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心中有光,不失方向

送給那些正在經歷絕望的人

今天化妝的時候,朋友突然湊過來問了一句:你有經歷過絕望嗎?

我描眉的手縮了一下,挑了下眉,手上得動作沒停,我說:你知道路燈幾時明,幾時滅嗎?

我知道,以前高中宿舍窗外的路燈,晚上12點亮,凌晨5點滅。而這個過程,這段漫長的時間,我一直睜著眼。

沒錯,我有嚴重失眠史。可能有人會覺得失眠有什麼絕望的,可是對我來說那就是絕望,像沉溺茫茫大海中,永遠抓不住那根虛無縹緲的救命稻草,像被人緊緊扼住了喉,聲嘶力竭卻發不出任何聲響。

熟識我的人都知,我是個樂觀開朗、特別愛笑的姑娘,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我曾經在一個個漆黑的夜晚,光著腳蜷縮在宿舍的角落,哭著給我媽打電話,說我睡不著,真的睡不著。

忘記了之前看過哪本書,裡面寫著,夢寐以求的正是夢寐本身,那時的我就是這樣,每天僅有的不超過兩個小時依靠藥物作用的短暫睡眠時間,怕是也在夢著怎樣才能睡著吧。

我為什麼失眠,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高中學習壓力太大,失眠時剛好是高考前幾個月。也可能是太冷了,凍得睡不著,一直打顫,床板都在晃。

但是我是怎樣堅持下來的,我卻記得真切。因為我媽那一句:回家吧。最初跟我媽說失眠的時候,我媽在電話那頭著急得吼我,說不是一直都睡眠質量挺好的麼?怎麼就睡不著了?吼完後,她說,你回家吧,我讓你弟去給你買好吃的。

後來我媽每個星期六都來看我,給我帶好吃的,為了保證食物到我手裡是熱乎的,把保溫飯盒裡三層外三層地包裹著。

我始終相信母女是有心靈感應的。那天上自習,我老是心不在焉地往窗外張望,同桌問我怎麼了,我說總感覺我媽會來,那時候高中是禁止將手機帶到教室的,所以也沒辦法打電話問。

午休時我在教室吃完飯,回宿舍,看了看東門沒有人,還有一點失落,我低頭緩慢地走著,那時已經失眠一個多月,不像別人失眠那樣外表能看出疲憊,我的大腦是亢奮的,但是只有自己能感覺到,自己的肢體其實都不怎麼受控制,像發高燒那樣,有點暈乎乎的,站不穩。 前面突然傳來我媽的聲音,喊我的小名,笑著衝我招手。我媽說本來是在東門等的,後來東門沒人了也沒等到我,保安就讓到南門等。我媽手裡提著保溫飯盒,還拎著一大袋海蠣子,特沉。

我不知道她在風裡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忍住不哭的。只知道媽笑著,用手摸我的臉,一遍又一遍。

我就這樣失著眠熬到了高考,失眠太久,很難集中精力,做起題來也很吃力,總感覺腦子在嗡嗡的響。雖然最後考得不理想,但以自己當時的身體狀況,能考個本科已經很知足了。

直到多年後的現在,偶爾聽到同事抱怨,昨天晚上又失眠了,聽到失眠兩個字,我還是會心悸。

一直聽別人說失眠很容易抑鬱,所以慶幸自己熬過了那段絕望的時光。

所以那些正經歷著絕望的人啊,不要害怕,總有人是愛著你的,黑暗中也總有那麼一絲絲微弱的光是屬於你的。

你要加油,就像下雨天蹲下身子挽起濕漉漉的褲腳,然後繼續微笑前行。



向著光亮,向著遠方。

突然有點希望我媽媽能看到,雖然我從來沒說,但是她肯定知道的,我也很愛她。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