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焦點]

「恐龍判決」有解? 人民有望參與審判 國民法官真能改革3大司法弊病?

台灣社會司法改革的聲音一直在傳出實在是很多判決的決果讓大家不能接受,再來就是恐龍法官真的是適任嗎感覺很多的判決都是在保護壞人,這個讓很多的人對於司法的不信任越來越多




本週起,立法院召開臨時會,計畫在臨時會期間,通過司法院推出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人民有望自2023年起擔任法官,展開台灣司法制度劃世代新頁。

但《今周刊》詢問台北律師公會對審判制度看法,逾四成律師支持「參審制」,卻也有30.6%律師挺陪審制,顯示社會對審判制度走向,仍無明顯共識,綜合兩種制度的「混合版」法案,真能帶台灣航向真實的「司法改革」之路嗎?

29日,第十屆立院第一會期的第一次臨時會,在國民兩黨吵雜聲中召開;議場外,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林永頌、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等人則頂著烈陽在立院前靜坐,要爭取「陪審制」與「國民參審制」併行實施的機會。這場行動,反映蔡英文政府欲在立院決戰、推動的制度,仍未取得最大共識,「折衷版本」上路,仍得面對質疑與挑戰。

台灣社會「司法改革」的聲浪,長期以來從未停過。尤其司法院2019年進行司法改革民調,高達66.2%民眾不滿意司改成效,也有54.4%民眾不相信過去一年法官公正審判程度,甚至56%民眾不信任法官,都讓司改成效打問號。

因此,「人民參與審判」成為艱困改革路上,藍綠都想推動的制度。早自1987年起,司法院就陸續推出《刑事參審試行條例草案》、《國民參審試行條例草案》等方案,馬英九政府時期,更推出人民可參與審判並提出意見,但無表決權的「觀審制」,都無疾而終。

蔡英文2016年上任後,召開「司改國是會議」,將盛行於歐陸法系國家,例如德國、法國、日本的「參審制」,與英美法系國家,美國、英國、澳洲的「陪審制」納入討論。

司改會議第四組委員,針對4個提案投票,除「參審、陪審併行」票數為5票,選擇「參審制」、「陪審制」,及「司法院可從中選一項制度、施行5年後再總檢討」的3個選項,恰巧都為7票,最終司法院選擇先施行參審制,並於今年3月推出《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才讓司改往前走一步。

《國民參審草案》與參審制、陪審制,哪裡不一樣?

但一般民眾能了解陪審與參審制有什麼不同嗎?甚至了解被法界視為「拼裝車」,又被稱為「國民法官制」的草案差異嗎?

首先,在各大英美電影中常見的「陪審制」,由12名國民組成的「陪審團」,聽取檢方、律師交叉詰問證人、出示證據,透過不斷說明,說服陪審團認定被告是否有罪,但陪審員不可與法官交流,更不能訊問被告或證人,且得經「一致決」認定有罪,再由法官決定刑度。

「參審制」則由「參審員」與職業法官共同參與審理,不僅可以與法官交流,也可訊問被告;他們會共同進行事實認定,以德國為例,有罪認定需超過2/3同意決定,接著討論法律適用與量刑的刑度等,並需要由法官撰寫判決書。

要在立院闖關的《國民參審草案》則保有參審制精神,例如只適用於一審的法院組成為3名職業法官與6名國民法官,可參與審理、評議與判決;草案內的陪審制精神則為避免影響法官心證的「卷證不併送」,及檢辯雙方相互連繫與自主交換書狀,互相開始各自持有的證據,以保障被告公平審判的「證據開示」精神。

台灣適合採參審制或陪審制?法界仍無明顯共識

只是,法界如何評價這幾項制度呢?《今周刊》透過問券,詢問台北律師公會:「考慮台灣的社會形態與司法體系運作,您認為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採取哪一種制度最為妥適可行?」

在回收的144個問卷中,58人支持參審制,比率是最高的40.3%,但挺陪審制的44名律師,比率也達30.6%。

兩種制度的支持比率差距不到一成,加上15.3%受訪者認為兩種制度應該併行,顯示參審制雖然獲較多律師支持,但對不同制度的態度,反映社會仍未有共識。

林永頌才在記者會質疑,民進黨不該在各政黨提出版本,且司法院提出的113條草案條文內,其中30條被委員會保留,未經仔細審議就要在臨時會過關,太過草率。

支持此案的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強調,「國民法官制就是陪審與參審的『折衷版』。」他認為,讓人民可以進入司法,而且台灣民眾法學素養充足,也可在體制內,學習審理案件,「如果職業法官又偏見,國民法官也可以對他們拍桌子啊!因為大家都平等。」

對於要求直接實施陪審制的民間團體,蔡易餘反問,美國是「判例法」,不撰寫判決書,「陪審制中9名國民法官,誰負責寫判決書?」他指出,立院應盡快讓《國民參審草案》盡快三讀通過,在2023年上路,未來是否往陪審或參審靠攏,得透過6年成效評估期,滾動式檢討,「希望大家不要再陷面子之爭,讓制度盡快上路。」

參審制恐難解決「恐龍判決」等3大司法弊病

但鄭文龍卻不以為然地表示,參審制無法解決「法官貪污」、「政治介入」與「恐龍判決」等三個司法弊病,「司法院以往推『模擬法庭』時,只要職業法官一表達意見,參審員幾乎不敢再提出看法,造成『威權效應』,如何拉近人民與司法的距離,達成公平、公正審判?」

鄭文龍更提出民進黨1999年制定的「行動綱領」第28條寫道:「修訂刑事訴訟法規,建立『陪審』制度。」2012年,民進黨團也主張陪審制度,但昨是今非,令他相當不解,「全球52個國家使用穩健的陪審制度,由人民代表社會意見,判決才不會與與社會脫節。」

林永頌則擔憂,一旦「國民法官制」上路,以往法官判決悖離社會經驗,會被罵恐龍法官,但6名國民法官卻可能得替法官背書。他更強調,與求學後就進入司法界的法官相比,「陪審員不是靠法學素養判決,而靠經驗判斷」,陪審制的精神是「各行各業累積的人生經驗」,陪審制才能大幅拉近人民與司法距離,甚至衝破保守的司法堡壘。「民進黨為何要將一手好球,變成燙手山芋?」

一張表整理「人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相關草案

社會對參審與陪審意見不一致,也成政黨各自表述的戰場。國民黨要推最輕本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適用的《公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則力推《刑事陪審法草案》,台灣民眾黨則希望陪審與參審兩制併行,被告可自由選擇參審或陪審制,施行6年內評估檢討。

如何當一位稱職參審員,台灣人準備好了嗎?

一名不具名的律師表示,憂心兩制併行的社會成本太高,「同步上路後,如何評價、誰評價哪個制度較佳?」且日本推動參審制,是透過社會普遍討論,日本司法界從2004年「裁判員法」公布,到2009年參審制上路,編列16億日元宣導和教育,報紙、電視也密集討論,民眾也要學習新制度的內涵,更要學習「如何當一位稱職參審員」,他反問,「台灣準備好了嗎?」

對此,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強調,《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的主體為國民法官,人數為職業法官的兩倍,制度也納入陪審制度的精神,且2023年制度上路後施行6年,會成立由司法院長擔任主席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成效評估委員會」,每年都要就前一年度制度施行成效,提出總結報告。

「法案若順利三讀通過,至上路前的兩年多時間,要訂定子法,並讓民眾、律師,甚至職業法官熟悉制度,仍有許多工作待處理。」林輝煌說。

「在未來4年內,國民法官制度一定要上路,讓人民進入法庭擔任國民法官,成為改革的催化劑,讓司法體系與人民的距離不再遙遠,更加符合期待,贏得信賴。」蔡英文於5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強調「國民法官」一定得上路,更定調臨時會通過此草案,勢在必行。

草案即便三讀通過,台灣社會準備好接受這套「混合制」的司法改革嗎?要邁向更好的司法體系,若司法界與公民團體的意見分歧,民眾又如何接納,並透過新制度,建立對司法的信心?民進黨政府得思考,面對最困難的「社會溝通」,有待行政體系動起來,才能跟著人民,改善台灣的司法品質。



擷取888.JPG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
新聞連結:https://udn.com/news/story/6839/4667959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4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