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靈異.告別系列】04. 消毒藥水開始的交情 (END)



姜霏霏邊用浴巾擦著頭髮,邊看手機即時通的消息。

最近,她的信息群裡除了有同事同行傳遞的工作信息,也有了非同事傳來的、工作以外信息。

「看郵件。」

那通信息如此寫道。

姜霏霏不自覺感到有些興奮,本來打算洗洗後就睡了,立即啟動手提電腦。

果然,新郵件裡附件的,就是她非常感興趣的資料。她細細地將那些收到的照片看了一遍,然後仔細地做分類、記錄。

接著,她才回了對方一個信息:謝了。資料非常清楚,我會研究該怎麼遮掩那些縫合線。

「不謝。有成果請分享。加油。」

看著隨後傳來的維尼熊翻滾動圖,再望望對方的維尼熊頭像,姜霏霏不禁失笑,雖然事情過去許久了,但心裡頭仍然會感到有些尷尬,畢竟與他的第一次見面實在太丟臉了。

那一天,當他對她說:“你很面善。”時,她不但嚇得冒冷汗,還立即說道,“我不會讓你借用身體!”

憑她的經驗,像這種無緣無故湊上來跟她搭訕的,除了阿飄還是阿飄,都是對她有所求的。

“想要幫忙,可以,想借身體,不行!”她看對方楞住地看著他,再次強調。

可是,對方還是楞楞地看著她,於是她說,“沒有要求,我就走了。”她雙眼一直瞪著面前那沒反應的男人,像螃蟹一樣,往左橫走了兩步,正想拔腿跑時,聽到對方說:“你也是用UA牌消毒藥水的嗎?”

這一下,輪到她愣住了。

由於她經常接觸屍體,所以消毒程序一定要做好,也因此她的身上無論是在工作時還是平常,散發的總是消毒藥水的味道,而非香水味。UA牌消毒藥水的確是她慣用。

「也?」突然打了個機靈,想起對方說過這個字,於是她問:“你是人是鬼?”

“哈哈!”對方忍不住大聲笑了出來,“我有影子的。”然後指了指地上。

順著他的手指,姜霏霏看到一團黑影在他的腳下。

她立即跟對方鞠了個躬,“對不起,對不起……我誤會了……”

“沒事。”那男人邊說邊向她遞上一張名片。

姜霏霏接過一看,C區某大學附屬醫院法醫部,黃開枝。

“你經常跟屍體接觸嗎?”黃開枝問道。

姜霏霏抬起頭,看著黃法醫說:“是,我是遺體化妝師。可是……你怎麼知道……”

“要一起吃飯嗎?我餓了,我們邊吃邊說。”

鬼使神差的,向來不喜歡交際的姜霏霏,竟點了點頭,跟著黃法醫踏進了一間素食餐廳,然後,忘了當天在這裡等候的目的。而當她想起的時候,她已吃飽喝足並回到家了。

看著仍在背包裡躺著的《死亡解剖檯》,她明白了,於是罵道:“劉必佳,你真是雞婆。”原來,劉必佳讓她在那個時間到那兒去,還千叮萬囑地要她記得戴上那頂維尼熊帽子作記認,是為了讓她與黃法醫相識。雖然,不知道劉必佳跟黃法醫有什麼關係,但對她而言,如今,她和黃法醫也算是朋友了,共同的話題很多,從消毒藥水到各種屍體以及他們工作上遇到的靈異事情,在餐廳裡跟他談天說地的那兩個多小時,比她將近三十年來所說的話加起來還多。最後,還交換了即時通的賬號,以便日後繼續聯系。

姜霏霏關上電腦,用吹風筒吹乾了頭髮後,決定第二天去拜祭一下劉必佳。她想她了,有一肚子的話想跟她說,可惜那傢伙自報夢叫她“買書還人”後,就不再入夢來。

◆◆◆◆◆

姜霏霏左手捧著花,右手提著一袋祭品,遠遠看到劉必佳骨灰牌位前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不高,身材還有些五短,不知怎麼的,竟讓她覺得有些熟悉。

聽到她的腳步聲,那男人轉過頭來。

“啊?黃法醫……”

黃開枝一臉驚訝,“霏霏,你怎麼會來?”

姜霏霏走向他,然後向面前的骨灰牌努了努嘴,說:“來拜祭這傢伙。她是我朋友。”她終於看清楚了,原來黃開枝剛剛在擦拭的牌位不是劉必佳的,而是她隔壁的老太太。

“你經常來嗎?”

“是呀,來跟這傢伙說說話,而且,她最怕髒了。”姜霏霏取出一片抹布,邊擦拭劉必佳的牌位邊說道。接著,將花分別插在帶來的兩個小花瓶上,一個放在劉必佳牌前,另一個……猶豫了下,還是放在隔壁老太太的牌前。然後,將祭品一一取出,分兩盤裝了,還是一個放在劉必佳牌前,一個放在老太太那兒。

張羅完畢後,姜霏霏才抬頭對黃開枝說,“我沒別的意思,只是習慣了每次來拜祭時,也給老太太帶一份。她是,你祖母?”

“是呀。”黃開枝答道。

“老太太應該不會吃撐了吧?”姜霏霏指了指黃開枝帶來的祭品。

“應該不會,我祖母會很高興笑納的。”黃開枝笑著說。

聽他笑得愉快,姜霏霏又看了他一眼,發覺他的眼睛今天特別明亮,刺得她臉上有些發熱,立即別開臉。

“霏霏,剛剛我跟祖母說,應該很快可以帶孫媳婦給她看,然後,你就來了。”

“啥?”姜霏霏猛地抬頭,“我?”

“你不願意?”黃開枝突然拉起她的手,“我覺得我們挺合拍的,而且,我們年紀都不小了,是時候結婚。”

姜霏霏楞楞地看著黃開枝,他說話與下決定一如既往跟她解說如何解剖屍體時那樣又快又準,讓她的腦袋有些當機。隨即,當手上的溫度慢慢從指尖蔓延到臉頰時,她終於找回了喉頭說話的能力,“嗯……那就結吧。”她真沒想到自己竟在被告白片刻後還得告別單身,而且就在劉必佳骨灰牌前,也許,這就是她的意念吧,那傢伙一直想要她找個人過得幸福。

感覺到自己的手一起被搖晃,然後,看到一個笑得有些花痴的“維尼熊”,姜霏霏也開心地笑了。



(END)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