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 第二十二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入眼處是成百上千的參天巨樹,每棵樹都又粗又高,路邊野果也異常地碩大,同種植物與人域、妖域相比,都大概大了五倍。

    一個邋遢老者搖搖晃晃跑到江凌面前跪下,哀求道。老者禿頭,身軀佝僂,手腳激動得顫抖,彷彿見到救世主。

    「小子,我求求你,快點把我殺了吧!」老者說。

    江凌以為自己聽錯,手足無措,趕忙將老者扶起,說道:「老先生,有話好好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有,有,有。」老者拚命點頭,跪在地上,手抱住江凌大腿。

    「好,我會盡力幫你的,不過你先站起來吧!」

    「好喔,這可是你說的。」老者靈敏爬起,狡黠說道。

    江凌不解問道:「所以我能幫你什麼?」

    「你能幫我很多,像是,把我殺了。」

    江凌噗哧一笑,搖頭拒絕,知道自己遇到瘋子了,把老者扶到大樹旁坐下後,就和小肅等妖獸離開。

    「欸欸,你別走啊!你走了,我可怎麼辦?我命真苦啊,嗚嗚……」老者眼看江凌就要離去,躺在地上打滾,大聲哀號與哭泣。

    江凌返回老者面前,說道:「老先生,你為何想死呢,能好好活著不好嗎?」

    老者整理頭上寥寥幾根白髮,說道:「活著很好,但活太久就不好,非常不好。」

    聞言,江凌仔細察看老者,老者年齡看起來跟先知差不多,四肢也挺靈活。到底誰會嫌自己命長?

    「不知老先生活了多久?」

    老先生開始扳了扳手指,每扳一根手指,就念一個數字:「……五、六、七、八……」

    哇,八十歲,倒是活得挺久,江凌心想。

    「年紀大了,記不太清楚了,不過應該活了八、九百年吧!」

    江凌確認老者病得不輕,勸道:「人怎麼可能活這麼久呢?老先生還是回家休息吧,活著比什麼都好。」

    老者雙眼瞪大,驚呼一聲,身體從樹下彈起,激動指著江凌說道:「你,你不是本地人吧?你是從傳說之地過來的?是啊,你不會說洪荒語,也只能是從傳說之地來的,不過你說話還真神奇,竟然能直接傳到我腦裡。」

    「傳說之地?」

    「就是那片有生有死的傳說之地啊?」

    「有生有死?」

    「哎呀,跟你說也說不清,小子,你隨我來吧,還有你們,應該是傳說中的妖獸吧,一起過來吧。」老者死志似乎消失。

    老者帶領江凌沿著一條石路前行,邊走邊說:「你們想必搞不清楚狀況,就由我來一一說明吧!」

    老者大手一揮,指著前方偉岸巨城說道:「首先,歡迎來到不死域。那座巨城是幻夢城,整個不死域最繁華的地方。」

    幻夢城是用艷麗石塊建成,金碧輝煌,看起來如夢似幻,引得江凌和小肅驚嘆連連。不過,城內以老人居多,只能看到少數青年、孩童。

    他們身上都穿著用布製成的衣服,樣式多變。他們也會粗淺的使用靈力,但比不上姜虎所教的法門。

    這個發達的城市暮氣沉沉,行人緊鎖眉頭,少了些朝氣與活力。

    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各方面都發展得比人域先進的城市,城內有雄狀威武的護衛兵巡邏,也有律法維持秩序。

    「不死域總共有九個城市,彼此是敵對關係,但城內狀況都差不多。」

    「這裡的人、動物、花草會變老,但除非身體受到不可抗拒的傷害,不然都長生不死。」

    「哇,聽起來不錯啊,你為什麼要想不開呢?」

    「當我們活到一百歲時,器官都會開始衰老,以老舊的軀殼活著,每天有一半的時間耗在維護身體健康,每天做著同樣的事,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實在不是件好事。」

    江凌聽完老者介紹後陷入沉思,問道:「所以你們這裡的居民都期待死亡?」

    「大部分活超過兩百歲的人,都已對人生感到倦怠,只是依靠與親友的感情聯繫和羈絆活著,長生並沒有你們想像中的美好。」

    兩人對談之際,遠處傳來尖叫。

    有一老人不慎摔到,頭部著地,撞到石頭,他躺在地上微笑,露出只剩幾顆的黃牙。

    江凌正欲跑去救援,卻被老者拉住,他說道:「你去打擾人家死亡幹嘛,我們要恭喜他終於解脫。」

    「嗯?」

    「你仔細看,那人腰間掛著一個劍形玉墜,那是聲明如果自己遇到意外,外人不需救助,讓他自然死亡。」

    那人因為無人救治,躺在地上十幾分鐘才因失血過多一命嗚呼。

    眾人圍著死人吟唱歡樂曲調,似在祝福他的逝去。五分鐘左右,他的家人——三個老人、兩個中年人走來,把他的遺體扛回家。而其他圍觀的人紛紛道喜,跟在他們身後,路上有人看到也加入隊伍,大家都喜氣洋洋。

    老者說道:「走,跟上他們,你們真幸運,來的第一天就能遇到這種場面。」

    江凌和一眾妖獸懵懂跟在他們後面,百思不解,曾幾何時,死人是喜事?

    「如果你們這麼想死,為什麼不自殺?」

    老者驚恐摀住江凌嘴巴,小聲說:「喔不,你怎麼會有這種惡毒的想法,難道你不知道自殺的人會有什麼下場嗎?」

    「什麼下場?」

    「灰飛煙滅。會下到地獄被懲罰。」

    「地獄?那是什麼地方。」

    「喔,那是懲罰罪人的地方。如果我們無罪,是自然死亡,靈魂就會留在這個世界,喏,你看那一片片光點就是人死後飄浮的靈魂。」

    「什麼?哪裡有靈魂?」

    「那邊啊,還有那邊,還有你的肩膀上都有啊,那些三個一群或五個一群的,都是生前的親友喔,這些,莫非你看不到?」

    「我還真看不到,那你說說,人死後長什麼樣子?凶狠嗎?嚇人嗎?」

    「呵呵,你覺得像什麼樣子?」

    「應該跟人一樣,高矮胖瘦都有吧!可能和死前的樣子一樣,斷手的看起來就少一隻手,禿頭的看起來就禿頭。」

    「嘿嘿,你這可就錯了。人的靈魂都是一樣的,都一個一小點,是的,擺在手上都沒感覺的那種,靈魂這東西啊,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會有殘缺喔,彼此散發的亮度也相同,還有啊,連動物植物死後的靈魂都跟人一模一樣嘛!我們都說啊,只有死後的世界,才是真的平等的世界。」

    「喔,原來如此。」

    「可是自殺不一樣哦,雖然沒人看見,但大家都說自殺死亡的人是會消失在這個世界的,連那一點點光點都無法存留,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我有時也在想,也許正是我們知道死後的模樣,才會害怕自殺吧,跟已知的事物相比,又有多少人有勇氣選擇未知呢!」

    接著,老者拉上江凌,朝死者家屬拱手:「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家屬拱手回禮。他們繼續說:「感謝各位的祝福,歡喜湯正在準備中,可能要麻煩各位稍等一會。」

    老者帶著江凌和妖獸們入座,進入漫長的等待。休息區是一個空曠廣場,周圍有舞者在表演,倒也不無聊。

    過了一小時左右,家屬把歡喜湯端上,老者笑呵呵說道:「你們真有福氣,剛來就能喝到這歡喜湯。」

    歡喜湯散發香氣,江凌吞嚥口水,雙手捧者碗,一邊將湯吹涼,一邊小口品嘗。歡喜湯是甜湯,湯的顏色鮮紅,成分有紅豆、紅棗等。

    老者邊喝湯邊說:「這歡喜湯的意涵可大了,是為了慶祝死者的新生,而紅色則代表他重獲鮮紅的心臟。」

    「心臟本來就是紅色。」

    「不,據說人心本是鮮紅,但隨著年齡漸長,對生活失去希望,顏色會越來越白,到時候,你把胸口剖開,把心掏出來看,哇哇哇,那絕對是一片慘白,蒼白得嚇人。」

    江凌細細品味歡喜湯和老者的話語,看了看一旁民眾發紅的臉色,頓時發現,原來能夠好好活著,好好死去,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那是一百碗、一千碗歡喜湯也換不來的幸福。
20200716_150359_0000_2.png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