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下)

前情提要: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上)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中)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下)

  下了車。

  小均腳底火辣辣,舉步維艱,最要命的是剛才想對有緒發動“能量攻擊”,心靈之力催油門催太緊又沒衝出去,目前正消化自己天旋地轉式的暈眩感,再往前踏一步保證立刻路倒。

  有緒應該還在身後目送自己,萬一摔倒,有緒跑來查看,再看到自己大逆不道的刺青⋯⋯。

  算了算了,怕自己還來不及對他靈魂攻擊,自己先遭受拳頭攻擊。

  有緒目送小均一路好走,忍不住一陣唏噓。

  昨晚濃情蜜意相愛相擁相淫相姦,猶在眼前。

  轉瞬兩人形同陌路,超沒道理的收尾。

  有緒納悶,眼前的小均幾乎挺不起腰桿,折腰艱困前行。

  刺青真的有那麼疼嗎?

  擔心小均被人刺壞了,拿起手機打給刺青店:
  “我是預約今天早上第一個刺青的陳先生,我想問我帶去的朋友,刺青師對他做了什麼?”

  “怎麼了?”
  
  “我朋友為什麼會痛成這樣?是不是被感染了?刺一個字痛成這樣正常嗎?”

  “等我一下,Yo在忙,我幫你問。”

  幾分鐘後,同一個聲音回來了:
  “我剛剛問了Yo,他說他早上的客人不是刺一個字,是三個字,剛太吵我聽不清楚,你說你是今天早上來的?還是昨天早上⋯⋯?”

  有緒沒回,心頭困惑。

  三個字?就算是刺“齊司”也只有兩個字啊,何況自己不是才剛掀開來看過嗎?

  刺青師說有三個字?另外兩字跑去哪了?

  有緒思考一下,終於下定決心:
  「陳有均小弟弟,上來吧,我載你一程。」

  小均很輕易就被有緒追上來,因為現在的他疼得有如放上平底鍋,滋滋作響中的油煎牛排。

  嘶嘶悲鳴的這團肉,目前只能像一條蟲蠕動,看似跨步前行,說不定在路人眼中全是原地踏步的假動作。

  有緒突然主動伸出援手,小均有點意外,他以為兩人之間已經完蛋了。

  蹲在地上,背朝小均,有緒貢獻身體充當小均坐騎。

  小均倒也沒有受寵若驚,只是平靜理性判斷,不上這台肉車的話,自己恐會遭遇不測。

  眼眉全皺成一團,閉上眼直接跳上前方這台“人力車”。

  無論以前和現在,有緒都一個樣。

  我為什麼會賴在這個男人背上?居高臨下,迎風得意?

  我想是因為我,懶得走路吧。

  有緒將小均揹上路邊的計程車,運將見到乘客是被別人“揹”上來的,嚇了一跳:
  「有輪椅要上車嗎?要開後車廂嗎?」

  有緒阻止司機:
  「他還能走。」

  有緒說出陳家地址,順勢替小均關上車門。

  運將心想:
  “這地址該不會是那棟有名的豪宅吧?”

  「這位先生身體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先送醫院?」

  運將大哥睨著小均痛苦的臉,擔心今天沒賺多少錢,活人不小心被他載成一具屍。

  有緒賴在車旁不走,展開令人安心的溫笑:
  「別擔心,他只是發作,立刻載他回家吃藥就好了。」

  「發作?先生,有毒癮別上我的車,請下車。」

  「你想到哪去了,不是毒癮發作,是痛風發作。」

  痛風?

  小黃運將神色終於緩和,開始同情痛風發作的小均:
  「痛風的話只要打一針,半小時就能走了,要不要先載這位先生去診所?」

  「不用,痛死他。」

  小均可憐兮兮疼到蜷縮自己,有緒突然身體一跨,開門坐進後座,像一堵牆擋在小均眼前。

  小均看不出有緒在盤算什麼,突然之間,有緒出手了。

  作勢在小均身上摸來摸去,小均習慣有緒的觸碰,根本不躲。

  除了有緒的手快碰到他下腹,會本能閃躲。

  更奇怪的是,小均的足部不知不覺朝有緒座標的反方向逃。

  原來另外兩個字躲在那附近。

  「腳過來。」

  不容質疑的喝令下,小均只好乖乖把腳挪回原處。

  「剩下兩個字刺在哪裡?腳嗎?」

  挖賽,有緒真神,這也能被他查出來。

  「司機大哥,請開車,開到最近的市立聯合醫院急診室,我朋友痛風發作,看來要立刻打一針。」

  “打針”兩字有如魔咒,小均立刻乖乖脫鞋,舉起腳底板,向有緒展示自己腳心。

  「⋯⋯。」

  「對不起,刺在這個地方很沒禮貌。」

  「你也知道。」

  有緒惡狠狠瞪小均一眼。

  小均紅著臉,抬高雙腳不敢放下。

  左腳右腳。

  右有左緒。

  「把別的男人名字刺在肚皮,把我踩在腳底,你也太無恥了。」

  司機非但沒專心開車,還豎起耳朵偷聽。

  「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服我,我為什麼要甘願被你踩在腳底?」

  小均從頭到尾低著頭,不發一語。

  「陳先生!我又收到你的精神感應了!你要不要關好你的心靈!」

  小均委屈的扭頭看窗外。

  小均剛剛隔空傳了一句話“我為什麼要說服你?”

  雖然那句是未經授權的存取,有緒還是大發慈悲回答他:
  「你不說服我,我就不允許你腳底盜用我的商標名稱。」

  「幹嘛那麼小氣⋯⋯。」小均嘟囔。

  有緒低頭滑了一下手機,忍不住唸出網頁的字句:
  「755蜂巢皮秒雷射,讓您刺青除的快速又安心。」

  「等等!我⋯⋯。」

  「司機大哥,我們改變主意了,可不可以把車開到松山機場?」

  計程車立刻掉頭,有緒微笑望著小均:
  「車子開到機場前還有一段路,你還剩一點時間可以說服我,加油吧,小天才。」

  小均只能瞪著有緒,一個人在那裡“厭氣”。

  「肚子的醜字是因為不敢違逆你的旨意,腳底的名字是為了不想違逆我的心意。」

  「嗯,很好,再放馬過來。」

  普普通通的情話根本對這塊鐵板起不了作用啊!

  要我出大招?剛剛小黃司機都知道我家地址了,我要是在車上對陳有緒輕舉妄動,明天的新聞就是今天的行車記錄器!

  眼看疾駛中的小黃已經開到了松山區,小均滿臉絕望。

  有緒暫時扳回一城,滿臉得意。

  前方似乎出了車禍,車速緩下來,給了小均一線生機,但小均至今依舊不知怎麼搞定這位地獄來的男人啊!

  司機被塞在路上,開始不耐煩,索性按下廣播。

  小均醞釀了很久,嬌媚動人的秋波直望有緒的臉,掀開唇,輕聲慢慢開了口⋯⋯。

  “全民防疫已經成為日常,保持社交距離就是基本禮儀。在這些困難的日子裡,我們要更勇敢堅強,當你感到無力孤單,還有台北聯播網陪在你身旁。”

  幹!耳朵快聾掉了!立刻給我關掉廣播!滿腦子都是防疫大作戰,我無法思考!

  小均的表情盡收眼底,有緒笑得暢快無比。

  「怎麼樣?」用嘴型挑釁即將到站的小均。

  吹鬍子瞪眼,真想撕碎這地獄男!

  “把愛傳出去,接下來要繼續播放的錄音是來自台北的汪先生。”

  車上兩人同時愣住。

  “老公,過幾天是你生日,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當面對你說生日快樂,所以⋯⋯生日快樂,I LOVE YOU。”

  有緒傻了:
  「陳汪汪!你⋯⋯你竟然在大庭廣眾公然出櫃我!」

  「你沒喊那麼大聲誰知道你是我老公⋯⋯。」小小聲反駁。

  「幹!」

  火熱基情外溢不打緊,民眾還很不要臉的用吉他自彈自唱錄了一段歌,正在空中放送⋯⋯。

    「你 躲在我心裡 讓我有心跳 忘了你我就活不了
    時間的刀 在它把記憶切斷那一秒 卻沒有帶走 愛附贈的煩惱

    愛 已經不太重要 重要的只是 我忘了把你忘掉
    時間很糟 就算那吻過的人已老 心在隱隱作痛 哪管你要或不要

    燃燒 想像不到痛還在燃燒 以為火早已撲滅了
    怎麼一見你 心又被後悔灼傷了

    燃燒 淚是愛情的火藥
    請不要 這樣看我 我知道我已逃不掉

    一直想找一個人 在我心裡劃一刀
    還要等到哪一天 才能埋葬烙在心中的記號

    我已逃不掉」(《燃燒》 作詞:易家揚/作曲:包小松)

  投稿觀眾款款歌聲中,兩人意識到小黃司機的大功率好奇心,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一感覺到車身煞住,兩人忽然搶著掏出錢財丟給司機,爭先恐後中,頭也不回奪門而出,幾乎連滾帶爬逃出司機的八卦熱區。

  下了車,不約而同的啐罵聲,夾著整張臉火辣辣,相當滾燙。

  「謝謝你喔,還替我風光出櫃。」

  小均心想,早在車震報導那一年,你就已經榮登全民男同志了!

  「等一下,想去哪裡!」

  小均乖乖站好,轉身。

  「汪汪最近甲天借膽了,還唱了一首歌形容我?」

  既然歌被小均唱得很心痛,那麼他就替小均把時空場景倒回去。

  當時他對小均說:“之後我們還有見面必要嗎?”

  接著小均沉默轉身離開。

  直到昨天才出現,今天睜開眼的第一句話,再度惹怒自己。

  在還沒和解前,甚至還沒確認伴侶關係以前,汪汪就在空中冒冒失失老公、老公喊的。

  到底是超前部署,還是你根本就不打算管我要或不要?

  很好,陳汪汪,你的愚行已經開始打動我了。

  至於未經我同意就滿口老公老婆等不倫不類的稱呼⋯⋯。

  我ok,你先喊。

  不得不事前提醒你:次男一定有風險,征服此人有賺有賠, 表白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小均不知有緒此時心思,還忙著澄清點歌疑雲:
  「哪有形容你!明明是形容我,“吻過的人已老”,因為你吻過我,還常說我是一隻老寵物!」

  「很好,給我這種定情歌,看來不想燒掉你都不行。」

  救命啊!!!我拿到陷阱卡了!!!

  馬太福音5:22:“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凡罵弟兄是拉加(飯桶)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罵弟兄是魔利(傻瓜)的,難免地獄的火。”

  我為什麼幾天前想不開,還唱了“燃燒”替眼前的地獄之火加柴火!

  「陳有均,我知道我是個難搞到炸的人,你又太奸巧,我們就算交往,可能三天兩頭就分分合合,所以⋯⋯。」

  小均猛嚥口水,心情十分害怕,陳有緒他⋯⋯他想幹嘛?

  給了小均一抹無害的笑靨。

  反而更可怕了⋯⋯!!

  「所以我自願拋棄分手權,這段日子無論你怎麼不要臉的整我、羞辱我、折騰我、磨死我,我都沒資格主動跟你分手,就算我氣到提分手,甚至把你趕出去,請記住,這一切都是假的,不算數。」

  誰⋯⋯誰敢整你、欺負你啊!沒被你打壓我就偷笑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對了,有沒有什麼我漏掉沒想到的事?現在你還有機會提醒我。」

  “如果受不了的人是我,我可以主動提分手嗎?”

  但小均怎麼可能白目問出口?

  只能搖搖頭,一臉讚嘆弟弟想出來的完美平等協議,感動到不能自已。

  有緒滿意笑笑:
  「其實你剛唱的歌說得也沒錯,反正我已經逃不掉。」

  小均沒好氣:
  “你自己逃不掉也不讓我逃掉嗎?”

  算了算了,小均突然上前抱住了有緒。

  「老公,我愛你。」

  在耳邊深深低語。

  有緒疼疼地拍了拍對方:
  「這裡人多,乖,我先回去,車還丟在路邊。」

  明知眼前這人是超級狡猾的兼差王,無奈自己⋯⋯。

  只想讓小均專心為自己一人工作,偏偏貪得無厭又心機重的小均豈會讓他輕鬆如願?

  想到對方三十分鐘到一個小時內,即將遇到他另一個老闆,相當不要臉。

  有緒站在原地陪著笑,笑容有點苦。

  你這個小壞蛋,想纏上我,還想輕鬆脫身?卡早睏卡有眠啦!

  是的。

  我想包圍你,我不想放你走,卻不知道這種佔有慾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不明瞭、不想要、為什麼⋯⋯。

  嘆了一口氣。

  就讓我⋯⋯一直這樣吧。

  身為你的愚公,就讓我一直這樣讓你歡喜讓你憂吧。

下一章

126.我離逗貓棒越來越遠了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5-18 22:18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