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沉莫-南方金雪》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六節)

1.沉莫-南方金雪.jpg 《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作者:和珖 封面:龜子
序章:https://ck101.com/thread-5143666-1-1.html?extra=page%3D1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六節)

    校園之大。從宿舍走到校門,不知道要多久。

    對莫而言,這數分鐘的等待,有如數小時。

    十多分鐘後,有個黑髮女孩問了警衛「警衛伯伯你說我有朋友要找我,在哪裡?」

   「不就在那嗎?」警衛指著莫。

    女孩與莫對看「「你是誰??」」

    莫著急拿出信封,指了地址給女孩看「這地址是你在住的嗎?有沒有室友名字叫薰蘭-林的人!?」   

   「嗯,這是我住的房間沒錯啊。可是我這間是單人房,沒有室友。」

    聽到這,莫足足有三秒忘了呼吸。

   「那…請問你是什麼時候住進宿舍的?」

   「兩…個…大概三個月前。啊!!該不會那一堆信都是你寄的?我每個禮拜都會收到前一位學姊的信。信上的名字好像就是這個人。她難道沒告訴你,她已經不住這裡了?」

   「你知道她現在去哪了嗎!?」

    莫緊盯女孩追問,嚇得她退後兩步。

   「我不知道欸…對了,那些信你還要嗎?我有留下來,我現在可以幫你拿來。」

    怪不得再怎麼寄信,薰就是不回。

    她到底在搞什麼…

    莫撫著額頭「不用了…謝謝你。那些信再麻煩你幫我丟了。」

   「丟了!?這樣真的好嗎?還是我幫你留著,哪天她有回來我再給她。」

   「如果可以,謝謝你。」

    莫黯然離開學校。

    失去了期望,疲勞忽然湧上。累得眼睛都抓不住淚珠。

    憑著微弱的意識,附近找了間旅館。進了房門,見床便倒頭就睡。   

    窗外車龍喇叭聲此起彼落。眼睛一睜開,窗簾亮得刺眼。

    原來已經是隔天中午了。

    多虧這張柔軟的床,讓自己睡了場好覺,更想到一個法子。

    莫跟老闆再續了幾天房。

    傍晚,莫守在蓋瑞可校門口,等待放學。

    昨天一心只想見薰,沒好好打量這座,號稱全國之首的學校。

    如今放眼校園,其外觀竟不如諾良學殿。

    校園雖大,建物卻凌亂、擁擠,新舊大樓相間,部分磚瓦斑駁、脫落。但也是這些歷史痕跡,讓校園散發陳舊、令人安然的氣息。

    文物的美,如同甕裡酒越釀越醇。

    鐘聲響起。警衛拉開大門,學生紛亂而出。

    莫趕緊拿著幾年前的金雪合照。

   「請問你認識她嗎?」

   「請問你認識她嗎?」

   「請問你認識她嗎?」

    一路從黃昏問到黑夜,問到警衛都把大門關上了。

    確實有人見過薰,甚至認識,只是…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放學時,學生一群群離開,沒能全部問到。因此連續三天,都用同樣方式打聽消息。

    但得來的,終究只是無數個搖頭、無數個失望。

    這些小小失落,一點一點的摧殘著自己,直到陷入絕望深淵。

    心裡有個想法。算了吧…與薰同屆的學生,早在兩年前就畢業了。那個安靜、怕生的她,自然不會認識太多人。

    王都的夜晚燈火明亮。商街上人潮不減反增,熱鬧得像個晚上市集。

    行人臉上掛著笑容,與伴相談,與莫擦肩而過。

    莫忽然停下腳步,與人流相逆。

    周遭的美好更加凸顯了自己的悲傷。

    好冷,好累,真的好累…花了這麼多精神、時間、金錢,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努力……

    回家吧。

    一個念頭,便匆忙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半年過去,還是沒有任何薰的消息。

    王都的旅途,雖然沒能如預期見到薰,但回來後,心裡的傷似乎沒有那麼痛了。

    聽說時間能沖淡一切傷痛。確實,傷痕在時間的流淌中慢慢復原。心中的空洞也逐漸被其他事物給取代。

    薰的影子不再那麼清晰,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模糊起來。

    暗月夜,山裡的草原上,星空萬里。藍得像片天上大海,美麗動人。但它卻沒能奪走莫的目光。

    因為他被薰的"身影"給迷住了。

    只不過…那身影並不是薰,而是一團薰模樣的靈。

    是莫用意識收集的靈,再憑著記憶捏成薰的模樣。七年前她離開時的模樣…

    面前的薰無法言語,卻能有表情變化,也能像真人一樣舞動。

    莫癡癡望著她,無法自拔……

    薰…你現在一定長大了許多,不可能還像個孩子吧。不曉得再見到你時,自己還認不認得。

    自己終究沒能忘記你,更沒有忘記當初的約定。

    但只要自己一天不忘了你,就會忍不住把靈捏成你,望著你,想著你還在的日子。

    這不僅一點意義也沒有,更讓我覺得自己很可笑,自己是不是病了……

    薰……

    這是最後一次了。當這回靈散掉後,我絕對不會再這麼做了。

    莫下定決心,卻望著她的身影依依不捨。就像要做最後的道別一樣,很難過。淚水堆積在眼眶,隨時又要流下。
   
   「你又在做什麼奇怪的事了?」

    安潔背後一語,讓莫虧心一顫。

    "她"也在這瞬間散去了。

   「看星星算奇怪的事情嗎?」

   「喔~原來看星星會讓人想笑又想哭啊。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莫心想安潔看不見靈,本來一點也不緊張。聞言卻一愣。納悶她到底在後面看了多久。
   
    安潔沒在意,又道「欸,貝亞姊上次說的事,你決定如何?去或是不去?你再不給我答案,我都要被她煩死了。」

   「去。但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貝亞姊不是說諾良島最近可能會發生大事,要我們趕快離開嗎?」

   「她說的最近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從她說會出事到現在都已經半年了,諾良島還不是好好的。」

    安潔聽了不悅得說「你就還放不下"她"!?她已經說得那麼清楚了,你要等她到什麼時候?」

    這事實聽來非常刺耳。

    半年前,安潔趁莫去王都時,擅自拿了他的信來看。便知道了薰避不見面,也不會回來的事情。

    莫回來後因此跟安潔大吵一架,兩人一整個月沒講過一句話。

    只是後來事情過了也就算了。
           
   「反正當初說好十年,就是十年。就算諾良島沉了我也會不走……你要去你自己先去好了。」

    莫除了賭氣,心裡更有個感覺,她也許還會回來。

    薰的身影消失後,自己才微微仰頭。發覺到此時的星空是多麼的美麗,竟然與身旁那張冷臉不相上下。

    現在的她,就像第一次見到她時,那樣自高無上的狂妄、目中無人傲慢的模樣。

    湛藍的星空下,兩人懷著各自的心思,誰也不打理誰。

    最後安潔也在草地坐了下來。

    她抱著雙膝與莫望著同片星空喃喃「我不明白為什麼追求我的那些人,就都沒有這種傻勁?也不懂那個薰在想什麼。已經有這樣一個男人,還不好好珍惜。」

    莫的心一跳。

   「…幹嘛突然說一些不像你會說的話…但如果你是認真在誇獎我,謝謝。」

   「欸,你覺得我跟小薰誰比較漂亮?」

   「……??」

    莫挖了挖耳朵,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那個傲慢的安潔居然會稱讚別人?更納悶她那比天還高的自信去哪了?

   「沒什麼別的意思,我只是隨便問問。」

   「當然是你。」

    莫答得肯定。只是這回答沒有讓她滿意。

   「那你選擇的怎麼還是她,而不是我?」

    莫倒吸一口氣「…漂亮歸漂亮,喜不喜歡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薰除了外表,還有許多讓人喜歡的地方。」

   「那她是什麼地方讓你喜歡?」

   「這…我不知道啦!!」

   「反正你的意思是我不如她囉?」

   「我又沒有這個意思,你明明知道你的條件很好…」

   「嗯…?」

    安潔盯著自己。她的眼神正期待著,自己再說下去。

   「…我老實說好了,要不是我已經有了她,我也沒有理由不會喜歡上你……算了,你就當我亂講的。而且你的姓氏不是洛特嗎!?你不是我的姊姊嗎!?」

    莫說到一半就後悔了。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在世上。

    然而這句話卻融化了那張冷臉,露出莫不曾見過的真誠微笑。

   「莫。但你也知道,我們可是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

    這席話裡,還隱含著某些意思。

    莫從她的笑容中讀了出來。心想她這副妖艷模樣,在外到處勾引男人就算了,現在竟更把爪子伸向了自己。

    可是…最糟糕的是,自己居然為此感到興奮,甚至是愉悅感。

    明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卻又不討厭這樣的感覺。

    自己與安潔相處的日子並不少於薰。何況安潔的魅力又特別誘人。如果說對她沒有一點感覺,那肯定是騙人的。

    莫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內心被薰掏空的空洞,不是被時間給填補,而是漸漸補上了她。

    當初選擇的路走了七年,才發現它崎嶇又難走。在自己快走不下去時,旁邊又多了一條岔路能選擇…

    是誰都會為此留步與徬徨。

    莫也一樣。

    但!他還記得,七年多前跟薰說好的。

    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我們說好了。長達十年的兩條道路,我們下個交會口再見。

    十年…還沒到,當然還見不到。只是…時間到了,請你遵守承諾回來。

    莫選好了自己該走的路。

    命運太會捉弄人,無從掌握。今天會被奪走什麼,明天又會給予什麼,永遠猜不到。

    近年來網路迅速發展,人民自由意識抬頭。瓦塔斯為了鞏固政權,控制了網路。從這之後,莫便很難連絡上貝亞。

    國家更下令回收數萬本的書籍,列了封鎖清單,嚴禁印製並焚燒原稿。除了瓦語,包含外語、謎文……只要是當政者不喜歡就放火燒毀。

    莫的第一本書也在清單內。連最後的收入都沒了。

    從憤怒到無奈,最後只能慶幸原稿還偷偷留著。

    固執的他仍堅持自己所認為的正途,換了筆名、重找了書商,用更婉轉的方式繼續撰寫。

    安潔也有著自己的生活。讀那會讓人臉紅的書,或是拉琴,甚至是每天與不同男人約會。

    反正她開心,莫也從不去妨礙她的自由。

    最近煩心的事不再是薰了,而是手上的這些謎文。

    很多人說謎文是虛構的,是異教的惡魔典籍,應該全部燒毀。解讀謎文的人都該處死。

    謎文確實有種特殊的魔力…對它越是深入,就越覺得自己不再是這個世界的人。

    因為會發現謎文的內容,比這個世界還要真實。

    甚至感覺這世界正處於非常不平衡的天秤上。至於原因為何自己說不上來。這份不安無法用語言、文字解釋。就像謎文只是一種文字,卻非常難解讀。

    最近一直陷入謎文的泥沼中,無法拔起腿來。

    時間又匆匆流逝了半年。

    莫書讀累了,抬頭看向窗外。

    窗外幾棵金紛樹已經盛開。金花隨風飄起,紛飛在天空中成了金雪。

    原來已經春天了。

    真漂亮…周遭的人事物不斷改變,唯有"南方金雪"永遠美麗不變。

    突然想起傑克說過的一個傳說。"據說在金雪紛飛的時候,只要夠誠懇得許願,便能夠實現願望"。

    莫閉上了眼。

    當時還說著不相信,現在自己卻偷偷許了一個願。

    微笑中帶著悲傷。笑在覺得自己天真,悲在這個願望恐怕很難實現。

    這一年多來,薰帶來的悲傷,陣痛一次比一次短,一次比一次微。再如何惦記,總有忘了她的一天。

    窗外的金雪紛飛,點綴在新芽綠葉上。美麗得眼睛裡出現了幻覺。有個很像薰的女人站在樹林裡。

    只是眼一眨,幻覺就消失了。

    如果剛看見的是女孩,那肯定就是幻覺。但…不是,是個二十歲左右的東國女人。

   「…………」

    "碰"的一聲,莫衝出了門外。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待續...)

巴哈小屋(建議使用)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36575
每週五晚上10點更新章節。
若讀者喜歡此作品,歡迎留下感想,協助作者我精進創作。
感謝讀者們的閱讀,及購買書籍支持。
電子書完整版:https://reurl.cc/yyq7aM(Google Play圖書)
個人簽名檔

新手上路,請多指教。

封面

封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5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