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長篇]

《瓦瑟洛》第二十八章 長篇小說連載

《瓦瑟洛》第二十八章 長篇小說連載


前言+第一章



    火光沖天,整片黑夜都被染紅。熊熊烈焰照亮整個幻夢城,本該寧靜的黑夜並不寧靜。

    東區有好幾處被火包圍吞噬,如果對東區足夠熟悉,便會知道發生火災的地方都在養老院。

    江凌暗道不妙,猛地想起勇木瘋狂的眼神,匆匆跑出屋外,往火災處跑去,小肅見江凌太慢,直接把他頂到背上,揹著他狂奔。

    江凌來到先前參觀的養老院,養老院沐浴在大火中,木製建築轟然崩塌。

    養老院前,有一個身影雙手大開,身上被火舌纏繞,發出狂笑聲,正是勇木。他直直站立,似乎感覺不到痛楚,眼神堅定瘋狂。

    那是一個被不死域沉悶氣氛逼瘋的遲暮老人。

    一個平時懦弱無為的老人。

    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不知為何,江凌竟從中看出一絲神聖純淨的韻味,他渾身起雞皮疙瘩,覺得熱血沸騰,整顆心燃燒著炙熱的火焰,好像勇木早該放火一樣。

    沒有人救火,眾人圍觀看著這瘋狂的一幕,無情大火好像把在場所有人的心裡照亮,把陰影燒得一點不剩。似乎有一把火從胸腹向外燃燒,灼燒得比外面大火更旺盛。

    勇木哈哈大笑,繞著火焰旋轉,他認出江凌,雙手圍住嘴邊,做擴散狀,吶喊:「小兄弟,真的謝謝你,你的那片葉子真的有效,我爸媽走得很安寧。」

    江凌忽然有衝上去抱住勇木的衝動,不過最終還是忍住,朝他大喊:「一路好走。」

    勇木閉上眼睛,享受死亡的降臨,他期待、等待這一刻已有數百年之久。他在失去生命時,朝江凌喊道:「哈哈,你仔細看,我能感覺到,我那顆蒼白的心,漸漸變得血紅,赤紅的發燙,哈哈!」

    這聲吶喊令江凌愣住,喃喃:「人心,本就該是紅色的。」

    他看得清楚,有一個光點從火光飛出,燃燒得比火焰還明亮。

    養老院的老人們在死前醒來,發出的不是痛楚的呻吟,而是欣慰的微笑,他們一個接一個死去,死前的那刻,他們枯朽的身體迸出活力,將頭轉向那個站在門外的老人,點頭,無聲地道謝,感謝這得來不易的解脫。

    周邊群眾在哭泣,他們有的是為安然死去的親人哭泣,有的是為門外那道孤獨身影哭泣。人越聚越多,死氣沉沉的東區彷彿活過來,他們高聲吟唱歡樂曲調,祝福離去的老人。

    他們眼淚止不住的流,因為他們知道,按照傳說,死去的眾人,只有一人死後不得安寧,只有一人會下地獄。但那人卻拯救數萬人脫離苦海,他們唱著唱著,開始下跪,一人又一人,一街又一街,如潮水般跪下,跪滿整個東區。

   某個暗巷裡,青玉臉被火光映得通紅,她靜靜看著火焰的燃起和熄滅,伸手抹去乾掉的淚痕,拄著枴杖,扶著斑駁石牆,走出巷弄,她說:「恭喜解脫。」

    這一晚,所有養老院付諸一炬,東區不再是老人居多,孩童的歡笑遍布大街小巷。數不清的歡喜湯從各門各戶送出,歡天喜地。



    幾家歡喜幾家愁。

    幻夢城城主是一個大約三百歲的老年人,平庸至極,除了擁有城主的職位外,和其他幻夢城的人沒有差別。

    城主把茶杯、書畫、玉石等桌上所有能丟擲的東西扔向眼前端坐在椅上的年輕男子,破口大罵:「反了天了,反了天了。」

    年輕男子一一避過,茶杯等物飛躍一段距離後,砸在牆壁,發出碰碰聲,支離破碎。他站起身,輕聲說:「城主大人,請息怒,事情還沒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還沒?但快了。我費盡心血所制定的規矩法令全都被摧毀,幻夢城又要被搞得亂七八糟,重蹈覆轍。連傳說都被打破了,小柔死時少說有五百人在場,他們都知道自殺和其他死法沒有不同。」

    「小黑,你們年輕一代不明白,其實大概每隔三十年,就會有一波自殺風潮,為了抵抗這股趨勢,我和前七任城主,十幾位學者,權威人士共同努力,才阻止人民自殺的念頭。」

    「而昨天,不,這幾天,因為小柔和勇木愚蠢的行為,我們所有努力都白費了。」

     名為小黑的年輕人情緒激昂,說道:「所以你就編織出一套和地獄有關的謊言來欺騙百姓?操控他們的恐懼?」

    城主恢復鎮定,整理歪掉的衣服,慢慢坐回座椅,說道:「喔不,我們沒有說謊,更沒有欺騙。前幾任城主只是把一千多年前,人們猜想的死後世界宣傳給你們知道,久而久之,自然就成為了習俗。」

    小黑不解問道:「可是他們要不要自殺關你什麼事?」

    「唉,他們都是我的子民啊!全天下沒有哪個城主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子民死去!而且學者已經研究出能讓老人身體機能恢復年輕的方法,大概再過一百年就能實現。」

    小黑不以為然,聳聳肩,雙手攤開,看向窗外,說:「你該向他們解釋。」

    城主氣急敗壞,大吼:「我向他們解釋?小黑,傳護衛隊隊長進來見我。」

    小黑躬身,面朝地,顫聲說:「城主大人,還請三思。他們的訴求很簡單,只是要求別再教育體系裡宣傳『地獄說』罷了。他們希望所有人都能自由選擇死亡,而不受到威脅。」

    「難道我還要公開申明我支持他們的行為?」

    「嚴格上來說,是不反對。用不著支持。」

    城主指著小黑鼻子罵道:「我是不可能妥協的。去,傳桑滸進來。」

    小黑走出門外,朝遠處小兵招手。

    遠處小兵小跑步來到小黑面前,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請你們隊長過來。」

    「這是城主大人的命令,和反抗團體相關。」見小兵一臉猶豫,小黑開口解釋。

    小兵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迅速奔出。

    護衛隊隊長匆匆趕到。

    「把現在那些叛亂團體的領袖抓起來。」

    「必要時可以動用護衛隊,反抗者你有權就地格殺,只有這樣才能抑止人民自殺的念頭。」城主抓起桌上老虎外形的黑色軍符,扔給隊長。

    「是。」隊長冷汗直流,心驚於城主的狠辣,手汗浸濕軍符。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殺害反抗者可以阻擋人民自殺的念頭,也許,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方法阻攔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