」

?!

這句話又重重的打在吳吉羅的頭上,彷彿是在勸告他?(尤其是在這種時候)現在的他已經快要被憤怒所淹沒了。

但是...氣著氣著,他突然意識到剛剛那句話的意思,其實另有其意。

「.....................(泰坦文)(你知道為何...能有這個資格拿下所謂的神之力有多麼困難?)」此時消失一段時間的哥吉拉,突然又出了聲音(意味著他又出現了),「...................................................................(不明語言)(說實話吧,就連吾族之內,若是有多隻哥吉拉的話,只能有一隻哥吉拉擁有神之力,以及附加的領袖技能。這個能力不是說想要就想要的。)」

「可話又說回來,那麼...究竟為什麼你要給我那麼一丁點的神之力跟附加的領袖技能?」此時吳吉羅再次不高興的問,「到底為什麼?我何德何能,讓你跟這四隻迅猛龍煞費苦心來折磨我?」

「...........................(泰坦文)(理論上,大概是因為你創造了我們,然後又把我們弄出來了的關係,)」哥吉拉平著氣息回應表示,「........................(泰坦文)(又或者,是某種所謂的...緣分使然,導致了現在的狀況。)」

「緣分?」

「...................................(泰坦文)(你可以當成...你的運氣太差,差到莫名其妙的,你擔上了這個奇怪的使命,)」大欸則在一旁補充說明,「............................(泰坦文)(可惜的是,你已經無法擺脫這個奇怪的使命了。)」

「什麼使命?」吳吉羅問著的同時,眼中還是充滿著不高興,以及對這群傢伙之壓迫所感受到的無奈。

...

此時哥吉拉換了一個話題並問道:「.............................(泰坦文)(你現在是否有著,如果這一切只是個夢境的話,那該多好的想法?)」

「幹嘛突然這麼問?」吳吉羅聽見這問題後,感到奇怪的問道。

雖然他心裡確實曾經想過這個問題。

「.................................................(泰坦文)(很遺憾的,看來我們的存在,打破了你原本夢寐以求的平凡生活,畢竟你本來就是個凡者,)」此時哥吉拉的口氣變了,變成了從未有過的...歉疚(?),「.................................................(泰坦文)(因為我們的存在,你變得處處受到我們的限制,不僅要開始避免我們身分的曝光,也...似乎影響到了你的生活。)」

聽到這些話語之後,吳吉羅的氣突然在一念之間,逐漸的消去了。

...

「歉疚了...他,」吳吉羅心中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突然有股說不出來,但卻莫名生成的空虛感。

哥吉拉發自內心的,改以中文接著說著,他內心的真話:「說實在的,有時候......主人,我也很好奇如果有一天,我終於適應了你們人類的生活方式...我會有什麼變化,真的很好奇,但是......」

「但是...」此時吳吉羅聽見了但是之字,不自覺的跟著說了一聲。

在那刻,哥吉拉眼中充滿著無奈的、沉重的說了:「你的內心....卻是時時常常、不知不覺的排斥著我,因為你內心的巨大壓力,因為來自於我的...大量要求...(鼻子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我...也不想看到主人這麼被我逼迫著,但是......」

「但是...」這次吳吉羅在心中跟著念著但是。

...

※※

9-3

但是...

但是什麼呢?

自從哥吉拉似乎有些歉疚的說著說著,吳吉羅至始至終都在想一個問題:他到底在擔心什麼事情?

當後來哥吉拉又說了但是之時,吳吉羅的心裡更加的好奇了:究竟是什麼事情,讓你發瘋似的,一直在狂操我?

就我目前所知,以及依照你在我的設定下,你基本上是可以完完全全無憂無慮的過著好日子,然後...好好正常的帶我進英雄協會,但是我怎麼感覺,從以前到現在,哥吉拉正在把我當成終極戰士來培養,彷彿一場毀天滅地的大災難將隨時降臨一樣。

難道是那個基多拉嗎?可是...不應該啊。

他仔細的看著看著哥吉拉現在的眼神,然而在他的觀察下,哥吉拉的眼神除了些許的歉疚,還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感覺......但是...

他似乎很憂傷?!

「我永遠記得...在6500萬年前,吾祖父跟姓基的的一場大戰,」此時哥吉拉已經呈現逐漸垂頭,默默的憂傷的說著,「講白了,那本不該發生的,畢竟我們以前...都是期望著和平的永續。然而,為了真‧神之力,姓基的還是做了...讓這個世界了無生機。直到現在,他仍然不肯放手,彷彿一個覬覦著美麗寶石的兇殘種族,為了一時的財富、滿足,不惜與世界為敵也要奪得的...那種感覺。」

...

「至今...我還是不知道最終...吾祖父最後究竟去了哪裡?」

「哥佬...」吳吉羅聽狀這個憂傷的一句話後,心裡突然立刻聯想到了,他死去的父母。

...

至今,他們仍然躺在那個遭到對岸轟炸之後,充滿核輻射的廢棄殯儀館中,等到搬遷之中。

想到這一點,現在他的氣已經全消了。

後來哥吉拉接著解釋了為何他會這麼「急」的去操練吳吉羅的原因:「雖然這個契機十分的偶然,但是,但凡被主人你送過來的生物,無論他再怎麼強大,也都必定會出現持續一段時間的不適應期,我有,那四隻迅猛龍有,姓基的也有,而現在,姓基的仍然在尋找目標中,那時候將是姓基的最容易對付,也是最可以重創他的唯一時機。這個時機一旦錯過,哪怕我已經完全適應了這裡的環境,要擊敗他...也不會這麼容易,甚至...」

此時吳吉羅斷了哥吉拉的話語權,並依著他聽著聽著所認為的意思而確認道:「所以你才拼死的一直在「訓練」我,讓我帶著你們去對付基多拉,是嗎?」

「是,」哥吉拉點頭表示。

...

「呃呃呃......挺趕的哈...」此時大欸聽著聽著,有點深覺急迫的表示,「話說...那個不適應期究竟多久,整個時間會變得這麼緊迫...」

「像我們這種極為強大的生物,只需一個月便可完全適應,」哥吉拉如實回應道,「而且是從進來這個世界,並找到了主人後開始算起。運氣好的是,姓基的似乎還沒找到他的主人,但是誰知道事實上是怎樣。」

「可是...不需要這麼操之過急吧?」此時吳吉羅是如此的想道。

就算真的很急好了,但是說實在的,一般的好友關係,不是過個幾天就可以培養出來,他需要的是日積月累的相處時光,而不是臨時搭建的戲碼。

對吧?

...

雖然這些話,吳吉羅都沒有講出來,但是哥吉拉「聽」的是一清二楚。

在那一剎那間,哥吉拉如恍然大悟一般的驚了那麼一下子。

吳吉羅見哥吉拉如此恍然大悟之表情,還有些一頭霧水,(那時候他似乎忘記了哥吉拉可以讀取他的心思)。

「能否告訴一下,什麼是所謂的...好友?」哥吉拉如此問道。

叮~

吳吉羅跟旁邊四隻迅猛龍聽狀後,大感意外的一臉懷疑之樣。

「幹嘛?問一下會死喔?」哥吉拉見狀之後十分不爽的怒道,「一臉懷疑似的,欠揍喔?」

「大佬似乎非常習慣於獨自生存,」大欸單刀直入的表示,「不懂怎麼團結合作,再正常不過了。」

......

「總之就是...嗯嗯,我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講好了,」吳吉羅稍微的想了一番後,便一一解釋著所謂的好友,「簡單來說,我們現在這樣子,應該是...從素不相識的狀況下,因為一些因素而開始嘗試合作,但是我們兩個對彼此都不了解,再加上你的脾氣不怎麼好,所以多多少少我們兩個都會有發生一些衝突。」

「再加上主人太沒見識、膽子小了,」大欸接著吳吉羅的話補充道,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其他迅猛龍都默默的偷笑一番。後來大欸又接著道,「以及兩隻都是臭邊緣,自己來習慣了,而且沒有半點默契可言。」

「喝喔,」哥吉拉默默無言的應聲。

同樣也被大欸說一番的吳吉羅,有些尷尬的清清喉嚨後,便繼續的說道:「嗯哼~那個所以吧,必須要先...嗯,相互的體諒對方的不好,這樣一來可以減少衝突,然後互相的扶持,可以多多少少增加一些感情。嗯嗯嗯......然後嗯嗯...」

......

"2000 years" later...

「還有什麼啊...嘶嘶嘶~嗯嗯」吳吉羅仍然在想著還可以講什麼。

由此看來,吳吉羅是邊緣人無誤。

哥吉拉跟四隻迅猛龍已經徹底無言,因為到現在,吳吉羅講的東西只有兩個,然後一直想到現在...

而大欸則是再也看不下去,便直接「斷掉」吳吉羅的話語權並道:「北七,兩小時過去了,最終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等於有講跟沒講一樣,看來還是得靠著咱們的行動來解釋所謂的「朋友」,雖然我們都不這麼說,我們都稱之為「夥伴」。」

「......」哥吉拉則是滿臉無言的看向大欸,心裡喃喃道,「所以我剛剛到底聽到了什麼?」

「不過呢,咱們都是靠著行動來解釋一切的,所以...」於是大欸便提議了以行動作為解釋的方法,不過...他注意到了吳吉羅那黯淡無光的臉,於是大呼著,「姓吳的主人,請給我打起精神,不管你剛剛說到底是三小我壓根沒聽懂,你跟這隻強到沒夥伴的傢伙都給我跟過來。」

「結果搞到後來,變成我反被這四隻迅猛龍帶著跑?!」吳吉羅心中無奈的想著,「唉...突然有點後悔把他們的智商放太高了...」

在吳吉羅那般無奈的心想的同時,大欸右後方的無聲無息透過心靈感應跟哥吉拉問了一些話之後,把一些他們說的事情上報大欸。

「好吧,透過最新訊息,那個大個兒因為只有一隻泰坦,所以只能跟咱們打交道,意思是他可能有自己的盟友,所以他問題不大,」後來大欸就看向吳吉羅,鄭重的表示著,「所以~現在為止你的社交問題非常的嚴重,我這麼說吧,就算你有幾個朋友,聊的時間大概也只有幾句話而已。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從現在開始,我們要你做什麼,你就得去做,當然這一切都是為了主人好,但是~如果你不做的話,你會被我們給狠狠的修理一頓喔~!」

聽狀此言後,吳吉羅現在腦袋裡,一想到自己或將被四隻迅猛龍玩死,就覺得十分不安、無奈,於是他試著問道,希望大欸打消這個念頭:「可...可以不要這樣嗎?我...我只是稍微的表示了我的意見給你們而已,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

「給我走!」大欸有點不耐煩的叫道,然後轉身便走,其他三隻迅猛龍見狀也便默默跟上。

至於仍然搞不懂現在的狀況的吳吉羅,也有點著急的追問著:「喂,到底去哪啦?」

「別問了,」然而大欸一句不回,只留下引發諸多臆想的回應,「去了就知道了。」

※※

9-4

過了數小時,轉眼間,在大欸的要求下,吳吉羅利用北捷系統往新店站去(已經在公館轉車過)。

在吳吉羅意識中的哥吉拉在此無言的表示:「呵呵,結果一切的計畫被四隻迅猛龍打斷了,開心不主人?」

「不開心...」吳吉羅則是一臉愁眉苦臉的回應。

「唉...難怪為何主人一開始選人類來搞,」哥吉拉甚是同感的唉了一聲,並一臉苦笑之眼神的表示道,「現在可好了,主人注定身邊都會圍繞著泰坦或者恐龍。」

「這下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此時吳吉羅十分擔憂的胡思亂想著,「他們到底要我幹嘛呀?萬一...突然來個我很難完成的事情的話,我...」

「別想了吧,反正你一定會很慘,我應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聽到後面,哥吉拉便打住吳吉羅,並一臉已經無所謂的表示,「說來說去,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拜託打住你的「悲觀收錄語」,又不是現在就讓你去死,怕啥?」

「希望吧,如果真能這麼順利的話。」

然而才閒聊沒有多久,新店已經快到了。

不知不覺的,這大概是吳吉羅第一次感覺到時間過得異常的快。



捷運新店站的一樓出入口外,即有新店公車站,而吳吉羅本人現在就在那裡

「話說我們究竟要去哪裡啊?」吳吉羅不解的問。

「聽聞你有從軍過,所以稍微的翻山越嶺,對你來講應該不會太過吃力對吧?」此時大欸問道。

「這是何意?」 吳吉羅聽狀後瞬間感到訝異且不解的問。

此時一旁正在...抽菸的老煙槍,接著大欸的話表示(以泰坦文表示):「沒什麼,只不過咱們要去爬遠山,能爬多遠就爬多遠,走到山脈的盡頭為止,反正只是區區島嶼而已,沒幾座陡峭高山,所以輕鬆啦~」

......

然而他們看到吳吉羅瞬間慘白的臉後,感到甚是奇怪,於是神速開口問道:「不是嗎?這只是個島嶼而已,這樣就臉色蒼白了?」

「嗯嗯嗯......這你就錯了,」至於這個非常了解台灣地形的吳吉羅則充分的解釋了這個原因,「雖然吧,台灣島大致上總領土僅有平均36000平方公里,但是...整個島嶼的地形可以說是十分的極端,有著平坦的不得了的嘉南平原,亦有崎嶇到要你命的中央山脈;光是超過海拔1000公尺的山就就已經可能超過千座,海拔超過3000公尺的,總共200座有餘,台灣所謂的五嶽三尖一奇,他們全都有3000公尺以上的高度。諸位,這樣還不算崎嶇嗎?」

...

「嗯嗯嗯,聽起來還挺...瞎扯的,」哥佬如此誠實的表示,「不過確實是如此沒錯。」

「所以究竟是啥意思啊?」老煙槍還是有些不懂的用泰坦文問道。

「就表明了台灣是個崎嶇的要死的地方的意思,雖然可能沒有這麼誇張就是了,」無聲無息以心靈感應如此回應。

然後四隻迅猛龍又開始相互溝通了,主要內容為吳吉羅有沒有說謊,順便討論一下路線。

「稍微給我看一下地圖來者?」此時哥吉拉要求道。

其實講白了,因為他們都在吳吉羅意識內,所以從外面來看,頂多就是吳吉羅拿起手機,翻開google地圖一下而已。

「主人想不想順便去你老家看看,」此時哥吉拉問道。

「可以啊,」吳吉羅聽狀後,心中有些好奇的回應,在好奇什麼,好奇那個充滿核輻射的桃園區現在怎麼樣了。

「好吧,看來我已經知道該怎麼走了,」大欸跟著看了一番後,如此表示道,「但是還是那句話,抄近路,爬山過去吧。」

......

這下吳吉羅徹底無言了,難道這就是大欸硬是要求他買好登山裝備的關係嗎?



於是吳吉羅在諸多要求下,開始似乎遙遙無期的崎嶇山路了。

不過在此之前,他想要先跟其好朋友愛德華說一些話。

於是在哥吉拉默許下,他便在捷運站附近的咖啡店的靠窗位子上,打開Messenger,默默的跟愛德華聊了幾句。

不過跟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吳吉羅不再等愛德華開口再回應,這次他率先開口了:「Hi, my friend~」

而此時之愛德華,剛才下班,回到家沒有多久,正在煮晚餐給他的老母親。

因為愛德華爸爸是個時常在矽谷出差的大忙人,自己呢...又時常花費時間在發明一些新玩意,大概也就吃晚飯的時候,是他與他的老母親相處最多的時候了。

當然,吳吉羅也知道這個事情,於是吳吉羅看著愛德華許久未回應,便也知道大概是因為這個因素的關係,於是...他就先把自己要說的話說了一大通:「你現在大概也在照顧你的老母親吧...那個,最近你的工作應該很忙吧
本來我是不想這個時候打擾你的,但...嗯最近必須要上山去...做一些事情
山上網路不佳,所以可能會斷線好幾天,所以...你不需要擔心我,只是純粹的爬個山而已,你就...好好完成你的新發明吧
相信久而久之,你一定會成為偉大的發明家。
然後...嗯嗯,如果你有看到的話,我想跟你說一聲:
嗯嗯...謝謝你這幾年跟我的陪伴。
這幾天,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很多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雖然有點壓的喘不過氣,但是我也有幾次...經歷生死關頭的時候
我覺得你應該知道吧,只不過你沒有時間理我而已。
總之,這次我爬完山之後,
我們一起好好的聊聊這幾天的趣事吧~」

打完之後,吳吉羅默默的微笑著,心裡同時也在想著,「不知道你現在過的如何了...」

愛德華確實很久沒有時間沒有上線了,雖然他知道了所謂的澎湖金字塔的事情。

然後...

那時候他已經在準備製造前的相關作業了。

雖然這個點子,早在去年底就已經得到了公司上層的認同,但是畢竟這個公司是個小公司,因為世界大戰的影響,人手不多,再加上經歷朝代的更迭,要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加利福尼亞州中,好好的設計並製造出一個完美的新式CNC,並非易
事。

除了稍微的羨慕一下下之外,愛德華還是得繼續前期的作業準備。

(講白了,這一切都是所謂的運氣使然,不是想要就有的)

不過都還不是令他大感意外的事情。

澎湖金字塔事件後,實際上愛德華是有恭喜他的,澎湖島救災情況方面,愛德華也有在讚賞一番(當然小說沒說,所以你們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只不過行事低調的吳吉羅,但凡什麼好事,他從不好大喜功,只是默默低調的應了幾句。

說實在的,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謙虛的確是件好事。,且本來...吳吉羅不怎麼會主動找他聊,而他也習慣了。

然而這次,當他跟他的老母親開始享用晚餐之時,他的簡訊通知顯示:吳吉羅剛才主動跟他講話了,而且還講了不少。

此時他的老母親見愛德華似乎正在忙著事情,於是詢問道:「還在忙著工作的事情啊?」

「沒有啦,稍微的看看這位安靜的兄弟這次都講了什麼的話而已,」愛德華聽狀後如實回應。

「喔...是那個住在台灣的那個人嗎?」愛德華的老母親聽見此言,有些好奇的接著問,「我聽說...那個人發現了海中的金字塔,還協助了不少附近島嶼的賑災事宜。是吧?」

「是沒錯,」愛德華回應表示,「不過他也謙虛的很,這件事情他也只是默默的表示:只是純粹運氣好而已。他的生活過苦過了挺久的,興許上帝總算垂憐了他的努力,讓他發現了金字塔。這樣一來,依照那邊的情況,他現在應該已經暫時毋須在擔心自己的生活了吧。」

畢竟...就算沒有英吉利島嶼的史密斯先生,吳吉羅同樣也可致富,因為古蹟完整,所以應該也有幾億新美元。

想著想著,愛德華滑到了吳吉羅最後面的那一段話:總之,這次我爬完山之後,我們一起好好的聊聊這幾天的趣事吧~

看著看著,愛德華便簡短的回應了這句話:隨時歡迎。

...

但話又說回來,說吳吉羅的生活好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他現在被四隻迅猛龍強制爬山,意義不明,而且不去的話,他會被他們四隻給玩到死為止。

※※

9-5

到了晚上,吳吉羅沿著一條名叫新潭路三段,一直走到了平廣路二段。

自從邁入山區之後,車水馬龍的車群不見了,高聳入雲的大樓不見了,只剩下一片片綠油油的樹林,以及寒風刺骨的冷風,默默的看著吳吉羅,走到了這裡。

三小時就這麼過去了。

雖然吳吉羅的背包裡面,充滿著折疊式帳篷、糧食、衣物、水源、藥物,重重的壓在吳吉羅的肩膀上,著實有些不適,但是說真的,風景優美、空氣清晰的山區,永遠也讓吳吉羅十分嚮往。

他不禁想著:

不知道我有多久的時間,沒有好好的爬山過了。

我永遠記得,當兵休假之時,我跟我的弟兄們,在四小時內大爬七星山的事蹟。

我嗎?累死囉!

那時候我還不喜歡運動呢~所以不幸的,我有幾次險些體力不支,不過在一群弟兄的扶持下,終於登頂了。

我永遠記得那裡的石碑:七星山   臺北市第一高峰   海拔1120公尺

那時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回憶之一了。

可惜不知不覺的,戰爭開打了,尤其最終的懸殊之華中戰役。那一年,我認識的十個弟兄,死了七個,一個重傷,至今仍未痊癒...

華夏帝國稱之為東南戰爭,是在戰局大逆轉的時候,華夏帝國對著我軍及美、加殘兵的殊死圍剿戰。

怎麼想也沒有想到,華夏的專制滲透,居然出乎意料的奏效,導致了將近全球的西方歐美國家的經濟力量遭到大幅降低。

怎麼想也沒有想到,到了那時,我跟簫成居然還活著...並且狼狽的回到台灣。

我永遠記得,在華中戰爭前,儘管局勢已經極為不利了,但是...我們所有的精銳都聚集在溫州、台州一帶,並且還有華南邊界一帶,西至昆明,東至蛇山島,離寧波、上海僅有數里之遙。

我們曾經還在岷崗上,瞭望得來不易的溫州市,立下誓死保衛中華民國,重拾大陸重復自由的打氣。

唉...

如今,台灣已經岌岌可危,如風中殘燭般,苦苦支撐著,遲早遭到武統的黯淡未來...

「在想三小?」此時哥吉拉問道,「表情這麼悲摧。」

吳吉羅聽狀當下愣了一下,那有些憂傷的表情仍然影射在其愣住的眼神之中,若隱若現。

此時那四隻迅猛龍,趁著吳吉羅沒有察覺之時,跑出了吳吉羅意識中,其中大欸表示:「似乎在想著傷心事,難怪不想爬山。」

最終,還是被擅於察言觀色的大欸,表示出了吳吉羅憂傷的大致原因。

「什麼糟糕的事情就說出來吧,反正應該也不會比那隻大個兒糟糕,」無聲無息接著接話表示。

然後馬上引起哥吉拉的反彈:「你給我住口!你這隻靛藍的要死的死迅猛龍。」

「呵呵呵~~~」再接著就是四隻迅猛龍同時呵呵做笑的聲音,有夠詭異啊,那個混雜著鼻音、疑似痰的聲音、吼叫聲跟難以入耳的呵呵聲所結合起來的詭異笑聲。

不過吳吉羅並笑不出來,而哥吉拉也注意到了,便嘗試說些話,讓吳吉羅自己講出來:「說吧,主人,讓我聽聽究竟是啥東西,讓你如此不悅,」

過了一段時間,吳吉羅才終於鬱鬱寡歡的講了:「其實吧,以前我是真喜歡爬山這個休閒活動,自高中畢業後,整個北海岸的山以及桃竹苗的大山小山,我跟我的一些在台灣好友或者說弟兄,都有親自爬過。一直到我爬過的最後一座山...岷崗。他是位於對岸大陸的浙江省溫州市西南側的一座小山,那也是我唯一爬過外地山,卻也是讓我最不敢回憶的事情。」

「喔?」四隻迅猛龍聽狀之後,露出好奇的要死的眼神,直盯吳吉羅看著。

然嘴微張沒多久,吳吉羅欲言又止,並改口道,在這句話之後,明顯的,吳吉羅不太想要再回憶一次那個折磨他將近半年的惡夢的回憶:「我...我可以不要再次回憶那個東西嗎?我......」

「不想說的話就別說了吧,」哥吉拉見狀後,也不打算持續的追問,便也打消了想繼續聽下去的念頭,並接著要求吳吉羅,「然後你...現在什麼奇奇怪怪的想法都給我打住,讓腦袋放空,然後好好的呼吸。」

在哥吉拉果斷的表示下,吳吉羅也立刻停止了他繼續的胡思亂想,並盡可能調解自己的低落之情緒。

「看來...首次的診斷,結果分曉,」大欸見狀後,也不打算問下去,便依照吳吉羅剛剛的表情、動作,以及諸多細節,完整的分析道:「都說人類噬血好鬥,沒想到,人類居然也會因為戰爭的因素,出現了咱們所稱的戰後憂鬱?!正值青年的大好男兒,因為放不下戰爭的殘酷,因而有了戰後憂鬱的狀況,而且狀況似乎還不太優。」

「看來...應該可以解釋為什麼主人的思想會這麼悲觀的關係,」哥吉拉聽著大欸的分析後,想了一番,總結了吳吉羅的種種行為後,表示認同道,「因為饒恕不了自己的良心、過失,變得不再願意與同族交涉,並且變得孤僻、冷漠,搞不好,腦袋中也時常有著悲觀的想法。」

此時吳吉羅聽了之後,...其實也不打算反駁,畢竟這些都是事實,不過他的臉色仍然十分的難看的表示:「唉,別講了,丟臉...而且我早就服用過相關藥物,現在已經沒有這個狀況了。」

「主人,我們只是想稍微的了解一下下而已,不用感到難堪,」大欸聽了許久後,用了從未用過的心平氣和之口氣耐心表示,「況且,這種事情,只有你、我、我的人,跟那隻大個兒知道而已,不會有其他的傢伙知道了,所以主人毋須擔憂,咱們會替你保守這個秘密。」

「真的嗎?」吳吉羅聽狀之後,臉上總算不再黯淡,而是有些驚訝的問道,「你們願意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我可不喜歡到處去嚼舌根,」哥吉拉則是直白的說道,「你要我講,我還不一定會講。」

「每個大大基本上都很有自己的苦衷,」大欸則接著哥吉拉的話表示,「不過重點是,主人,與其徹底不鳥他,不如想想您該怎麼克服之,並且與之和平相處。」

這句話在吳吉羅的心中,彷彿是在暴風雨的夜晚,一艘搖搖欲墜的破舊帆船,在幾乎喪失一切希望的時候,發現了散發著希望之光的亞歷山大燈塔那般。

頓時,吳吉羅的心中再次感受到了那一股說不出來的溫暖。

該說這是覺得欣慰嗎?

不知道...

但在那時,我覺得特別的舒服,也特別的溫暖,不知不覺的,甚至連冷颼颼的東北季風,也無法吹散這個溫暖的感覺。

這應該是第三次,我感受到希望的回歸吧...

「講了老半天,意外發現天空似乎正在的...變成藍色、黃色共存的樣子,」此時正在觀察著天空的神速,見天空已經轉黃後,有些疑惑的問,「能否問一下,這是什麼天文奇觀嗎?」

大欸跟其他兩隻迅猛龍聽狀後仔細的看了一番......

純粹只是個日落的景象而已。

「唉...」於是大欸唉了一聲,眼神透出了無言外加傻眼的表示,「這只是意謂著該死的太陽下山而已,不是什麼天文奇觀。」

「喔,好吧,害我期待了一下,」被大欸如此的否定後,神速眼神顯得有些尷尬、丟臉,以及些許的低落喃喃著,「嘖嘖...讓我幻想都不行是不是,無言欸...」

「嗯嗯嗯......」一旁有在聽的吳吉羅見狀後,稍微的看了一下天空。

又藍又黃,又有些微的橘黃...

這個美麗的黃昏...很久沒有好好的看過了呢~

不知不覺,吳吉羅看著黃昏的天空,默默的對著天空,微笑了。

「走了啦,麥供傻笑了啦,」然而...一如往常沒耐性的哥吉拉,眼看站了一大段時間,又見吳吉羅跟那四隻迅猛龍還沒有要走的打算,便眼神一副心浮氣躁的叫著,「要爬就快點爬,不要在那邊一直拖時間。」

然後......

他立刻被吳吉羅跟四隻迅猛龍狠狠的回嗆:「急屁喔你!」
────────────────────────────────────────
說實話啦...有聽得懂9-2、9-3哥佬的表示的,大概也是神佛等級的理解能力了,要不是意外的跟吳吉羅的過往有些「共鳴」...

總之就是...

千萬不要拿別人生命開玩笑,然後就是開朗一點,不要什麼事情都自己扛,因為你還會有屬於你自己的夥伴、家人,默默地支持各位。

最後...聽不懂哥佬的話在公啥米毀的記得要順便表示一下,小弟會盡可能的...解釋一下齁

笑死......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