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上)

前情提要:
124.你們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沒?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上)

  晴天、阿司通完話後,倪信也輸人不輸陣,立刻LINE了有緒:
  「陳公子,小均剛剛從我這邊離開,他好像遇到麻煩了。」

  「什麼麻煩?」

  「他被人打了。」

  有緒有點意外:
  「被誰打?」

  「你們兩個最近是不是有發生什麼誤會?」

  有緒心想,倪信的暗示還真直接。

  「你的意思是,我因為誤會打了小均?」

  「陳公子,你過度解讀我的意思,我只是說,你和小均之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可以當中間人。」

  「倪先生,小均都稱呼你“信”嗎?」

  「我朋友偶爾會這樣叫我。」

  「我認為你先管好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

  「有緒,小均他⋯⋯。」

  「倪信,得罪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無意得罪你,我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場看事情,小均⋯⋯。」

  有緒二度打斷倪信,卻不言語,只是輕輕笑著。

  「我和小均之間沒什麼誤會,倒是你對我有點誤會。」

  「我剛才口氣不太好,先跟你道歉,我只是單純好奇小均臉上的傷怎麼來的?」

  有緒口吻轉為緩和:
  「我願意解釋一下那天的狀況。」

  「他受傷時你在旁邊?」

  「是。」

  「他的傷是你造成的?」

  「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

  「我拿逗貓棒逗他,沒逗好,害他撞牆。」

  「⋯⋯。」

  「信,怎麼不說話了?」

  「以後克制點就好了,這種故事就別越描越黑。」

  「我在你們心中形象似乎不太好。」

  「沒這回事,你對我們家情義相挺,我一直記著。」

  「夠了夠了,感謝狀我已經很多張了。先不聊了,我還有工作。」

  「原來我打擾到你上班了!」

  「別緊張,偶爾跟你聊聊也不錯。」

  有緒放下電話,心想,倪信這個人挺勇敢的,連他哥療養開銷的金主都敢直接得罪。

  可以理解倪信不敢追求小均的心情。

  小均畢竟有豐富的精神病史,倪信在小均面前裹足不前人之常情。

  台語有一句“足敢死”,用來罵人膽大妄為、不知羞恥。

  有緒想,只有“足敢死”的人,才有辦法跟小均交往吧。

  包括我⋯⋯。

  回想剛才對話,以朋友立場,倪信的表現義氣滿滿,滿到洩洪。

  可惜王適摩了,差點到手的男朋友,被我們這群屈服在院長淫威下的損友給聯手灰飛煙滅了⋯⋯。

  笨汪汪運氣還不錯,朋友自備江湖道義,老公更是優質絕版品。

  汪汪被老公這麼護著,誰能看出不久前,汪汪差點連老公都弄丟了?

  都是刺青惹的禍。

  哪家老公能接受最愛的人肚子刺著其他男人的名字?

  小均身邊那幾個沒見過世面的親友團,臉上一點傷就大驚小怪。

  你們不知道白目教主陳有均,因為刺青差點要過著天天家暴生活。

  欲知詳情,得把時間倒回生日那天。

  「早安,十八歲快樂,我的夢。」

  有緒輕輕在心裡道著早安。

  雖然兩人年紀早就超過十八歲,甚至還超越二十八,但無妨。

  長年偷偷注視關心的那人,現在已經躺在身邊,昨晚正式承認兩人超乎常情的驚人關係。

  遲來的夢,終究實現。

  小均應該被自己弄醒了。

  有緒清楚感受到另一股震盪清晰叩門,透過心靈交換。

  太好了,以後我還有隱私嗎?

  「你是我的親兄弟,我對你既不能見死不救,又不想看見你,如果他能順利接掌齊氏集團,有實力保護你,以後汪汪你有多麻煩,全交給他,我會忍到那一天,過了那天,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都不會浪費力氣救你。」

  嗯?有緒怎麼講出那麼奇怪的話?

  莫非玩完我就開始不認帳?

  憑著對有緒的了解,小均猜測有緒應該是為了順利讓阿司低調回齊氏接班,生日當天一睜眼就開始賣命編劇Re稿了。

  “劇本演練”在兩人過往的互動經驗中很常見,但連招呼也不打就開始說絕情的台詞嚇人,真的是齁⋯⋯。

  賤老公。

  小均也沒在客氣,要計畫就一起上吧,小均獻策不落人後。

  首先要讓阿司願意單獨回美國,還要瞞過白素歆,否則萬一家裡或元技突然出現任何風吹草動,阿司立刻成了齊總眼中紅人,這樣容易惹疑。

  雖然小均不知道有緒推廣“齊氏接班建議書”具體計畫,稍微推理一下,光憑有緒能耐,大概只能拿元技或副總利益做交換。

  擔心火燒到阿司身上,小均打算越低調越好。

  得讓阿司說服馬熙雲,帶著Daniel回齊家尋求基因療法等特殊醫療資源。

  馬熙雲容易說服,為了替兒子治病,她不會有異議。

  難題在阿司。

  某天阿司竟然向他透露,Daniel不是他的親生孩子,小均聽了都快傻眼了。

  該怎麼說服阿司一個人回美國接班呢?光拿Daniel說服怕會不夠力。

  有緒似乎為了一個特殊原因安排阿司先回去接班,不希望自己受制於Cindy。

  因為珈臻嗎?

  想不到珈臻在生前已經成了齊家的“線人”,真的出乎意料。

  目前為了自保,小均只能降低自己的利用價值,否則Cindy沒事就跑來威脅珈臻跟他“兄妹情深”⋯⋯。

  白素歆的小孩沒有一個逃得過自己手掌心,這話傳出去能聽嗎?

  但他不想讓阿司意識到Cindy對他有威脅,該怎麼輕描淡寫讓阿司暫時離開他?

  「我恐怕要在私密處刺個阿司的名字才有辦法把他騙出去⋯⋯。」

  小均接近自言自語,一瞬間惹火身邊的有緒。

  有緒突然起身,逼小均立刻洗澡跟他出門!

  兄弟,有話好說啊⋯⋯。

  有緒退了房,冷若冰霜在他的情報網打聽早上開店且風評不錯的刺青店。

  小均嚇到不知該怎麼把話收回。

  有緒氣頭上,一路奔馳,突然停車,小均像小雞般,直接被拎進刺青店。

  小均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囚犯困境了。

  照做會出事。

  不照做,同樣出事。

  來的路上,有緒已經電話預約,就等著小均乖乖坐進刺青椅上。

  有緒面色鐵青,表情嚴肅,甚至在刺青店待不到五分鐘就氣到走人。

  小均絕望望著有緒憤然離去的背影,趁刺青師還在準備,鼓起勇氣問對方:
  「請問我可不可以在腹部改刺:不說話沒人當我是啞巴?」

  「呃⋯⋯。」

  入行多年,什麼客人都遇過,就是沒見過要求把這句話刺在身上的人⋯⋯。

下一章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中)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13 15:51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