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BL」蓮色結-第三章

「少爺啊~~~~~少爺~~~~~少爺你要不要起床了啊~~~~~~~」宇文麀在外面不停的叫著。

聽到外面的聲音的李煦,緩緩的睜開雙眼…朦朧的看著眼前的景物好像…不太熟悉,隨著光線漸漸的充滿在視線前時…他整個從床上嚇到掉下床去…

而在外面聽到裡面聲音的宇文麀趕緊跑進來,看著掉在床下的王上,他一臉驚恐的趕緊把他扶起來後說「天阿~王上,你連睡個覺都睡得如此不安份呀!你該不會是也被那人給勾了魂吧…」宇文麀邊說邊幫王上衣物上的污漬拍掉。

李煦看著眼前的人…好像不知道在哪裡看過…但也因為剛睡醒的關係,他一把將宇文麀推開後說「你是誰?這是哪?」

看著眼前王上怪異的舉動,宇文麀笑了一下後說「我說我的王上啊,你是被月蓮把魂給勾走了是不是啊~~~~連臣是誰都不認得了~~~~」

“月蓮?”、“王上?“、”臣“…李煦聽著眼前這個人說的這些詞彙,他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瞬間他回想起那晚的夢了…他指著眼前的人說「你是宇文麀?」

看到王上終於叫出自已名字的宇文麀後,爽朗的笑著說「大名鼎鼎的少昊帝李煦,你應該不會因為一名公子就把自己的名字也忘記了吧~~~」

聽到宇文麀說的話,李煦不敢置信地指著自己說「我?少昊帝?我是少昊帝?」

「好了啦!不要再鬧了,王船已經到了,臣是來接駕的,來人啊!幫王上更衣」宇文麀揮了揮手後不想再跟李煦鬧下去。

此時從外面來了一堆人七手八腳地幫李煦換完衣服、梳好髮髻後又委身往外退去…

「王上起駕,請王上登上王船,今晚王后在船上已準備好晚宴讓王上宴請一眾大臣」宇文麀欠了欠身往一旁退去。

李煦看著目前的狀況,彷彿也只好趕鴨子上架了…只好往房外走去…一路走來他好奇的看著四周的景物,那些看似不熟悉的人事物,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心裡,又覺得這一切並不陌生…過了一會兒,他終於走到了江邊…看著如四層樓高般的王船時,他震驚到止步不前…

只見在船上的侍從們大聲的說「王上~~~~~~~駕到~~~~~~~」

突如其來的呼喊,讓李煦嚇得往後退了一步,而站在一旁的宇文麀也看到了李煦的反應,雖不解為何李煦會有這樣的反應,但他仍悄悄的站在李煦的後面說「王上,往前走去,你是皇朝的王上,不要害怕」

聽到宇文麀的話後,李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登上王船…一登上王船之後就看到一眾大臣跪拜在地…高聲呼喊「參見王上~~~~~」

清了清有些乾澀的喉嚨,李煦大聲說著「眾卿平身」

「謝王上~~~~~~~~~」所有人慢慢地站起身來。

晴葻此時從旁邊走到李煦的身邊說「臣妾請王上安,不知道這些日子王上是否安好?」

李煦看著站在身旁的晴葻,又想起了那天的夢…知道了她是自己的王后,他一手將王后扶起後說「我…咳…寡人一切安好,那王后可好?」

對於李煦的詢問,晴葻有些許驚訝的看著他…但下一秒又趕緊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後說「謝王上的關心,臣妾一切安好,今晚的宴席臣妾都已準備好了,王上請先稍作休息,待宴席要開始時,臣妾再請差人去請王上出席…」

回到房間的李煦,不停地看著眼前的景物…他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的摸著胸口的玉佩…才發現…玉佩根本不在他的身上,他一直不停的在身上搜索著…但是就是找不到玉珮…他有些垂頭喪氣地坐在床上,喃喃自語地說「玉佩不見了…我要怎麼回去…難道…這一切的答案…都要我去尋找嗎…」李煦將自己大力地躺在了床上…無力地睡去…

「月蓮,今晚…有人重金請你至王船上表演,你要去嗎?」老鴇一臉竊笑的在門外問著。

過了一陣子後…房門被打開來…

「王船?表演給王公貴族?他們都不是懂音樂的人,我不去」正當月蓮要將門關上時,有人更快一步的一把將門抓住後說「月蓮公子,還記得我嗎?我是那天跌下江的人…我叫宇文麀」

被止住動作的月蓮回過頭看著那將門抓住的人,突然笑了一下後說「原來是你,這次可小心不要再掉下去江裡了!」月蓮說完後便往房內走去。

看著他如此高傲的樣子,宇文麀反倒沒有生氣,而是因剛剛月蓮的那個笑容而愣在那…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之後,他拍了拍老鴇示意他來跟月蓮溝通就好,等到老鴇走後宇文麀才走進月蓮的房間裡後說「月蓮公子,我家少爺是真的很有心想請您來表演的,雖說是表演給王公貴族的人聽,但不亞當中也有一些識音樂之人,想請月蓮公子務必賞臉,這是乙蚪,如月蓮公子今天願意賞臉的話,他會帶您上王船…那敝人就先告辭了…」宇文麀說完之後便轉身離開。

月蓮一聽到宇文麀剛剛說到他家少爺時,他便想到那晚站在船頭的翩翩少年,看起來應該也是稍長自己幾歲…但為什麼他總是眉頭深鎖的陰鬱模樣…而自己為什麼在那晚見過他之後…就無法將他從自己的心中揮去…這些日子他在琴樓上表演時…多希望能夠再見他一面…現在有一個機會了…他要打破自己的原則嗎…?

過沒多久,老鴇從外面走進來…乙蚪也跟著老鴇一同走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只精美的箱子,老鴇笑盈盈的看著月蓮說「月蓮…你看人家少爺多有誠意,這邊還備了一個禮物給你,剛剛那位宇文公子說,如月蓮公子不願登船奏曲也不勉強,這禮物就當是他們家少爺贈送給你的禮物,希望月蓮公子不要嫌棄…」老鴇說完之後乙蚪也直接把箱子打開…

居然是一把用水晶做成的胡琴…月蓮看著這把胡琴…小心翼翼的輕撫著…而乙蚪則是將胡琴遞上之後說「月蓮公子,這把是我家少爺珍藏的月琴,他說月琴配月蓮 為天造地設的搭配,如公子不願為他表演,那就請公子收下這把琴,只願有天能再聽你在琴樓演奏一曲,他都會當成那是你為他演奏的…那乙蚪先退下了,如公子改變心意,乙蚪就在冥月樓外等候您的回覆」

等到乙蚪離開之後,月蓮仔細端詳著那把月琴…在裡面發現了一張字條…他攤開來看,紙上寫著…

“驚鴻一瞥 驚為天人 奏樂一曲 縈繞於心,願再面一面 願再聽一曲       煦“

看著這字條上的內容,月蓮疑惑了…難道他…也想要見他嗎?想了想後…他對著門外的小廝說「請告訴乙蚪公子,我今日願登上王船演奏一曲。」

門外的小廝應了一聲後便離開了,月蓮仔細的看著自己的衣服…挑了一席青白色的繡袍,材質輕柔透膚、穿在他的身上,如要說是天仙下凡也不為過…月蓮再次看向了那把琴喃喃自語的說著「你…到底是誰呢…」

「王上…王上…啟稟王上…宴席要開始了,王上…」門外的侍從小聲的叫喚著。

發現門外有聲響的李煦,緩緩地坐起身後說「誰?」

聽到房內來自王上的問答,侍從趕緊跪在門口說「王上饒命…王上饒命…小的不是故意驚擾王上的…只是宴席即將要開始了…王后差小的來請王上出席宴會…也要幫王上更衣…」

「進來吧」李煦揉了揉頭後站起身來站在銅鏡前。

聽到王上的首肯後,一行人也趕緊走進房間中幫王上更衣,而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李煦彷彿更記起了一些記憶,不知道是否是因為蓮花玉的關係,雖蓮花玉不在自己的身上,但他彷彿有一種魔力一般,就在剛剛小憩的過程中李煦得到了少昊帝大部分的記憶,至少可以保證接下來不會像稍早那樣的失態了…這樣應該也不會被其他人懷疑…

確認王袍都已著裝完畢後,李煦擺了擺袖子後說「走,帶寡人至宴席處」

雖然獲得少昊帝的記憶,但不管怎樣李煦還是一個現代人,看著眼前的宴席,李煦實在提不起任何的精神…只能一杯一杯的將桂花釀飲下肚,看著底下那群大臣正在聯繫著感情,但就在此時…那悅耳的胡琴聲突然響起…

李煦循著聲音往前看去,看見了一個帶著銅製面具有著一頭銀白色長髮的人正忘情地拉著胡琴…他愣住了…這不是他在蓮色結看到的那個人嗎…但只憑藉著銀白色的長髮,李煦也不能肯定眼前這個人就是畫中的那個人,所以他忍住心中的衝動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聽著…

雖然他想要等到眼前這個人演奏完後再一探真面目,但是…畢竟剛剛豪飲了太多的酒…李煦現在覺得噁心上頭…他突然站起身來往甲板走去…

「噁~~~~~~~噁~~~~~~~~」李煦靠著船身不停的往外吐著,終於舒服點後,李煦便倚靠著船身坐下…微風正涼…讓他剛剛有些微上腦的酒氣也慢慢散去…

但此時他聽見了船頭有一些吵雜的聲音…他站起身來往船頭走去…只見有幾個大臣圍繞著一個人戲謔地說著「沒想到真的是聞名不如一見呀…公子的樣貌真的是見一次就讓人魂牽夢縈呀」

「公子,當青樓頭牌的日子不好過吧~我看你就跟了我吧!我身為皇朝中二品大員,保證接下來的日子讓你過的舒舒服服的,而你只需要…讓我舒舒服服的~~~」那人講完後還輕蔑的摸了一下月蓮的臉。

而月蓮看著這群喝醉的人一直朝自己逼進時,他也只能不停的往後退去…但就在某位大官要撲上前去一親芳澤時,月蓮直接從船上掉入江中…而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切的李煦,一路跑過去推開了剛剛圍著月蓮的人們也往江中跳下去…

而剛剛那群原本醉意十足的大臣發現跳下江中的是自己的王上時,頓時間酒意全消,大聲的呼喊著「王上掉入江中啦!!!!!!!!王上掉入江中啦!!!!!!來人啊!!!!!!王上掉入江中啦!!!!!!!」

只見宇文麀、乙蚪、武嶌快速地跑過來後也往江中跳下…過了一會兒後…剛那群大臣只能跪在甲板上等著王上的歸來…李煦全身濕透的將自己身上的王袍包住了月蓮,而月蓮則是被李煦打橫抱著,看著那群跪在地上發抖的大臣,李煦冷酷的看了一眼後說「二品大員,不知檢點、不知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宇文麀聽命,寡人要你將他們“就、地、正、法”丟入江中餵魚吧」李煦咬牙切齒地把那四個字說完後便抱著月蓮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聽到李煦的吩咐後,宇文麀三人也不得抗命,直接抽出了站在週邊禁衛軍的佩劍將剛剛那些大臣就地正法後,直接往江中丟去,宇文麀擦了擦手中的劍後說「把這裡清理乾淨,傳御醫至王上的房中替王上把脈診療,夜晚中江水寒冷、王上剛剛又喝了些酒,就怕著涼了」

「是,末將這就去辦」乙蚪、武嶌異口同聲的說著。

在回房的路上,李煦正好遇見了正在找他的晴葻…

「王上,臣妾剛剛聽聞你落水了,有沒有傷到哪裡呀…」晴葻緊張的正要走向李煦時,卻看見了李煦懷中抱著的那個人…她愣著一直盯著那個人…彷彿在哪裡見過一樣…

而看著晴葻遲遲未動的李煦,他也懶得跟她廢話什麼,只是抱著月蓮繼續往他的房間走去,等走進了房間之後他輕手輕腳地將月蓮放在床上之後,正要回過頭叫侍從請御醫來時,御醫已在門外等候了…

「御醫快來,快看看他有沒有怎麼樣…來人啊!給寡人打一桶熱水來,快點」李煦緊張的吩咐著身邊的人也一直盯著御醫。

過了一會兒後,御醫站起身來和李煦行了個禮後說「王上,公子沒事,只是有些為著涼,帶臣稍等開一帖退熱補氣的藥,醒了讓他喝下即可,另外臣已請人備一些泡澡的藥材,王上也須保重貴體,稍等熱水來時,就請王上搭配著藥材一起泡著吧」御醫說完後便委身往外退去。

「來人啊!給寡人準備兩套乾淨的衣裳,熱水和藥材都來了嗎?」李煦焦急地往外看去。

確定熱水和藥材都已經放好後,李煦用手試了試溫度,便褪去了自己與月蓮的衣服,又一把將月蓮打橫抱起,一同泡進熱水中…

他溫柔的將布打濕…仔細地擦拭著月蓮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但不知道為什麼月蓮的身體像對他有什麼魔力一般…他每觸碰到月蓮的肌膚一次…他就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下腹部有一股暖流匯集著…

“不可能吧…我喜歡的是女生不是男生呀…”李煦邊擦邊心想著,直到…他發現自己的下身已經昂藏而起時,他才發現這一切實在太不對勁了…正當他想要抽離開月蓮的身邊時…月蓮卻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虛弱的說「別走…可以抱著我嗎…」

看著月蓮那因寒氣而更為蒼白的雙頰,李煦不忍心就這樣離開他的身邊…只好繼續抱著月蓮泡在水中…直到發現水開始已經有點漸漸變涼時…他才將月蓮從浴盆中抱出,也幫月蓮換上了乾淨的衣物…躺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一同睡去…
S__240746770.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