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靈異.告別系列】03. 陽光下




姜霏霏靠在柱子上,將手機拿出來看了又看,時間差七分鐘才到中午十二時。

她拉了拉頭上的帽子,雖然路上的人行色匆匆,根本不會注意到她,但她就是覺得有很多人在注視著自己,讓她感到很不自在。

她邊將手機放進背包邊在心裡暗罵:「劉必佳你給我聽著,若你今天敢耍我的話,我以後都不去拜祭你了。」

其實,她也知道,自己只是說說而已,每逢劉必佳的死祭或生祭、清明還是中元節,她還是會準時去拜祭她的,誰叫她是她姜霏霏唯一的朋友呢?

不過,說她們是朋友也不太貼切,劉必佳在生前與她並不相識,她們第一次“見面”更是在殯儀館的停屍房中,她是劉必佳的遺體化妝師。

那一天,姜霏霏仔細地將劉必佳的遺體一一打理,為她著裝,為她化妝,讓這個因為交通意外去世的年輕美麗女子默默婉惜。然而,就因為這婉惜的心情,她後來被劉必佳的鬼魂纏上了,並被要求借用身體。

她當然不願意,可是卻拒絕不了劉必佳的苦苦哀求,最後只好約法三章,讓劉必佳在有需要時才借用,並且不能妨礙她的工作,借用期限是:當劉必佳的未婚夫有了新女朋友後。

是的,劉必佳借用她的身體去接近和照顧生前的未婚夫,說他在她去世後,差點活不下去了,所以她必須讓他振作起來。然而,三年的陪伴,那未婚夫竟認不出劉必佳的靈魂,只因她姜霏霏實在長得太平凡,讓這男人根本不願意敞開心房。

姜霏霏早就警告過劉必佳了,別打著將她未婚夫交給她的主意,這男人不會愛上沒有漂亮臉蛋的女人的,可劉必佳偏不相信,覺得未婚夫不是姜霏霏說的那種外貌協會的人。但事實是殘酷的,當劉必佳看到口口聲聲說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的未婚夫新女友時,她徹底醒了,因為那新女友跟她生前沒有一點相似之處,性惰也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青春靚麗。

於是,姜霏霏又重新得到對身體的完全自主,只是,在劉必佳離開後她竟對她有些不捨,畢竟她們相處了三年,她已把她當朋友了,唯一的。

姜霏霏向來沉默寡言,因為小時候曾被同學們霸凌,她對與人相處有陰影。大學一畢業,她就投入了殯葬行業,這個年輕人避之不及的工作,她甘之如飴,從打雜開始到當了行業裡知名的專業遺體化妝師,她慶幸自己不需要跟太多人打交道,只要努力工作就能得到回報。

她沒有朋友,也不想交朋友,唯一的興趣就是想要如何精進化妝術,並測試各種化妝品,以便她能將往生者妝容得更好,將他們好好送上路。也許因為她對待遺體的善心,許多同行所謂遇到的各種詭異事件她都沒遭遇到,反而曾有幾次在意外發生關頭,她都安然渡過。所以當她遇上劉必佳的鬼魂、被要求借用身體時,她一點都不害怕。

「劉必佳,十二點了,那人還沒出現!」姜霏霏再次從背包中掏出電話,時間正達12:00。

「浪費我的時間,我下次不帶啤酒給你了!」姜霏霏憤憤地說。她這個行業,雖然工作時間很有彈性,但相對的更沒有時間性,常得隨傳隨到,有時忙起來,一天得為多具遺體化妝,忙上十多個小時也不奇怪,所以她常爭取時間補眠。

今天這個時間之所以會戴著那頂可笑的維尼熊帽子站在這裡,還不是為了劉必佳報夢求她將一本書還給一個人。那本書還是她上網找遍了各個網站,後來在一個賣二手書的平台才找到的。想著,她便將那本《死亡解剖檯》從背包抽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力過猛,抽書的同時竟將背包中其他物件勾了出來,然後小錢包、充電器等掉了出來,更慘的是小錢包裡的零錢撒了一地。

她連忙蹲下收拾。

與此同時,有一個人也蹲下幫忙了。

當她抬起頭跟對方說謝謝時,那個男人正瞪著她看,然後說,“你看起來很面善,我好像見過你。”

姜霏霏心中警鈴大響。

她對著遺體多過對活人,這男人竟對她說“似曾相識”,而她非常肯定自己根本就沒見過這男人,除非……心不由一驚:難道劉必佳騙她來此地是為了讓這男人跟她“借身體”的?

在艷陽高照下,此時,她竟覺得自己渾身發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