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第二十三章 長篇小說連載

《瓦瑟洛》第二十三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老頭,你死了沒?」

    「嘿嘿,哪那麼容易死?」


    江凌不禁驚奇於老者和他老伴的問候方式。


     他跟著老者走進屋內,不知是否因為壽命長的原因,老者生活步調很慢,在過來的路途中東停停西看看,每走幾步就會站在原地和人聊半小時左右,單單是從喝湯的地方走到老者的家就足足走了五小時。


    「老太婆,我帶客人回家喔。」


    「真難得,你多久沒帶客人回來了?」


    「沒多久,大概一年左右吧。」


    老者招呼江凌他們入座後,就進屋內折騰,半小時左右,才端著果汁出來,拿給江凌,悠哉躺在搖椅上,小口喝著果汁說道:「久等了。」


    「不會。」


    「其實你們不能怪我行動遲緩,如果做得太快,很快就會沒事做了,所以我都慢慢來,摘果子、去皮、榨汁一個個步驟都要慢慢來,人生才會充實。」


    「呃……」


    老嫗從屋內走出,端坐在木椅上,笑道:「別聽他亂說,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樣頹廢度日,還是有很多人好好過日子的。」


    老者說道:「對,對,你們面前就有一個典範。」他驕傲指著老嫗,老嫗外表看起來很有精神,服裝整齊,臉上隨時掛著微笑,從氣質上來說,和不死域的居民相異許多。


    老嫗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叫青玉,你們可以稱我玉婆。」


    老者說:「喔對,忘了說,我叫勇木,你們就稱我勇爺,哈哈。」


    江凌說道:「我叫江凌,牠們分別叫肅恪,肅賀……」


    寒暄一番後,青玉問:「你們是從傳說之地來的?」


    「如果傳說之地是指人域和妖域,那麼是的,我們來自那裡。」


    青玉露出思考的神色,說道:「原來那裡現在分成人域、妖域……那你們知道怎麼前往囉?」她激動地站起來,抓住江凌肩膀。


    「呃,其實我們迷路了,我們也在尋找回家的路。」


    青玉思索一陣子後,說道:「進來吧,我跟你們說說資訊,希望對你們有幫助。」


    他們走進其中一個房間,桌上堆滿鍋碗瓢盆,容具擺放各種植物,還有許多小動物的屍體,有些還留著鮮血,肚子或頭部被剖開,沒有死全。


    江凌覺得毛骨悚然,脫口而出問道:「這些是什麼?」


    「原本想先說正事,不過你既然對這有興趣就讓我先介紹這個吧!」


    勇木一拍腦門,怨懟看著江凌,苦笑:「你不該亂問,她這一說就是三小時。」


    聞言,江凌有點後悔:「不然,我們先談正事?」


    小肅吼了一聲,表示贊同。


    青玉瞪了江凌一眼,眼裡閃爍狂熱,不顧他們的反對,滔滔不絕:「大家都說長生是詛咒,目的是為了懲罰我們前世浪費生命,所以我們要在這裡飽受煎熬。而等我們死了,就可以在這片天地享樂。」


    「但我研究整整一百年,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長生並非是詛咒,而是因為……」青玉聲音拉長,勇木會意地適時鼓掌。


    「因為——這個東西。」青玉打開一個葫蘆,盛滿紫色粉末,她用手指沾抹粉末,遞到江凌面前。「嚐嚐吧,對你沒有壞處。」


    江凌嗅了嗅鼻子,粉末隨之吸入體內。


    「它是良藥,因為它可以延年益壽;但它也是毒藥,因為它蠻橫吊著人們最後一口氣,使人們對生活失去希望。」


    「這個粉末,因為是我發現的,所以由我取名,我稱它為長生粉。」


    老者熱烈鼓掌,老嫗興緻盎然。


    「相信你們閃過一個問題,不死域的人是原本就長生嗎?是身體本身就積滿長生粉?」


    「不是。如果是,兩千年前被稱為不死域始祖的『洪』和『荒』就不會死了。」


    「於是,我翻看他們的手扎,從中發現一件有趣的事——他們並非土生土長,在他們到不死域前,不死域甚至沒有人。」老嫗把桌上的十幾個竹簡拿給江凌,竹簡上是用黑色墨水寫出的文字,密密麻麻,類似蝌蚪,他看不懂。


    「在三百年前,長生學研究人員紅龍紀錄了從兩千年前到三百年前,人類的壽命,洪、荒活了一百年;之後兩百年,人類平均壽命達到兩百歲左右;一千年後,人類身體不斷老化,但已不會死去。」


    「所以問題出在哪裡,是什麼影響人的壽命長短?」


    勇木驕傲說道:「我知道,是長生粉。」


    青玉翻了一個白眼,繼續她的演說。
    「沒錯,就是長生粉,我在三十年前,有幸親眼目睹一個人的身體被仇殺肢解,細看就會知道,長生粉如流沙般隨著血液噴湧……器官、骨頭外表也有長生粉附著,可謂奇景。」


    江凌看著青玉一臉正經說著殘忍的事,想像一下畫面,打了幾個寒顫。


    「受到他的啟發,我把各種動植物都剖開,發現他們本體內也都有長生粉的存在,我就猜想,人會長生是否因為我們以他們為食,漸漸地在身體也累積長生粉?」


    「結果,我發現多少有關聯,但影響不大。」


    勇木配合洽當:「妳怎麼知道影響不大?」


   「因為我追本溯源後,發現他們體內會有長生粉,是因為水源,粉末最初出現的地方是大江、溪流,長生粉溶於水內,我們肉眼無法察覺。」


   「有一次,我碰巧看到溪流附近的岩石被太陽曬乾後,殘留紫色粉末,才初步推斷出人、動植物都是因飲水才會讓長生粉進入體內。」


    江凌忍不住問道:「所以,你們發現後,有辦法讓自己不喝水?」


    「我,不是我們,是我一個人發現的,和那老頭無關。」


    勇木訕笑幾聲。


    青玉接著說:「你說的對,就算是知道這件事,我們也無法避免攝入長生粉,因為水、食物都充滿長生粉。」


    「於是我想到洪、荒兩人提到的『故鄉』,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傳說之地』那裡的人有生有死,如果不想長生的人遷移到那,是否就會死亡?」


    「死亡?」江凌不明白他們為何如此渴望死亡。


     江凌試著幻想死亡的感覺,那應該是無盡的黑暗,沒有任何事物,沒有聲音,知覺被屏蔽,空間充盈恐懼,只有一隻無情大手穿越時空,將我拽下深淵……死亡的那一刻,奮鬥半生所取得的東西到頭來不過是雲煙,徹底脫離……總而言之,不會是個美好的體驗。


    「是的,你不用驚訝,你們人域大部分追求生,但我們不死域都追求死亡。」


    「在不死域,死亡很容易,只要不飲不食就行,但我們追求的是崇高的死亡,不能以自己的力量、外力來加速自己的死亡,只能順其自然,也許是天災,也許是人禍,但只能是『意外』。」


    江凌用力搖頭將恐怖的想像甩出,思緒回到現實,繼續看向那兩個慈祥老人,他們的笑容稍稍能撫慰他不安的內心。


    「接下來要進入正題了,我們怎麼前往傳說之地,換句話說,你們要如何返回人域?」


    「我們要依靠洪、荒兩位始祖手扎所提供的資訊。首先,他們又有提過,他們是有次不慎迷路,花了兩年仍沒有找到回程,無奈之下只好流浪至此,開枝散葉。」


    「他們都迷路了,看他們手札有什麼用?」


    青玉撇了撇嘴,周邊的皺紋上下浮動,繼續說:「他們的手扎有簡短提到,他們爬過一座高聳如雲的高山,游過波濤洶湧的大江,最後再穿過無邊無際的沙漠,就抵達了不死域。而且,還有描述數百條失敗的路線。」


    青玉把桌上的獸皮扔給江凌,那是一副地圖,她說:「我們非常幸運,整個不死域只有一處沙漠,在南方。而我按照他們的描述,選中了剩下的那條路,也是通往傳說之地的路。你們要走的時候,記得帶上我,我想去那邊看看。」


    江凌看了下地圖,雖然看不懂字,不過圖示很明顯易懂,可以大致猜出東方由湖泊和群山組成;南方是沙漠;西方是汪洋大海;北方則是一大片草原。


    地圖上也畫著九個城市,坐落在各方位。


    江凌詫異問道:「你要去看看?那你呢,勇木?」


    勇木興奮說道:「好啊,我……」


    青玉擺擺手,打亂勇木,不屑說道:「帶上他幹嗎?我是去做研究的,他是去尋死的,他還是好好待在這就好。」


    勇木可憐巴巴看著青玉,再轉頭看向江凌,像條搖尾乞憐的小狗。


    江凌別過頭,帶上小肅回到青玉收拾好的客房。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