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第二十五章 長篇小說連載

《瓦瑟洛》第二十五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剛剛那裡是東區,現在這裡是西區,雖然都在小小的夢幻城內,不過兩者差異甚大。」

    聞言,江凌眼睛一亮,幻夢城西區在陽光照耀下顯得朝氣蓬勃。

    小販有活力地吆喝;行人熱烈地寒暄;孩童愉悅地玩耍,一切的一切都和東區不同。

    街上行人大多都是年輕人、中年人,洋溢著青春的微笑,與江凌對於不死域的印象相差甚遠。兩人來到這裡時,腳步、對話都輕快許多。

    東、西兩區其實沒有明確分割,但冥冥中卻有明確對比,只是跨過一條街,景象就變了模樣。

    勇木接著說道:「來到西區,就一定要去洪荒學院看看,那裡稱得上全域最年輕、最有活力的地方,在裡面不論老少,人人都有一顆熱忱的心。那是個有夢想的地方。」

    「想我當年也在這裡學習過。而我那老伴現在仍在這做研究、教學。」

    兩人停在學院門口,學院主體是一個圓頂建築,外觀華麗,進門後,在圓頂建築外圍則有一大片空地,有成千上萬的人走動、聊天,不分年齡,他們臉上都掛著燦爛微笑。

    學院門口高高掛著一個匾額,上方龍飛鳳舞寫著幾個大字。

    勇木解釋:「活到老學到老。」

    「這是學院創辦人洪、荒寫下的格言,為後人所傳誦。」

    「我們這些活很久的人都知道,到一百歲後,一個人年不年輕、健不健康都是依他的心決定的。」勇木堅定說道。

    江凌懷疑地問道:「所以你還年輕?」

    勇木爽朗大笑:「我當然老了,可是他們還年輕,只要他們還年輕,西區就不會老;幻夢城就不會老;不死域就不會老。」他大手一揮,從左揮到右,把所有學生、老師都涵蓋進來。

    金黃光輝撒在勇木臉上、頸上,他連皺紋都像在微笑般上揚,這一刻,江凌忽然覺得那邋遢老者是如此驕傲。

    那是學生對學院的驕傲。

    勇木說得出神,江凌看得出神,勇木看著年輕學生;江凌看著遲暮老人,一時之間,竟都呆住,立在原地。

    幾分鐘後,江凌、勇木被遠處嘈雜的聲音吸引,一同前往那處。

    學院裡的空曠廣場中央有一座高塔,提供給學生紓壓,看看遠處璇力的風景,提升視野的寬廣。

    勇木低聲道:「那是著名的未來塔,洪、荒說站在那裡可以看到未來。」

    驚人的是,此時,有一個貌美女子從最高樓層爬出圍欄,攀爬在外圍,依靠強的凸起處支撐身體,向上爬去,那身鵝黃色長裙隨風飄揚,甚是美麗。

    未來塔的最高樓層大概只到整個塔高度的一半,再上去則沒有階梯,塔也漸漸往內縮,直到最高處稱為尖刺。

    越來越多人圍觀,發出陣陣驚呼。

    勇木大吃一驚,說道:「小柔那個小丫頭怎麼在上面?」

    勇木並非傳音,所以江凌沒聽懂,他問道:「怎麼了?你認識上面的人?」

    「是啊,唉,她本名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叫小柔,是我老伴的學生,之前曾來我們家做過客。聽說她很聰明,人長得又漂亮,在學院是個風雲人物,唉!她怎麼就爬到上面了呢?」

    一男一女,兩個老人彼此攙扶,有氣無力地在塔下喊道:「小柔,乖,趕快下來,跟我們回去。」

    勇木著急朝上喊道:「小柔,快下來,你在上面幹嗎?」

    幾個少年、少女試圖讓自己更接近小柔,邊跳邊喊:「小柔,快下來。」

    小柔用纖細單臂抓著欄杆,轉身朝底下的人揮手:「爸、媽我要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啦,不用擔心我。」

    「嗨,勇爺爺,您也在這裡啊!」

    「小青,白哥,還有你們大家,不用擔心我。」

    小柔興高采烈揮完手後,就繼續沿著塔的邊緣,往上爬。

    江凌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想不通,比方說現在,他就想不通,為何不死域的人都這麼極端?麻木得極端;瘋狂得極端。

    大風颳起,那個瘦弱女子仍往上爬,身體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會墜落。

    暴雨落下,那個瘦弱女子仍往上爬,手腳因雨水而打滑,似乎隨時會墜落。

    雷電劈下,那個瘦弱女子仍往上爬,四肢因畏懼而顫抖,似乎隨時會墜落。

    天氣劇烈變化,連老天都在阻止她攀爬。

    小柔的清脆嗓音從上面傳來,越過風雨的阻隔,清晰傳到地面:「爸、媽,你們知道的,我小時候有個夢想,那就是攀登未來塔。你們以為是走到未來塔上,但我的夢想是爬上塔尖。」

    「傳聞站在未來塔上,可以看到未來,自己的未來;親友的未來;還有整個世界的未來。」

    「傳聞是錯的。」小柔斬釘截鐵地說。

    「只有爬上塔頂的人有資格看到未來。」

    小柔越爬越高。圍觀的人越聚越多,也有師長收到通知,趕來勸說。

    「但我訝異的發現,我甚至不用爬到塔頂,也可以知道未來,知道絕大多數人的未來。」

    「我相信各位也都知道自己的未來,不用我說吧!」

    一片沉默,只能聽聞風雨聲。

    「四、五百年後,我們所有人都會跟東區那些老人一樣,苟延殘喘,沒有尊嚴的度日,明白了嗎?你們都清楚。」小柔的聲音變得尖銳刺耳,來自靈魂深處的嘶吼,徹底瓦解眾人替自己所構築的美好世界。

    小柔恢復平靜,繼續說:「於是,我想明白了,並不是爬上塔頂的人會看到未來;而是看到未來的人會爬上塔頂。」

    江凌若有所思,這是他首次見到小柔,而且因距離極遠,在風雨中只能看到一個模糊輪廓。

    他不禁被那風華絕代的女子深深吸引,這無關乎男女情愛,一種惺惺相惜的情緒油然而生。他彷彿能隔著空間,遙遙看到她那雙令人驚豔的雙眼。

    勇木怒吼:「小柔你快下來,別說那些糊塗話,未來塔只是傳說,只是傳說!」

    小柔奮力向上爬,離塔頂只有幾隻手的距離,她沒有理會勇木,自顧自說道:「是啊,大家都覺得我很聰明、很勇敢,但我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優秀。我很怕啊!我怕我跟那些人一樣躺在養老院裡,一動不動,庸碌無為的過著下半生。我很怕啊!我怕我昏迷的時間比我清醒的時間多,只能卑微的喘息。」

    「在場各位,你們有誰不怕?你們都在逃避,毫無意義地逃避。」

    「你們想死卻又不敢,因為害怕那該死的傳聞,害怕自己死後會下地獄,可不可笑?可不可笑?」

    圍觀的同學看著那曾令他們崇拜的女神;勸導的師長看著那曾令他們欣賞的學生;焦急的父母看著那曾令他們驕傲的女兒,沒有人回話。

    江凌低語:「我和你不同,我害怕死亡,但我在努力讓自己不怕。」

    小柔異常平靜地說道:「我今年十八,正是一個人最鼎盛的時候,但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將來,不去想那令人生厭的未來。」

    「那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於是,我開始去想,要如何才讓自己保持最好的一面,讓自己維持最美的一刻,讓自己保持那顆青春熱血的心。」

    「我思來想去,只想到一個方法。」

    小柔的手抓住塔尖,雙腳纏住塔身,朝四方張望。

    「啊啊啊!啦啦啦!哈哈哈!」小柔被風雨吹得披頭散髮,毫無形象地大叫,雖然今天她早就沒有形象可言。

    小柔的父母盡量不刺激她,像哄小孩般安撫:「小柔啊,你願望已經實現啦,來,快跟我們回家。」

    小柔目光停留在遠方,淡淡說道:「再等會,這裡好美,我等等就下去了。」

    眾人閃過一個念頭,他們知道小柔要做什麼了。

    軟墊早在剛剛對話時鋪好,軟墊厚厚一層,與塔相比卻是如此單薄,看起來毫無作用。一個中年男子朝小柔喊話:「小柔同學,你有什麼苦衷都可以向學院反應,你還有大好青春,不要浪費。」

    小柔似瘋了一般狂笑,她放開雙手,僅靠雙腳支撐身體,雙腳纏著塔尖周圍,站在未來塔的頂端,擁抱狂風暴雨,擁抱不死域的未來。

    地上人群議論紛紛,你一言,我一語說著瘋子、傻子等話語。

    聽著他們的話,江凌生出荒誕的想法,覺得整個不死域只有小柔一人沒瘋,其他人瘋得徹底。

    「有人說,長生是詛咒,我今天站在這邊,告訴你們,詛咒是可以破除的,地獄不過是無稽之談。」

    「爸、媽,孩兒不孝,但我還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讓世人明白,身體是由自己作主的,生命長短連神都無法操控。我還要證明一件事,就是人自殺死後,靈魂也會長存,而不會到地獄裡。」

    眾人眼睛一縮,上方鵝黃色身影縱身一躍,頭朝地面向下墜落,像隻自由自在的小鳥翱翔。

    出乎意料,卻在情理之中。

    江凌看到小柔灑脫跳下的模樣,莫名想起一直以來重複的夢境,反問自己,我準備好了嗎?迎接死亡……

    所有人都盯著那迅速墜落的身影,都盯著那完美無瑕的面容,還有——那爽快的笑容。那是個多麼燦爛的笑容,以致在場所有人一生都忘不了,一生都見不著比這更迷人的笑容。

    他們在期盼,軟墊夠寬、夠廣、夠厚。

    他們在期盼,女子足夠幸運落在軟墊上面。

    他們在期盼,雨小點,風小點,別把女子颳走。

    江凌離小柔預估落下的位子很近,他手掌向上,雙手前伸,雖然知道機率很小,他仍試圖把她接住。

    千思萬緒,只過一瞬。

    「砰!」

    地面恣意綻出一朵紅中帶黃,黃中帶紅的花,那是朵用青春年華化成的花。有一個光點從地面慢慢往上飄,飄上了塔尖,令眾人瞠目結舌。

    天氣放晴,未來塔下方,那朵動人心魄的花沒有被雨水沖散,笑得肆意,笑得張狂。



    注意:生命可貴,本文旨在呈現不同價值觀,無意勸人自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