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BL」蓮色結-第四章

「月蓮!!!!!!!!!!!!!」月蓮突然從夢中驚醒,那環繞在他腦海中的聲音和李煦那擔憂的神情…在他驚醒過來後,他第一件事情是尋找李煦的身影…環顧四週之後他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時,他確信那一切都不是夢了…

突然外面有人端了一盆水走進來…發現月蓮醒來之後,她開心地往外跑去大聲的說「月蓮公子醒了!!!!!月蓮公子醒了!!!!!!!」

正當月蓮還不解的看著那往外跑去的人時,只見李煦從外面匆匆忙忙的跑進來坐在床邊摸了一下月蓮的臉和額頭後說「你終於退燒了…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把我嚇死了…你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我多怕你…會…」在現代時李煦經歷了父母雙亡,他現在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任何一個人離開他的身邊…他害怕的緊緊把月蓮抱緊在懷中…終於忍不住多日來的擔憂流下了兩行清淚…

隨著淚珠的滑落到月蓮的手上時…月蓮輕輕的掙脫李煦的擁抱,用手划了一下李煦的鼻頭說「你是煦…對嗎?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我這幾天沒有回去…冥月樓那邊一定急死了,你能請人幫我報個平安嗎?」

發現月蓮知道自己名字的李煦,將臉上的淚痕給擦去後,他終於可以近距離的看著月蓮的臉龐和雙眼…他可以肯定這就是他在夢中…一直看見的雙眼…眼前這個人到底和他有什麼關聯…為什麼會來到他的夢中那麼多年…看著看著他也不自覺得撫上月蓮的臉龐說「你知道嗎…我找了你好久了…」

但因李煦的聲音過於小聲,月蓮並沒有聽到李煦說的話,他只是輕撫著李煦的皺眉說「別皺眉了…我真的無礙,煦…你能幫我託人去和冥月樓報個信嗎?」月蓮說完後輕拍了李煦的手一下。

而被月蓮拍了一下後,李煦終於回過神來,趕緊把摸著月蓮臉龐的手給收回後,站起身後說「冥月樓那邊,寡人已經請宇文麀去打過招呼了,並且幫你贖了身,現在你再也不用回到那個地方去賣笑了,寡人答應你,往後絕對不會再讓那晚發生的事情再次發生,從今往後你就留在寡人身邊,寡人有太多的問題需要你幫我解答了…你願意嗎?」

聽到李煦自稱自己為寡人時,月蓮才回過神來發現…原來他不是哪家大戶人家的少爺,而是當今皇朝的王上…?在知道李煦的身份後,月蓮趕緊下床跪在床邊說「草民不值得王上為草民這麼做…王上救了草民草民感激萬分,但…草民真的沒有資格留在王上的身邊…請王上讓草民去做一隻閒雲野鶴…四處飛吧…」

「我不許…留在我身邊…好嗎…」李煦蹲在月蓮的面前,牽起月蓮的手…靜靜的看著他…

看著李煦的眼神…月蓮有些許淪陷了…眼前這個人在他的面前,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就只是一個需要陪伴的孩子…他輕笑著又划了一下李煦的鼻頭後說「是,王上…草民願意留在你的身邊…只有一個條件…只要你不要再眉頭深鎖…可以嗎…?」月蓮說完之後又將手撫上李煦那緊皺的眉頭。

「王上王上~~~聽說月蓮公子醒了!!!!」宇文麀此時冒冒失失地從外面跑了進來,看到王上跟月蓮靠得那麼近,他趕緊急剎車的停在門口後說「王上啊~~~~不管你想要對公子做什麼事情~~~~也要關門吧~~~~~」

聽到宇文麀的聲音之後,本來坐在地上的兩人趕緊站起身來,李煦也順勢將月蓮拉到了身後,並看著宇文麀說「即刻回宮,另外交代下去在我的寢宮附近找一個離我最近的宮殿或閣讓我挑選,我要安排給月蓮住,在正式讓他有地方住之前,月蓮先安置在寡人的寢宮中,下去吧…」

宇文麀聽完李煦的安排之後…覺得這樣的安排實在太不妥了,他隨即跪在李煦的面前說「王上…這樣不好吧…前幾天月蓮公子掉入江中時,您已經為了這件事情大動肝火,斬殺了幾名二品大員,又為了他昏迷不醒…杖責了三名御醫,如今您要將他迎回宮中臣沒有意見,但是讓他暫住在您的寢宮中…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呀…您要司馬大人及王后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正當李煦要駁回宇文麀的話時,月蓮拉了拉李煦的袖子小聲的說「王上…宇文公子說得沒錯…我只是一介草民…對外甚至是個下等人…您已經為我斬殺了大臣、杖責了御醫…這樣已經夠了…況且對草民來說能留在王上的身邊,對草民已經足矣…請王上還是要以大局著想…」

聽到月蓮的話後,李煦轉過頭去看著月蓮的模樣,心疼地將他扶上床讓他躺下後說「寡人會好好的安排這件事情,你才剛剛醒來,身體都還沒有恢復,就光著腳站在地上,這樣寒氣會再次進入到你的體內的,你先好好休息,寡人答應你,會安排妥當的…好嗎?」李煦說完之後便幫月蓮把被子蓋好後,一把拎著宇文麀的領口便往外走去。

看著李煦離開的背影…月蓮的心彷彿在那刻…也跟著他走了…

確定已經遠離了房間之後,李煦揪著宇文麀的耳朵說「你不要以為寡人不知道!你少給我用那種色瞇瞇的眼神盯著他,寡人告訴你,你不准、不許、不可以對他有任何遐想,也不准、不許、不可以多走靠近他一步,你聽見沒…」李煦說完之後隨即放開了那隻手。

宇文麀吃痛的揉著他剛剛被揪紅的耳朵後曖昧的看著李煦說「唉唷~敢情我們這從來冷淡無情的小王上居然動心啦~欸欸欸~你跟我說說,月蓮到底是哪一點好,讓你如此對他魂牽夢縈的,你可是一國之君,那天你想也不想就直接跳入江中,你知不知道可要嚇死我們了,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跟先王交代啊!!!」

看著宇文麀一臉八卦的樣子,李煦沒好氣的說「你少給寡人來這套,寡人只是欣賞他的琴聲而已,如此悅耳動聽的琴聲,等到我們回宮之後便再也聽不到了,寡人這叫惜才好嗎!別跟寡人那麼多廢話,你說他不可以跟寡人一起住,那還有哪裡適合安置他的,又離寡人寢宮近的,你說」

宇文麀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後說「聚荷閣如何?那裡離王上的寢宮大約不出100步的距離,又有一大片的蓮花池,感覺正適合月蓮居住。」

「聚荷閣…好就那裡,這件交給你去辦,另外改名為「蓮月閣」,在我們回宮之前這件事情務必辦妥,不然…他就跟寡人一起睡!!!聽見沒…下去吧」正當宇文麀準備要離開時,李煦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又再次叫住了他。

「對了,替寡人去調查一件事情,寡人要知道月蓮的背景是什麼?他為什麼流落至青樓?他以前就姓月嗎?他的家人在哪裡?他的家人是誰?」

宇文麀對於李煦這行為非常不解,但他就只是站在那裡看著李煦不發一語…

而李煦當然也看出了宇文麀的疑惑,但是他總不能告訴宇文麀說因為他是從未來回來需要調查蓮花玉一事的人吧!所以他拍了拍宇文麀的肩膀後小聲地在他耳邊說「寡人要帶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回宮,為了慎防宮裡那群老人有什麼意見,你調查得越清楚,寡人越可以省掉一些麻煩,你說是不是,笨死了!」

聽完李煦說的話後,宇文麀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後,便轉身離開…看宇文麀離開之後,李煦又趕緊回到房間去看看月蓮的狀況…

發現入睡中的月蓮睡得非常不安穩…呼吸促亂又滿頭大汗的,他趕緊拿起放在一旁的手巾打濕後輕柔地幫月蓮擦拭著臉…而月蓮彷彿也感受到了李煦就在身邊,他無意識的抓住了李煦另一隻手後…安穩地睡去…

看著月蓮安穩地睡去後,李煦輕撫著他的臉、眼睫毛、鼻子、嘴唇…但他發現就在他觸碰到月蓮時…他感覺到之前帶玉墜的地方有點些微的發熱…他將衣服拉開露出胸膛後卻發現…有一朵類似蓮花的圖案出現在他的胸口…他自己輕撫著那個蓮花…又看著沈睡中的月蓮後說「你…到底是誰…你和我到底又有什麼牽連…為什麼當我一見到你之後…就再也不想放開手了…」說完之後李煦輕手輕腳地躺在月蓮旁與他一同睡去…

隔天一早…醒來的月蓮看著李煦的臉龐在距離自己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他笑了一下後輕輕地摸著李煦的臉…

但在月蓮碰觸到自己的那刻時,李煦就已經醒過來了,他突然一把抓住月蓮的手將月蓮壓在身下後說「你就這樣隨意的觸碰寡人的臉,就不怕寡人罰責你嗎?」

被壓在李煦身下的月蓮,就像是做了壞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樣,將頭撇到了一邊去,而李煦則是輕輕地抓著他的下巴又將他的臉轉過來後說「怎麼…剛剛才碰寡人的臉,現在又不敢看著寡人了是嗎…」與月蓮四目相交的李煦,感受到了內心中的那份悸動…他再也忍不住地低下頭去…

「王上!!!!!!!!!!!!!!!」宇文麀直接衝進房間裡,看到李煦正低下頭去時…他馬上用手摀住雙眼後說「王上~~~~~~~我只是要說我們要準備回宮囉~~~~~~」說完之後他還故意從手指縫中偷看了一下。

下一秒李煦馬上拿著枕頭往宇文麀的方向丟去,而身手矯健的宇文麀當然也閃過了李煦的攻擊後快步離開房裡,而月蓮也趁此機會離開了李煦的懷抱…坐在床邊…

看著月蓮的背影,李煦從後面將月蓮抱進懷裡後說「從今以後…你的琴只能為寡人而奏…」

聽著李煦霸道的宣言後,月蓮轉過身來看著李煦說「王上…草民…」

「在寡人的面前,你不用自稱草民,你是寡人的月蓮…你不是什麼下等人,在寡人的眼中你和寡人無不同,所以不要自貶自身的價值…好嗎?」李煦更快地打斷了月蓮的話後說。

「王上…月蓮能答應你…從今以後我的琴只為你一人而奏…但月蓮是否也可以和王上求一件事情呢…」月蓮有些微低著頭說。

「你說,不管是什麼,寡人都可以答應你」李煦爽快的答應了。

「在只有王上和月蓮單獨的時候,王上可以不要自稱為寡人嗎…那樣會讓月蓮覺得離王上很遠…」月蓮講完後有些難為情的別過身去。

看著害羞的月蓮,李煦笑了一下後又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裡並在月蓮頭上印上一吻後說「好,我答應你…在月蓮的面前,我只是月蓮的煦君,那…你也不可以再稱呼我為王上了,我們就算是交換條件了…好嗎…」

「好…謝謝王上…」月蓮輕笑著說。

「欸~~~怎麼才剛剛答應我的,又犯了呢…不管,我要罰你…就罰你為我演奏一曲,來人啊~把月琴拿進來…」李煦邊說邊笑著將月蓮更抱緊了一些。

而門外的人在聽到李煦的吩咐之後,快步地將那天月蓮掉在甲板上的月琴拿進房中,月蓮也在宮女進來時掙脫了李煦的擁抱坐到了床邊…待宮女退下後,他緩緩地走到了那放琴處…輕撫著那把水晶胡琴…

「我能問…為什麼當初要把這把琴送給我嗎?」月蓮疑惑地轉頭問著李煦。

李煦緩緩地走到月蓮的背後將他抱進懷裡說「如果我告訴你,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而是宇文麀自作主張,你會相信我嗎?」

「會…只要是煦君和我說的,月蓮都會相信…但是為什麼宇文公子要這麼做?」月蓮將頭靠著李煦的胸膛說著。

李煦將月蓮轉過來面對自己後說「那夜相見之後…他可能覺得我對你念念不忘吧,外加上登上王船之後,他知道我最不喜歡那樣的場合、也不喜歡應付大臣們,所以這次下江南,我也是與他們錯開來,先行輕舟至江南,王船後到,登基這些日子以來…我從來就沒有開心過…直到那夜在琴樓上遇見了你…我第一次覺得…我的存在是為了找到你…」這段日子以來李煦已經擁有了少昊帝所有的記憶,雖然他不知當他在這時,少昊帝去了哪…但是他有太多的疑問需要解答了…

聽到李煦的話後,月蓮輕撫著李煦的臉說「從今往後…煦君在哪,月蓮必在哪…你不棄我…我絕不離你…」月蓮說完後緊緊地將李煦抱住。
截圖 2020-05-12 18.03.01.png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